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肆

我给你最后的疼爱是手放开。

云雨又起,鸳梦依旧,不知今朝何日,唯有两心相知。

一个故事的结局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

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无知无畏亦无爱。

天长等世事,化云烟;地久待沧海,变桑田。

没有相守,便不算结局。

我们都无法退让,最后只好两败俱伤。

人面依旧,世事已非。

过了今天,再没有明天。

将吻未吻的渴望,比一生还漫长。

生有何欢,死亦何苦。

我曾经以为,会和你终老。

江南清雨宴如织。

短歌微吟不能长。

故事可以重来,时光却已不在。

顽童捕鸣蝉,东风放纸鸢。

为你在孤舟上种满芬芳,待流萤起舞,黑夜里便不再孤独。

吉普赛人晨曦未起已离去,让追梦者空对流星,万千思念好似大雨。

斜阳拉长归途,青鸟无回,欲簪不能,四季望断天涯。

红豆触手生凉,我却醉于这一刹那的微漾。

静默无言的云朵,随我在空中飘荡,如同你高大的身躯,为我种下一片阴凉。

是谁从秘密海的冰面鱼跃而起,让恍惚的光,碎如琉璃?

上帝是个诗人,每一个停顿和转折,都是为了让生命变得完整而美丽。

镜子里的梦是云的倒影,时光慢慢延伸,将它们交织在一起,不再分离。

藏匿于雪的青鸟被生命燃点,清鸣就如雨滋润了天地的困倦。

时光凋尽碧树,你用晚霞为我做一身华裳。

亿万朵旧日繁花,从你闪耀微光的眼中,破空而来。

漫采豆蔻盈裙,相思入雨无迹。

旧时的传说最后只剩一个背影,面目都已风化。

飞鸟与夕阳角力,却不知夕阳一路相随,只是为了给它全部的温暖。

一个很小很小的亮点,相隔很远,却隐隐绰绰,弹拨着心弦。

你闪身消失的地方,那棵没有影子的的云杉,雪粉簌簌飘落。

你的影子,犹如昨天的日志,浅浅淡淡,成为我岁月里瘦瘦长长的桅杆。

倾尽全力画出一幅黑色,却成了弄巧成拙的涂抹。

最深沉的疼惜,都是煨在心头的煎熬。

你重复着古老的吟唱,有人明了,也有人懵懂依旧。

若我只有开口说爱你才作真,那么我的沉默声线你能不能明白。

      ——零悖芜《沉默声线》

谁令骑马客京华。

杏花夷地,流风落成。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关山万里,九州揽髻。

相思未向薄情染。

明知所托非人,却还情愫暗生。

世间清景是微凉。

莫道人长安。

细雨成风,谁堪共结春草梦;晓月青山,流水朝朝复此生。

假使多年以后

我们会再相遇

该如何致候

以沉默或眼泪

                                ——拜伦《春逝》

日光隐隐见苍海,山色青青耸碧空。

尘渊薄凉,从此天涯不相望。

我一直追着幸福的影子跑,而幸福,从来都不属于我。

伤人越重,伤己愈深。

只有挂钟随着时间不紧不慢地拖着年华的尸体,走向每个人的苍老处。

时间不会逆转,现实不是回忆。

原来相聚时分远远不至日出日落那短短一瞬。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甜言蜜语,穿肠毒药,可我偏爱饮鸩止渴。

已是春光日,轻烟不胜愁。

从此人间事,与君不相长。

如果是你,我愿雌伏。

无情不知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

此情应是长相守,你若无心我便休。

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梨落堂尽西宫春。

想要的生活非常简单,追寻它的道路却始终迂回反复。

楚云铮铮戛秋露,巫云峡雨飞朝暮。

古磬高敲百尺楼,孤猿夜哭千丈树。

云轩碾火声珑珑,连山卷尽长江空。

莺啼寂寞花枝雨,鬼啸荒郊松柏风。

满堂怨咽悲相续,苦调中含古离曲。

繁弦响绝楚魂谣,湘江水碧湘山绿。

——庄南杰《湘弦曲》

即使化了烟,化了灰,这灰烬中也该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天花旋转,云气飘流。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

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生能尽欢,死亦无憾。

蓄起亘古的情丝,揉碎殷红的相思。

灯火星星,人声杳杳,歌不尽乱世烽火;乌云蔽月,人迹踪绝,说不出如斯寂寞。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越人歌》

戏子入画,一生天涯。

风华是一指流沙,苍老是一段年华。

就这样吧,从此山水不相逢。

玉竹曾记凤凰游,人不见,水空流。

相见得太晚,相爱得太慢。

长夜撒网,遮住所有光明。

我却留恋那具皮囊,百年过后,我们谁又不是白骨一具,甚或黄土一堆。

我要的只是那个你,化烟化灰,都是你。

你平静孤独,我一场虚无。

如果你从此与我无关,那么之前又何必给彼此难堪。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

一切都是那么的单纯和美好。

就像他们最美的年华一样。

没有预知,亦无恐慌。阳光就这么温柔地绽放。

缘起烟花之地,缘结烟花之际。

相逢何必太早,初春时节正好。

                              咏叹调

举头望明月。

低头鞠一捧 入骨伤怀清幽如水。

你可知它早已历尽千古圆缺?

千年不变的月光,

万里同辉的月色,

照见那马蹄踏破沙如雪;

照见那金樽满倾芙蓉泪;

照见那烽火烟尘起干戈;

照见那玉砌雕栏红莲夜。

红莲夜,年年岁岁。

是谁许下繁华深处梦一场?

错担了拿得起放不下的千秋业。

举头望明月。

低头鞠一捧 沁骨冰寒寂寞如水。

你可知它曾经阅遍千年喜悲?

千年不变的月光,

万里同辉的月色,

照见那长空大漠风霜烈;

照见那春谢江南柳絮飞;

照见那连营戍角刀锋冷;

照见那纱窗暗影梧桐叶。

梧桐叶,摇摇曳曳。

是谁许下孤独深处缘一场?

做了个斩不断解不开的生死劫。

举头望明月。

低头鞠一捧 没骨销魂温柔如水。

你可知它看过几度相思成灰?

千年不变的月光,

万里同辉的月色,

怎经得契阔无端久成别;

怎经得红笺小字滴滴血;

怎经得遭逢寥落影茫茫;

怎经得更行更远情更怯。

情更怯,斯人憔悴。

是谁许下缠绵深处痛一场?

只因那艰难平怨难平的动心劫。

举头望明月。

低头鞠一捧 霜华洗尽君心如水。

你可知我已经等待千年轮回?

千年不变的月光,

万里同辉的月色,

愿长伴碧草青骢闲证辔;

愿长伴暖帐灯宵人不寐;

愿长伴清眸带笑看朱颜;

愿长伴白首江山争妩媚。

争妩媚,东风沉醉。

是谁许下红尘深处爱一场?

遇见了守住了今生不作来世约。

——阿堵《一生孤注掷温柔》

一地灰烬,四散飘零。

一场烟雨,一场相遇,茫茫湖水,缕缕月光。浮生沧桑,奈何不舍,缘深几许,不如归去。

沧海成殇花如雪

灼灼其华一千年

疏影横斜惊鸿照影水连天

是谁醉流光竟惹尘缘

花开花谢红满天

风狂雨骤红残缺

月落乌啼飞鸿踏雪影踪灭

落红飞舞一季窥人间

乱琴彷徨夜无眠

思无邪

清笛一曲思华年

今夕是何年

曲终人散花满楼芳染断弦

记谁笑意千千

奈何一缕星魂暗香远

看不穿韶华红颜

情不灭

参不透缘生缘灭

弱水三千

浮生百载匆匆来去弹指一挥间

半生缘

是谁翻开泛黄书卷

醉生梦死痴痴愿愿

而今霜鬓轻狂尽掩

繁华落尽独自坐看花飞花满天

却再难寻觅你的笑颜

唯见乱红飞过秋千

万木冻欲折,孤根暖独回。

前村深雪里,昨夜一枝开。

风递幽香出,禽窥素艳来。

明年如应律,先发望春台。

                                ——齐己

此间种种,闻之不忘。

醉生梦死,掌灯而笑。

转烛飘蓬一梦归,

欲寻陈迹怅人非,

天教心愿与身违。

待月池台空逝水,

荫花楼阁谩斜晖,

登临不惜更沾衣。

梦中月下,凤凰台杏花如血。

月影光如昼,银霜茫茫。

烟霄微月淡长空,

银汉秋期万古同。

几许欢情与离恨,

年年并在此霄中。

——白居易

流风响泉,

清欢沁骨,

花行笙鼎,

凤凰霓裳。

浮生一梦,乱世千秋。

春花秋月何时了,

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阑玉砌应犹在,

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

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李煜

汴京银河浩渺,花灯铺地,虹桥之上男女微醺,这人间天下都是重聚的日子,再难再苦,总有再见的日子。

人生虚空大梦一场,梦中月下眉眼依旧,皓腕凝雪,碧衣倾国。微微笑起,江南三月阡陌飞红。少年时候,金殿之上山河锦绣碧衣抬腕,风华动九霄。

万古静默,山河永寂。

——一寒呵《山河永寂》

世事荒芜长孤独,谁人独唱心凉?

杨花满袖,新燕双飞。

突然想起你,笑了笑自己。

华胥一引,乱世成殇。

——唐七公子《九州华胥引》

日日夜夜,听见这洞悉一切。

巍巍远山,雾剪晴岚。

为君一言,抟转九天。

          ——眉如黛《君不语》

淡如朝雾,清似远山,悄然来去,却如乱花迷眼,谁驱得散,谁扑得住?

曼影倚剑独悲歌。

那时我们有梦。

关于文学,

关于爱情,

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

如今我们深夜饮酒,

杯子碰到一起,

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北岛《波兰来客》

岁月太长,念念不忘往往比忘记更难做到。

眉似远山含黛晕,

星眸浑如点乌漆,

朱唇咬含艳樱桃,

玉颈真似截琼脂。

露晞向晓,帘幕风轻,小院闲昼。

翠径莺来,惊下乱红铺绣。

倚危栏,登高榭,海棠着雨胭脂透。

算韶华,又因循过了,清明时候。

倦游燕,风光满目,好景良辰,谁共携手?

怅被榆钱,买断两眉长皱。

忆得高阳人散后,落花流水还依旧。

这情怀,对东风、尽成消瘦。

若有霜雪落白头

忆君迢迢隔青天,昔时横波目,今作流泪泉。

春宫閟此青苔色,秋帐含兹明月光,夏簟青兮昼不暮,冬冈凝兮夜何长。织锦曲兮泣已尽,回文诗兮影独伤。

——江淹《别赋》

问余何意栖碧山,

笑而不答心自闲,

桃花流水窅然去,

别有天地非人间。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使人意夺神骇,心折骨惊。

虽渊云之墨妙,严乐之笔精,金阁之诸彦,兰台之群英,赋有凌云之称,辨有雕龙之声,谁能摹暂离之状,写永诀之情者乎?

花落鸟啼空留枝,又是一年相逢时。

都说的九千大地,亿万众生。而碌碌人群,短短一生,不过是恒河沙数,烟花乍起,转瞬即逝。然后就没人再记得你。

定定住天涯,

依依向物华。

寒梅最堪恨,

长做去年花。

反复设想已经逝去的东西,太多的假设,以至于让人看不清虚幻与现实。

沉醉于千千万万个如果里,就会反复惦记,人一旦开始偏执,就会感到痛苦。

我不知道在往后的日子里,他的偏执症会不会痊愈;

也不知道会不会又有新的误会来造成彼此的隔阂;

我不知道今后会遇见什么样的人;

也不知道我们一生究竟能活多久。

但我知道我爱他,也不会再有一个人能像他那样爱我。

人用尽一生只为寻找一个人,一旦找寻到后,我便不会放手。

今后陪伴在他身边的人,是我。

情怀是永远没法静。心开始曲折。

期待着哪些,怀念着哪些,逃避着哪些,通通都需要倾泻。

四年,思念,过于饱和,承不承认都很残忍。

终要捱到硬朗,你却来到得让人不设防。

如今唯有扮不慌不忙,各不相干。

游荡在街头,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自己总是后知后觉,有些情绪和情愫,过了对的时间,才清晰地呈现。

每一次地接近都是更深的沉沦。

可惜自己没有那个资格陷进去。

你锺意的,原有他人。

如今,自己也有了责任,和那么美好的女子在一起。

不该伤害她,只想给她最好的。

就像你说过,烟花只会散不会谢。

至此,足以。

爱一个人,老觉得他笨,非得处处照顾他不可,而不喜欢一个人的时候,肯定他聪明伶俐,占尽便宜,不劳任何人操心。

委屈不是做给别人看的,委屈是自己挖出来的伤。

繁花般的寂寞是不会哭泣,更无须去点破泡沫般的美梦。

有些错过是偶然,有些错过却是必然,人生或许有无数的分岔路口,可是从你出生的那一刻,你的性格就决定了你会为自己选择怎样一条路。而那些错过的分岔路口会有些怎样的风景,你只能看着别人去经历,自己永远无法体会了。

生活中有多少事和人是求而不得的呢?人生八苦之一就是求不得,苦苦追寻却没有结果的事太多了,何况感情这种事最不讲究天道酬勤。

但有时候累了倦了灰心死心了,停下来看一看,才发现原来身边那个未曾过多关注的人,才是最适合自己的。

还好,这次没有错过。

陪你烹雪煮茶,白首天涯;

陪你万家灯火,月落归家;

陪你十里桃花,把酒桑麻;

陪你岛里天下,泼墨描画;

陪你天淡天青,宿雨沾襟;

陪你素手芳樽,醉酒无心;

陪你手植青杏,酒暖花深;

陪你剪烛残灯,呵手书情;

陪你青丝挽起,鬓发星缕;

陪你三生缘定,世世生生。

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

白星泪香罗扇,红绣帕,千柔百媚遮眼波。眉翠黛,唇樱红,羞云染鬓嗅青梅。长干里,无猜句,漫漫汤水荡悠悠。陌上有蝶双飞翼,塘中鸳鸯对浴衣。风度明月几万里,谁人折柳寄相思?

                     ——《圆阙词》

踮脚张望岁月的容貌

在回忆的长巷里奔跑

荒芜了年华的祈祷

只为寻那遗忘的时光静好

短梦消 朱颜老

半世固执的寻找

最终却只是

一个人演绎的天荒地老

——《遗失的岁月静好》

最遥远的距离,不过是一生一死,奈何桥头两相忘。

红尘激荡的岁月,皆汇聚为最摄人的话。

如果世界上有天堂与地狱,那我愿在地狱中孤单远行,看断天堂。

生活中不如意的太多,又何须让烦恼去搅乱心湖。

总是在起伏中知晓艰辛,在坎坷中懂得珍惜。

当双眸透过空间的距离望断时间,我从你的眸中,看到了苍老的岁月,痛苦,在你心中开了一道闸,让你在其中沉溺。

你走过了多少的岁月,看尽了多少的容颜,在你的心中又经过了怎样的轮回。

笔尖的细纹,写不出你的故事,文字的细腻,绘不出你的情感,无尽的岁月,在何地,缀上你的曾经。

当你现在这里,回望岁月的无情,你是否还记得,曾经的折磨,当现实遇到天真,你是否会觉得可笑。

——《弱水三千,只饮一瓢》

春,水一样的清浅,鸟儿般的安宁;当我悄悄地靠近万物生灵时,或许它们从遥远走来,我只是给它们平添的那一点痛。

水没有遮拦,漫过思想堤坝,沸腾,叫嚣,怒吼,岸一再地退缩;桃花隐隐闪烁,那烂漫的田园有茅屋闪现。

给思维一定空间,圈养光阴,那浅灯薄纸被记忆薰黄,四壁木然,梦初醒,门前贪玩的已不是我的孩童,记忆的橱窗内,人渐老;一枝利箭横扫时空,那只美丽的鹿躺倒在地,眼前的变幻依旧踌躇。草原的倒退在脚下,我在无视一场灾难,我想大专呼唤,无泪;如果脉脉的心潮能够出逃,那携同光,从此出发。

有人在唤我的乳名,我潮湿的眼神逡巡不定,心中感慨万千,独有一种情由。

禅定的木匣内,躺着一枝击中命运的签,隐约中,一只白狐绕开佛光,迅速逃窜,迟疑中,佛手的临摹的方向,锁住了我一世的清愁。

树影的臂弯里,一簇新绿恰似一簇新绿,满树的花在打着哑谜,红的想要逃之夭夭,白的正赶往童真的世界里,谁在痴笑我的一无所有,春天在暗自睹注。

小雨来得正是时候,洒湿了小径,有一股温暖沿着苍穹缓缓移动,满园的花儿随着穷尽生命力的所有,红,黄,绿,白,紫不知相嵌在何处?树木缕顺了生命的枝节,一夜间打通了春的血脉。

潺潺的水流,环绕树林的脉络,一千个梦里,唯独没有笑颜,在一根神经的末梢,筑就孤岛,任由放逐。

一只春燕掠过眼前,我不能忘记它在高空召唤春雨,甚或把天涯咫尺秘密衔接。

放下手中的书信,远方被牵引,情爱被召唤,隽永的文字淌蜜似的粘在心底。

曾疑惑那满天的花絮是我失意的文字,亦埋葬或遗忘。当十个春天复活的时候,身边的人已远去。

我站在一纸之角,不知把思念寄往何方,那遍地的春开,是否静候着一段佳音。

农人站在地中央,或站立,或弯腰,这简单的动作扶持着土地,世世代代的人心里装也装不满这片土地,我只是一个过客。

临一夜细雨,一切声消被夜色遗忘,窗之角淡黄的灯光,像一幅油画,不惊不扰,定格在空中。高楼之间一片漆黑,地面上偶尔的车灯会惊扰一片宁静,那一片扫地光与雨水交织在一起,入夜潮湿的空气再也拧不干了。

浅浅的出行,夜雨淋湿的足迹在哪里?明媚的阳光牵引了视线,我在花丛中寻找着一对对欢颜,那被风儿挑亮的花映入眼帘,物非物,似曾相识,突然忆起,佛前那一炉一炉的香火照亮了花开。

天空高远,湛蓝像被重新描绘过一般,高高的擎着;真像苍穹永恒的布景。

太阳透亮,像一个燃烧着的水晶火球,用眼灼一下,那强光似乎噙在眼里,久久不能消散。

我好想和春天做一场迷藏,花开花落掩埋过我的身体,清脆的鸟鸣把我引出迷路,我在浑然天成的大山里朝自己怒吼了一声。春雷一个跟斗就在耳旁滚滚轰鸣,花儿见好就收,一个个谜团使我永不得其解。

千言万语很难收集此情此景,或许那个千年流放的人同你同我同他共一种命运,千神早已划定了界域,一个萧瑟的冬,雪花横空出世,探寻着春天的消息。所谓的输赢,会同春天一并开放,以花开的姿态,由近及远,由内到外,层叠缤纷,馨香无穷。

我和春天在讲同一个故事,从开始到终结,必须有一个忠实的听众,给予礼赞。

一条千年之河,流经百年,跃然眼前,我冗长的话语,怎奈何一湖春愁,在东风破晓时,清浅的吟唱。

——《东风起,未惊一湖春愁》

皑皑白雪在阳光下炫出七彩的光芒,冰柱通体光滑,连飞鸟也着落不得。光滑的冰柱笔直插在天地之间。雪山脚下,一面明镜似的湖清澈透底,波澜不兴,只偶尔几片雪花落在湖上,泛起一圈圈细小的涟漪。

片片白云投在湖上随风飘来荡去,时时掩去湖心中央遥遥映下的人影,乍眼看去竟像坐在白云端上的雪域仙人。

燃着灯火的帐篷从脚下一点点向远处散去,在朦胧的晨色中煞是好看。青青草原边上,轻风扬起黄沙,迷蒙人眼。雪白的山,透亮的水,青青长草,漫天黄沙……早起的牧羊人赶了羊群吃草,鞭子甩得清脆,雪白的羊儿撒欢地散在草原上。天上的云,地上的羊,雪白雪白,竟让人分辨不出。

①帝王:待我君临天下,许你四海为家。

②国臣:待我了无牵挂,许你浪迹天涯。

③将军:待我半生戎马,许你共话桑麻。

④书生:待我功成名达,许你花前月下。

⑤侠客:待我名满华夏,许你当歌纵马。

⑥琴师:待我弦断音垮,许你青丝白发。

⑦情郎:待我高头大马,许你嫁衣红霞。

⑧农夫:待我富贵荣华,许你十里桃花。

⑨僧人:待我一袭袈裟,许你相思放下。

淡饭粗茶

六月,已是初夏,黎明早早的来临,不过凌晨四五点钟,天已经开始蒙蒙亮,寂静空旷的村子里不知是谁家的公鸡发出第一声响亮的啼叫,紧跟着,一声声鸡叫不停响起,回荡在方圆不过十几里的小村庄里。

淡烟灰色的天空,还有几颗残星发着暗淡的光,稀疏的挂在天际。下面一座座绵延不绝的山脉,由于雾气的遮掩,轮廓不是很清晰,跟天际模糊的晕染在一起,像是一副水气过于浓重的山水泼墨画。

鸡叫声渐消,几户人家的房屋内开始传出声响,黄色灯泡一盏盏点亮,发出昏暗的光芒。

压水井的引水声,木门推开时的吱呀声,男人吐痰的咳嗽声,女人淘米的沙沙声,声声交织出一派农村最最朴实的生活景象。

天际渐渐发白,雾气退散,弯弯曲曲的小土路上背着书包的孩子们三三两两行走着,有几个手里拿着干硬的馒头和油饼,还有几个拿着家里刚蒸出来的包子,香味惹的同行的孩子口水连连。

长颈鹿的脖子那么长

哽咽的时候是不是很难受

章鱼有三颗心脏

心痛的时候是不是很疼

壁虎有一条会断的尾巴

逃跑的时候是在欺骗对方还是在伤害自己

鱼没有眼睑

害怕的时候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切

水母死后会变成水

不留痕迹就像从没有出现过一样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彩羽落玲珑,天衣展从容。如痴舞霜华,醉去卧青松。

一时是飞鸟鸣渡,一时是万波江粼,一时是愁肠婉结,一时是杀场风雨。

世间儿女,篱落呼灯。

酒醒花落人自醉,物是人非旧难回。

那日正是月初,眉月低悬,淡淡月色跌碎在小巷的石板上,一片凄迷的青光。不知那处歌楼上琵琶声怨,微吟幽诉:

“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躞蹀御沟上,沟水东西流。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卓文君——《白头吟》)

看着花叶飘零,渐渐的已是满院秋色。闲极时随手翻开一卷书册,却是一卷花间词,满眼相思调。

立秋那日,天气一直都是不阴不晴,暗云低低的压在楼头,傍晚时候更是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滴碎在后窗外的几窠芭蕉上,凄惶得教人心碎。独自在小楼上坐着,自历牌上撕下今日的纸页来,揉碎了扔在一旁。

挑了一些玉角香在案前的缠枝宝相花碧琉璃薰球里点了,懒懒的抱起一具箜篌拨弄了几下,觉得丝弦着了些湿气,便一弦一弦的仔细调音,一音一调都是细碎的伤心之声。弃了箜篌,顺手拿过一枝紫毫小笔,一张青绿桃花笺,落笔是缭乱的十四个字:二十三丝竖箜篌,能有一弦解愁无?

民间素有“漏秋”一说,若立秋一日有雨,这一秋必定阴雨连绵。望一眼帘外,随手将那诗笺揉成一团,同时日卷扔在一处。

桃花春水春三月。

素纸伞,细描桃花零乱,一片片尽得风流。

伞下美人,桃花腮,黛眉长,绿云高绾,斜簪蜻蜓小钗。秋水桃花眸,看脉脉流水上桃花纷纷堕,自在来去。

伞上桃花,水上桃花,人面桃花。

如画,桃花繁。

风落桃花,飘落船上殷红点点,那青年信手自船头拿过一具素琴,一手抹弦,一手轻勾,低声轻唱:

“小舟解缆,陌上风暖,春水路长玉京远。

小晴天,桃花岸,衔去落花双飞燕。停篙且唱且闲看。船,桥那边;莲,红一翦。”

一曲已了,两人仍旧倚在一处,闲看桃花春水,小舟徐徐远。

细语喁喁,入藕花深处。

檀木的窗,连琐的花纹,锁了一庭的阳光。偶尔偷溜进来的几缕,却被那垂下的纱帐挡住。淡淡的天青色的纱帐,水墨淋漓地写了一幅山水,却掩不住榻上透出来的春色。绛红的轻罗软绡,逶迤如日落时天边的流云。

一个金猊香炉,幽幽地沈了几星香。甜甜腻腻,腻得让人犯困。

春归三月暮,四月时,细雨恰纷纷。一夜听雨到天明,清晨光景,小城街头依旧人声渐起,一张张陌生面孔来来往往,新旧不一的伞下,俱是一双无嗔无怒的眼,似乎早对潮湿腻人的天气麻木。

他打一柄古旧的油纸伞孤零零立在城门下,城门外,目光尽出,雨丝交织如烟,同样一个孤零的身影。

城门下的人凝然不动,看他自远方缓缓而来,由远及近,自模糊至清晰,手中同样持一把褐黄的旧伞。再近些,可以看到他灰色的道袍下摆被雨水浸得湿透,垂至膝下的宽大袖子在风里飞。

行至城门下,他伞面上抬,呼啸掠过一阵风,掌中不及抓牢的伞柄随之晃悠悠转过半圈,水花飞溅,四散的雨滴正落在他颊上,触感如斯冰凉,颤巍巍蜿蜒至嘴角,好似一行泪,咬牙忍了一世,终于怆然滑落。

不悔仲子逾我墙。

东篱會友,有菊露斟杯,翩鸿赋句。

西窗剪烛,无暖月盈怀,濯叶倾音。

岂料一夕间,颠鸾倒凤,天地巨变。

别来春半,触目愁断肠。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 雁来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李煜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

朝来寒雨晚来风。

我一生渴望被人收藏好,妥善安放,细心保存。免我惊,免我苦,免我四下流离,免我无枝可依。

但那人,我知,我一直知,他永不会来。

——匡匡《时有女子》

墨鱼文券 惨淡旧事 种火之山 半匣残书 桃花枝头 一枕春深

此时那桃树的花已经落尽了,枝上只余一朵苍白花苞,花瓣渐次展开,只开了一半,已见到光华流溢,逼退月华。那朵桃花盛放开来,只见花心里是两枚珠子,一阵风过,那珠子随风颤了几颤。

更得二分明月,十丈红尘,风流尽在此地,此间繁华,不必多说。夜里躺在床上,案头红烛光影摇曳,酒劲软洋洋地发散出来,听著远处的洞箫宛转,明明不到满城芍药花开的时节,也不知哪里来的春花香气,忽觉一阵燥热。

白云苍狗,斗转星移,不知不觉间数十年已然过去。

             金缕曲·赠友

入眼几曾有?

更谁人,怨箫狂剑,文章信手?

与君笑看龙蛇走,

愁到酒酣时候,

醉起把、风流写就。

燕赵古称慷慨地,

问英雄,尽射雕屠狗。

咸阳客,今在否?

少年意气难相守。

似这般,痴肠侠骨,怎生消受?

世路悠悠何所企?

花好月圆人寿。

任抛洒,征衫凉透。

漫说此夜沉吟久,

但樽前,题罢诗盈袖。

衣胜雪,灯如豆。

这是二十郎当岁的时候,写了送给好朋友的词,或有格律不谐之处,却难掩年少豪情壮志。十余年过去,沉腰愈肥,潘鬓将星,刘郎渐老,江郎才尽。回头看时,对时光的敬畏油然而生。

经历越多,人生虚妄之感便越鲜明。越觉得虚妄,便越是不甘寂寞,总想往那虚妄里涂抹些什么。似乎面子里子勉强放得下了,羽毛尾巴也没什么可藏掖的了,但求顺心遂愿,怡情快意而已。

少年意气难相守

漫说此夜沉吟久

与君笑看龙蛇走

               桃之夭夭

作词/ 阿空

一树碧桃,其华夭夭。

金风玉露绯色劫,

你想要不想要?

从未想过天荒地老,

还是爱了无可救药。

振衣起,片叶不留,

怎耐得心香一瓣刻骨刀。

(配唱:缠绕......)

忍负春风为天下,

换得寂寥向晚潮。

长河流月江山冷,

依稀别梦,桃之夭夭。

(间奏)

花林月照,谁的圈套?

天造地设温柔井,

你跳还是不跳?

色戒欲戒情怎能戒?

生死可逃爱最难逃。

无生有,天心妙手,

有还无,问世间谁能做到?

(配唱:我早已知道......)

纵是真情无从挽,

画了,化了,还我逍遥。

丹青一点白云外,

花开自在,逃之夭夭。

相思树底说相思,思郎恨郎郎不知。

东海之滨有山名为浮生,五瓣山峰远观有如莲花,山顶终年隐没于云雾,山泉沿石缝蜿蜒至山脚,流水淙淙,北坡翠竹成荫,南坡遍生桃树,阳春三月,山花盛开,只见桃花粉白重叠如海,延绵不绝,有风吹过,花瓣落如急雨,顺水而飘。

当你凝望着深渊时,深渊也正凝视着你。

——尼采

你不来,我亦不去,我们既无立约又何来相欠。但,你是欠我的,你让我的岁月窄如手掌,我一生的年数若没有你便如同虚无。

于是放弃身後的岸,一步一步的趟入那片黑色的水,那片温暖的黑色的水域,我来了。

没过我的脚踝吧,我不在乎你在哪里埋设著陷阱;

没过我的膝盖吧,我不在乎能不能遇到什麽怪鱼;

没过我的腰际吧,我不在乎有没有怪兽的袭击;

没过我的胸部吧,我不在乎就要被窒息的窘迫;

没过我的头顶吧,我就这样的抛弃自己来到了你的怀抱,你的怀抱有如我预想的一样温暖。

现在只有慢慢荡漾的水波了,那就是你的温柔吧?我做著妖媚的表情表示我喜欢。

来,封闭住我的一切感官,让只属於你的汩汩流动的声音充满我的整个耳道。我用心灵的力量看见那一片深藏在你怀中的狂热,狂热著的安静著,安静的狂热著。

我死了以後,这颗心要寄存在你那里,你搂抱著我的心,用你黑色的温柔搂抱著我,那是我唯一感到欣慰的感觉。

你懂得怎麽去做,你懂得怎麽用你的致命魅惑来慢慢浸泡去我心中的火焰,那一团由你点起来的火焰应该由你来熄灭。

你是那一只妖怪,那只有著巨大光滑黑色头颅的妖怪。我看不全你的躯体,你庞大到让我无法看全。

我用我所有的意志召唤著你,直到你慢慢的出现在裸著身体的我的旁边,我笑了。

你来的时候,推动了那一脉黑色的温情,温情触及到空间,除了我,一切形消骸灭。

我感受到你了,亲爱的,你就在我的身边,嗯,我感到了。我没有惊讶,没有恐惧,撕掉冷淡,砸毁烦躁,抛去一切不需要的烦恼,我只是在慢慢的抚摸著你能让人兴奋到全身血脉喷张的身体。

你是能吃掉人魂魄、意志、喜怒、悲欢的神物,我的激情冲过你的身体後慢慢的冷凝下来,一点一滴滴落著的沈淀下来。接住它,亲爱的,接住那些冷凝下来的生命精华,那是我的生命,我的喜悦,我的冲动,我的快感,我的释然。

快感是明蓝色的,渐沈渐蓝,渐蓝渐黑下来,直到彻底的暗淡下来,我便脱离出了那个世界,带著余情未了的不舍得。

我不怕醉,只怕醉的不深。

乍见之欢不如久处不厌。

赤云煌煌显昭彰,司令掌将意气扬,征伐敌军精良策,十赢百胜众慕仰,郎官归朝晋爵赏。

沉水香 丁子香 鸡骨香 兜娄婆香 甲香 薰陆香

白檀香 熟捷香零陵香 藿香 青桂香 白渐香 青木香 甘松香 雀头香 安息香 麝香 燕香

纸札铺、火烛铺、刷牙铺、头巾铺、粉心铺、药铺、七宝铺、白衣铺、腰带铺、铁器铺、绒线铺、冠子铺、倾锡铺、光牌铺、云梯丝鞋铺、绦结铺、花朵铺、折叠扇铺、青篦扇子铺、笼子铺、销金铺、头面铺、翠铺、金纸铺、漆铺、金银铺、犀皮铺、枕冠铺、珠子铺、针铺、颜色铺、牙梳铺、头面铺、木匠铺、银匠铺、铁匠铺、桶匠铺、陶匠铺、画匠铺,针匠铺,纸画铺

双獾谐音双欢,是定情的最佳信物

撒帐东,帘幕深围烛影红,佳气葱笼长不散,画堂日日醉春风;撒帐西,锦带流苏四角低,龙虎榜中标第一,鸳鸯谱里稳双栖;撒帐南,琴瑟和呜乐且耽,碧月团乐人似玉,双双绣带佩宜男;撒帐北,新添喜气眉间寒,芙蓉并蒂本地双,广寒仙子蟾宫客;撒帐中,一双云里玉芙蓉,锦衾洗就湘波绿,绿枕移就琥珀红;撒帐毕,诸位亲朋齐请出,夫夫妇妇咸有家,子子孙孙乐无极。

——吉庆婚歌

交丝结龙凤,

镂彩结云霞,

一寸同心缕,

百年长命花。

敞口,深腹,汪圈足的绀黑兔毫盏(宋朝斗茶专用茶盏,因为乌金釉的茶盏内外遍布结晶状闪)

春风东来忽相过,金樽渌酒生微波。

城郊的山岗上,有一大队人马奔腾著闯过暮色,沈重的马蹄声既凌乱又规整,践踏得满地的尘土在飞扬,扰乱清梦。

顷刻间,濯枝雨落,滴如车轴。

小南强茉莉,大北胜牡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给你最后的疼爱是手放开。 云雨又起,鸳梦依旧,不知今朝何日,唯有两心相知。 一个故事的结局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 ...
    南烛未燃阅读 133评论 0 2
  • 内容才刚刚开始,持续关注我们哦,如果你有什么情感困惑可以通过微信关注坏女人步步为赢留言给我们哦你也可以添加微信w5...
    坏女人步步为赢阅读 356评论 0 1
  • 今天,给大家介绍《出众:人生进阶的技术》这本书里面关于人生进阶的其中一个法宝。 『举重若轻』 举重若轻比喻能力强,...
    枫丹白露苏眉鱼阅读 35评论 0 0
  • 你的生活并没有旁观者,所以,永远都不必做给谁看,当你明白你的一生只是属于自己,那些路过你生命的人,终究会随着时间的...
    背对世界的猫阅读 64评论 0 0
  • 是谁,一伤心 朦胧了 整个城市的模样, 从此爱 再也看不透 从此恨 再也无法伸张 雾海茫茫…… 而你 在何方 雏菊...
    顾言溪阅读 118评论 5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