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轮回】第七十九章 往事重提杀计成

96
唐妈 7f79368c c7ba 4663 a8d3 a07f6e373b00
2016.01.27 22:18* 字数 2320
第七十九章

文/唐妈

当年清远为了帮助黎丘提升修为而从昆仑山向金蛟求来了聚灵木,大部分都用在了那张床上,剩下的一小块,清远在这漆黑的木头上穿了绳子,让黎丘挂在颈间。黎丘将师父的心意视若珍宝,一直未曾取下。这会儿许是动作太大,那本是隐在衣服内的聚灵木掉了出来,称在黎丘雪白的外袍上十分显眼。

凤邬眼睛亮了起来,死死地盯着那个小小的东西,哪里还去管黎丘随时可能刺进自己咽喉的利刃。

“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有昆仑君的遗物?”

“你说什么?”黎丘的剑又往前送了几分,声音里有了疑惑。

“你脖间此物是从何得来的?你可知这是上古神物?”

黎丘抬手摩挲了一下掉出来的聚灵木,小心翼翼地塞进了衣服里:“上古神物不假,可是这只是聚灵木而已,和昆仑古玉有什么关系。你这女人,死到临头,别想着靠这些胡言乱语来诓我。”

清远上前抓着黎丘的手将剑从凤邬面前挪开,把人带到了自己身边,轻声道:“你且听她怎么说。”

说完看向了跌坐在地上的凤邬:“大人还是先从地上起来吧。黎丘是清远的徒儿,脖间那物的确是清远从昆仑山求来的,名唤做聚灵木,并不是昆仑古玉。不知大人何出此言?”

凤邬缓缓地站了起来,却还是一直盯着黎丘的胸前,目光十分热切,那灼灼之势像是要把黎丘胸前的衣服烧化了,好让她再次亲睹那上古神物。

她痴迷地看着黎丘,喃喃说道:“我不会认错的。昊天元君该是知道,我凤邬一族一直是以元神传承,肉身可以毁灭,元神却是自上古延续下来的。当年昆仑君祭出元神炼化凶神之日,我也在场。他将自己的七魂六魄化作昆仑古玉,将毕生修为注入其中,交于了自己的仙宠金蛟保管,元神与凶神同归于尽。而金蛟自此避世于昆仑之巅,守护古玉。当年由于金蛟也受了伤,我曾同几位大神一起照顾过他一段时间,这古玉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认错的。”

此言一出,清远等人都愣住了,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清远和黎丘对视一眼,都在眼中看到了四个字:天意弄人。两人这些年遭遇的所有的痛苦和不幸,几乎都是由昆仑古玉引起的。谁又曾想到,这人人争夺的神物竟然就一直在自己手中,贴身带着。韩起的脸色则又白了几分,隐隐透出了青色。他苦笑了一声,呵呵,枉一帮人还千里迢迢去寻那古玉欲救朝洛,却不想,这古玉就在自己儿子身上。而早不点破,晚不点破,偏偏在朝洛刚刚被凶神控制心智后现世,这是何等的可笑啊!

屋内一时陷入了沉默,每个人心中都感慨万千。最终还是韩起打破了沉默。

“凤邬大人,现在昆仑古玉现世也无用了,毕竟这古玉也只能是压制凶神,他苏醒后却也是无可奈何了。既然大人已坦承族中确实有可以制住凶神言回的宝物,还望以天下苍生为重,早日借出宝物,收服凶神,以免为祸苍生。”

凤邬斜睨着韩起,轻笑了一声,幽幽叹息道:“你们可知凤邬一族传承了多少年了吗?”

“从第一代凤邬大人算起,该是已逾数十万年了。”韩起答道。

“是啊,整整三十万年了。我们辗转在寂灭与重生之间,却不曾想,自从遇到你之后,我凤邬一族先是被削去了数十万年的神兵掌兵之权,继而又被圈禁在骊珠幻境荒芜之地,现在更是被屠尽了全族。你们说,我是不是罪人?”

韩起不知道该怎么接话,白诺却冷哼道:“那也是你自己种下的因才结出了现在的果。你当年派人去相思谷狙杀一对孤儿寡母之时,可曾想过报应二字?”

凤邬这时才惊觉白诺竟然与韩起十分相像,颤抖着声音问道:“难道你就是当年那个逃脱的孩子?”

白诺眼中寒星顿现,一步一步走到了凤邬面前:“是啊,我就是那个被你们族人一剑刺死却又未死成、最后落了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半魔之躯,你可满意?”

凤邬这尊肉身本也是修出时日不久,还是少女的模样,这会儿听了白诺的话却骤然苍老了许多,脸上竟然有了沧桑之色。她不再看白诺,眼神飘忽,不知道看着哪儿,涩涩地问道:“当年朝洛与我说,你母亲是生了一对双生子,可是那日,回来的族人向我禀报,只找到一个孩子。另外一个孩子呢?”

一直未出声的黎丘冷声道:“我就是那个侥幸逃过一劫的孩子。”

凤邬抬起头目光在黎丘脸上逡巡了一遭,嘴角露出个苦涩的笑意:“韩起,当年你杀了我派去的十余名族人,只余一人回来复命。我气不过,去找朝洛理论,却被朝洛所杀,然后举族受到牵连。这些年我的心其实一直在煎熬,我觉得我负了我族之使命,更是为了争风吃醋做下了那么歹毒的事情。还好,还好,你们都活着……”凤邬口中念念有词,显然是被陈年往事和眼前的现实打击不浅。

过了许久,她忽然抬起了头,目光却是已经恢复了清明:“我答应你们。”

清远几人先是一愣,继而眼中都是欣喜,唯独韩起却是五味杂陈。

他开口问道:“不知是何物?如何使用?”

“我。”

“啊?”几人莫名其妙。

“可以制住凶神言回的就是我,我的元神。”

屋内再次陷入了沉默。当年凶神第一次现世,就是昆仑君用元神将其炼化到母蛊状态,而凤邬一直以元神传承,如果细算起来,确实差不多是与昆仑君同一个时期的上古大神了。

“你们不用这个样子,凤邬一族世代掌管神兵,这些年神兵交予东华帝君掌管,也十分顺遂稳妥,我也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了。而且,这几十万年我也活够了。就当是赎罪吧,赎这些年犯下的杀戮之罪。此事事关重大,我一个人无力完成。”

韩起颔首道:“大人大义苍生永记。还请说需要我们做什么。”

凤邬摆摆手:“最好别有人记得我了。我们需要找到凶神,将其激怒,必须将所有凶神之力激发出来。”

清远点头道:“仙界和魔族已经整兵,随时都可以。”

“嗯,届时我将化成元神利剑,辅以昆仑古玉的正气一起将凶神斩杀。只需将元神之剑钉入言回心脏,此事就算成了。”

韩起皱眉问道:“那朝洛……”

凤邬奇怪地看着韩起:“自然是活不成了。我的元神也会随之陨落。由于元神之剑力量霸道,还需修为在我之上之人方可驾驭。”

清远和白诺都要出声,韩起却抬手制止了他们,眼中弥漫着别人看不懂的情绪,沉声道:“我来持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仙侠|六道轮回
仙侠|六道轮回
24.8万字 · 11.4万阅读 · 62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