情结三代电力人(三)

三、郝家

我要写的第三家是郝毅彬局长家。

第一代

1987年8月我进长安电力局时,郝毅彬是书记,他给我们新进的员工上了第一课“爱岗敬业”,这四个字我老老的记住了,并在我的职业生涯中一直践行。

1993年郝毅彬书记、局长一肩挑,单子更重了。我那时已是电费专责,每到年底电费要结零,回收任务很重,全局员工每人都分有电费回收任务,郝局长也不例外。

我与他分一个组,我们两个负责引镇供电站的电费回收任务。引镇供电站的欠费集中在魏寨乡和鸣犊镇这两个乡镇。

我们一大早就出发,先去路程较远的魏寨乡,我们在电管站朱新威站长的陪同下,走了一村又一村,记得那时天气异常的寒冷,尤其是长安东部的高塬上,西北风吹得人直打寒战,郝局长比较瘦,他还没有穿棉衣,穿了一件黑呢子大衣,冻的他说话都有点哆嗦。我心里很愧疚,觉得是自己的工作没有干好,连累局长受这份罪!

九十年代初,乡镇的街道上已有小饭馆,中午我们简单的吃了一碗煮馍,吃饭时朱站长建议喝点儿白酒暖和暖和(那时还没有禁令,工作期间,中午吃饭不许喝酒),当郝局长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时,我很感慨,工作的压力使我们的弱弱书生局长也变成豪爽的人了(郝局长是六十年代的大学生)!

我和郝局长辛苦跑了两天催费,任务圆满完成。

郝局长是一位工作严谨的人,对年轻人要求很严。1994年在讨论我入党问题时,他没有同意,支部干事找我谈话时告诉了我原因。因为我每天早上送孩子去幼儿园,有时会上班迟到,他知道我爱人在部队,一个人带孩子也不容易,但他希望我严格按党员标准要求自己,争取早日入党。

我在心里默默地告诫自己,不要气馁,继续努力!后来,我每天早点儿叫醒孩子,鼓励孩子去幼儿园吃热乎乎的饭,我再也没有迟到过。

其实,现在想想,我那时一个人带孩子,单位领导给了我很大的照顾。记得有一次孩子从床上摔下来,头上起了一个大包,孩子呕吐,郝局长给我派车送到医院去做CT。还有一次,孩子拉肚子,我将近一个月都没有上班。人要记住别人对你的好,所以,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些恩情。

1998年12月14日,因为一场人身伤亡事故,郝局长被免去局长职务,离开了工作岗位。我与他共事十一年。

第二代

郝局长的两个儿子、大儿媳与我也是同事。

大儿子郝江武在韦曲供电站工作,1996年6月发生过高压触电事故,头部触电,非常危险,经医学院救治康复,但头顶的颅骨有一小块凹陷。2009年担任我们城区供电站的站长,与我工作配合十年,为共同完成各项工作任务,建立了很深的友谊,我非常感谢他对我工作的支持!

每次科里有大型的营业普查活动,我都会叫他,他不但业务能力强,而且工作有魄力,号召能力强。记得2004年国庆节前查出斗门棉绒厂窃电,就是他第一个翻进大门,不顾客户的看门狗狂吠,直奔配电室,抓住了客户窃电。

1992年二儿子郝西武实习时,一次与我们一起外出工作,返回单位途中,当车经过祝村乡西祝村抗旱变压器时,远远看去,好像丝具没有拉下来,还在供电(那个时候要求,非抗旱季节,抗旱变压器不能供电)。

谢志兴师傅说:“小郝,你去看看变压器的丝具是否没有拉下来?”

小郝快快的跑去,伸要就要拉下丝具,吓的我们几个人大呼“不敢动!不敢动!”

一场事故被阻止,谢志兴师傅头上的汗水都冒出来了,好危险!

后来,郝西武正式工作后,分配在斗门供电站工作,再也没有发生过违反安全的事,工作踏踏实实,积极肯干;2016年调动到网改办工作,工作非常出色,得到客户的好评。

第三代

2017年7月,郝局长的孙子大学毕业后,也进了长安供电分公司,孩子,比较腼腆,但很好学,在沣峪中心供电所实习时,对营销业务、运检业务都能认真学习。

因孩子工作认真,2020年被调动到调度中心任专责,恰巧我5月份也到调度中心的供电服务指挥中心工作,与孩子在一起工作了半年,孩子的责任心强,虚心学习新业务的精神可嘉!

郝局长的爱人——郭阿姨,每次在小区院子见了我都很亲切的拉住我的手,嘘寒问暖,还让我带她向我母亲问好(她在我们乡上工作时,与我母亲是好朋友)。今年年初,还打电话让我去她家,专门给我谈家里床子的朝向问题,因为床子的朝向影响睡眠质量。

如今,退休了的我,每每在小区院子里,看见郝局长与郭阿姨前后相伴出去散步,挺羡慕的!他们都是近八十岁的老人,走过了金婚,身体健康,多幸福呀!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