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是远方

小时候一个脑袋一个星球
课桌上画条线就是神圣的国界
慎重的把国家机密写下来
放在谁都不知道的地方
然后在国界对峙
像交换俘虏一样交换秘密
紧张的就像重器压境,兵临城下
因为那个名字可是最快乐的秘密

长大了大脑被现实填满
然后你栽了一株玫瑰
浇水谈心,一朵花就是一个世界
你写了一首满是秘密的小诗
她裹了一朵满是秘密的苞蕾
然后谨慎的对峙,诗不来,花不开
乐此不疲的沉浸在诗情花意的世界
忘了哪个是远方,哪个又是现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