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上的廉洁

        世人都晓神仙好,唯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刘青云坐在办公室的书桌旁,在一张大大的宣纸上用毛笔写下了曹雪芹的半段《好了歌》,一边吟诵,一边流泪。西斜的太阳,透过玻璃窗户照在了办公室的墙上,只见办公室的墙上挂着一副裱好的字画,上面写着大大的两个字“廉洁”,迎着夕阳刘青云走过去怔怔的站在字画旁,似在发呆,又似在沉思。

        如果不是被撤职调查,刘青云可能永远都不会静静的坐下来回想自己20多年来究竟做了些什么。一切都还将是原来的样子,每天忙着喝酒、忙着应酬、忙着唱歌、除此之外他最喜欢的就是坐在办公室里写毛笔字了。他常说人总要有一个爱好,来寄托内心的空白。

        刘青云一个50岁出头的中年男人,从20几岁进入采油厂工作之后凭借自己的努力一路做到采油厂厂长的位子。这对于一个只有高中文化水平的他来说此生能有如此成就已经实属不易。刘青云不是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在人才济济的社会大潮里,自然比别人多付出了许多许多。

        记得刚参加工作之时,他还只是一个普通的石油工人,他的工作就是管理好油井确保开采的石油和井上的其它财产不被当地的老百姓偷走。一个人、一口油井、一座山、那是怎样的孤独、怎样的寂寞呀!当时许多年轻人都受不住这份孤寂纷纷离开,他却依旧坚守在大山里,一呆就是十几年。打扫卫生、写报表、巡视油井、他一日日重复着这单调的工作,从春到冬从冬到夏。为了少一些孤独他给自己买来了纸和笔,没事了就练字,一日日还真叫他练出了一手漂亮的毛笔字。可能就是从那个时候起他爱上了写毛笔字吧!这以后他这写毛笔字的习惯就成了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刘青云为人正直、踏实、勤快,对待工作一丝不苟,将一口油井管理的井然有序。好多次都被评为先进个人,他也因此得了个绰号叫“刘先进”。既然是先进、是标杆那就得对得起这一份光荣,之后他在工作中越发的认真。

        大西北的冬天异常的寒冷,为了确保抽油机不被冻坏,他常将自己的棉衣裹在抽油机上,自己则冻的蜷缩在火炉旁。有时候采油机冻坏了他还要自己修理,多少次冻破了手、多少次把自己冻感冒了他都记不清了。为了确保石油不被盗,那些年他睡觉从不曾脱过衣服,十多年的时间他没有一次睡踏实过,即使睡着了也得竖着耳朵。十多年里他守护了多少石油、十多年里他又得罪了多少人!很多次别人想出钱买油都被他一一拒绝了,在那十多年里因为护油他和别人打过官司,在那十多年里因为护油他被别人打的住过院。那些年他的同事有多少监守自盗者、那些年他的同事有多少得过且过者,他的一双手都数不过来。他打心底里瞧不起那些人,也从不曾和他们同流合污。那些年他工作的地方孤寂,他的内心也十分孤寂。他常有一个疑问,难道黑色的石油真能将人心也染黑吗?他偏不要在这一个黑色染缸里自我毁灭。十多年里他始终坚守自己的原则,踏踏实实的工作。他总以为自己是平庸的,其实他不知道领导对他这样一个人早有耳闻,也早有重用之心。

        有一年过年厂子里召集大家写春联,因为字写得好,他被抽去写春联去了。那一次写春联,让他从其它人中脱颖而出,深得厂领导的赏识,也是从那一次之后他的事业开始腾飞,像他的名字一样一路青云直上。从副队长到队长再到采区主任最后到一厂之长,一路走来好多同事都说,“刘先进”能有今天还不是靠他的那根笔起来的吗,但只有他自己清楚他的付出配得上他的位置。

        身处高位刚开始刘青云还在坚守自己的原则,他自己写了清廉两个字挂在墙上,那刚劲有力的两个字,时刻鞭策着他。可日子长了他竟也开始沦陷了。人可能就是这样,当你所站的位置不同了,听到的和看到的自然也就不同了。一个人所处的位子越高可能听到的假话也就越多,久而久之人就会被这些谎言所蒙蔽,沦陷在谎言的海洋里洋洋得意。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刘青云也沦陷了,在溢美之词中,在精致礼品中迷失了自我,沉醉在纸醉金迷的生活里醒不来。

        近两年腐败问题抓得紧,刘青云的问题上面也早有耳闻,可刘青云没想到自己竟然也会被撤职调查。办公室里刘青云已经收拾好自己的日常用品,转过头看见自己当年挂着墙上的廉洁两个字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沉思!是何时起自己把心里的廉洁移到了墙上,他却早已想不起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