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城年

今年这山城的春节,冷清、空荡,只有几许寒意游荡在路间。

三儿来到母亲家,看到大哥正在给母亲做饭。

快煮好的方便面,从冰柜里拿出前几天的卤肉,切几片,快出锅下点青菜,这就是老人的晚饭了。

“大哥明天就是十五了,都谁过来,咱怎么吃?”三问道。

“本来想吃涮羊肉,我媳妇和孩说,非常时期不来了,侄子那三口也说不来了。”大哥无奈的说到。

三的嘴角微微下撇,深吸口气说到:“都不过来了,没事,我过来,咱三一快吃,就吃涮羊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