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地守候,静归来

增元第一次遇见静的时候,是在十七岁的时候。新生报到会上,一大堆排着队的陌生同学。是炎热的秋日午后,明亮的阳光照得人眼睛发花,增元提着被子和行李往人群堆里挤,想快点领到热水卡找到宿舍。突然一个女生转过头来对他说,同学,可以让我插一下队吗?我有点急事。那个女生的微笑很快乐。增元莫名其妙的傻笑了,把排了长久的队硬挤出来一个位置给她。

很久以后,增元常常想起第一次见到静时的微笑,那样美好,那样纯洁。

一切才刚刚开始,上帝似是精心安排的,增元又在班上见到那个女孩了,那个要插他队的女孩。那天早上,增元坐在最后一排的位置上,正狼吞虎咽的啃着面包,他真的是饿坏了。那个女生背着书包经过了增元的窗前,但并没有看到他,她只顾着和身边的同伴说话,然后缓缓的从增元呆的教室的正门进来了,原来,他们是同班同学。

增元看了这个女生几眼,有缘啰,插我队的女孩,他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班会上同学们上台介绍,增元才知道,原来她的名字叫做静,很好听温婉的名字,就像她给人的感受。

增元上台自我介绍的时候多看了静几眼,但她似乎想不起他,想不起她插过他的队这个事,只是对着他笑了下,并像其他同学一样给予他掌声。

静是个好学生,在后来很多次的考试和活动中都证明,她很优秀,比他想象中的优秀,他也为静高兴,虽然那个时候他们并不熟识。

但增元却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一员,站在众多同学群里没人知道他是谁,而他的成绩也总是处于中下游,不起眼,是一颗被人无视的小草。增元没有多少朋友,他只和一起长大的发小刘召一起走路,一起游戏,生活平淡无奇,他一天天的长大,世界没什么变化,但他的身体却一天天变得硬朗,个子变高了,喉结也从脖子上方突出来,他的音线也变得越来越粗旷,他知道他在长大,但除了长大,他的世界里没有其他变化。

直到他遇上静,他的世界悄悄的发生了变化。

他第一次跟静说上话是在卫生大扫除时,他跟静被安排到一块儿,静看上去身体不大舒服,一直摸着肚子,增元鼓起勇气上前跟静说,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静看了他一眼,点点头,额头似是在冒汗。

增元把静扶到一旁的石阶上,说你坐在这里休息吧,我来扫地。

静没有拒绝,慢慢的坐到石阶上,双手摸着肚子,看着增元在前面扫地,突然,眼前一黑,静晕了过去。

增元丢下扫把,赶紧背上静一路往医务室奔去,麻烦让一让,让一让。

……

医务室的医生看到增元这个样子都吓坏了,他让静躺在床上,医生说,静只是痛经,再加上早上没吃早餐,低血糖导致的头晕。增元这才放心,匆忙的擦去自己额头上的满头大汗,不好意思的一个劲儿的对着静傻笑,静羞涩的低着头。

自那以后,增元和静就熟悉起来,他们开始在一块儿聊天,学习……静似乎因为那次背她去医务室的原因很感谢增元,也常常帮他补习做作业,而增元却是固执的,不肯让静教,他觉得他作为一个男子汉,可不能让一个女孩给小瞧了去。他老是说,这个我会,不用你教的。

晨曦每天照常从天的东边升起,代表着希望与未来,一切是多么美好,如果细心观察,你会发现,每天早上静的课桌上放着一瓶牛奶,那是增元偷偷放的,静知道,但增元以为静不知道。

高中总是忙碌而枯燥,但对于增元,这一切早已有了不一样的乐趣,他觉得学校里的每一天都充满着快乐,他喜欢跟静在一起,喜欢看她笑,跟她聊天,喜欢她身边的一切,但他却不知道静的心思。

第一年的圣诞节,增元向静告白了。

在放学的路上,增元和静像往常一样并肩走路,街边的店铺用红色或者雪白色的材料装饰了一番,透着喜气和快乐,节日的歌声响起,整条街道沉浸在欢乐声中。增元突然停下来,走到静的前面说,静,我喜欢你,从我第一次见到你就喜欢你了,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静静静地看着增元,眼神呆茫,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告白,她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只是低下了头。

一,二,三……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静只是低着头不说话,增元看着她,想要求得她的答案,但静却久久没有回答。

两两相对无言。

第二天早上,增元和静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的来上学了,只是他们没有同行,增元没有看静,静也没有看增元,跟约定好了一样。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们两俩谁都没有提起过圣诞节晚上的事。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们没有说过话,像是相互躲着,或是静一心躲着增元,总想让那尴尬的一幕快点过去。

增元每天都想着静,但他后来也明白了,高中时候的静是不可能跟他在一起的,静是那么的优秀,而他只是人群中的一颗杂草,他不配,也不该。

增元暗自努力着,努力的缩短着他和静之间的距离,但很多时候他总是显得那样力不从心,他并不擅长学习。高二文理科分班,作为理科渣渣的增元依然选择了跟静一样的理科,只是他分到了学校的差班,而静进了重点班,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不只是隔着三个楼层,还有那跨不过的年级排名和心灵隔阂。

分班的那天,增元鼓起勇气跑到静的桌前,我帮你搬吧,然后搬起她的书往重点班的教室走,静对他说,谢谢你,然后微笑。

在学校的每一天,增元的生活里充满了静,他知道他以后将很少看到静的身影,所以他常常跑到重点班的教室门口去偷偷看静,静安静的坐在课桌上学习,一回过头就看到了增元,他对着她笑,静假装没看到,只顾埋头写着作业。

他们高二了,每个人都面临着人生抉择,努力和奋斗好像成了那个时候他们脑袋里仅存的信念,每一个学子都拼命的学习学习,为后年的高考做准备,为自己的未来拼搏。增元也开始烦恼学习的事,他知道,如果他不努力他将永远没有机会和静在一起,他也去不了静要去读的学校,她所在的城市。,而对于他的未来,他是不关心的。

那段时间他也尝试着努力去学习,去做各种他根本看不懂的练习,为了某次考试而拼命熬夜,他知道她会离静越来越近。

他还是会偷偷的经过静的教室,只是不停留。

增元的学习进步了,但却没有达到他预期的效果,他也开始担心他的前程,他与静的未来。

高考即将来临,增元自知他没有办法和静读同一所学校,但他还是想去她所在的城市。那天放学以后,增元堵在静放学的路上,跑过去问她,静,你想考哪所学校?

但静却没有说话,只是笑着说我还没有想好。

增元央求着静,你就告诉我嘛。

静始终不肯告诉增元她想读的学校,不管是在扣扣上问她,还是面对面问她,静一直都以微笑作为回答。

朋友跟增元说,很多人上了大学就变了,变的花心,也会谈恋爱。增元怕静到了大学被人抢走,他知道静这么优秀的女孩肯定很多人追,他最怕的是从此他们的生活轨迹变的不一样,他们再也没有共同语言。增元知道他的分数无法考上一所像样的大学,甚至去不了静想要去的城市,所以他想复读。但是听到他朋友的这番话,再加上那么多他无法把握的不可预知的未来,增元害怕,害怕从此就与静错过,害怕一年之后见到静,她的身边早已有了另一个人,静是他一直企及的幸福,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

增元毅然放弃了复读,就为了与静保持同样的生活轨道,有共同的话题可以聊,同样的大学生活。

不负众望的静考上了北方一所重点大学,而增元来到了南方,长沙的一所三本院校,增元没有什么抱怨,这是高中三年该得到的结果,他只是不舍得静,担心着静。一个在南方,一个在北方,而他们之间的距离远不止这段遥远的路程。

静离开家乡去上大学的时候,增元去送她,他从别人那里打听到静的启程时间,然后跟着静来到了火车站。

脱下了校服,这时的静显得更好看了,增元只是望着她傻笑,双手紧张的生了很多汗,静,我—我—我来送你了。

静没说什么话,也只是对增元笑了笑,再见。静挥了挥手,从安检门那里进去了。

看着静渐渐消失的背影,增元的心里开始感到害怕,他想跟着静一起走,但是他不能,他跨不过那道门,就算跨过了,他也没办法留在静待的城市。

七天以后,增元去了南方的城市。时间走了,高中三年的记忆也随着时间的逝去渐渐淡去,但属于他和静的记忆就像粘液一样,死死的粘在了增元的心里。

大学的生活很自由,增元像脱缰了的野马一般玩脱了,参加各种社团活动,组团队创业,比赛,很忙,却忙的盲目。他还是一直想着静,不管有多忙,他总是给静发QQ信息,但静却很少回他,增元总是盯着手机屏幕发呆,他无心上课,只有忙碌起来的时候,才能克制对静的思念,但只要一停下来,静的身影,静的笑就一直占据了他的脑袋,他的每一根神经,他不能不想她。

有一个晚上增元的一个室友过生日,他们一起到一个餐馆里吃饭,增元喝的大醉淋漓,眼泪直从他的眼睛里冒出来,他嘴里喊着静的名字,室友们都吓坏了,这哥们平常闷不吭声的,没想到还藏了一手,不就一姑娘嘛,至于这样吗?

增元趴在桌子上,脸通红,他从裤兜里拿出手机,拨通了静的电话,嘟——嘟——嘟

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喂。

增元顿时眼睛亮了,静,我好想你啊,你知道我好想你吗……为什么你就是不喜欢我——我们怎么就不能在一起呢……他的声音里混着眼泪和酒精,吐着他想说的每一句话,他恨不得马上飞到静的身边,对她说他喜欢她,想要跟她在一起,然后抱着她。

静只是听着,没有说话。

静,你就是个婊子,我他妈为什么就是喜欢你……增元的情绪突然变的激动起来,拿着手机就往地上砸了,然后倒在地上哭。

几个小时后室友们好不容易把他拖回了宿舍,他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增元买了张火车票,离开了他在南方的学校。

当他出现在静的学校门口的时候,又是一天的早晨。他望着校园里走过的人群,心想静会不会混在里面。增元拿起手机,拨通了静的电话,静,我在你学校门口,你来找我好吗?我等你。

增元很快挂断了电话,不给静回答的机会,他就站在校门口等着静。

静来了,和她的同伴一起,静穿着一件粉红色毛衣,显得分外可爱,她手里拿着书,估计要去上课了。静拉着她同伴转过头去说了几句话,把手里的书交给她,她的同伴看了增元一眼,然后走了。

增元只是看着静,静比以前好看了,比想象中的好看。

我们走吧。静看着增元,对他说。

静带增元来学校附近的一家餐馆吃饭,增元一天都没有吃饭,他很饿,静请他吃饭。他们没有很多话,只是各自吃着碗里的饭,但这种感觉让增元觉得很好,因为静在他身边。

吃完饭后,他们在周边逛了逛,静走在前面,增元走在后面。

他们路过一家蛋糕店,静走了进去,买了很多蛋挞,递给他,你吃吧。

增元接下蛋挞,拿起一个往嘴巴里塞,静低下头说,你放弃我吧,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

增元拿蛋挞的手停在嘴边,蛋挞把他烫着了,但他故作镇静,笑着问静,为什么呀?我们不是一直挺好的吗?

静没有说话,她不知道怎么去拒绝一个男孩,她还没有学会这项技能,喜欢或不喜欢,或许她心里都不知道。

增元呆站在那里,心里很茫然,难道我们真的不可能了吗?他的心都要碎了。

许久许久,他们又恢复沉默了,只是走着路。

他们来到一处公园,走着累了,便坐到石凳上休息,他们并排坐着,但却没有靠近。增元开始跟静聊他那天晚上喝醉酒的事,他跟她道歉,说他不是故意吓到她的,他只是喝醉了……

静听着他的解释,并不怪他,只是告诉他以后不要喝那么多的酒。

他们又沉默了……

秋天的风瑟瑟的吹来,打在他们的脸上,静不停的揉着双手,看了一眼增元,说,我愿意当你三个小时的女朋友,三个小时之后你就回学校好吗?不然要受处分的。

增元抬起头看着静,一直傻笑,他开心极了,感觉他的心都要跳出来了。静羞涩的低下了头。

在这三个小时里,增元是幸福的,他拉着静的手,走过静所在的城市的一条条街道,他们去看了一场电影,吃同一桶爆米花,当静靠在他怀里的时候,他感觉自己拥有了整个世界,他多么希望时间就停在那一刻,再也不往前走。

静送增元到火车站,一路上,增元跟静聊了很多他在大学的生活,静一直听着,也不厌倦,用微笑去回应增元的每一句话。经过这三个小时的相处,静的心里悄然发生了变化,但却说不清楚是什么。

在候车室里,增元紧紧的把静抱在怀里,不顾别人的异样眼光,我要走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增元在安检门之后向静告别,静站在候车厅里挥着手,脸上有些暗淡,似是不舍,似是真的在告别。

这一次,是静送着增元离开。

增元回学校以后,他们就真的在一起了,而不只是假装的三个小时的情侣。

增元还是像以前一样,不管多忙,都会在QQ上跟静聊天,给她打电话。静也不再像以前那般对增元爱理不理的,她喜欢听增元讲学校里的事,聊起他在的这座南方城市,听他倾诉。偶尔静也会主动给增元打电话,在QQ上找他,并跟他分享她参加的活动,她和闺蜜一起去看过的电影。

他们真的像一对情侣了,增元觉得他是那样的幸福。

爱情,在彼此的心房里开着花,隔着茫茫的路程,他们的思念就像涨起的潮水一般汹涌,上涨,又落下,不间歇。静从来没有想过,原来他们有那么多的话可以聊,怎么也说不完。

国庆节的那个假期,静买了一张去长沙的火车票,当她打电话告诉增元,她正在赶往他的城市的时候,他感觉整颗心都要跳出来了。那一夜,他欣喜若狂的睡不着觉,脑海里不停的回放着他在六安——静所在的城市时所发生的事,他也想象着到长沙时的静,他要带她去看遍长沙的所有美景,吃遍所有的美食……

第二天,增元早早的去了火车站,在去的途中,他的嘴角一直洋溢着笑容,从学校到火车站估摸一小时的车程,对增元来说,好像只有十分钟。增元从不是粗心的人,但那一天,他却把手机落在公交车上了。增元没办法联系上静,问了车站的行人才知道,离静所搭乘的火车还有好几个小时,长沙的秋天是冷的,尤其在下午时分,增元站在出站口,手插在口袋里,不停的往里面张望,张望,他知道那里即将走来他最爱的姑娘。

“搭乘T916列车的旅客即将进站,请乘务人员做好接车准备”,广播里的声音响起,增元把手从口袋里掏出来,眼睛不停的往出站的行人身上摸索,他知道,静就在里面,静正向他走来。

几分钟过后,静背着卡其色的双肩背包从出站口走出来,增元一眼就看到她了,静——静,我在这边,增元似马达一般的跑过去,然后温柔的抱了下静,傻笑着说,静,你来了呀。

静羞涩的点点头,笑起来如盛开的蔷薇。

增元带静去大学城的一家特色菜馆吃饭,坐了一天的车,静似乎有些疲倦,饭后增元就在附近定了一家比较好的宾馆,他带静去休息。

增元在高中和大学里没有接触过其他女生,他不懂得男生女生之间的那些事。他的室友们倒喜欢在宿舍里看一些让人脸红心跳的视频,谈论一些事,他们经常说起哪个妹子的胸比较大,女生裙子下面的秘密……都是一些污秽的话,增元一般只是在旁边附和着,却没有认真听。

晚上,他和静睡在一张床上,静侧着身子睡,长长的头发落在枕头上,属于少女独有的气味散发出来,增元深吸一口气,像是着了迷,他心里一蹬,把双手伸过去,一把抱住了静,静似乎受到了惊吓,却也不反抗,任由增元抱着她。增元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他把头埋在进静的头发里,他紧张,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样的情况,虽然平时没少跟室友看过黄色视频,但他还是什么都不会,不敢碰静,很怕一不小心就惹她生气了。增元只是紧紧的抱着静,在她耳边说,静,我好想你。

那个晚上,增元觉得好幸福,他和静睡在一起,即使什么都没有发生,但他感谢老天,可以让他跟静靠的这么近,他抱着她睡觉,渴望地老天荒。

趁静睡着时,增元偷偷的用她的手机搜索了下:如何抚摸一个女孩子的胸部。

第二天早上,天气晴朗,温暖的阳光洒在城市的上空。增元准备带着静去爬岳麓山,看看山上的美景,还有那著名的岳麓书院和爱晚亭。但静好像还没有缓过来,两人也只想躺在床上,便哪里都没有去,他们在宾馆足足呆了五天,但他们却并不觉得遗憾,增元很珍惜和静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哪怕什么都不做,只要跟静在一起就够了。

增元从没有想过自己可以这么幸福。

送静回学校的那天,增元像失了魂似的。他没有手机,没有办法马上联系到静,所以他跑到网吧,希望能够跟静聊天。他在网吧呆了一天。

静回去以后,增元很想她,他想时时刻刻都见到静,跟静呆在一块儿。

增元的大学生活渐渐变得忙碌和充实起来,每个星期里他总有开不完的会议,很多的活动都需要他来参与或者策划,但他从不忘记静,时刻与静保持着联系。增元总想去静的城市看她,所以他把每月的生活费都攒起来,平常也不舍得多花钱去买其他的东西,大学男生们经常买的香烟和酒他很少碰,除非是迫不得已。省吃俭用,增元每个月都能凑出来去六安的往返车票,他简直太开心了。

六安,长沙,增元在两个城市里穿梭,爱情给他的甜蜜已覆盖了他的旅途劳累,他幸福着。

……

元旦节那天,静说她会来长沙,但增元没有想过她真的会来,当静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增元哭了,他的眼睛里带着泪,内心百感交集,有意外,有惊喜,还夹杂着担忧,因为他们有过一次吵架,静好像看起来还是有些不开心。

增元想给静惊喜,不知从哪里学来的,他到杂货铺买来了心形的链条灯,挂在宾馆的床头,甚至也给静准备了戒指,在去买戒指的途中,增元摔伤了胳膊,但他不觉得疼,吹了下伤口就往宾馆跑,他把戒指紧紧的攥在口袋里。虽然最后一切都没有像增元想象中那样浪漫的把戒指套在静的手上,但听到静说她很感动的时候,增元觉得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爱情,真的可以让人变傻,增元变成了一个爱情的傻瓜,但是他心甘情愿。

增元又去静的学校了,他站在静的宿舍楼下等她,路灯把他照得很高大。看着校园里来来往往的人群,他好想向世界宣布,他有多爱静。静为了出来见增元,逃掉了一天的课,并向老师撒谎说她病了。增元的心里既是感动又很激动,感动是因为静为他逃课了,激动是在今晚他想原原本本的拥有静,做那些结婚男女才做的事,他的脑子里一直坚守着:静是他未来的妻子。

……

增元和静终于盼来了心心念念的寒假,他们再也不用奔波两地了。

回到家乡后,增元和静去了以前的高中学校,那是增元很美好的三年,在那三年里,是静装饰了他的梦,装饰了他的整个精神世界。在旧日的校园里,他们去看了曾经呆过的教室,还见到了以前的朋友,看到他们睁大了的惊讶眼神,增元和静相视而笑。

在回家的途中,增元和静碰到了一对母子,小男孩坐在摇篮车里,母亲推着车。静欣喜的走过去,把手里的糖果喂给小男孩,小男孩笑,她也笑,增元感动的泪流满面。

一切都是刚刚好,不管静在哪里,她什么时候来,增元都在原地等她。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莫名其妙的的进了这个网站,之前偶尔就听说过,今天才知道这个是个写文字的地。无奈我一直都没写过什么文章,也不知道如何...
    凉雄阅读 26评论 0 1
  • 一个人, 走在熟悉又陌生的城市, 听伤感的音乐, 看人来人往的风景。 我们都在寻找生命的真爱, 鼓足勇气,上前搭讪...
    最会写作的演讲者阅读 16评论 0 0
  • 白云在清蓝的天空下羞红了脸颊 路边的花枝将头轻倚身旁的树桠 阳光留下的炙热与月亮擦肩 原来失眠的不止我 还有青蛙 ...
    紫静橙阅读 22评论 0 0
  • 真情需爱去浇灌, 爱树常青花鲜艳。 为人谦逊顺自然, 家庭和谐必美满。
    高原_4697阅读 13评论 0 2
  • 1、SSH端口转发 远程端口转发 实验过程准备三个主机,并检查三个主机的防火墙是否关闭,selinux是否禁用,然...
    张大志的博客阅读 112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