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手指

网络照片



早上八点,我收到一条短信,连忙打开来看,居然是妈妈发过来一个孤伶伶的逗号,不禁哑然失笑。

母亲一字不识,作为外公外婆独女的她,也未能有幸踏进学校的门槛,为此她深感遗憾,没少责怪外婆。这也是她为什么拼了命也要我们姊妹几个多认字的原因所在。

母亲聪明伶俐,干任何事都胜人一筹,她时常惋惜我们姊妹几个都没能遗传她的基因。我们虽不如她,但我们认识字,也是我们在她面前骄傲的唯一资本。

自父亲有手机后,母亲便开始了求父亲打电话的日子。她总是埋怨父亲心肠硬,从不想起给我们打电话。

她思儿心切,隔三岔五的想起了谁就想立马打给谁。父亲心情好的时候还理会,心情不好时就难了。

他总是脸板着,一副想拿不想拿的样子,慢吞吞掏出手机,极不情愿地问她打给哪个。母亲在一旁是横睛鼓眼,怒火中烧,她恨自己不认识字比恨父亲更甚。

为求父亲打电话吵了多少次,她已记不清。每当为此伤心时,她都会撂下狠话,说自己马上去买个手机,不求父亲!可真要去买,她亦是舍不得的。

今年春节,姐姐给她买了一款老年机。握着手机的她自是欣喜若狂。但很快笑容又凝固下来,她还是不认识字啊。

于是我把家里人的电话号码写在一张白纸上,字写得很大,尽量写得周正,告诉她就按白纸上的字按。

她说名字我不认识啊。无奈我又给她编号,1是谁2是谁,可她又说记不住。彻底没辙的我望着她敢怒不敢言,直朝她挤眉弄眼。她谦意地笑笑不语。

我们几个都出门后,她是手机不离身,实在无聊了就在手机上乱按一通,要是通了就赶忙问是谁,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上几句,以便打发无聊时光。

看着手机上的逗号,我陷入了沉思。感谢母亲让我们读书识字,才能认识逗号,她的寂寞我的心痛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