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王熙凤的人生初见,让你永志不忘

如果要在《红楼梦》里寻找一位出场最能震撼人心的人物,那一定是王熙凤。

打扮,做派,言语,都让人过目不忘


很多人都在不择手段,狂刷存在感的时候,王熙凤却能让你第一眼就永志不忘。她的每一次与人初见,都是一次鲜活的“第一印象”教材。

如何与一个比你更重要的人见面却又不落下风?

凤姐第一次出场是在林黛玉进贾府的时候。黛玉进贾府并不是一个突发事件,贾母年前就派人去接她,到了开春才来。“天天口头心头,一时不忘”。所以,凤姐很了解黛玉对于贾母的重要性,贾敏是贾母最爱的孩子,黛玉是贾敏唯一的孩子,所以,她在贾母心里的地位,只怕不比宝玉逊色多少。

因此,给黛玉留下深刻印象,对王熙凤以后立足贾府是有好处的。怎样才能让她对自己印象深刻呢?

首先,要让她觉得自己与众不同。

所以,凤姐并没有跟着王夫人和李纨等老少媳妇去大拨轰地迎接黛玉——那样的话,她就只能作为一个普通的嫂子出场,湮没在一堆贵妇之中。

她要等太太们和小姐们都与黛玉见面了,自己才出场,而且是人未至,先听笑语,与别人的

敛声屏气,恭肃严整”不同,这也暗示了凤姐的体面比别人多,能在贾母跟前“放诞无礼”的,除了宝玉,就只有她了。

不但如此,凤姐还打扮得“彩绣辉煌,恍若神妃仙子”:

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下戴着赤金盘螭璎珞圈;裙边系着豆绿宫绦双鱼比目玫瑰珮;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裉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罩翡翠撒花洋绉裙。

黛玉作为客人,原本就是众人焦点,况且她还在孝中,自然是素服淡妆,越发与众不同。所以,凤姐则在装扮上要走另一个方向和风格,才能不被其气场压制,于是,凤姐打扮得比其他姊妹益发艳丽奢华,让黛玉过目不忘,也能一望可知她在荣国府与众不同的地位。头面首饰都是镶金嵌宝,凤钗是五凤,规格极高,若非正式场合,似乎不用如此华丽的打扮,可见凤姐多重视这次会面。娇艳的红袄绿裙,用石青银鼠褂罩住,庄重低调的奢华,隐藏着夺目的风情。凤姐的成熟美艳与黛玉的文弱清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成为这个特定场合下难分伯仲的双焦点。

电影版凤姐的出场装扮更接近原著


但是,凤姐虽然风头凌厉,但对黛玉却表现得极为亲热,毕竟她的主要目的不是抢风头,而是讨好贾母。她直接夸“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我今儿才算见了。况且这通身的气派,竟不像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个嫡亲的孙女。”

这话夸黛玉,有两重意思,一是夸黛玉外貌美,天下难得的标致,二是夸她气质好,“通身的气派”。这是对黛玉的讨好,转身又说像贾母嫡亲孙女,言外之意,还是贾母基因优质,而且三春也很优秀(这是正经小姑子,不能因为奉承了黛玉就贬低了她们)。简单一句话,奉承了五个人,谁也不得罪,又不失自己的身份。

黛玉进荣国府这大半天,可有一个人对她说过这么好听的恭维话吗?王熙凤一来就给黛玉留下了深刻印象,接下来又叹息贾敏早逝,流泪表示共情。继而又一连串发问,“妹妹几岁了?可也上过学?现吃什么药?在这里不要想家。要什么吃的,什么顽的,只管告诉我。丫头老婆们不好了,也只管告诉我。”

这一连串的问题,黛玉哪来得及一一回答?其实凤姐也不需要她回答,只想展现自己对她的关心,以及自己在这个家的重要地位:我是这里当家的,有问题只管找我。

这一天在贾府遇见的人里,除了当众摔玉的宝玉,也就只有凤姐令黛玉最难忘了。不光黛玉难忘,读者也难忘。

初见一个低阶层的人,如何不失身份地表现自己的善意,掩饰自己的嫌弃?

凤姐与刘姥姥的初次见面,同样令人印象深刻。王家的远房穷亲戚刘姥姥跑来找王夫人打秋风,王夫人懒得接见,就把这差事派给了凤姐。

这差事对凤姐来说是非常规的,但是如何才能办得令王夫人满意,自己又不必降尊纡贵,这才是她需要拿捏的地方。

只见门外錾铜钩上悬着大红撒花软帘,南窗下是炕,炕上大红毡条;靠东边板壁立着一个锁子锦靠背与一个引枕,铺着金心闪缎大坐褥,傍边有银唾盒。那凤姐儿家常带着紫貂昭君套,围着攒珠勒子,穿着桃红撒花袄、石青刻丝灰鼠披风、大红洋绉银鼠皮裙,粉光脂艳,端端正正坐在那里,手内拿着小铜火箸儿拨手炉内的灰。平儿站在炕沿边,捧着小小的一个填漆茶盘,盘内一小盖锺。凤姐也不接茶,也不抬头,只管拨手炉内的灰,慢慢的问道:“怎么还不请进来?”

凤姐这个表现,北方人叫作“拿搪”——就是摆架子。这次与见黛玉不同,黛玉是贵客,凤姐要打扮得神妃仙子一般去迎接的,是要风风火火用温暖赞美的话语来接待的。那是动态,这一次是静态。要对方来拜见自己。

而且,这一次是在自己房内,陈设是家常的,衣着也是家常的——然而,即便是这样的家常,也是足以令刘姥姥望尘莫及的了。凤姐是明白的,在贫苦人面前摆谱儿是没意义也失身份的,但是她还是忍不住要拿搪,她粉光脂艳,端端正正坐着,自然是要摆出高贵仪态给刘姥姥看,丫鬟捧茶侍立,她却不接,这是让人看她的娇贵排场。

端正坐着说好听的话


一面说,一面抬头要茶时,只见周瑞家的已带了两个人在地下站着呢,这才忙欲起身;犹未起身时,满面春风的问好,又嗔周瑞家的怎么不早说。

刘姥姥在地下已是拜了数拜,问姑奶奶安。

凤姐忙说:“周姐姐,快搀起来,别拜罢。请坐。我的年轻,不大认得,可也不知是什么辈数,不敢称呼。”……

凤姐笑道:“亲戚们不大走动,都疏远了。知道的呢,说你们弃厌我们,不肯常来。不知道的那起小人,还只当我们眼里没人是的。”

刘姥姥忙念佛道:“我们家道艰难,走不起,来了这里,没的给姑奶奶打嘴,就是管家爷们看着也不像。”

凤姐笑道:“这话没的叫人恶心,不过借赖着祖父虚名,做个穷官儿罢了。谁家有什么,不过是个旧日的空架子。俗语说,朝廷还有三门子穷亲戚呢,何况你我。”说着,又问周瑞家的回了太太了没有。

刘姥姥的社会地位显然不高,所以,凤姐是不屑于去给她讲晚辈礼节的,就故意装没看见,任由她拜了几拜,不言不语给了个下马威。这种来打秋风的穷亲戚她见多了,如果每个人上来都对他们热情洋溢,只怕他们都觉得她好说话,狮子大开口起来,可就没完没了。所以凤姐后边还强调自己家是个“穷官儿”,“空架子”,且先给对方派个不是:因为你们厌弃我们,不来走动,才疏远了。这就让刘姥姥更不好意思把要钱的请求说出来了。

但是凤姐在礼数上做得很到位,拿果子给板儿吃,又安排祖孙俩吃饭,趁机去问清了王夫人的态度,于是决定满足刘姥姥的要求。

凤姐笑道:“且请坐下,听我告诉你老人家。方才的意思,我已知道了。若论亲戚之间,原该不待上门来就该有照应才是。但如今家里杂事太烦,太太渐上了年纪,一时想不到也是有的;况是我近来接着管些事,都不大知道这些亲戚们。二则外头看着虽是烈烈轰轰的,殊不知大有大的艰难去处,说与人也未必信罢。今儿你既老远的来了,又是头一次见我张口,怎好教你空手回去呢。可巧昨儿太太给我的丫头们做衣裳的二十两银子,我还没动呢,你们不嫌少,就暂且先拿了去罢。”……只命平儿把昨日那包银子拿来,再拿一吊钱来,都送到刘姥姥跟前。凤姐乃道:“这是二十两银子,暂且给这孩子做件冬衣罢。若不拿着,可真是怪我了。这钱雇车坐罢。改日无事,只管来逛逛,方是亲戚们的意思。天也晚了,也不虚留你们了。到家里该问好的,问个好儿罢。”一面说,一面就站了起来。刘姥姥只管千恩万谢的拿了银子钱,随周瑞家的来至外厢。

凤姐知道,王夫人是愿意施舍的,她自己也干过施舍的事儿,璜大奶奶借当头,贾芹妈来求职,都是她施舍的,多给刘姥姥这一回,她也并不在乎。

但是,要想叫受恩者对你感恩戴德,就不能叫她觉得这恩来得太容易。所以,凤姐开篇先说了一番家里的难处。刘姥姥毕竟比凤姐幼稚,心里以为拿不到钱了,谁知话风一转,又给了,但是凤姐说的是挪用了给丫头做衣服的资金,并且说用场是给板儿做衣服,显得自己给钱的不易,而且是一片慈心。刘姥姥觉得这钱来之不易的同时,也着实感念凤姐的好心。末了,凤姐画龙点睛,又多给了一吊钱让祖孙俩坐车。前边那二十两银子是否真是挪用了丫鬟的衣裳钱,这个存疑。但这最后的一吊钱,还真是体现了凤姐尊老爱幼的善意。难怪刘姥姥一直感戴凤姐的恩情,此后一直想法报答。这就是因为第一印象实在太好了。

如果凤姐没有端架子,刘姥姥就只会拿她当个普通小媳妇儿,那二十两银子就显得没那么可贵;如果凤姐一味摆架子,给了钱就逐客,像打发叫花子一样,刘姥姥会感觉自己受辱,以后也不会感念这份恩德了。

如何初见你的情敌,让她放下对你的警惕和敌意?

前边两个初见的人,与王熙凤都不是你死我活的关系,所以,要留下深刻的美好印象,并不困难。但是尤二姐就不同了,与尤二姐的初见,是王熙凤一生中最具有设计感的一次见面。

凤姐小产之后,身体垮了,不再理事,对于贾琏来说,她作为一个女人的利用价值已经非常有限,只是忌惮她娘家的背景,不敢公然休她,只能在外寻找新的替代品。温柔美丽的小家碧玉尤二姐,性格与凤姐截然相反,贾琏在她这里找到了做男人的良好感觉,于是私娶在外,只等凤姐死了,就把她扶正。

凤姐知道此事之后,先是打骂旺儿等人,寻得了真相。寻常大奶若是知道老公在外找了小三,第一反应往往是纠集几个亲友上门寻仇。按照凤姐以往的脾气,也是要上门打一个烂羊头的,然而凤姐这次却一反常态,选择暂时隐忍不发,自己思想了一个计策,把一个周密的计划都筹划好了,才开始行动。

凤姐挑了十五这个团圆的日子,带了四个女仆:平儿,丰儿,旺儿媳妇和周瑞家的。前三个都是她自己的仆人或陪嫁,唯有周瑞家的是王夫人的陪房,她的作用是成为见证人,回去可以传报给王夫人和全荣国府,让大家知道她对尤二姐的态度是多么和善贤良。

凤姐的打扮也与以往不同。

头上皆是素白银器,身上月白缎袄,青缎披风,白绫素裙。眉弯柳叶,高吊两梢;目横丹凤,神凝三角。俏丽若三春之桃,清洁若九秋之菊。

凤姐深知,沉疴已久的自己,无论在年龄还是美貌上,与尤二姐相比,都不具备竞争优势,所以她这次不会粉光脂艳锦衣绣袄去硬拼。她穿的是素服,但料子无疑是讲究的,因为贾敬的孝期还没过,王熙凤这样的打扮,表示自己在恪守贾家媳妇的规矩,也无形中提示了尤二嫁贾琏的违规。此时,低调素净的装扮,反而比新婚尤二姐的娇艳打扮更有压人一头的气势。

只有小三才需要艳丽打扮以色事人


要想俏,一身皂,素净打扮的女子,让人有楚楚可怜的纯洁感,《京华烟云》里,木兰初会情敌曹丽华也是穿的清新的海蓝色旗袍,大概也是林语堂受到了曹雪芹的启发。这是大奶会小三的教科书式打扮。

素净温柔而不失美丽的凤姐形象,一举击溃了原本贾琏和兴儿给尤二姐描述的“夜叉婆”形象,尤二姐马上放松了警惕,把她当做了一个极好的人。

皆因奴家妇人之见,一味劝夫慎重,不可在外眠花卧柳,恐惹父母担忧。

此皆是你我之痴心,怎奈二爷错会奴意。眠花宿柳之事瞒奴或可,今娶姐姐二房之大事亦人家大礼,亦不曾对奴说。奴亦曾劝二爷早行此礼,以备生育。不想二爷反以奴为那等嫉妒之妇,私自行此大事,并不说知。使奴有冤难诉,惟天地可表。

前于十日之先奴已风闻,恐二爷不乐,遂不敢先说。今可巧远行在外,故奴家亲自拜见过,还求姐姐下体奴心,起动大驾,挪至家中。你我姊妹同居同处,彼此合心谏劝二爷,慎重世务,保养身体,方是大礼。

若姐姐在外,奴在内,虽愚贱不堪相伴,奴心又何安。再者,使外人闻知,亦甚不雅观。二爷之名也要紧,倒是谈论奴家,奴亦不怨。

所以今生今世奴之名节全在姐姐身上。那起下人小人之言,未免见我素日持家太严,背后加减些言语,自是常情。姐姐乃何等样人物,岂可信真。若我实有不好之处,上头三层公婆,中有无数姊妹妯娌,况贾府世代名家,岂容我到今日。

今日二爷私娶姐姐在外,若别人则怒,我则以为幸。正是天地神佛不忍我被小人们诽谤,故生此事。我今来求姐姐进去和我一样同居同处,同分同例,同侍公婆,同谏丈夫。喜则同喜,悲则同悲,情似亲妹,和比骨肉。不但那起小人见了,自悔从前错认了我,就是二爷来家一见,他作丈夫之人,心中也未免暗悔。所以姐姐竟是我的大恩人,使我从前之名一洗无余了。

若姐姐不随奴去,奴亦情愿在此相陪。奴愿作妹子,每日伏侍姐姐梳头洗面。只求姐姐在二爷跟前替我好言方便方便,容我一席之地安身,奴死也愿意。

这是全书中凤姐说过的最文绉绉的一段话,逻辑严密,言辞谦卑,夹杂了大段的排比、对仗,简直是文采斐然。难以想象,这是一个女文盲能说出的话。

狠毒泼辣的王熙凤,这次展现了她大家闺秀出身的良好教养。可见,涵养这东西,谁都有,只要用时也能拿得出来

上来凤姐先共情,明明是她自己的想法,偏说是“你我之痴心”。把尤二放到了一个平等地位,继而表明态度:支持贾琏娶尤二姐。然后说明来意,今天要接她回去,如果她不去,对贾琏名声不好,对自己也名誉有损。又表明自己不像谣传那么凶恶,之后又摆出弱者姿态,求尤二姐成全自己的贤良名声,把尤二姐绑架到了道德制高点。最后又指出她不答应的后果:凤姐将定居在尤二姐身边,天天伺候她!

这种半是求饶示弱半是死缠烂打的风格,柔弱的尤二姐哪里招架得住?她本来就不甘心沦为外室,急于认祖归宗,自然乖乖跟着凤姐走了。不但言语上对她倾心吐胆,连自己和贾琏的私房财产也双手奉上,此后就是羊入虎口,一去不返。

凤姐总能在初次见面时就抓住你的心,牵引你的灵魂,按她的要求去做。

对待不期而遇的性骚扰,如何安全脱身以图来日反击?

凤姐对于每一场事先预测到的会面都能有自己的设计,但是人生在世,总有些会面是不在计划之中的,比如,她与贾瑞的见面。

这次本来是贾敬的寿筵,凤姐刚探完可卿的病,心情不好,慢慢走回宴席,一路看着园中景色散心。突然贾瑞出现了。

凤姐儿正自看园中的景致,一步步行来赞赏。

猛然从假山石后走过一个人来,向前对凤姐儿说道:“请嫂子安。”

凤姐儿猛然见了,将身子望后一退,说道:“这是瑞大爷不是?”

贾瑞说道:“嫂子连我也不认得了!不是我是谁!”

凤姐儿道:“不是不认得,猛然一见,不想到是大爷到这里来。”

贾瑞道:“也是合该我与嫂子有缘。我方才偷出了席,在这个清净地方略散一散,不想就遇见嫂子也从这里来。这不是有缘么!”一面说着,一面拿眼睛不住的觑着凤姐儿。

凤姐儿是个聪明人,见他这个光景,如何不猜透八九分呢。因向贾瑞假意含笑道:“怨不得你哥哥常提你,说你很好。今日见了,听你说这几句话儿,就知道你是个聪明和气的人了。这会子我要到太太那里去,不得和你说话儿,等闲了咱们再说话儿罢。”

贾瑞道:“我要到嫂子家里去请安,又恐怕嫂子年轻不肯轻易见人。”

凤姐儿假意笑道:“一家子骨肉,说什么年轻不年轻的话。”

贾瑞听了这话,再不想到今日得这个奇遇,那神情光景一发不堪难看了。

凤姐儿说道:“你快入席去罢,看他们拿住,罚你酒。”

贾瑞听了,身上已木了半边,慢慢的一面走着,一面回过头来看。

凤姐儿故意的把脚步放迟了些,见他去远了,心里暗忖道:“这才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呢。那里有这样禽兽的人呢!他如果如此,几时叫他死在我手里,他才知道我的手段。”

贾瑞是贾家义塾的塾师贾代儒唯一的孙子,贾代儒是贾政父亲那一辈的人,因为不是长房长孙,无法继承爵位和家产,虽有满腹经纶,却一直没能考科举做官,但是才名在外,所以能当这个家学校长来养家糊口,其间自然也培养了一些优秀人才出来,比如贾敬,贾珠。他不甘心毕生为别人家培养后代,可惜代儒的儿子早丧,他把改换门庭的希望都寄托在唯一的孙子贾瑞身上。

然而代儒是个腐儒,只关心书本知识和科举考试,实际生活常识匮乏,对孙子的青春期生理和心理关心不足,只知道催他读书,却不关注他的品行,快二十岁了还不给他娶妻,导致他私下里情欲萌动,暗恋王熙凤。

王熙凤自幼被当做男孩教养,从小与男孩一起玩,成人后又作了管家婆,经常需要抛头露面出入各种大场面,在男人面前也毫不羞怯,故此才有机会被贾瑞看到、爱上。自幼被严苛管束的贫寒文弱书呆子,一旦见到这样一个高贵大方泼辣自信的美艳熟女,自然是猝不及防地沦陷了。

凤姐面对男人时的大方不羞怯,给了贾瑞一个错觉,以为这是一个愿意给男人机会的轻浮女子,所以,借着酒兴,他看到凤姐独行,就觉得自己可以试着去碰碰运气。

骚扰总是很突然


凤姐骤见贾瑞,心里未尝不怕,第一反应是往后退,继而很客气地称呼“大爷”。而贾瑞见到凤姐如此柔弱温婉,不由得得寸进尺,连说“有缘”。凤姐一下看清了对方来意,心里厌恶,但她不能当场破口大骂。因为此时孤男寡女,自己也不知贾瑞性情,万一是个鲁莽耍横的,一时急眼破罐破摔霸王硬上弓,倒霉的是自己,即便他不用强,若真动手动脚拉拉扯扯起来,弄坏了彼此的衣服发型,也是自己没脸面。所以她马上选择假意笑道,又夸他聪明和气,这一夸就对他实现了道德绑架,既然他已经给凤姐留下了聪明和气的印象,他自然不想轻易破坏这个印象,成为一个愚蠢粗野的人。然后,凤姐又说了自己着急去见太太,意思是现在偷情不是好时机,欢迎他以后去家里找她。贾瑞有了这个盼头,也就不会急于动手动脚,所以肯放过凤姐。

凤姐最后还含情脉脉地劝他早点儿回去,留神罚酒,这一番为贾瑞着想的好意,令他身上木了半边。他就像一条从未见识过香饵的鱼,毫不犹豫地吞了钩,他乖乖离开,边走边回头看。凤姐很谨慎,故意放慢脚步,确定他走远,自己才放松下来,也由此暗骂,要叫这禽兽死在自己手里。因为他这种乱伦的想法,不但吓了凤姐一跳,更是深深刺痛了凤姐她的自尊。87版电视剧违背原著,设计情节是凤姐回眸含笑留情,强调凤姐故意设计要坑害贾瑞,淡化了她作为性骚扰受害者的形象。

像所有普通女子一样,遇到性骚扰,第一反应是惊讶与害怕,所以凤姐会后退,后来席也是急于找丈夫贾琏,可惜他又忙着去寻欢作乐了。

87版电视剧的临去秋波

但是凤姐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能处变不惊,在短时间内作出最佳选择,以卓越的演技瓦解了对方兽性的冲动,给自己争取到了安全的结局和反击的机会。所以,无论凤姐后来陷害贾瑞的行为是否妥当,至少就当时这一谋取全身而退的表现,确实是反性骚扰的典范教材。

如何给对方留下你希望留下的印象,从而达成你自己的目的,王熙凤做出了最佳的样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