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蓉千风传奇(69)

字数 1621阅读 137

上一章-万事蹉跎

小说目录

第六十九章-宝尊神弓

她现在的每一天都是生活在黑暗之中,她看不见眼前的一切。她也知道,这世间不论是繁花似锦,还是一片狼藉,是一幅画,还是一首诗,这些事物已经和她远远没有了联系。

她慢慢地从墟鼎里掏出墨剑铁涎,试图盲目练剑,可一切是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的,赤眼之术不仅夺去了她的双眼,还让她体虚不已都快举不起剑来了。赤眼之术是富有红眼的兔精所修炼的一种禁术,也是兔精修成妖仙的必要条件,在所有禁术当中排行第四,威力可想而知,执念太深的兔精也许就会炼城,但炼此术之妖必是没心没肺为一事而执着狠毒以至不择手段。

妖皇命人把牢门打开,手中还捻着一个瓶子,看来他是要取血了,可惜千风却一无所知,直挺挺地躺在那里却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自古邪不胜正,逴龙,我希望你不要一直执迷不悟下去,你这样只会害人害己。苦海无边,回头是岸,逴龙你醒醒吧!不要再想那些苟且之事了!”千风闭着眼说,但她一直挣扎着,她的确很难受,可却忍着。

“苟且?我要全天下,我要这每一个活在蓝天底下的人都为我陪葬!谁让我生为妖,不为人,谁让我什么也不是,谁让我走向毁灭,谁让我受到人类的憎恨!”逴龙就像发了疯一样把所有的气都撒到千风身上。

此时忍着疼痛的她却得坚持着反驳道:“谁让你谁让你,都是谁让你,你有没有想过你让谁,别再怨天尤人了,你如果是一只好妖,恐怕人类也不会厌恶你。而却不像我,不管是好,还是坏罢,人类都想杀了我,都想害我,都想要我消失在这世界上。”她低下头了,心灵的创伤再次被激起,可她却哭不出泪来。

本有一丝怜意与不忍的逴龙最终还是说道“你别假惺惺的了!你不就是想哭出泪来杀我吗!”

说完,他举起瓶子,猛地朝千风的手臂扑去,瓶口紧紧地吸住千风的手臂,马上一滴一滴的血灌进了瓶子里。妖皇窃喜地收回瓶子。

千风茫然失措:“你做什么了!你别想从我身上取走一滴血,就算是一根汗毛我也不会给你!”她抚了抚微微发痛的手臂,感觉凉凉的,湿湿的,黏黏的。

她黯然神伤,面一下子煞白的青灰如土,把脸埋在怀里抱头啜泣着,却始终哭不出泪来。她伤心透顶,一旦六血珍珠的封印解开,这一切的后果将不堪设想啊!

她十分自责,又愤恨着举起墨剑里盲目地刺向前方,徒然却扑了个空,什么也没有扎到,人早已走了。六血恐怕就要集齐了。

她已经无地自容了,释然像死一样宁静地跌倒在地,本来想要吃了这一剑,可是想想明南,想想希冀,她便无奈将剑收回归鼎。

烛龙前殿。

五种不同的血汇成了一个大红珠,光滑剔透,晶莹似宝,时不时闪射着暄红的光芒。翻滚奔腾的血在这个大圆球里,还差一种而已。

“妖皇,六血集齐,便可以铸成宝尊神弓,宝尊神弓一射,这六血珍珠就解开封印,自然而然我们夺下神珠,天下就是我们的了!”毒蛇精捧腹大笑道。

“这宝尊神弓的铸成,还需要一定的时间。留着那花脖也啥用,她也是废人一个,把她做掉吧,省得生事。”妖皇挥手吩咐道。

“是。”蛇精笑嘻嘻地回答。

宝尊神弓,说是天下第一神弓,由六种血可以铸成。破封印,灭鬼神,斩仙术,断仙骨。而刚好解开六血珍珠的唯一渠道,便是通过这把神弓,射破神珠。

那个葫芦瓶里的血陡陡倒进大圆球里,大圆球轰然就沸腾起来,金光四射,光怪陆离,六血搅在一起。妖皇逴龙立即打坐运转大乾坤,输入功力以助铸弓。

“在我闭关修炼的这段时间,谁也不许前来打扰,听见没有?”逴龙歪着脖子斜眼喝道。

蛇精前后拍了几个马屁后,便弯着腰变作一条小黑蛇爬来爬去告退了。

黑夜长空,蟋蟀余音。吵得人耳朵都生了茧。晚风阵阵掠过面颊,潇潇似酒。眼前一团迷雾泛光,犹如蜡烬。

一个黑影袭过,披风飘拂,隐隐约约一件连帽黑斗篷挽在夜里。只见得他的嘴巴,还有他旁边的助手,也可以说是一个下人。

“怎么样了?”他悠哉悠哉地动动嘴皮子问那个下人。

下人答曰:“殿主,烛龙一族六血已集齐,妖皇逴龙也正在修炼禁断之术铸神弓。”

“嗯,那她呢?”

“逴龙本打算杀了她,不过,小人明日便去救她。”

那个夜风中迷之一笑的男人微微勾唇,冷冷的笑意淡漠。他好像等了许久许久。

蓉千风传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