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谜吧

参字不详,似乎很难确定其名参当读“can”音还是读“shen”音。岑参的父亲岑植,做过刺史;有五个儿子:岑渭、岑况、岑参、岑秉、岑亚。岑参兄弟五人的取名,并非循着“兄弟连名”的命名方法,仅从其兄弟的名字中,仍很难断定其名到底读什么音。   然而,细细考察岑参家族的兴衰史,似乎可以破译其名字的真正含义与读音。    岑参的《感旧赋》说:“国家六叶,吾门三相矣。”三相是指岑氏家族的确出过三位宰相这样的高官。他曾祖父岑文本相太宗,伯祖岑长倩相高宗、武后,伯父岑羲相睿宗。岑文本长于文翰,著述甚富。岑长倩因为反对改立武承嗣为皇太子,反对诏天下立大云寺,得罪了诸武,被诬谋反而斩于市,五子同赐死。岑羲坐预太平公主谋逆,被诛,籍没其家,亲族数十辈,放逐略尽。这是岑参诞生前两年的事,可见他虽出身于大家贵族,不过到他这一代已经中落了。    岑羲在睿宗朝做户部尚书时曾经写了一首题为《参迹枢揆》的诗(原诗今不存),同官沈佺期做《和户部岑尚书参迹枢揆》。可见为岑参命名者,当受其伯父岑羲《参迹枢揆》诗的启发,“参”的谜底正是有望他重振相国家声之义,其名当读“can”才对。   岑参不像李白、杜甫那样,常在诗文中宣扬自己的大志,但是他的《银山碛西馆》说:“丈夫三十未富贵,安能终日守笔砚?”又《西蜀旅舍春叹寄朝中故人呈狄评事》说:“功业悲后时,光阴叹虚掷。却为文章累,幸有开济策”。可见他受家世影响,还是自负“有开济策”,且以建功立业而自相期许。 再重点看看“岑参”本身出现在韵脚时的情况 1、 全宋詩卷九二六 子瞻子由各有寄題小菴詩却用元韵和呈 孔平仲 二公俊軌皆千里,兩首新詩寄一菴。 大隠市朝希柱史,好奇兄弟有岑參。 雪天凍坐癡于雀,雨夕春眠困若蠶。 不是本來忘世味,便投閒寂亦難甘。 2、全宋詩卷二五二四 書懷 廖行之 萊衣喜氣著青衫,世路從渠裂兩驂。 試問虛名空斗北,何如榮養樂陔南。 鄰牆飽聽新詩句,尊酒相從幾笑談。 聞道秋郊足佳趣,好奇誰復似岑參。 3、全宋詩卷三○五二 又和感舊四首 劉克莊 老馬虺隤不服驂,纍然病起泛溪南。 失侯我尚堪耘豆,出牧公方自種柑。 畏壘屢豐愧桑楚,漢嘉雖小屈岑參。 新年聞說茅柴賤,陌上逢人各半酣。 (转载自 齐鲁晚报 & 北大中文论坛) 【外一篇: 曾参之“参”的读音及其他】 作者 犀泽   关于中国历史上“三参”——曾参、曹参、岑参名字的读音问题,几位学者已经在光明网、北大中文论坛网和江苏语言文字网等学术网络上有了有趣的争鸣,笔者不揣谫陋,也来聒噪几句。   曾子即曾参,生于公元前505年,卒于公元前436年,春秋鲁国人,孔子学生。据宋代邓名世的《古今姓氏书辨证》,太子巫居鲁国南武城(即今山东费县)“巫生夭,为季氏宰;夭生阜,为叔孙氏家臣;阜生点,字晰;点生参,字子舆;参生元,申”。   《孔子家语》卷九:曾参,南武城人,字子舆,少孔子四十六岁。志存孝道,故孔子因之以作孝经。参后母之无恩,而供养不衰。及其妻不贤,因出之终身不取妻。   曾参父子同为孔子学生,而曾参学问见长于其父。孔子的“弟子三千”中有其父,而“贤人七十二”中却以曾参为首。曾参除学问外,尤以仁孝著称。《论语》中的“吾日三省吾身”就是曾参首先提出,而为孔子采纳的修身养性方法。据传《大学》的作者就是曾参,曾参也是《孝经》的作者,有人说曾参实为孔孟学说的承上启下者,所以世人尊其为“宗圣”,称为“曾子”。   曾参的“参”的读音究竟是shen,还是 can?   我就此事,问过我的祖辈,他们念过私塾,听他们的老师口耳传授——都说读“shen”。就习惯而言,曾参之“参”是念作shen的。清初学者车万育(1632-1705,湖南邵阳县人,康熙三年进士,授户部给事中,后升掌印)著《声律启蒙》是私塾教科书,也是旧时习诗作对的入门书。《声律启蒙》的 “十二侵”—— 眉对目,口对心。锦瑟对瑶琴。晓耕对寒钓,晚笛对秋砧。松郁郁,竹森森。闵损对曾参。……   毫无疑问,这里“曾参”押的是“侵韵”,参读作shen。那么车万育编书依据什么呢?我认为是依据唐宋诗。   在唐诗中有一首宣扬孝道的五言古风——白居易《慈乌夜啼》:慈乌失其母,哑哑吐哀音,画夜不飞去,经年守故林。夜夜夜半啼,闻者为沾襟;声中如告诉,未尽反哺心。百鸟岂无母,尔独哀怨深?应是母慈重,使尔悲不任。昔有吴起者,母殁丧不临,嗟哉斯徒辈,其心不如禽!慈乌复慈乌,鸟中之曾参。   这首影响深远的诗,解放前国文教科书选过,今天仍用作台湾省的初中课文,押的还是“侵韵”。   到宋代,王安石两次把“曾参”写入诗作,如:留犁挠酒得戎心,并夹通欢岁月深。奉使由来须陆贾,离亲何必强曾参。《次韵平甫喜唐公自契丹归》,《全宋诗》卷556): 东浮溪水渡长林,上坂回头一拊心。已觉省烦非仲叔,安能养志似曾参。(《初去临川》,《全宋诗》卷562)。   可见,唐宋诗人的作品中的曾参之“参”念 shen,不可动摇。   北宋有位词人叫高似孙,对此质疑过,他认为:曾子者曾参……予读先太史《史记注七十二弟子传》参字子舆,晋灼读音“如宋昌骖乘之参”因并及之。(《子略》卷一“曾子”条)。高的观点是——曾参之“参”通“骖”(独辕车所驾的三种马),念can;可惜这一观点后世应者寥寥,只有明末清初人周亮工(1612--1672)笔记集《因树屋书影》转载了一下,这是学者在书斋里的发现“趣味”,社会知晓面不广。而清初人把“曾参”编入教科书,家弦户诵,三尺童子皆知,所以积非成是,约定俗成。所以解读《论语》的权威著作——杨伯峻《论语译注》(中华书局,1980年)所附《论语词典》,以及《论语辞典》(安作璋主编,上海古籍出版社,页310,2004年7月)都注作“音 shen”。   至于有关汉初名相“曹参”名字的读音,《中国大百科全书 中国历史卷》注作读音“shen”。笔者应该读can,因为曹参字敬伯,理所应当念“参拜”之“参”。 有关诗证见苏轼写给黄庭坚的作品,如 “置酒未逢休沐,便同越北燕南。且复歌呼相和,隔墙知是曹参” (苏轼《再和二首》, 《全宋诗》卷81)句,押的就是“覃”字韵,足可证。   还有唐代边塞诗人岑参,其人资料缺乏,故很难从他本人身上得到有效信息。已故文史学者蒋逸雪先生认为“岑有高峻义,故连类相属名参商之参”(王骧:《怀念蒋逸雪前辈》,《镇江史志通讯》1985年),《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文学卷》注作读“shen”。这说法值得商榷。笔者查到岑参曾祖文本、伯长清、父植,特别是乃兄岑况颇有文名。杜甫诗赞曰;“岑参兄弟皆好奇”。岑参幼年丧父,由岑况教养长大30岁,应举登进士第。与哥哥取名“况”(“况”作“比况之况” 义)相联系,岑参之“参”有“比勘、验证”义。著名华人学者叶嘉莹教授2004年7月25日在题为《杜甫诗在写实中的象喻性》的讲演中说:岑参的 “参”字,有不同的读音。由于孔子的学生曾参的“参”读作“深”,所以西方很多人在翻译的时候都把岑参的“参”也拼成“深”的读音。可是根据考证,这个字不应该读作“深”而应该读作“餐”。因为岑参曾写文章说他的祖先有很多人都参与公卿之位,他们家里希望他也能够参与公卿之位,所以取名岑参。   因此,从俗以及历史传统,曾参之“参”念shen,曹参、岑参之“参”念can;如果严守古人名字解诂的规矩,三人名字的读音应该一样,都念can。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题目: 王安石待客 王安石在相位,子妇之亲①萧氏子,至京师,因谒公,公约之饭。翌日,萧氏子盛服而往,意为公必盛馔。...
    Sao_Year阅读 11,378评论 0 10
  • 昨天在群里建议过大家有事提前说,需要互相支持!有代理就帮忙转播了!今天晚上的课程又没有人转播!我真无语了!心中的小...
    刘益辰阅读 39评论 0 0
  • 孟德斯鸠说过"喜爱读书,就等于把生活中寂寞无聊的时光换成巨大享受的时刻。" 欧阳修的“三上法”:马上,枕上,厕上 ...
    眼里的湖阅读 82评论 0 1
  • 柯洁与阿法狗的对决再次将AI退到了人们眼前。电影中机器起义的场景到底会不会真是出现?出现了如何应对呢?一曰,拆!二...
    呶呶的简书阅读 85评论 0 0
  • 好久没有躺下睡不着的状况了,凌晨躺下,就是合不上眼,那就借机梳理下近几日的感悟。 很多人和我反映部分年轻人的状态,...
    随心碎笔阅读 1,913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