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常春:我想通过篮球影响世界

---------我在世界top.35名校英属哥伦比亚大学打校队的故事

序言

戴常春,身高178.2厘米,体重74公斤,臂展170厘米,垂直弹跳24.7厘米,几乎没有运动天赋,但有一颗不放弃热爱的心。

估计很多人都对于我的条件产生质疑,因为我看似不是打篮球的材料,为什么可以进名校打校队,又或者觉得我到底是什么样的奇才,可以在名校打上篮球队。

有人说我明明就是个普通货色,凭什么可以创造历史?有人说我不配,因为曾见过我或自以为了解我的人,总会觉得自己水平跟我差不多或者还要强于我,凭什么我可以进名校校队?

有人称我为“破产版林书豪”:我们都是华人面孔,都打大学校队,而林书豪的哈佛是美国前两名的名校,而我的UBC(英属哥伦比亚大学)也是加拿大前两名。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但我想说的是,我是戴常春,的确来自中国,说我是林书豪,那是太抬举我了,我远没他的水平,我也远远没有取得像他那样的成就。

其实,如果很多人在我的这个位置上,可能会做得更好。我只是想通过自己的嘴讲出我自己的经历,分享给你们,希望能激励到你们。

送你们一段话:

“越是等得越久的东西,你就会越感激当它到来的时候;越是努力争取的东西;当你完成它的那刻越是无价;当你经历的越痛和被嘲讽的时候,当那梦想成真的时候滋味就会越甜。”

记住好的东西都是值得你去付出和努力的,在意那些在意你的人,懂得感激。记住,总会有失败,撑住,勇敢一点,面对失败,站起来再来。不要让别人摧毁你,你要自己为自己正名,那些想看你跌倒爬不起来的人们,永远不要让他们满意,抬起你的头,保持微笑,继续发光。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为减肥接触篮球,误打误撞进篮球名校

距离全国比赛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因为今年球队不再是全国赛的东道主,所以我们没有自动保送的名额了,只能拼尽全力去争取西部冠军,然后以头号排名的顺位打进全国赛。

全国赛只有三场比赛,四分之一,半决赛和决赛,只有来自全国不同赛区最强的头两名才可以有资格打全国赛。我们全队都在努力训练,为了我们的目标而努力,我也一直在球队中努力训练并且还是一如既往的加练,尽我所能地做着能对球队的贡献。我真心希望我们今年的队伍能创造历史,自1973年以后再为UBC赢一座全国冠军。


回想起来我从我上中学到大学的这段的历程,感触颇多。

有句话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相逢”,现在想来,我与篮球的相遇,不是久别相逢,更像是一次美丽的误会。

小学的我开始接触篮球,仅仅是为了减肥,五年级的时候,我身高1米4出头,体重却有60多公斤,会唱唱歌、会讲蹩脚的冷笑话,经常打电动,朋友就几个,不怎么上进。

我以为交不到朋友,是因为我胖,所以我报名参加了小学篮球队。是的,我与篮球第一次亲密接触,只是想减肥,而已。然而,第一次亲密接触却并没有持续很久,因为连三步上篮都上不进,小学教练直接告诉我放下球,走吧。

我当时就走了,之所以这么决绝,是因为当时的我并不觉得篮球于我很重要。



就这样,上了中学,当时学校的主流运动就是篮球和足球,而足球场总是被高年级的学生占着,篮球自然成了我们这些低年级学生的选择。

班里打篮球好的男同学都会有一群聊不完的哥们朋友,我心里有些着急,没球可踢,减肥计划就要夭折,这个时候,我内心又冒出了“篮球”的概念。

那个时候开始,我每天放学都会到我们家小区的篮球场上打一会儿,那时候我学了很多勾手老大爷的招,凭着自己胖胖的体重,胡打乱打一通。

打球时也时不时会听别人说“潍坊一中又拿篮球冠军了”、“潍坊一中的篮球队特别特别强”一类的话,大家有时候也会在球场上聊这些跟本地篮球有关的故事,我也喜欢听,听着那一个个校园里厉害的篮球手的故事,心里真的很羡慕。

那个时候没有专业的教练可以教我,我只能凭着自己看篮球训练小视频,多跟篮球场上打球厉害的请教。后来我认识了打校队的张士昱(后来他成了潍坊一中男篮队长),也就和他打听学校校队练了什么,然后自己来练。

我知道我的条件差,我178.2公分,臂展很短,跳得不高,但直到现在,每当看到士昱的时候,我都觉得他在激励我,也许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张士昱高中时期效力于潍坊一中

我还记得我背着我将近二十斤重的书包,打完球以后在小区背着书包跳蛙跳,我在想,什么时候能变成一个打篮球很好的人,什么时候能变成一个进校队的人。

上高中时,体重总算减下来了,第一年我考上了市里一所还不错但并非最出名的中学,是我自己考上的统招生。

高一这一年里,我和一帮性格朴实的同学们每天一起侃大山、打打球,看到学校篮球队的就想跟他们学学、练两手,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光脚不怕穿鞋的,赢了我们赚,输了倒是正常。

后来,我和同桌庄文龙商量着写一封自荐信交给校队的教练,告诉他我们也想打校队。

学校的教练看了之后,笑了笑,说想看看我们的水平,当时我们一度觉得,也许篮球队真的缺人,也许我们真的有机会,没想到接下来并没有想的那样顺利,教练估计看出我们是个半路出家,所以,很合理的,我们被拒之门外。

当然,这个“合理”是后来才觉得的,而那个时候,我却有一种错觉,感觉自己好像是差一点就能打动他了,好像自己距离校队就差一点点。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和同桌两个人每天下午放学和晚自习之间的休息时间,都会去球场打球,至于吃饭,都是室友给带的。

一年以后,我父母觉得我有点太“执迷不悟”,所以,他们决定把我转学到全市最好的高中潍坊一中,没错,就是我从小打球听别人讲的那所篮球名校。


潍坊一中是山东省篮球实力最强的高中之一

当时的感觉非常不现实,一中啊,那可是省内的传统强校,学校里面充斥着各种神话和传奇。更让我感觉不现实的是,我居然和老相识张士昱这些一中校队的“球星”一个班,显然,这个班里的人神龙混杂,高深莫测。

不用说,我们结下了很好的友谊,宿舍里的几个拜了把子,转校以后很多同学也对我颇为照顾,我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但是我觉得这一切发生的都好酷。

当然,之后的时间里,我知道了我们班里不止是张士昱打球好,还有很多很多各种学业、运动高手,我两眼放光,学习的机会到了,我可以请教很多人,跟这些强人在一起,我觉得我真是赚大发了。

每天晚上,还是一样,下午放学和晚自习之间的那段时间里我们去占球场,不停的打啊打啊,晚自习铃声一响,我们必须在级部主任来之前赶回班里,被抓就意味着玩完了,现在回想,那段时光真令人难忘。


资料图:高中校园篮球赛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半个学期转瞬即逝,父母又为我做了一个决定,我要从普通部转去学校刚成立的国际部里了,那是留学直通车,这也意味着,我以后会走留学这条路,可是我可能会重新念一年高一。


我实在是很不舍,但是我父亲告诉我,未来是由自己来决定的。

我转到了国际部,外教对我的面试第一次让我觉得我像个绵羊一样,咩都咩不出来。到了一个新的班级,一切又要重新再来,我很郁闷,明明很多地方已经起步了,又要放下再重来。

可不久之后,我惊喜地发现,我的一名外教,Mr.Seto(司徒)居然是加拿大高中明星校队的,而且曾经和NBA的卡洛斯•布泽尔打过比赛。

那一年,我在学业上的一点松懈,都会被司徒挑出来,尽管有时候我会有些任性,但他总会跟我说:“School always first,no school no basketball.”(学业高于篮球,没有学业就没有篮球)

我当然不服,结果,每次不服气我都会跟他一打一,但每次,我都会被教训得好惨。我从来没见过投篮那么准的人,不禁感叹,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从那年开始,我开始觉得自己不仅要好好打球,更要为学业而努力了,许许多多的英语词汇,大概就从那个时候开始注入我脑子里了。

(二)机会,是靠自己争取和把握的

暑假来了,在校一直积极参与活动的我,报名参加了孔子学院美国团体来潍坊一中暑假交流项目的志愿者团体,我的责任是和我的同学们一起,照顾他们的生活、照顾他们玩乐顺心。暑假期间,学校地处偏远,看看电影,讲讲故事,也真没啥其他的了,于是,他们想出了一个好主意,他们要和我们志愿者在学校的体育馆里打一场篮球友谊赛。

租用体育馆不是不可以,因为当时潍坊一中男篮一队已经出征去打全国比赛了,只不过学校的二队还在学校训练,要想使用篮球馆还要先和他们打招呼。于是,我就和校二队的主教练郭老师取得了联系,他二话没说欣然应允,他还开玩笑地说:“我还可以给你们吹哨,这可是国际比赛啊。”

在学习体育馆打比赛,校二队的主教练做主裁,还有一帮二队队员们来看我们比赛,这是我从来不敢想的事情。我仍然清楚地记得那个晚上,我们以46-47输给了对方,我拿下了16分左右,之所以记得,是因为最后两个罚球是我罚的。


我当时觉得,这可能是我在篮球上的人生巅峰了:和一群老外对抗,在校篮球队面前,还打得不错,这种感觉太让我印象深刻了。

比赛之后,郭老师来安慰我们,我趁机问他:”老师,你觉得我打的怎么样?“郭老师说:”不错啊小伙子。“于是我问他:“那我可以进你们队跟你们一起训练打比赛吗?”

没想到,他干脆地答应了我,当时我别提多激动了,我居然进潍坊一中的校二队了!

可以这样说,我从一个几乎不会被任何篮球教练看中、几乎没有任何体育天赋的孩子,进了省传统强队的第二梯队,尽管一队和二队差距不小,但我仍然觉得自己找到了人生的意义。


过了一阵子,一队男篮从全国赛回来了,我笑着跟张士昱说:“哥,郭老师说我可以进二队了。”他说这样可以经常虐我了。再之后,我和张士昱推荐了外教司徒,我告诉他司徒可以给他们很多新的东西让他们变得更好。

士昱把这件事和一队的主教练张建新老师说了起来,于是张老师决定邀请司徒参加潍坊市教职工的篮球比赛,和潍坊各个大专院校比赛,潍坊一中是唯一的参赛高中。

司徒的实力有目共睹,毕竟是和布泽尔对抗过的球员,老师们在球场上拼力比赛,我在场下加油,我还当起了司徒的翻译,翻不会的我就比划。就在那年,我从司徒身上学了很多的篮球术语,并且口语有了一定的进步。那一年,潍坊一中拿到了第一名,老师们纷纷在说,咱们一中这个外援可真了不得。

我和司徒周末时常会去看校队的比赛,那个时候看着球场上的比我们大的师兄们,觉得他们真是厉害,尤其是学校传奇一般的射手李军。


图片发自简书App



李军大学时期效力于山东科技大学,是CUBA最强得分手之一

就此,潍坊一中艺体部也跟国际部联系也变得频繁,我下午上完课可以去二队训练,有空也总会去观摩一队他们的训练。

二队上力量的次数比一队要少,但我总是问士昱怎么增强身体素质和吃什么比较好,他也都一一跟我说。晚自习,我俩常常偷偷溜出来打球,虽然我输多赢少,但我还记得我第一次赢他时候的样子,我嘚瑟得不行不行的。

我曾经问他为什么他那么厉害,他却告诉我说比他厉害的还有很多,比如前面提到的师兄李军。那年之后,士昱毕业了,他去了中国石油大学面试,篮球考了第三名,如愿打上了CUBA,在竞争激烈的东北赛区。我很是羡慕他,因为他一直是我追逐的榜样。

潍坊一中的国际部给我带了很多新的东西,小组合作,团队作业,外教授课,下午还要上中方的文化课,再加上二队的训练,我几乎记不得每天怎么过的,我只知道我做了很多我认为有意义的事情。


有些人会在背后议论说,国际部是群富二代或是纨绔子弟待的地方,我却不这么认为,因为在国际部的日子里,我确认了我的理想,并且带着我的理想进入了大学。

我们班里有一句话贴在墙上:“成为影响世界的人!”

我感激我的班主任安丰波,因为晚自习之后的五十分钟,他没有去球场上抓我打球,只是在我宿舍里等着我十点熄灯,然后逮着我狠狠批评一顿再准备第二天教育我,可是他老是忘了第二天再教育我,我觉得如果他去每天下了晚自习去篮球场抓我,估计我也就没有今天了。

那段日子,单纯又傻逼的快乐。

我可以练我自己想练的东西,从视频里,从校队里,晚上自己去练,我不是主力,我也知道我不可能成为建队基石,但是我不想被淘汰。

高三那年,司徒和他的未婚妻布朗要回加拿大了,我们都很舍不得,但是我支持他的做法,尊重他们做出他们认为可能是最正确的决定。我跑去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校队的张教练,于是他拿了一件潍坊一中的衣服给我,让我转交给司徒,还让我告诉他潍坊一中不仅国际部,体育部也是他的家,老师们也很喜欢他。

我屁颠屁颠地转交给司徒,司徒听后也是非常感动。在走的时候,他还把他的黄色阿迪篮球鞋送给了我,我也一样的感动。我应该是最舍不得他离开的人之一了,从那天开始,我告诉自己要坚持打篮球下去。


不仅是司徒,在那一年我还有很多朋友们都毕业了,而我还要在学校待一年。之后的一天,一队的张教练有一天跟我聊起来,问我为什么在国际部还想要练体育,我说体育教会我很多,我想在赛场上和队友一起拼搏,坚持和不放弃是让我最着迷的一部分。

我告诉他说我觉得兄弟士昱激励了很多人,个子不用一米九也可以打篮球打得很好,我觉得那是有意义的,所以我想进校队。

于是张老师问我:“愿意跟着我练么?”当时我就震惊了,简直不敢相信,我说:“当然!”

随后,我就这样进了一队了,张老师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我,他说,大家在这支球队打球,就是一家人,但是,不可以犯纪律,要尊重彼此,先做人,再打球。我一直牢记他的话,我很感激这个平台和条件,我也一直牢记张老师的话,这是我一直信奉的座右铭。

那个时候,校队是属于王晓辉和腾勇的队伍,每天跟着一队训练,有很多地方都不会、不熟,做不到像他们那么好,我就想我何德何能,能跟这群一中优秀的运动员一起拼搏,一起努力,趁着现在,还不快练,更待何时。


王晓辉毕业后进入了山东农业大学,是球队绝对主力

然而,我总是做不好,摸板跳高这项,我更是连双手篮板都摸不到,跑800米,我总是最后一名,我很难过,因为我看到别人都能做到的时候,我会觉得拖了球队的后腿,并且我没有做到最好。

可是这个时候,我结识了一队的另一个人,他叫张钦,外号三分钦,他的个子跟我差不多高,虽然身体素质比我好,但是出场的机会并不多,经常坐板凳,可是他是一个非常努力的球员。

早上两公里跑步之后去上早自习,训练后再加练五十、一百个三分球,我俩都没有像张士昱那样在高中级别的赛事里打出名堂,可是我自己暗暗佩服他的毅力,我尊重他,只是因为他努力地在练球,无论谁逗他,他都不在意。这可能就是我追求的吧,一起流汗,一起拼搏,一起奋斗。

那年寒假,学校里放假了,但是男篮还是正常训练,张老师叫住了我,说,小戴,我想带你去打省邀请赛,在泰安,你跟着我们一起。但是在小年夜,你回去问问你家里,行的话就买票咱们坐火车去。

我很激动,因为我有一种被认可的感觉,我真的很开心,然而我回家之后跟我父母商量之后,我父亲一开始并不能接受我在过年的时候外出比赛,因为家里从没有人这样做过。

我很郁闷又生气又委屈的跟我父亲置气,我非常珍惜这次机会,可是我家里并不能完全理解,总之,晚上我对我爸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最后他总算答应了。


接下来,我跟着球队一起去了泰安,在泰安一中和省实验中学、山师附中、淄博十一中、崂山二中等学校开始了激烈的角逐。那次的经历对我很震撼,原来潍坊一中在市里各个级别的比赛都是摧枯拉朽地赢,没想到到了省级别的赛事上,还有这么多的强校。

在一队遇到过的那些强队、强手,真的太多了,这样的经历给我的冲击很大,而且他们也和我一样在不停地训练,即便假期也要不停地训练。

后来,王晓辉考了那年山东省高水平篮球的第一名,全队有3个进了省高水平篮球前十名,我真为他们高兴,同时,我也第一次觉得原来强,并不是天生的,而是这么来的。

训练,学习,那是那些日子唯一重复又重复的东西,在我临近要离开校园的时候,我跟张老师道谢,张老师送给我一件耐克高中联赛的球衣,虽然我并没有打过这项比赛,但也算是我的高中退役队服吧。

我很感激能拥有这件衣服,它我来说很珍贵,衣服一直挂在我的卧室里,那代表着一段永生难忘的经历。

高三末尾那段时间,为了留学,我到青岛的外语培训学校学习托福。在那段日子里,就算没有“苦不堪言”那么严重,也起码是封闭到无法再封闭了,好在我们这个小班里的关系都挺好,我就用晚自习休息的时间打球。

我报了青岛的一个篮球训练营,当时广告说这里是CBA俱乐部训练的地方,我每周跟着他们练,见到了很多跟我有一样有篮球梦想的孩子,他们有的在三队,有的在青岛二队,他们都在为了职业梦想而努力着。


周末的时间,除了会背单词,我还会去青岛大学看他们训练。那个时候,我打算去考美国,我想去篮球王国打NCAA,我带着这个理想,报考了美国的大学,因为高中后半程还算努力,加上我的性格比较开朗,美国加州大学尔湾分校、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给我发来了录取通知书。

我看着父母那么高兴,觉得自己终于为家里做了一点事情。可是后来,让我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父亲对我说母亲想带着妹妹去加拿大,希望妹妹可以在那边接受教育,为了家庭、为了在加拿大照顾她们,我只能听从了父亲的安排。


我当时觉得我的大学篮球梦碎了,因为要去温哥华,我之前收到的录取通知书全部变成废纸,而我又实在没有信心能进入温哥华最好的大学。

就这样,我申请了几所所加拿大的大学,SFU因为语言成绩拒绝了我,UBCO分校录取了我,但是离温哥华又远了一些,UBC说我的成绩不够好,但好在他们给我留了后路,他们说如果我愿意再多读一年预科的话,可以到时候看我预科的成绩来考虑录取我。

所以,我们家里协商了一番后,我要去读UBC的预科了。那是2012年夏天的时候,我第一次自己开始待在国外那么久,那时的我觉得加拿大人不会打篮球,我坐在车里、穿梭在这座城市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任何一个地方有篮球场,就算有,也离家太远了。


冰球是加拿大的第一运动

我犹豫了,那个时候我已经两三周没有打球,像我这样没有什么特点的球员来讲,两三周会让我快速忘记很多东西和细节,我又迷茫了——这里的人打不打球我都不知道,校队啥样我又怎么可能知道?

后来,我高中的朋友李芳华也在这里上学,他告诉我说他们那里有球场。可是那片球场离我家实在是太远了,每次开车来回要将近两个小时,每次打篮球,都要花费我4-5个小时的时间,半天就这么过去了。

华子打球很好,考一中男篮的时候差点就进一队了吧,这是我听说的,其实我觉得那个时候,如果他练球再努力点,就可以打进吴悠的CL队了。

可他比较现实,虽然爱打球,却还是想考进UBC,他经常劝我别做梦了,我打不了NCAA,而UBC的校队也一样太难进了。

我从不会反驳,因为我觉得他说得对,只是我不想承认而已。


之后一段日子,有天带我妹妹去吃饭,惊奇地发现餐厅山下的一家社区中心有篮球馆,外面还有一个室外球场,离家的距离不到十五分钟,打球的人也不算少,我非常开心,因为总算不用跑那么远去打篮球了。

可当时我的英语并不好,不敢与他人交流,这样的情况也让别人觉得我是一个怪胎。这边虽然也有一些华人,虽然感觉打球很厉害的样子,但他们的言谈举止却让我觉得并不是很友善。

我不确定我能不能跟当地人、跟当地的华人交朋友,我不确定他们会不会带我一起玩,球场上大家都是早都认识的,没有人跟我主动打招呼,我也不好意思跟别人打招呼。

这种感觉这让我很受伤,那个时候,我特别想潍坊一中,我特别想家,我特别想跟我队友一起的日子。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来到这里,我觉得我好累。我之前做的那些有意义的事情,好像如今没有人会在乎了。


从六月底登陆加拿大到九月初那两个半月的时间,我几乎每天都很痛苦和无助当中,我去打球,别人不会加我组队,没人会理我这个连英语都说不好的、看起来像个乡巴佬一样的家伙。

我非常不习惯,直到后来过了很久之后我才知道,在北美,“You don’t ask, you don’t get.”(你不问,就不会有人管你。)

在读预科的时候,我专程找到了学校的体育馆在哪,弄清楚了怎么联系教练,怎么可以去试训。就在2012年9月2号,我预科开学的前几天,UBC的教练回复我说,试训会在9月3号上午10点开始。


图片发自简书App



UBC大学男篮主教练凯文•汉森

9月2号下午,在他们还没下班的时候,我就已经站在体育馆办公室门口徘徊了很久,我非常紧张,我不知道我该不该进去打招呼,我不知道该不该跟教练说我明天会来试训。我又在想,万一我走错门了怎么办,万一教练不在怎么办,万一教练觉得我是个神经病怎么办?

一看表,五点了,我不知不觉已经站在门口四十分钟了,我决定走进去,找到Men’s basketball Head Coach Kevin Hanson(男篮主教练凯文•汉森)那间屋子,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Hanson教练正在用他的黑莓手机发着短信,两腿翘在桌子上,比我想象中要威猛许多,有点像安西教练,但是表情要严肃不少。我紧张地话都说不出来,我支支吾吾地说:

“教……练,我是Charles,对……我给你发过几次邮件的…….我想成为你们的一员,我想为你打球,我觉得我可以成为UBC的一员,你…….可以考虑我吗?”


教练显然被我给惊着了,估计他心里在想我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惊讶之后,他起身握了一下我的手,说道:“哦,你好,欢迎你,明天你可以来参加我们的试训,希望有个好的结果。”

磕磕巴巴地道谢之后,我就走了。一路下来,感觉很神奇,出了办公室的门,我腿也不抖了,感觉也恢复正常了。

那天晚上,辗转反侧睡不着,满脑子都是第二天的试训。

第二天,我6点半起床,7点15开车到山下的公交车站,转坐接近1个半小时车程的公交车去学校,我没有去参加预科的开学典礼,而是直奔体育馆。


等我到了体育馆,我发现已经有人在那里了练习着投篮了,有两个试训的人,他俩互相连着进了十几个中投,我当时就在想,这可能这比我想象的要难多了。

接着就是分队比赛,我穿着张老师给我那件神圣的的潍坊一中耐克杯的衣服,被分在了第一组,我们组一上来就被UBC校队打了一个15比0。

我当时觉得,完了,怎么会这么厉害,我在这些人面前,完全做不出动作,在强壮的身体对抗下,我接连失误,甚至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我们这边只能靠试训的其他人来零零散散地进几个球。

两个小时下来,大家陆续被叫去谈话,我是倒数第二个,主教练Hanson跟我握手,说:

“谢谢你来参加我们试训,我们非常感激你花费时间来到这里,然而,我们现在可能不是很需要后卫,我们也相信你是一个非常棒的孩子和一个好人,但是,非常遗憾今年我们的位置满了。然而,你可以参加UBC学生俱乐部的队伍来增加经验,之后我有可能会观看俱乐部的决赛阶段。”

听后,我的内心其实是很难过。结局果不其然,我没有打动这里的任何人。但是,他说的学生俱乐部是什么,我就要去打听打听了,或许这是个机会。

临走之前,我认识了一个试训的朋友,Khris克瑞斯,他是菲律宾人,但是是张中国面孔,直到很久之后我才意识到,他成为了我很好的兄弟和朋友,也一直在支持我。

他在那场试训当中,表现的十分出色,但是三十个人的试训只能收一个人,那年,UBC从那场试训里面只收下了一个来自卡普兰诺大学的Michael Steel。

(三)美国梦碎赴加拿大读书,首次试训UBC失败>>

在第一次试训之后,我和克瑞斯经常在一起,我知道了原来他是他们镇上不多的来UBC上学的学生,他在高三那年拿到了镇上的Player of the year,就是年度最佳球员,有几个学校邀请他,可是他想为未来考虑,他用文化成绩考上的UBC。

他跟我一样,也是第一年来试训,只不过他是UBC的大一,而我才上预科而已,到后来我才知道,教练其实是对他有印象的。

他跟我在一起的时候,经常教我各种动作,他的得分手段很多,我也乐意学,我给士昱打电话的时候,也会问他我该怎么样在不跟球队的时候,自己单练。他跟我说他们队里练什么的,还跟我推荐了加农•贝克的视频,我每天都有练他的一些投篮技巧。

当时我看加农•贝克的视频是英文版,也没有比较好的办法全部理解他的视频,而国内的中文版并不全面,所以我只能靠自己的基础英语加上自我理解和模仿。


那年,我感觉见识到了更高水平和更科学的篮球训练,我也始终在关注着我在国内的队友们在CUBA的情况,我一直很想念他们。

我知道我实在有太多不足了,和我之前的想法不同,这里的篮球水平整体还是可以的,虽然可能不像美国那样几乎人人皆兵,可在球馆里还是能看见人们对篮球的热情,而我却像不会说话似的,根本融入不进去。

预科的第一年,我需要每天六点二十起床,七点出门,坐上山下七点半的公交车去学校,早上八点半到下午三点四十的课时安排,让我有了一些课余时间去打球。

晚上,只要华子给我一个电话,我们就会在温哥华的各种地方找球场打球,华子打球会让很多中年人认为他是这边高中校队的,我也是暗暗地佩服他,但是我并不想跟他说这些,因为他老是打击我,于是我们就在经常在球场上决胜负。


我和华子以及阿泰斯特私人训练师的合影

他跟我说,如果在一中上学的那个时候,也能有当地孩子们的这些条件的话,那该多好。结果,我第一个学期,我感觉特别累,早上起得很早,下午下课草草地写完作业了事,急着去打篮球。第一个学期,我挂掉了几乎所有的科目,只能作废。

UBC的预科主任Mr.English跟我说:“孩子,未来是你的,我无权做主,可是,你下学期再这样,UBC是不会明年要你的,你自己决定吧。”

我的感觉如当头棒喝,于是之后的那个学期,我学会了时间管理,我规定自己几点到家,几点学习,几点打球,我必须要按照我的计划来,因为我不确定我的未来是什么样子。

第二个学期,我整体考了81%的成绩度过难关,预科班给了我第二次机会,我在第三个学期期中考试整体84%之后,顺利拿到了UBC商学院和文学院的录取通知书。

那年预科班毕业,我父亲脸上好像总算松了一口气,家里人说,再上不了大学,你的同学们估计也都该毕业结婚工作了吧。


预科读完后的假期,父母并不想让我回国,所以我待在这里,每天还是“路过”体育馆,我盯着体育馆篮球队训练的时间,准备进来观看他们的训练和比赛。

夏天是休赛季,他们经常凑不齐人,一周只有两三练,而我天天抱着篮球站在体育馆边上,一站就是整个假期,主教练注意到了我,问我,我们今天训练少人,你能不能上来顶顶看?

我当然乐意,我当时做得不多,就是传传球,充当个人数罢了,碍不着他们练战术,但是他们当时确实是需要人。主教练过来跟我说,你下周还能来吗?我说,当然。就是这样,我跟他们练了一个暑假,虽然我感觉当时就是跑了一个暑假的步。

当时,我并没有可以得到他们的承诺。开学第一个星期后的第二次试训,主教练看我打完也没说什么,说我还是差点事,因为我没有一项特长。

我问他我能做什么,他说“Shooting”(投篮)。好啊,既然他告诉我了,那我就要给自己定位,我当时在想,既然我成为不了一个场均得分20+的球员,为什么我不可以成为一个有特点的射手呢?


试训结束后,我最后一个走的,我告诉助理教练,其实如果我能留下来,干什么都可以,我真的很想为你们打球。可能我的执着让他看到之后都有些于心不忍了吧,他说他会转达给我们的教练Kevin Hanson的。

记不得我曾经多少次发邮件给Hanson教练了,总之,我不敢跟Hanson教练面对面谈,我怕我说错话,我怕他觉得我是个神经病。

我还是每天都来体育馆,过后的几个星期,教练组副教练Spencer认为我可能实在是执着,所以跟我说,你可以第二天来球队报到,但是你可能不会是队员的身份,你乐意吗?但你可以在球队的更衣室里有一个自己的柜子。

我乐意!我都快乐意疯了!


我只知道,如果我能每天学习高水平篮球,比我自己在球场上不系统地练要好得多,这会对我有巨大的帮助。

我也开始认识球队的队员了,但是我的英语不够熟练地去说一些俚语、去跟他们交朋友,水平也不够跟他们交手,我能做的,就是看他们的动作,再回家学,请教他们经验,学一些投篮的窍门。

其实不止是我自己的同学,那年也有很多黑人和白人都在笑话我,他们都以为我是打羽毛球的。我的朋友们也并不相信我可以在北美打上校队,我也不知道,我当时只知道,没有人真的在意我的梦想。

可是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训练营之后,球队里面队员们开始受伤,如果不是通过体育新闻和亲眼看见,我绝对想不到,这是有史以来UBC校队最缺人手的一年,这就是机遇,教练们甚至开始在学校的俱乐部常规赛里招人进队陪练。


图片发自简书App



媒体当时对于校队伤病潮的报道

那年加拿大最有潜力的Conor Morgan是我们球队最有希望进NBA的超级明星,他曾是加拿大U17的一员,跟NBA森林狼威金斯是队友,高中毕业时他曾经收到过包括NBA球星卡梅隆•安东尼母校西雪城大学、波特兰大学等不少美国NCAA名校以及几乎加拿大所有大学的的录取通知,可他还是选择了UBC。


图片发自简书App



UBC主力得分手Conor Morgan

那一年,他原本有望开始带领UBC走向更高层次,可惜他脚骨折了,不得不在赛季上半程高挂免战牌。


图片发自简书App



David Wagner(中)与他的前队友NBA球员奥利尼克

球队的另外一名加拿大U17国家队成员,Daivd,是NBA球员奥利尼克、NBA状元秀本内特的队友,他的后背受伤使他几乎无法跑动。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的队友Luka Zaharijevic

我后来最好的朋友Luka,大一刚进队还没上场膝盖就要做手术,还有三个队员有不同的伤病,我们训练连5打5都凑不齐。

不得已,球队招了4个学生陪练,我有了自己可以上场的时间,但是我当时还是什么动作都做不出来,他们实在太高,太快了。可我不会害怕,我觉得我最认真的就是我不放弃跟他们对位,哪怕我不能得分,我也不让他们得分。

本着这个态度,我逐渐开始跟一部分队友建立了友谊。当有人冰敷的时候,教练就会让我上场演练战术、顶凑人数,我也开始慢慢地掌握了一些心得。

可我做得还是不够好,经常会失误,在我们学校出色的锋线球员Jordan和Tommy面前,在我手里的球总是被自动送到对手的手里,我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Conor很生气,他好像不明白为什么我这种人会出现在UBC的训练场上和他们一起训练。

我也很懊恼,每次的失误让我都压力很大,我出手的次数不多,但是一旦拿到球,就必须要出手命中的那种压力导致我那阵子有些失眠。


图片发自简书App



UBC疯狂的球迷堪比NBA、NCAA

我不确定,这难道就是我拼命走到这个舞台上然后被打的屁滚尿流成为一个笑话吗?我感觉我在赛季以前要被裁掉了。

那个时候,刚刚转学来的队友B,因为规定必须要“红衫”(能跟队训练但不能参加比赛)一年,但是球队受伤实在太严重了,所以球队跟国家大学生联盟申请激活了他的身份,他是一个很出色的传球手,他的投篮跟打棒球一样,但是实在太准了。他来跟我说:

“听着,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但是你真的烂透了,原谅我说话这么直接,但是你不属于这里。乖乖捡球吧!”

听完以后,我强忍着泪水结束完训练,等人都走了,我在体育馆里,泪水开始滑落,我再也止不住,开始哭得跟个孩子一样。


我与队友一起参加球队活动

是啊,我就是个笑话,我还想做梦打校队,我真应该收拾东西滚蛋回家。我在体育馆里哭了很久。哭完以后,我准备收拾东西回家了,我碰到了总助理教练Spencer McKay,他看到我眼睛红肿,问我怎么回事,我又痛哭了一场,我说

“教练真对不起,我又搞砸了。我觉得我来到这个国家,追求我的梦想,可是,我好像一直在做错事,对不起,教练。”

McKay教练听到以后,把手放在我肩膀上,说

“只是一堂训练课而已,你是我们的一部分了,你有着我们的队服,你每天都可以来训练,难道这不是你可以更加努力的原因吗?”

我抬起头,很感激地看他,我告诉他,我很想留下来,我会继续努力来证明自己的。教练说,听着,来到训练场上,是为了变得更好。摸了摸我的脑袋,走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电影《追梦赤子心》海报

第二天,主教练见到我,让我去看一部电影,叫做Rudy,中文名字叫追梦赤子心,他叫我看完后给他讲讲我的感受。

我当天就看了,我很爱那部电影,也很受感动,因为主人公天赋不佳却心怀橄榄球梦,很多人都笑话他,可他没有放弃,最终他终于在NCAA一级联盟学校的橄榄球队完成了梦想。

Rudy说的一句话我印象很深:

“别退出,专注你的梦想,无论挺住多久,放弃的话永远是太早太快了,如果退出,那你就不能成功。等到你梦想到的那一天,你会给别人起到激励的作用,也会成为影响世界的人。”

对的,成为影响世界的人,是我们高中国际部墙上贴的那句话,原来我可以这样。

其实,在McKay教练鼓励我的当晚,我自己已经想清楚了很多。

我觉得我是幸运的,就像他说的,如今的我已经有了Nike赞助的校队训练服。当初我只能眼巴巴看着士昱跟我炫耀他的安踏CUBA赞助装备,而如今,我的UBC训练服同样是市场上买不到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耐克赞助UBC校队的篮球装备

这种发自内心的满足感让我重新拾回了努力的动力。

为了增加力量对抗,我请了一位在当地小有名气的健身教练,那一年我开始重新大吃,然后上力量,不停地加强身体对抗,但有趣的是,在力量提升的同时,我的体重几乎没涨。

再谈谈另一件事,我们的McKay教练是有过中国情缘的,在90年代他曾经在台湾代表宏国象队打过比赛,著名的“台湾乔丹”、如今在CBA新疆担任助教的郑志龙,是他当时的队友。

有一天,McKay教练让我帮他一个忙,请我帮他找他到郑志龙,因为时间过了太久,他们早已没了联系,但McKay教练说,他曾经给NBA雄鹿队的助理教练看过郑志龙的比赛视频,当时他们一致认为,郑志龙先生是有能力打NBA的。


在台湾被称为”篮球博士“的郑志龙

这件事我放在了心上,我从国内媒体上找到了当年郑志龙在CBA打球的消息,又联系了很多体育媒体,但是都没有给我回信。直到我把邮件发给了虎扑,才终于得到了帮助,我希望能够借此让UBC在国内更有名气。

毕竟大部分的人都只知道哈佛,却不知道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大部分的人只知道NCAA,但却不知道我们学校每年都跟NCAA一级联盟的球队交手甚至互有胜负。

虎扑的工作人员问了我一些问题,我们开始聊起关于加拿大大学篮球的事情,后来虎扑出了一个专访,我特别感谢,我终于觉得自己开始为UBC篮球队做点什么了。


UBC校队McKay教练在台湾打球时的照片

大一的那年,因为球队的伤病实在太多,球队面临着可能连季后赛都进不去的危险,而在一年前,球队还是西部冠军。教练组面临着很大的压力,加拿大的媒体说“这有可能是Hanson教练有史以来带过最弱的一套阵容”。

队友们也很有压力,每场球都想赢,可是却实在无法轻松地战胜对手,教练为了让我们不在思想上松懈,决定在早上7点到9点训练,而我需要在5点半就从家里起床,在6点55分体育馆的工作人员打开体育馆之后,就参加训练。


在训练后,我常常是汗湿整件训练服

在上半程赛季结束以后,球队成绩不是很理想,我们也输给了过去十四个赛季都未曾输过的菲沙河谷大学。尽管赛季成绩一般,可大家都憋着一股劲,因为伤病,平时上场不多的球员都得到了大量的出场时间,而我们陪练,也得到了很多跟正选交手训练的时间。

我被这些人激励着,尽管没有什么人喜欢我。我和伤兵Luka交上了朋友,我俩更衣室的衣橱很近,因为不能上场,他经常和我一起做一些单独训练,投篮、跑步、上力量这些,我们只是为了赶上节奏。


和队友们一同进行运球训练

我佩服很多球员自律训练的能力,强,是有道理的,并不是因为高,就一定打篮球好,运动员,是要付出努力才能有所收获、得到尊重的。

十二月是我们考试休赛月,我们需要大量的时间来复习学业,虽然没有比赛,但训练却是照旧的。这个时候,我们可以在训练时踢半个小时的足球来放松,因为小学、初中时经常和小区的伙伴们踢球,所以我足球踢得还可以,因为个子小,我用自己的技术和灵活性不断盗球、传球、射门,也许他们第一次感觉到,这个中国的小个子居然还可以这么厉害。

那个时候,踢足球的确给了我一些信心,因为我发现,没有什么东西是天生的,他们平日里不练的东西,也一样不会。


UBC男篮全队与校长的合影

在那段时间里,我也有了大量的打练习赛的时间,那段时间,我的自信和能力都提升得比较快。圣诞节,教练组带着球队去夏威夷集训,而我凭借自己的努力,也终于可以跟着球队一起去檀香山了。

在夏威夷集训的时候,我见到了当初在青岛中房训练营时的朋友徐佳楠,那时候他是CBA青岛青年队里一名颇具天赋的球员,可是因为骨折,他不得不退出青年队,没能在他最好的时候继续打球,而是来留学。

我替他感到惋惜,我发现世界上有那么多的年轻人在追逐自己的梦想,一路上有那么多的艰辛,吃那么多的苦,但却无法保证每个人都一定能实现梦想。篮球场上,说再多也没有用,只能靠本事说话。


图片发自简书App



Conor刚刚获得了本赛季西部最有价值球员

回去以后,Conor在上半程赛季结束之后,决定Red Shirt(红衫),开始执行球员休赛制度,不再出场下半程赛季,不然他只能打剩下的几场比赛而已。

那年我们球队靠着最后时刻的胜利搭上了季后赛末班车,可是在西部第一轮就被淘汰,没能打进全国赛。

我的大一,过得格外忙碌,我必须要学10门课,并保证我的成绩在65%以上,再加上每天训练,在那段日子里,我难过得不行,因为什么都不如别人,打球不如别人,学习也不如别人,我觉得我好像投错了胎,或者走错了路。

好在我的家教们很耐心地在教我,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努力学习和保持状态。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就读的UBC Sauder商学院是北美最好的商学院之一

上半学期结束,我的成绩只有56%,我被商学院的学生咨询办公室主任叫去谈话,他说,虽然他明白我在校队陪练,可是学校的规矩是死的——如果不到及格线,必须走人。

我当时觉得很痛苦,因为我每天早起去训练,白天、中午、下午都要上课,晚上我要复习很多科目,熬到11点才能去体育馆自己偷偷练球,而一切却并没那么如我所愿。

不过,在辛苦的努力下,我下半学期的平均分达到了74%左右,总算达标了,我的成绩可以保证我能够继续在UBC读书,也可以继续追逐我的篮球梦了。不过比起我的同学们,我依然可能是最差的那个,估计在那个学期,我是Sauder商学院的倒数第一。


主教练Hanson今年被选为西部最佳教练

在四月份考试月之后,Hanson教练叫我到他办公室来一下。我想,我应该是完蛋了,估计是告诉我下个学期我不需要回球队了。

可事实上,他想告诉我的并非如此。他问我是不是乐意跟球队去台湾打开南杯的比赛,这项比赛有俄罗斯、立陶宛、韩国、日本还有台湾当地的大学参加。

我激动地从他的办公室里跳了起来,几乎顶到了他门上的那根柱子,我当然乐意!

“Yes!!I want to come!”梦想成真,我总算要代表UBC出赛了!


到了台湾,我即将迎来自己代表UBC的第一场正式比赛,我紧张得不行,又开始不停地抖,晚上也睡不着觉,这一天总算来了,我不想搞砸。

第二天比赛,我们受到了球迷们疯狂的追捧,因为我们是唯一一支来自北美的球队,而北美又是篮球实力最强的地方,所以人们喜欢跟我们打交道。

第一场比赛球队打得很轻松,上半场我们就一度领先到了20分,教练这时候派我我上场了,我记不得我在那挤满了2000人的体育馆里打出的表现是什么样子的了,因为我只感觉到在乌央乌央的人群中,我始终在注视着眼前的防守人和我们队友的一个个空接表演。

我又搞砸了,第一场球,我好像得到了0分3个篮板外加2个犯规加8个失误,我又让教练失望了。


队友B晚上来我房间找我,说:“听着,你TM已经在球队练了那么长时间,上场却吓得像要拉裤子了一样,保持你的自信,我需要你专注。”

我听完之后,沉默不语,我这么想为UBC打比赛,这么想证明自己,结果我又成了一个笑话。我又一次陷入了难过的情绪,好像我已经差到了极限,不过换个角度,似乎我也不会比这再差了,想来倒也轻松,先睡觉,准备第二天的比赛吧。

之后的两场比赛,我出场时间有限,但不再开始犯类似的错误,我专注于赛场上,接球就出手,不再犹豫,心里总算释放了一些压力。小组赛四场,我们场均净胜对手27分以上,和东道主开南一样,以全胜的战绩进入决赛。


目前效力于CBA的台湾新一代领军人物刘铮

决赛那天,体育馆被观众挤爆了,我们对面的开南大学是刘铮带领的球队,没错,就是现在正在CBA浙江广厦效力的台湾新星刘铮。

全场比赛,我们被压着打,我也被按在了板凳上迟迟没有上场,比赛最后一分钟,我们只领先了一分,我仍然没有上场,但我并没有期待着教练叫我,我当时只是在惊讶,刘铮真的好快,他和另一个效力于台湾SBL联赛的球员、再加上一个外籍球员Dave,居然就能跟我们不相上下。

比赛最后十秒,他们反超了比分,并一直保持到最后。相比起输球的沮丧来讲,我心里的震惊是更多一点的,因为我觉得,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有一天也成为那样,但是我知道的是,我一定会努力训练来成为更好的自己的。

从那天起,我知道我可能不会成为世界上最好的球员,但是我一定可以变得更好,成为更好的自己。

从台湾回来之后,我们教练有天给我发短信,问我愿不愿意跟他、Conor还有Spencer助教一起去看温哥华的棒球赛,我当时正在体育馆加练,等看到短信已经是凌晨一点了,我回复说好啊。


棒球在整个北美地区都相当流行

我从没看过棒球,也看不懂棒球,在那天的棒球赛里有个42号仪式,教练问我是否明白这个意思,我说我看不懂,然后他就教了我一些规则。过程中还有件有趣的事,那天我没吃早饭,口袋里揣个煮鸡蛋去的比赛场,结果Conor以为我会在觉得不好看时,往球员身上扔鸡蛋,所以他强逼着我把鸡蛋吃完了。

不久之后假期结束,大二开始了,开学前一周的训练营,我们全队在兰加拉学院训练,因为Hanson教练曾经在这里读过一年,并拿到了最佳球员,还曾经执教兰加拉拿到了两次全国学院级别比赛的冠军,所以我们可以在那里使用体育馆。


兰加拉学院是加拿大西海岸最好的公立大专院校

训练营的强度很强,几乎没有时间休息,球队招了三个正选新人外加两个新的陪练,但我并没有得到我可以进入正式名单的通知,我觉得,可能是因为我老是搞砸,又或者是我还没有被教练组认可,我不知道,我那个时候只是觉得,我不害怕上场了,因为我知道我能做什么。

这次的训练营竞争格外激烈,Conor回来了,David这些人的伤都痊愈了,陪练四个人,一个被选上了正式球员,两个旧的陪练被裁掉,而我还在队里,原因是我在过去无论是在球场上训练的态度,还是在更衣室给球队带来的氛围都得到了教练组认可,而且我可以腾出任何时间来参加训练。

虽然我如此积极,但却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我,我无法做到让所有人都满意,因为我会给球队一些球员带来一些压力。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与队友们一起在海边合影

K是大一跟我和Luka一起来的,他性格比较孤僻,但他的训练态度是毋庸置疑的,早上8点会自己练到10点,有时候10点训练到12点,晚上9点练到11点,没有任何人要求他,他却依然执着。在第一年的时候,K被选入了加拿大新秀第一阵容,季后赛那场虽然输了,可是他拿到了全队最高28分。

训练营结束那天,我发现球馆墙角有个UBC的篮球,于是我准备把它带回学校,可是K过来跟我说:“中国佬,把那个球放下。”

我一开始没听清,我就问他说的什么,他又重复了一遍:“放下那个球,我要带回家,那是我的。”我们球队的规定是不可以带球回家的,所以我拒绝了他,在他换衣服的时候,我拿着篮球,准备坐公交车从兰加拉学院回学校。

过了十分钟,他从后面跟上来,嘴里骂骂咧咧地说:“我TM让你把球放下,你是不是没听到?你这个XXXXX!”一系列的脏话都骂出来了,我火了,我说你不可以骂我,而且这个球你也不可以带走。

我眼神里从来没有过的坚决,让他觉得我一贯的好脾气不在了,不再是个绵羊一样的性格,所以,他走上前来,抵着我的头说:

”听着,你TM的给我这个球,不然我就knife(一刀捅了)了它,还有,我来自东部,我不在乎你怎么样,我一样会让你好看,你知道我穿着这件衣服,我是这里的球员……“

我依然没有给他,我说:

”我也穿过这件衣服,我也用了我的球员注册资格打了比赛,你凭什么可以这样?“

我俩用头抵着彼此,拉扯起来,路边来了一些人开始围观,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直到后来有一个队友洗漱完从体育馆出来,看到我俩在公交车站那里,走过来拉开了我俩。我们一直在怒目对视,我也始终没给他球,那是我在球队第一次生气。

我们乘坐了同一辆公交车,但一个坐在前面,一个坐在后面,都没有说话。直到走进更衣室,他走过来跟我说:”听着,你不可以跟教练讲今天发生了什么,这事咱们就一笔勾销了。这事就算过去了,你明白么?“

我没觉得是什么大事,所以我答应他了。

结果晚上我发现,他把我的Facebook这些联系方式都删掉了。我觉得好笑,也就没再找他聊。训练营结束之后,我们开始为赛季准备了,每天还是正常训练,但因为人多了,所以我观看球队训练的次数比我参与球队训练的次数还要多,我只好每天多麻烦一下跟教练开小灶的队友,请他们告诉我什么时候可以单独训练,我到时候可以来练我自己的内容。

每天早上自己练的体育馆时间只有早上八点,所以我六点半起床,来到体育馆自己练自己的投篮和运球。

有一天,K来到体育馆,跟我说:“你能帮我捡球吗?因为我想练一下三分。”我一口答应了他,我以为我们的关系变缓和了。

可是在接下来三十分钟里,我一直在捡球,他丝毫没有要让我投篮的意思,我不禁问他,我可以跟你换一会吗,他拒绝了我。

就这样,我给他捡了一个小时的篮板,而我自己什么也没练,我跟自己说,唉,没事,就当自己练了一小时传球吧。晚上十一点,我偷偷溜进体育馆,为了不让别人看到我,我只能偷着练,不为别的,只是为了更好,只是为了不想让别人看不起我。

好在我学会了用学校的投篮机,一晚上500-700个中远距离就这么投到午夜的时候,我打扫干净球馆,换好衣服回家。第二天早上,我又要继续早起,再去体育馆练球。就这样,日复一日的训练,加练,训练,加练,训练。


我用自动投篮机进行篮球训练

又一天,我加练时候K也在,但是他跟我说,要我今天给他捡一个半小时篮板,我说不。他说,那你滚吧,别在这个体育馆里。我问他那我该去哪。他说,你知道吗,外面的水泥地球场才是适合你们这种人的地方。你不捡球,那你就滚。

我很委屈,甚至我很想揍他,可是我又恨我自己,因为这是因为我不够出色,无法得到别人的尊重。但我没有离开,只是站在那里不动。这个时候,那年的球队队长Tommy来了,他是华裔混血儿,有一半的中国血统,在我们队友不理解我一些行为的时候,他可以帮我解释很多。


Tommy的中文名叫朱亮,目前他在香港南华打球

他比K要壮,也要高很多,K看到他来了,暗自瞪我说,好吧,你可以在这个球馆里练球。

我心里满是屈辱,如果当时是我自己,估计我又无法在球队里练球了。唉,我好没用。我不停地捡球,传球,用别人进10个球,我才可以投5个球的代价来换我可以变得更好的那一点点时间。因为他们是正选,我只能自己练。

可是我在这过程中也确实学到很多,比起自己练,我可以模仿他们的动作,可以知道哪些是更好的投篮时机去选择出手。我告诉自己,把这些当做我的动力。


假期回国时我和朋友们一起训练

我的学业还是很重,但我开始习惯了,在商学院的一门课中,有个教授助理也是学生运动员,他是橄榄球队的,叫Thomas,他看到我的资料,放学的时候还单独跟我聊了聊,问球队怎么样之类的,他跟我说了一些话,让我记忆深刻。

他跟我说,今年是他最后一年了,在他大一的时候,他想在橄榄球队上有一番作为,他努力的在场地上和力量房训练,为的就是他想成为最好的自己。

他几乎没有时间把多余的时间分配到学习上,但是当他学期毕业的时候,他差点被学校踢走,那年他的成绩是66%,差一点他就再也无法追求梦想了。

之后,他说,在他大一疯狂的训练的那个时候,他也丢掉了一些无法弥补的东西,他也无法再补回来了,他希望我在努力的时候不要忘记要努力学习,才可以有机会继续追梦。

可我有些伤感,因为那段时间我感觉我无法被接纳,我说我只是个陪练,他问我,你们多少个人在队伍里,我说,大概15个,他听了以后,跟我说,我们橄榄球队有100人,只有50个人有奖学金,70多个人可以在名单上,剩下20个人都是陪练,你该感到高兴才对。

我听了他的话以后,我觉得很受激励。原来那么多人都在追逐梦想,我这点苦,算什么呢。

那段时间,我经常给士昱打电话,我问他训练怎么样,可是他变的更忙了,学业、训练和他双学位的事情。他真的好厉害,我隐隐觉得,我其实有些找不到目标了,因为我没有归属感,发生的这一切,我不能跟家里说,怕让他们担心,我也不能跟朋友说,因为他们虽然会帮我,但其实并不能做什么。

华子还是会经常给我打电话叫我打球,但是他对我言语上的打击变得少了,我感觉因为我在球场上变得出色了一些。

有天我给他打电话,说我从学校这边的资源里,认识了一个叫Gab的人,他是阿泰斯特的私人教练,也是跟哈登、格里芬夏天一起训练的一个黑人教练,我问他要不要跟他一起练球。华子其实很喜欢打球,但我们都没见过NBA球员的训练师会是什么样子,于是他犹豫地同意了。


我们和NBA球员训练师Gab的合影

我们联系了他以后,他一共收我们150加元一小时,实在是很贵,但是我们愿意跟着学。他跟我们约的时间一般只能是早上6点,因为只有那个时候社区中心的体育馆里不会有很多的人。

早上一起训练的不但有他,还有加拿大的控球之王、街球王Joel Haywood,我们很激动,因为周末早上可以跟如此两个人学习篮球,实在是太特别了。

本来我一周五天就要早起跟队训练,这样一来,周末我还要和华子一起早起去练球,其实我还是挺谢谢他的,因为我俩练球的时候,每当遇到一些高难度的东西就会一直互相鼓励。就这样,小半年又过去了,每天的生活就是训练,上课,加练,学习,做作业,因为我不想输。


在家里后院的投篮训练

在临近我生日的一天早上,我又早早地到了体育馆,体育馆刚开门,在清洁工还在打扫卫生的时候,我又开始练了。我还是要跟队友一起练,尽管作为陪练练得少,但我还是练。

那天,在捡篮板的时候,我还是用接近比赛速度的动作捡球、传球,可是我的脚踩到了打了清洁剂的地板上,太滑了,我直接摔倒在地板上,更不幸的是,我的脸先着了地,我觉得很痛,当我一抬头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我的门牙蹦出来一颗。

我在地上躺了一会才起来,我看到了我的牙在地板上,就在我捡起来要出去的时候,主教练走了过来,说要送我去医院。原来,其实他好像每天都来得跟我们差不多早,只是他会在办公室看录像。


图片发自简书App



假期时我会在篮球训练营当兼职教练

我说我没事,于是他给了我运动员该去的医院地址,我上午就去了。

拍完X-光,牙医Alex说,孩子,你的两颗门牙都断了,必须要拆除,并且你门牙右边的另一个牙神经也死掉了,你需要做手术。可我身上没那么多钱,我给我妈打了电话,我父母来了牙医诊所这里。

当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的时候,漏出的两颗门牙缝让我妈没忍住哭了出来,我妈说:“你这样你还怎么找对象,别再打篮球了!你简直是个彪子!”

我说:“哭啥,训练断了牙而已,很正常。”


在这之后,我做了大量的检查,做了大量的恢复活动,最开始的两周,牙神经痛得我不敢喝热水、也不敢喝凉水,只能喝和体温相近的那种温水。疼,每天都疼得我睡不着觉。

那两颗牙,大概花了我父母12万人民币,教练也给我报了运动员损伤,补贴了2万多人民币,直到现在,总算大部分的牙伤痊愈了,但我还需要戴着牙套训练。

在牙齿受伤的那段日子里,我经常在想,自己这么做值得吗?不就是打个篮球嘛,在哪里打不是打,为什么非要来校队?为什么非要受这些罪?我想不通。

可是,这却是我难以放弃的梦想,我想打UBC校队,做梦都想,连晚上睡觉都会梦到我穿着UBC的衣服在比赛场上跟NCAA球队打友谊赛的场景,我想成为联盟最优秀的射手。

我知道只是梦想是不够的,因为我不可能在睡醒后第二天就真的能上场打球了,我需要做的还有很多,我想跟在CUBA的士昱他们一样,继续追逐着自己的梦想。


我哭了,到了晚上就会狠狠地哭,没有人听到,没有人看到,但是我知道,第二天我还是要起床训练,而且为了打上球,我必须要认真学习来维持自己的成绩达标。

学生运动员,学生在先,我必须要在这支队伍上打篮球,我要证明自己。

受伤之后的三天,我又回到了球场,这个时候,很多队友表示出了对我的关心,我感觉他们开始在乎我了,我还是挺开心的。队友B过来跟我说:“以后你早上8点可以跟我一起练,我可以教你一些后卫的技巧,教你选择出手的时机和投篮。”

队友2号在第一年临危上阵后,在打野球的时候不小心遭遇了脑震荡,所以第二年他以伤病员的身份红衫、暂停了比赛,一开始他也很看不起我,可这次之后他不再到处讽刺、挖苦我了。


我还是挺感谢的,在之后的日子,又是不停的训练,加练。

十二月的考试休赛月又来了,在主力休息的阶段,我再一次有了大量上场打练习赛的时间,这一年,我有几场球打得不错。

Luka告诉我,几名教练都说我投篮的姿势看起来真不错,尤其是在一场热身赛里的三分球三连中,他说:“听着,Charles,如果能在UBC的队友身上得分,你可以在任何大学球队上得分。”


说实话,我挺高兴的,因为我在主教练面前始终都表现得很紧张,我一紧张就笑,却经常莫名地让我们教练开心,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觉得的,是我笑起来看好傻?还是好看?总之,我做的还还可以。

Conor再也不会老是抱怨我,反而会经常跟我一起练习投篮,他2米05,锋线球员,臂展2米20左右,有着后卫的技巧、神准的投篮,我从来没有打败过他,哪怕是我一直在练的投篮项目。


可是,有一天我终于鼓起勇气准备挑战他了,他接受了。玩法是5个点各投5个三分球,一共25个三分球,他进了21个,对他来讲这实在是太正常了,而我平时一般也就25个三分球进12-15个。

可那天,我进了22个,当我进了12个的时候,他开始诧异,当他知道我进了21个的时候,他开始有些兴奋,他跟我说:“有种打败我!”于是,我投进了最后一个球,22个。

他过来跟我击掌,他的眼神里,我感觉的是他的开心和尊重。但是,接下来的日子里,我还是经常输给他。

后来,教练组打算让球队去官方运动员训练馆进行强制性力量训练,一周两至三次,毕竟北美还是崇尚肌肉篮球的,教练组相信在高强度的对抗下,力量训练会帮助我们很多。


我也终于可以不需要找私教,跟着球队一起去上力量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程序项目,在运动员力量和体能主教练的电脑里,我也有了自己的数据。

从那年开始,我心里有了一个目标,我想进2016年在UBC举办全国赛的大名单,那是在家门口的比赛,从灰熊队离开温哥华以后,这是第一次有如此重大的成年男子篮球赛事在加拿大西海岸举行。我在想,我可能有机会,因为那年开始,我早已不是最差的陪练了。

下半赛程,我们以11胜1负的神奇的战绩扭转了上半赛季一般般的4胜4负,队长Tommy以场均20.8分、接近51%的命中率,进入了那年的西部第一阵容、全国第二阵容,还入选了加拿大大学生国家队参加大运会。


说起这个来,我真的很骄傲、很激动,因为不但Tommy入选了加拿大大学生国家队阵容,我高中的师哥李军也入选了中国大学生国家队的阵容,那年李军还打破了CUBA单场得分记录,拿到了57分。

这实在太神奇了我一个高中队长、一个大学队长,都将穿上国家队的战袍,为各自的国家奋战赛场。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给师哥李军发短信的时候,我和他都非常开心,看到自己的榜样如此优秀,这只会激励我变得更好。有时候,也许别人自己并不知道他怎么激励了你,可是他们本身的成就和传递出来的信息,就会让你觉得受到了鼓舞,想变得更优秀。


那年,我们下半程赛季的战绩在全国篮球界来讲,都很神奇,季后赛第一场,我们没有主场优势,但是我们的确正在势头上。可惜的是,我们输了,第一场输了,就没有机会进赛区前两名,也就意味着,我们连着两年没有打进全国赛。

这对于UBC来讲,压力很大。那年没有邀请赛可以打,队友I因为成绩没有达标,教练组完全没有权力保住他,他没办法留在球队和学校里,学校必须要请他离队离校。他是个很棒的组织后卫,很快又能组织又能突破,但我们只能对此表示惋惜。

这对我的触动很大,因为我知道,在整个加拿大,能打UBC的天赋异禀的孩子有很多,但是能不能有能力度过学习这一关,这是很重要的。UBC对于学术上的要求严格,如果学术不达标,必须走人,无论你是建队基石还是对球队有多大贡献,学生运动员,必须学习为先,然后才是运动员。


对于UBC来讲,学术的基本守则算是一把双刃剑,它的名气能吸引很好的生源,但是也因为它的严格规矩,让我们在对上北美体育更强的大学来讲有一定的劣势。

队友B因为再次脑震荡不得不退出球队,那是他第八次脑震荡了,医生说如果他再打球或者激烈运动,有可能50岁就会提前老年痴呆。

队友K因为和几乎所有的人都合不来,加上一些不良习惯,Hanson教练决定裁掉他,我很惊讶,虽然他对我一点也不好,可毕竟他第一年就拿到了最佳新秀、第二年就能场均得到11分,照这样下去,他一定会成为球队的绝对主力。

可是我们教练说,打球更看重人品和球队的化学反应,球队不需要球队毒瘤。


他们又裁掉了2个人,当年的另外两个国际球员,一个来自希腊,一个来自澳大利亚,球队需要为国际留学生支付昂贵的学费,所以在他们没有特别出彩的情况下,教练组不得不裁掉他们。

还有就是另一个陪练Alex和陪练Matt的退出,Alex是BC省省队的,他高中毕业的时候接到了几所加拿大大学校队的邀请,可是他靠自己的文化课成绩考入了UBC商学院,按道理来讲,如果他2016年回来的话,他说不定有机会进大名单,可是等我一年以后再见到他,他已经长胖了将近30斤,根本无法动弹。

而Matt在温哥华曾是群众演员,那年他接到了一部电影《秋梦》的配角,他不得不暂时放下篮球去演戏,后来他又收到了好莱坞的试演邀请,于是他去追逐他更高的梦想了。

在那年,我和BC省过去7年最好的华裔球员James Lum成为了很好的朋友,他出生于加拿大、也成长在加拿大,他也不高,只有1米73,但他体重有140斤左右,特别快,也特别壮。

在他读高三那年,他曾经收到了我们UBC大学的邀请,但只能红衫(能随队训练但不能登场),他还收到了加拿大排名前三的麦吉尔大学的邀请,可是他思前想后,放弃了这两个机会,而是决定去学院级别的凯普兰诺大学读书,他大学生涯的前两年,他场均数据达到了19分6个助攻上下。

在国内,这是难以想象的——为了能够获得登场打球的机会和登场时间,放弃清华、北大的录取而选择一所普通本科。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华裔球员Lum比赛照

他背靠背连着两年拿到全国学院级联赛的最佳球员,他惊艳的表现引来了UBCO(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奥克那根校区)大学的青睐,并很快被邀请到了大学级别的队里,他在那里算是建队基石,场均12分4个助攻的样子,在最后一年的赛季里,他因为跟腱的伤病原因,转校SFU,最后毕业于西蒙菲沙大学的商学院。

在他高中毕业前,我们学校的助教Randy曾经特地去邀请他加盟,Randy曾经是加拿大国家队的成员,是史蒂夫•纳什的替补。Lum说他当时差点就来UBC了,可是因为那几年UBC接连打进全国赛总决赛,后卫的位置上人才济济,有三个后卫是全国全明星级别的。

所以,如果他来了UBC,一定会先红衫暂停比赛资格,等待前面球员毕业退役才能登场,所以他放弃了UBC,选择把他当时的天赋立即带到球场上去,所以他选择了水平较低但机会更多的凯普兰诺大学。


他告诉我:“其实人生有很多关于选择的问题,我不后悔,我希望你也可以加油,因为你也在书写你自己的故事。”我一直都很崇拜他,因为他真的很厉害,很多亚裔孩子都以他为榜样,当然也有很多人想在球场打败他,而我,两个都是。

因为我们比较谈得来,所以他总会来专门跟我交流,除了教我打球,还会顺便教我一些俚语。就这样,除了华子以外,我又多了一个训练搭档,我一直很期待跟这些高水平的运动员交手,所以能够认识他我也相当开心。

在夏天,球队对内开放的每个自主训练我都去了,这些训练并非强制,但教练总能够在早上来球馆办公室时第一个看到我,他也总会跟我点点头,打声招呼,然后再走。

我们夏天常会邀请职业球员和在加拿大有名气的、在温哥华的球员来UBC打比赛,那段时间,我会看到很多很厉害的球员:


Joey Vickery曾经是加拿大国家队的成员,1967年出生的他是篮坛常青树,从1995年至今,他已经在欧洲打了25年职业篮球,近几年他在奥地利打球。


Diego Kapelan曾经在NCAA一级联盟里大杀四方,曾经参加过NBA选秀,虽然落选,但他如今在欧洲、澳洲的职业联赛里都是有很大名气的,在我刚看到他的比赛集锦时,我相当惊讶。


图片发自简书App



Philip Scrubb代表加拿大国家队出战

卡尔顿大学的Scrubb兄弟,来自温哥华的列治文市,弟弟Phil在2011-2016年期间连着拿了5年全国MVP,帮助卡尔顿大学拿到5个全国冠军。

毕业那年他和他哥哥被多伦多猛龙邀请去试训,也代表猛龙出战了NBA夏季联赛,Phil此后还代表灰熊参加了夏季联赛,那个时候,他是加拿大大学里面,离NBA选秀最近的大学球员。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大学时期Emerson与克莱•汤普森对位

NCAA一级联盟西雅图大学的Jadon和Emerson,Drive篮球学校的天才少年Jermaine

Haley,现在在NCAA一级联盟新墨西哥州立大学,以及高一时就曾单场拿到55分的Miguel Tomley等等,都在夏天和我们一起比赛。

加拿大打篮球的孩子也普遍有个梦,打NBA的梦,所以,如果想打NBA他们就会去美国读大学打NCAA,如果保证不了未来,那就考虑读书加上打球,也会有很多的机会。

虽然来参加比赛的只能通过教练发短信或打电话邀请,但是想来参加比赛的明星球员还是太多,我经常要坐在场边等,直到他们累了才能替补上去。


Philip Scrubb代表猛龙出战夏季联赛接受采访

那段时间,我感觉像做梦一般,因为我从没想过自己能够跟NCAA一级联盟的球员对位。Phil Scrubb是一个很好的人,在他也不上场的时候,会跟我在场边投投篮,我记得那次我三分球5中4之后,他马上还了一个三分球5中5,我不禁暗自惊叹。

因为当时我并不能经常三分球5中4,但是他的这些投篮5中5或4,实在是太平常了。于是他会鼓励我再来一次,我的中距离投篮没有输给他,但也没有赢,算是打成平手吧,他觉得我很逗,我俩便哈哈大笑,成了朋友。

来这里打球的这些校园明星,都有可能在将来打职业篮球,可他们的人虽然都很nice,但一样在场上很激烈地在拼搏,而我,经常要坐在板凳上看,两个小时的邀请球赛,我可能有时候只能上十分钟左右。


球队聚会照片

我很苦恼,因为这样打球不快乐,我并不害怕跟他们对位,可是我不能上场,因为队里的正式球员也需要机会和他们对位交手,所以我能做的只是等待,等待,等待,上场,等待,上场,等待,回家。

我当时心里出现了两个想法,要么用那一点点的时间努力汲取,要么我就回家。

有的时候,一下午两个小时的比赛,我一分钟时间都捞不到,有天晚上,我又哭了,因为我觉得这不公平,我比里面的有些高中生或是学院校队的打得好多了,可我上不了。

气得我自己晚上直接回家了,回家的路上我又哭了,因为没有人理我,因为没有人看到我晚上溜进体育馆练球,因为没有人在意我做出的努力,人们只在意结果。


我的队友Luka Zaharijevic

那天晚上回家的时候,队友Luka打电话给我问我怎么了,因为在以往,即便我经常不上场,我也会经常在场边为队友加油,而且声音很大很积极。我说,我受不了了。

他对我说:

“兄弟,我知道这很艰难,可是你知道吗,我TM爱死你了。我高中时候是省里最优秀的球员,没坐过板凳,收到NCAA一级联盟学校的录取我也没有去,因为我想在加拿大打出一片天,然后去欧洲打职业。可是我在UBC的头两年,居然要一直坐板凳,我根本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我很沮丧,可是你让我知道绝不放弃是个什么东西。Charles,我爱你,你有实力的,别放弃,我们一起加油!”

他又说:

听着,如果你放弃了,如果有天你的机会来了,你却没有像你以前一样努力训练,你很有可能抓不住这个机会。但如果有一天机会来了,你仍然像你以前一样努力训练的话,那么你可能就会抓住这个机会。

我沉默了很久,跟他说,好的,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二天,我还是一样的出现在体育馆,每天继续练着我的球。

当时学校体育部里的人几乎都认识我了,连学校的清洁人员都认识我,因为我每天放学都出现在体育馆,而且我喜欢冲着人笑——这容易让我忘记紧张。

我对每一位体育馆的工作人员有着很大的尊重,包括我们的清洁人员Abudul,他多少年如一日的每天早起,让我们有着干净的地板来训练。我始终觉得,要对周围帮助你的人有着谦逊和敬意才行。


我和体育馆清洁工的合影

有一天,学校棒球队教练笑呵呵地走过来跟我打招呼,还跟我说:“你知道,15年前纳什在这里训练的时候,不连着进20个三分球,他是不会回家的。”


纳什是加拿大篮球史上最出色的球员

在他的玩笑过后,我猛然间想起来之前看棒球赛时教练告诉我的那部电影,那部电影就叫《42》,中文名字叫做《42号传奇》。

我回家看了那部电影,主人公Jackie Robinson是MLB棒球联盟第一个黑人球员,他进入MLB之后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几乎所有的白人都不认为他可以在这个联盟立足的时候,他用表现证明了自己。


电影《42》的海报

我真后悔才看到这部电影,电影里面有个很经典的镜头,Jackie被所有人骂“滚吧黑鬼”,没有人喜欢他,都在嘲笑他,他受不了了,跑到球员通道里去,狠狠地折断了他的棒球杆,在里面又委屈又苦恼的哭了出来。

Jackie的老板走进球员通道说:

你有两种勇敢的方式,要么,你去狠狠揍那个带头起哄骂你的婊子养的的人,要么,你返回球场,去打你那该死的比赛去证明自己。

骂你的那些人活在他们自己的世界里,而支持你的人,会一直支持你。可是如果你打了那个人,人们不会说那人什么,但是支持你的人会沉默,而且人们会说,你不属于这里。

Jackie回去继续比赛了,他的队友在支持他,之后他被选入名人堂,所谓的直到今天的42号仪式,就是为他而设立的。

我很震撼,虽然我不懂棒球,但是我相信体育的精神是相似的。


电影《42》的海报

我给我们教练发了一条短信,大意就是,教练,我会好好支持咱们队今年的全国赛,当好我的陪练,无论怎么样,我会做好我的部分,我决不放弃。

教练没有回复我,我一直疯狂的练,每天就跟呼吸一样,不停的投篮,重复我的手型,脚步,确认我接球投篮的步伐做得正确,队友也开始教我很多动作。

我知道看再多的视频都没用了,我需要的就是重复,重复,不停的重复做这些动作。我知道我的定位是什么了,我有着我的方向和把握。


我在学校篮球馆训练

夏天还是有公开的、允许外面球员参加的OPEN RUN,还是只有教练短信邀请才有资格来。不过有一天,有个队友临时不太舒服,要先回家了,我上场了。

可是,对面有个大学球员,他曾是BC省全明星第二阵容的一个后卫,而且对我不是很谦逊,老是对我很蛮横,我着实不太高兴,于是我用防守整场锁住了他。

主教练跟另一个助理教练说:“Wow, he cannot score on Charles.”(他不能在戴常春身上得分)回到更衣室后,队友跟我说:“Way to lock him up, bro.”(防得漂亮,兄弟!)

我并没有特别高兴,因为我觉得我没差,没比任何人差,这么久的时间了,我付出的努力和辛苦,让我觉得我跟大部分的人对位,我都不害怕。


我的主教练Hanson

晚上的时候,主教练给我发过一条短信,说:

小子,运动教会你很多有价值的生活技能,团队合作,忠诚,目标设定,渴望,动力,承诺和牺牲,这是你在运动里面会经历的,也是必须要去享受的,这会让你变成一个更好的人和更好的球员。在人生里面,没有任何事情会是一定被保证的,所以,你能做得就是继续变得更好。

看到短信之后,我几乎要痛哭流涕,我并不确定主教练是什么意思,他的意思是说我努力变得更好是有希望还是无论我再努力都没有希望,我不都知道,我不懂,可我下定决心我会继续变得更好,我争取成为一个让家人为我感到骄傲的孩子。

我每天跟自己说,戴常春,你每天只需要比昨天的你再进步一点点。那年,一下子队伍空了很多人,我以为我有机会了,我特别激动地等待着名单再次公布。


全队合影

因为那是全国赛,我每天都有打听教练组在干嘛,可是,结果没有像预期的那样发生,教练组不再从高中生入手,决定去海外找成型的成熟球员,也就是强悍的雇佣兵,我很沮丧,因为那些球员,真的太强了。

副教练安慰我说:

Charles,你的时间会来的,我们是全国最难进入的男子篮球队之一,甚至有多少个孩子想穿着UBC的正式训练服、想像你一样现在有这些机会,你的时间会来的,你做的事情是对的,继续做下去吧。

尽管我可以继续当陪练,可是我心里有些不好受,因为好像再怎么努力,我都无法被教练组认可。无论我每天进多少个跳投,这都不管用。可是除了这些,我似乎又没有别的方法。

Luka在夏天经常和我一起回家,在路上我有些难过,我跟他说,是不是我再也没有机会了。

Luka跟我说:

Charles,老实讲,我觉得你第一年来这里说要给UBC打球,我觉得不可能,可是我亲眼看到了你有多么努力,你的进步是巨大的,我想教练组也是这么认为的。听着,我过去两年都没怎么上场,但是你一直在我旁边激励我,我看到了你,才知道什么是决不放弃,你要继续努力,我希望你成功。

我跟他道谢以后,心里算是松了一口气。因为我知道除了他在支持我,我在感染越来越多的人为我加油。

那年,为了准备UBC的全国赛,我们队里来了美国人AJ、德国人Phil、澳大利亚人新秀Dom,然后又来了全国高中生总排名第21名的新秀中锋Roger,和超级得分后卫Taylor,以及新的助理教练Pasha。

那年,为了准备UBC的全国赛,我们队里来了美国人AJ、德国人Phil、澳大利亚人新秀Dom,然后又来了全国高中生总排名第21名的新秀中锋Roger,和超级得分后卫Taylor,以及新的助理教练Pasha。

突然来了这么多强援,我有些麻木了,我在考虑,我到底要不要退出。


士昱和哈林巫师篮球队的比赛

我给士昱打电话,他已经退队了,拿着他的文凭开了公司,我说,可能我也快了,尽管我从来没在队里。他安慰我说,别这么说,你做的我没有做到,你已经很好了。

我挂了电话,有些不知所措,我只知道,除了训练和学习,我没有什么其他的了,这好像成了我的一种习惯、一种态度。

新来的Pasha教练是当地Drive篮球学校的董事长和校长,他曾是2003-2004赛季的全国MVP、全国得分王,他曾经从NCAA一级联盟的克莱门森大学转回到加拿大的西蒙弗雷德大学,而后又转到了我们UBC。在2004年,UBC在Hanson教练和当时还是球员的Pasha带领下,打出了20胜0负的全胜赛季。


球队的新助教Pasha(右)

后来他成功转型,在BC省成立了最好的篮球学校,学校里3岁-17岁的学员都有,这些年他的学校往加拿大大学和美国NCAA一级联盟输送了不少人才。

我们球队有三个人小时候在Drive打过球,一直拿着奖学金。Pasha来的第一个月,就特别喜欢我,他喜欢我的训练的态度、场上的能量和场下为队友欢呼,他向我抛出我人生中第一份正式工作——Drive学校的篮球少儿教练。

直到现在,我还是在任兼职,我特别喜欢我的工作。他说:“等你毕业后,来我这里,我想把你打造成一个很好的训练师和教练,但你现在要加油追你的梦。”我很感激他。


我在Drive篮球学校教小孩子打球

再说说新来的几个队友:

AJ是一个特别会鼓舞队友的人,在场上他非常擅长寻找队友,防守极其凶悍,而且他知道防守的界限在哪里、不会轻易犯规。


我的队友A.J. Holloway

Phil的三分球相当准,在正式比赛中他甚至有过10中10的疯狂表现,Dom第一年的比赛,就已经有欧洲球探来看他的比赛了,今年,我们球队的确很强。


我的队友PhilL Jalalpoor

Dom和Roger是第一年的新秀,他们和我一样,同样会在早上8点就出现在体育馆加练。Dom的水平很高,能投篮能防守。

我服气,因为他们真的很厉害。我主动问他们,能不能早上一起练球,新来的队友们都很快接受了我,早上八点,我们经常一起练球。

在我们打全国赛那年,应该是我心态沉静下来的一年,也是我打磨技术细节的一年,我参加了多个小规模的篮球训练营,其中有个教练让我很有印象,他的名字是Daniel Ferguson,他曾经是阿尔伯塔大学的两次全明星球员,后来在欧洲打职业篮球,现在回来了。


训练营教练Daniel Ferguson

他真的是一位投篮大神,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他一样的人,他可以从半场距离直接出手,而投篮动作却几乎跟投中距离一样的完美姿势。

我跟他聊了起来,聊了很多,聊了我俩的历程,他挺喜欢我的态度,愿意在周末的时候跟我一起练球,但是因为白天的体育馆都会有很多人,我俩人还是早起7点的时候在Richmond Oval奥体中心练球,这样练完球我可以直接上班。

我引以为豪的投篮在他面前有些班门弄斧,可他一直在鼓励我,他跟我说,在别人看来,他曾是全明星、职业球员,怎样怎样厉害的。可是,在他回加拿大之前,他在NCAA的学校里打不上球,他以为自己至少应该是个首发级别球员,可赛季末段他就被教练裁掉。

那年之后,他沉稳了心态,他回到加拿大打出了名堂,于是美国那所学校又想请他回去,但是他却不想回去了。回到加拿大后,他连着拿了两年大学生全明星,在西部半决赛里对阵UBC拿下了37分,之后更被欧洲球探看中、去欧洲打了职业联赛。


我们私下训练的Richmond Olympic Oval

我看了他比赛的视频,UBC跟阿尔伯特那年的半决赛里,他离着三分线四,五步远就可以出手,让我暗自惊叹。我想象不出来曾经如此意气风发的他,竟如此低调。我们一周就见一两次,但是每次我都跟抓着宝一样向他请教,尤其是如何可以更有效地投篮和出手。

我的目标很明确,成为球队轮换防守阵容里面的最佳射手。

我们队常规赛拿到了18胜4负,而且因为举办全国赛,我们被保送进了全国八强赛,全国赛的阵势很大,UBC找到当时效力NBA洛杉矶湖人队的萨克雷拍摄了支持录像,效力凯尔特人的凯里•奥利尼克也专程在回家的时候来到UBC,他俩都是加拿大人,也都来自BC省。

另外,猛龙队首席助教Jama Mahlaela是我们教练执教UBC的第一批弟子之一,Hanson教练执教了他四年,我们还特地邀请他来给我们热身赛开球。

各种名人明星在体育馆或媒体室里,鉴于我们不是媒体,所以不能有任何媒介形式来跟他们打招呼或者记录,就是握个手,认识下而已。


我和NBA球星奥利尼克的合影

奥利尼克是我们队里David在高中和加拿大国少队里都曾经当过队友,所以我们不仅可以和他握手,还可以聊天,我握了好几次奥利尼克的手,拍了好几张自拍,感觉紧张又兴奋。

可我虽然激动得不行,但估计他肯定记不住我,因为他们只会认识我们队里那些未来有可能进入高等级联赛的优秀球员,但不是我。

很遗憾,在第一场比赛里,我们作为8号种子,在加时赛里输给了1号种子瑞尔森大学,最终,全国2号种子卡尔顿大学取得冠军,在Scrubb兄弟俩毕业后再一次拿到冠军,也完成了加拿大大学生联赛历史上的六连冠。


卡尔顿大学夺冠后庆祝

2016年年初的时候,我并不知道我的去向会是什么,可能我会就这样离开,我也可能会再待一年,但是我总觉得我快坚持不住了,我跟我队友一起出现在一些场合上,我的队友会说这是我的队友Charles,来自中国。

但是当我自己出现在球员通道或是有人群的比赛场地里,有的球迷就会问:“How is trainer‘s life so far(陪练的生活怎么样?)他们并没有伤害或是嘲笑我的意思,只不过他们从没有在球员手册里见过我,又或是觉得印象中篮球队里的人都应该是大个子,或者至少不是个亚裔。

我真的不想当这种陪练了,赛季结束以后,我们恢复了自由训练和球员教练间的一对一会议,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有天我们教练给我发短信,问我愿不愿意去打国际名校邀请赛,我带着信心和希望回复了说好的。


在国际名校篮球邀请赛上我们与清华男篮合影

后来我才知道,有几个队友在一对一会议上问我们教练接下来我会怎么样,他们希望我能留下来,他们希望教练可以让我进大名单,他们希望我可以正式成为球队的一员,他们希望我可以和球队一起正式去拼全国冠军。

知道以后,我真的很感动,这次虽然没哭,可是眼里还是有眼泪打转。因为这对我来讲,意味着太多了,无论是从实力上还是心态上,都让我有了从未有过的沉稳和自信,该来的总会来的。

我给高中的张老师打了一个电话,说我们七月要去打国际名校邀请赛了,会在电视上直播,有CUBA冠军清华大学,还有在韩国大学联赛冠军拿到手软、培养出很多韩国国手的中央大学之,我希望他可以在电视上看到我们比赛。


张建新教练与他的潍坊一中男篮校队

张老师告诉我说,潍坊一中五月份也要被邀请去参加两岸交流赛,他也会关注我们的比赛,他也会为我感到骄傲。

那次的高中两岸邀请赛,学弟们打得不错,虽然潍坊一中只拿到亚军,但却应该是近年来大陆高中球队对台湾高中球队的最好成绩之一了。

潍坊一中近些年有时会出现在全国八强的席位,但是在这些球队中,潍坊一中往往是唯一一支不是来自省会城市的地级市高中。

关注度虽然少,可我知道潍坊一中一队的训练是什么样子,因为我是从那里出来的。


我的学弟王岚嵚今年带队获得了高中联赛北区季军

总之,我很感激,我来加拿大四年半了,只回去过了一次年,但我每年都会打电话给高中班主任安丰波老师和男篮教练张建新老师拜年,要知道,没有他们的严格教育和鼓励,我不会走到今天。

我在乎他们,因为我在乎帮助和指导我的这些人。

夏天的训练我每个都参与了,所有的比赛项目一个没少,我感觉受到了应有的尊重和久违的被需要感,教练跟我们发短信也说我们今年去台湾需要做好准备。

因为会有时差,我们的比赛有很多都是在我们这里的凌晨时间,他没有跟我多说,但我知道要做什么,我们只有八个球员,这就意味着我肯定也必须要承担起轮换阵容的责任。

可是就在去打比赛的两周前,我在力量房上大了力量伤了后背,两天几乎趴在床上,一周前,我忍着痛在一场热身赛里错位防守大前锋,把自己的右手里的食指和中指给折了,那是我投篮手啊,晚上能疼得让我起来冰敷,我真的特别沮丧。


很多时候,错位防守对方大个是不可避免的

因为这是我的机会,我在两年前错过了,但我不想再错过,可是无论是外人还是教练,大家还是看重结果的而非过程。我必须要有所表现才行,可是我在出战之前的临近时刻,我居然受伤了。

我准备了那么久,可是却很倒霉的赛前受伤。但是,我不可能在出赛之前在社交媒体上或是在教练面前哭诉各种客观原因,因为人们只会看到现场或者电视里的我在场上是什么表现。Jordan安慰我说,控制你能控制的,专注在场上就好。

那次的旅程,我们拿到了冠军。而我的表现不算最佳,但是尚可,教练给我看了技术统计,2分球62.5%, 三分球28.6%,在第一场跟CUBA冠军清华队我打了六分钟以后,我的表现之后还是担当起之后比赛的轮换阵容里的一员的了,我的目的很明确,当好替补,防守住我该防的人,进球更好。

在这些亚洲的冠军级别的队伍里,最久的一场我打了二十分钟左右。


我在对阵韩国中央大学的比赛中命中中投

回来以后,教练说,Chuck,你的确让我有些意外,这次我想让学校安排国家电视台CTV和加拿大华人电视台来采访你,你乐意吗?

我说,你是说我可以跟球队一起还是个人?

他说,不是球队,是你自己,代表球队,代表你自己出现在电视台里。我希望你可以激励更多的孩子。

我说好的。


我在台湾比赛场外接受采访

国家电视台最后采访了我接近20分钟,可是只播了两分钟,其实效果还是让我觉得很好玩,国家电视台在全国那天播放了两次。

两周以后,UBC体育市场部跟我说,你的故事在CTV网站上点击率连续3天第一,做得好,小子。

我说,额,他们想问我投进第一个篮什么感觉,我回答的是我自从进了第一个之后,我就知道我投的每一个,我都有信心能进。可是他们给剪掉了。


我出现在了加拿大国家电视台的画面中

其实那次回来以后,我下定决心要让自己的外线命中率在2017年提高到45%-50%以上。

体育市场部笑着说,哈哈,但是你至少在电视上说你那记投篮练了十万次。

我说,四年的时间,不止十万次投篮,我没开玩笑。教练跟我说他收到了全国不同的教练同行还有很多他的朋友的祝贺短信,说是球队有了一个这么坚韧不拔的队员,拿给我看的时候,教练笑得很甜。

我有些不好意思,因为我邀请赛打的还好,并没有非常出色,但至少没有搞砸。

我在台湾邀请赛中的一些进球

教练说,你先回去休息,过一阵子来我办公室,你将是我今年在赛季之前第一个要开球员会议的球员,我嗯了一声,还是不懂他什么意思。

但是那几天里,加拿大街球王King Handle海伍德,加农•贝克,我的老板,所有的队友甚至UBC的校长在Facebook、推特上分享了那个新闻,加农•贝克的经理人找到我,问我可不可以毕业以后加入他们的教练团队,跟他们一起周游世界去执教。


加农•贝克团队给我发来的邀请

我说我还是需要完成学业。那几天我关闭了Facebook,我在体育馆里不停的加练,我只是希望我可以更加专注一点,因为我当时还是没有正式在球员名单里,我一直觉得那只是个开始,电视台想让我去激励别人,可是我知道我想要干什么——首先要让自己变得更好。

开学之前,我们开始了球员会议,我下午进了教练的办公室。

教练说,在我问你之前,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说,老实讲,教练,我不知道,我想为你打球,我想为这支球队打球,我想为这所学校打球,你知道的,这是我的梦想。


国家电视台用“逐梦者”作为报道主题

教练说,嗯,你知道有成千上万个孩子也想穿上UBC的衣服为这所学校打球,你知道吗?

我说,我知道的,教练。

教练说,但如果你不能被保证上场时间,你还愿意吗?你知道我们去年全国第五吧,今年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冠军。

我没听明白,他的意思是?我一下子跳起来,等等,那你是说,我可以进名单了?

教练说,是的,你可以进名单了,你是我们正式的一员,一直都是,你这些年如此的忠诚,你的工作态度激励了队里很多有天赋的家伙们,这是你应该的,祝贺你。


我出现在了球队官网的球员页面!

我说,我的天啊!我把你说的记下来,等咱们拿到冠军,我会成为UBC队史上第一个从中国来的球员!你放心吧,我会继续变得更好,球队也是!

教练笑了,说,你是我第一个谈话的,去吧,继续努力吧。

得知进入名单的兴奋让我更加充满动力,赛季前的训练营又开始了,我还是保持着与以前一样的习惯,并没有太多想法,我只是不想到时候又是倒数第一。

第一天的YOYO体能测试,我在十八个人里考了第四,教练组说,Charles跑得不错,助理教练Vern来跟我击掌。


YOYO测试要求队员在相距20米的两个标志物之间,以不断增加的速度进行带有间歇的折返跑。

Vern是主教练17年的好朋友,他们俩人一起执教了17年,他是一个很严格的教练,他喜欢有天赋的球员,而我并不是那种球员,所以我一直在用我的行动希望赢得他的尊重,所以,当他过来和我击掌时,我觉得好高兴。

学业上的忙碌,让我没那么多时间去挂念外面发生的事情,还是每天训练、上力量、上课、学习,晚上进体育馆加练,我已经算是队里的老人了,体育馆里工作人员下班之后,也愿意让我自己加练完之后自己锁体育馆。

那年的NBA季前赛猛龙对阵勇士的比赛在温哥华进行,在比赛之前的几天前,晚上十点多,主教练用自己的钥匙开了体育馆门,发现我和Conor以及一些小队员在体育馆里加练,他很高兴,一是因为看到我们自主加练,二是另一个原因。


猛龙队助教Jama Mahlalela

他跟我们说,猛龙队刚下飞机,助教Jama给他发短信,说等一会要带一名球员来UBC体育馆加练,因为是刚下飞机,所以教练亲自来等候他们。听到这件事之后我们几个简直沸腾了,我们在想,会是德罗赞?洛瑞?又或是谁呢?

过了半个小时,Jama助教带了猛龙的24号Norman Powell以及三个训练师来到了体育馆,我们当时刚刚练完。我们教练也跟Jama说:“本来我以为没人在体育馆,没想到这几个小子居然自己在体育馆里加练。”


效力NBA猛龙队的Norman Powell

Jama助教笑了笑对我们教练说:“Kev,队员乐意加练,这是件好事啊,哈哈。”他们并不介意我们留下看,只要不拿手机拍摄就好。

1993年出生的Norman Powell,刚进联盟,尽管每年拿着近百万美金的收入,但是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工作是什么,那就是好好打球,好好训练。

你知道,当你看到这些人的时候,没有聚光灯,没有媒体宣传,面对面近距离的这种震撼,让我诧异,我以前只知道NBA的球员无论是新秀还是大腕,都能挣钱很多,可是看过他的训练,我才知道这些球员的努力,是很多人看不到的。


NBA球星的投篮训练大多有多名教练、训练师陪同

具体练的内容我也就记住了几项,但是一个助教加上三个训练师为一位球员训练,这样的条件也让人羡慕。在他的训练里,最重要的是细节,比如怎么接球、怎么投中空心而不是仅仅投中,这样的训练有更多的人来分析不足之处,可以更快地加强自己。

我们几个人看到了很晚,第二天跟其他的队友说起来,没来加练的队友们也是很羡慕。那场季前赛,我们队有的球员可以得到猛龙的家属票去看比赛,我也去了。

教练坐在VIP那里,还是跟以往一样,跟那些篮球人士沟通着细节,回来之后的训练课上他又教起了NBA的防守内容,有的我看不懂,就要去网上再重新看比赛,画着该落位的点和想着防守的手该摆放的姿势,再去球场上有机会演练。


我在NBA季前赛现场偶遇歌手曲婉婷

直到现在,投篮是我的优势,可是要想真正获得出场机会,我必须要有大师级别的防守意识才行,我始终记着。

要想打高水平篮球,有太多太多需要注意的细节,不怕难,要做的只是开始练,我觉得我还是差很多,但我开始为这些感到兴奋,我想为了变强而感到更有动力了。

过了一阵子,我的照片和名字终于被学校官网贴出来了,而且,毕业于潍坊一中的信息也跟在我名字后面。妈呀!虽然是Red Shirt,暂时无法出赛、只能在球员受伤或需要时才能被激活,但是这意味着我第二年只要不挂科,就能上场!


学校官网的球员页截图

我拿给网页给父亲看的时候,我父亲跟我说,自信的人是最帅的。我的父亲身高不高,可是他在我心里一直都很伟大,从小到大,我希望能做一个比他还要厉害的人物,我觉得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其中一项便是隐忍。

我感觉,我在过去吃过的苦总算有了一些回报,我特别为官方的宣布而高兴,因为在那过去的时间里面,无论别人怎么说我,评价我跟个傻逼一样,笑话我追着一个不切实际的目标,我都没有动摇,我只是坚持着我自己的梦想。

人们在过去10年里认识的我,过去5年里认识的我,过去1年里认识的我,都不一样,因为我知道,我的目标,就是一点一点变得更好。而我做到了,在这Top 35的北美世界名校篮球队里,华裔面孔的,除了马健、林书豪、张兆旭,或者其他什么我不知道的中国大神以外,估计可能还算我一个吧。


马健是第一个在NCAA打球的中国人

我很感激我现在所拥有的,因为我认为士昱、李军以及很多很多条件比我好的球员,如果来到我的位置,都能比我做得更好。

我这些年明白了一件事情,你必须要相信自己,尤其当自己几乎听不到正面能量的时候,信念是支撑我到现在的力量,我对自己要求的像个职业球员一样自律,学习上也不能落下功课,因为学校并不会给我们特殊待遇,跟普通的学生一样。学习、打球,这就是四年以来我天天做的事情。

在训练的时候多进一个球,在力量房里多推一个卧推,就是我的目标。我把别人告诉我的那些话拿来当做我的动力,控制自己能控制的,一路走来,那么多人都跟我说过不可能,所以我根本不在乎这些。


巴蒂尔在《开讲啦》节目上

我看过撒贝宁主持的央视节目《开讲啦》,有四期是关于篮球的,其中有姚明,科比,巴蒂尔和林书豪,我都很喜欢,巴蒂尔那期让我尤其印象深刻,记得主题叫《被嘲笑的梦想》。巴蒂尔在节目里说:“不要想着昨天,不要想着明天,想想我今天有没有离自己的梦想接近那么一点点”,对我来讲,在大部分的日子里,答案都是肯定的。

巴蒂尔说:“人们说我总是不如谁谁谁,跳得不如别人高,运动能力不如别人好,但是,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自己有没有根据自己的想法每天付出行动。”

巴蒂尔的那番演讲,鼓励了我很多,我确定他不认识我,但是我知道的是,他激励着成千上万在追逐梦想的孩子们,我就是其中一个。


巴蒂尔的篮球生涯以勤勉努力著称

我也仍然记得头两年,球队有人看我出现在体育馆里时,眼神里都透露着一种“这小子又来了,但他没戏“的那种感觉,这让我的确很沮丧,因为我虽然在那年的伤病机遇里进入了球队,可我没有把握住进名单的机遇。

可就是从去年开始,我惊奇地发现球队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给我单独加练,这种感觉让我甚至觉得不是自己在做梦就是他们都疯了。我们队里最接近NBA乐透秀的球员Conor跟我说:”我从来没想到你会对我有如此的影响力,伙计,我爱你。”

Jordan去年拿到了加拿大西部第一阵容、加拿大全明星全国第二阵容,他跟我说:

“Chuck,你知道吗,我第一年进队的时候,因为我的哥哥曾经是全国MVP,大家对我期望很高,结果第一个赛季过去了,有人认为我是个很一般的球员,瞧现在发生了什么,我和Conor都进了全国Top15,没有什么是上天给予的,加油。”


Jordan Jensen-Whyte还拿到了今年的西部最佳防守球员

那时我就知道,我离我期望的目标越来越近了。我每天的努力使我有了足够的信心去出手、去对位我该防守的人。信心来源于练习,就是这样!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龙珠》里面孙悟空要登上999层塔去要神水了,因为那个猫长老说,当你登上来的时候,你克服的这些困难,已经让你足够强大了。神水是假的,努力是真的。

我等了很久很久才被肯定,等了很久才会不停地有人跟我说“你值得拥有队员的身份,这是你应得的“。我等了很久才终于看到官网上有了我的名字,从此人们将会在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校的官网上看到球队历史上第一个来自中国山东,毕业于潍坊一中的戴常春了。


我永远不会忘记我来自哪里

这是荣誉,让我感觉很棒,但是我知道这才是刚刚开始。我们教练说我可以激励很多人,我认为我能够激励的无外乎两种人,一种是像我一样努力的人,一种是想击败我、证明自己更强的人。我觉得无论怎样,我用我的实际行动告诉了更多中国孩子,告诉他们也一样有希望去追逐更高舞台的篮球梦想。

以后,我要更加懂得感恩,回馈潍坊一中,回馈UBC,回馈社区,我会尽力做我能做的。

欣喜的是,今年有个家长带着他的小孩Jed来看我们球队的比赛,说是专门来球队看我的,我说:”可是我没有上场啊。“那个家长对我说:”看到你的经历和你们教练对你的介绍,Jed非常喜欢你,想来认识你。“

我听了之后,非常感动,这时候我开始明白,这就是学校和球队带给我的荣耀。从内地媒体、台湾媒体、加拿大媒体写的任何关于我的事迹,都是学校这个平台带给我的。


进入名单后很多人在微博上鼓励我

我的同桌会发短信给我说我打的每场球她都会看,我的高中老师逢人就说我是他的学生,我的朋友们甚至一些孩子们都在给我加油,我都很感动。我很感激这些人会鼓励我,而我也会一直努力下去。

我希望我的故事可以告诉你,如果你有梦想,追求的路上再苦,只要没有杀死你,就一定可以让你更强大。我的身体条件,别说世界前五十名大学,就是世界前五百名大学的篮球队估计都不会在第一时间考虑我,但我有一颗决不放弃的心,我知道我走到今天有多苦多难,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非常感激,我,就是大家说的普通得不能再普通,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那个人,我的名字叫戴常春。

好了,至此,我的故事讲到进大名单这里就讲完了,至今的日子里,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情。我感觉总算是之前的磨练有所回报,但我还有很多要证明的事情,也有很多要做的事情。看着我现在拥有着不错的平台,可是我知道这背后有多少苦多少泪还有多少汗。

我可以被大家拿出来说,是因为我会出现在一个大家能够看到的舞台上。我还是幸运的,因为我觉得世界上有许许多多的人努力做着自己的事情而不被人知晓。我告诉自己,这段经历在我人生中一定会变的非常宝贵,在我以后的事业当中,这种运动员的坚韧不拔的品质是我感恩和受用一辈子的。


《士兵突击》是我最爱的电视剧

我也希望把我学到的这些东西,回馈给我的母校潍坊一中。我最喜欢看的一部电视剧是《士兵突击》,这是除了电影以外唯一能让我看哭的东西,记得有一集袁朗跟许三多的老乡成才说,他不希望成才来到老A,尽管成才的军事能力很强,可是他觉得老A这里会像钢七连一样,只是成才待过的一个地方,而没有住在心里。

而许三多,从被扔到无人问津的红三连训练靶场的五班,再到在钢七连成为一个坚毅的兵,再到通往培养兵王的A大队。他将“不抛弃,不放弃”融入进自己的身体和思想里,这才是一个好人加好兵。

潍坊一中也好,UBC也好,这不仅仅是我待过的地方,这也都是我的家,我会继续努力让他们为我感到骄傲。

我不会也不能整天拿着我这段经历来说事,但是我这段经历我相信我会帮助许许多多的人,朋友们劝我写出来,的确花了我一些时间来回想我过去的这段经历,说实话,我现在想想以前的那些经历,让我尤其感恩我现在所拥有的是,篮球教会了我很多,通过篮球,它让我变成了一个在场上和场下都强壮的男人。

我要继续努力了,我现在跟北美很多篮球校队的运动员在同一个起点上,接下来,我要跟他们进行赛跑和竞争了。我需要更加专注于赛场上和学业上,我现在是队里得分后卫位置的第三、第四人选,我还要继续努力。


我希望我会保持健康,努力学习,继续努力训练,明年以一个更好的姿态出现,我也会时刻提醒自己,保持谦逊,继续努力。以后,我有机会的话,会去职业联赛试训,但是没有的话,我就要去完成我自己早给自己定下的另一个目标了,我觉得,感恩与回馈,是我应该做的,我不跟谁比,只跟自己比,但是要向比我优秀的学习,从来都是这样。

我相信成功都是有共性的,这不仅仅对于篮球,为了日后更加的成功,打篮球也好,学习也好,都是为了培养人的学习能力。世界上伟大的人也好,伟大的运动员也好,他们绝对是有相通性的。

我相信这段经历会给我弥足珍贵的经验和在我日后更加精彩的人生当中起到重要的作用。我一直在努力成为我想成为的人,希望当你们读到我的经历的时候,会有所感触。相信自己,我们会做到更好。

我也收到了几所高校去当助教的邀请,可是我打算还是要先读完书,用我所学到的知识,回馈社会,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用篮球去影响世界,这就是我的理想。



写于2017年三月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