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飞花似梦》第四十六话:飞花大美女低调出场

飞花似梦目录
无边丝雨细细绵,梦似飞花寻梦来。

飞花肤如凝脂,发如飞瀑,动如飞仙,静如处子。

早上八点多起床,芬芳已被残月送去学校。

清秋对刚起床的如水讲,饭在锅里。

清秋:怎么不理我呀?

正在愣神,作坚持与耐心有何区别想法,他想了半天也没搞清,他想,只有度娘下,才能搞清楚状况,在他印象中,坚持与耐心应没有什么区,应该都是对某一件事的专注,才能成功。

如水:嗯。

他头也没抬,正在高水流水之间想心事,怎么昨天喝的灵芝泡水,没有什么作用呢?早上起来状态不是十分佳,为什么前天晚上喝的,就有效果呢?是不是早上泡的,喝到晚上就淡了呢?于是头脑中冒出耐心两字。通过这两字又追槊到以前干的好多事情,之所以失败,是因为不耐心。想到耐心,又勾起了坚持两字,他怎么想都没把这两词区别搞清,恍惚走神肯定莫法避免。于是他没有听到清秋说话,隐约中听到后面不理人,这帽儿扣得太大,他赶快答了一声嗯。

如水:吃饭没有?大娃。

清秋:吃了,弟弟走得匆忙,没有吃。

如水:他送小娃去了呀,那给残月留不留饭?

清秋:不需要了,他走时打招呼了,说要换换口味,要去吃羊肉米粉,楼下正好昨天下午现宰了一只羊。

如水:那个新疆羊肉粉馆做得还是可以,听他们老板阿合买提讲,他们的羊是空运过来的,是说那么好吃。

清秋:我不喜欢那腥味,也不知道味道怎么样了。你喜欢就去多吃吃。唉,马上要迟到了,不跟你吹了。

如水:飞花那美女起床没?

清秋:没有,可能还在睡,昨晚她去参加大学同学会了,玩得很晚才回来,拜拜了。

清秋快速地在水龙头搓了搓手,照了照妆容,对刚才的描眉弄红还是满意,飞快地在门边换了皮鞋开门。

如水:记得带上伞。

清秋:知道了,啰嗦。

清秋人已不见踪影,但最后一句已从咣当一声的关门声中挟风而来。

清秋前脚一走,飞花睡眼朦胧地开了她卧室门,对如水说:二姐她们走了?

如水:是呀,残月去送小娃去了。妹子怎么不多睡会儿?

飞花:明天还得早早给温暖姐姐化结婚妆,等会还要去学校一趟,找姐姐老师们化点缘。

如水:明天的事还早着的,你可以下午去准备也回得急呀。

飞花:下午上课都忙不过来,赶到中午之前去,还可以撑撑死党饭饭。

如水:你死党是哪个哟?不会是那次邀请我们去好客吃牛排那个大美女吧?

飞花:哥哥真聪明。不是她是谁。

如水:赶洗洗了脸来吃饭吧。

飞花在沙发上与姐夫如水闲了阵,又去卫生间转了一圈,拿起碗就准备吃,被如水用筷子打手阻止。

飞花:是你煮的,还是是二姐呀,玉米稀饭,我的最爱。

飞花又要上来端饭,"嘭",这次如水用了六七成功力。

飞花:哎哟,姐夫你把我弄疼了。

如水:该背遭,再摸撑,饭就冰就了,吃了对身体不好。

飞花:好嘛,我知道哥哥是对我好的。

她边讲边用小嫩手抚摸了下如水下巴,一袭粉香风袭,二十岁姑娘体香能熏晕人,如水也不例外,他有香飘飘,如在云端踩棉花糖感觉。

如水脸阴晴不定,定格在萧条的秋季。

飞花嘻嘻哈去了洗濑间,不一会儿就出来了。

如水:你肯定没有洗平,你的速度也超过了平时几十倍吧?

飞花从碟里拿上一截玉米就开吃,嗡声嗡气地喊如水哥哥看她脸上的水珠。

如水:你知道豁我,算了管不着你,让残月弟弟回来管你。

图片来自网络

飞花:别给他讲,不然又该遭骂了。

如水:好,但你也得讲究个卫生,平时那么讲究的大美女,怎么在我跟前变样了呢?

如水敲了下飞花头。

飞花:谁叫你是我亲姐夫嘛。在外在跟前才不这样,要淑女的哇。

如水:淑不淑女,我不知道,只知道你也有放荡不羁的一面。

飞花小粉拳飞起,一记直拳,撑如水不备,胸上挨了一记六成力道重拳。

如水故意讲庝死了,他捂胸一顿乱叫。飞花吓得花容失色,上来抚胸安慰他。如水在飞花差点要哭鼻子时告诉了她真相,她破泣而笑,并在他腋下扣痒,俩人哈哈大笑滚在一起。最后还是如水推开了飞花,让她严肃点好好吃饭。

飞花:等会吃了饭送我去化妆学院。

如水:不得行哟等会公司有个重会议。

飞花:你晚点去,把我送到学校大门口就行。

如水:你们学院是不是在华潆蚕丝学校那边。

飞花:嗯,在那学校对面。

如水:哦,前两天我送你二姐去那考试了,回来至少要一个小时。

飞花:你怕个铲,整个公司都是你,你让柏总经理宣布你命令就得了。

如水:别说这样话,还有几个股东哟,我只暂代董事长职务而已。我就不送你了,让外人看到不好。我让司机小张送你去吧。开我740去,我等会坐Q5去公司。

飞花似梦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