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研初试成绩崩了怎么办?调剂or二战:你的坚持终将美好。

考研成绩出来的那天,简安的世界崩塌了。

电脑屏幕上冰冷的分数,让22岁的简安在看到的那个当下顿时觉得天旋地转。她下意识地咬住了嘴唇,指甲直接抠进了手心,却还是没有止住决堤一般的眼泪。连医院都会在重症患者死前先下病危通知,而眼前的分数却直接给了简安一张死亡证明。明明白白地宣判她过去一年无数个挑灯夜读的夜晚皆是无用功。

这是一种信仰崩塌的感觉。泪眼模糊中,简安觉得身体仿佛被掏空,而自己像一条被大浪拍打到沙滩上的咸鱼,最后被浪给遗忘在岸上了。

也有一种失败是成功的前奏

简安的情绪失控只持续了一小段时间,毕竟只要分数线还没有出来,就还有那么一线希望。稍稍冷静下来后的简安,胡乱地抹了一把鼻涕眼泪,就蹲在了电脑前疯狂地搜索起了关于分数线的咨询。但不知不觉中,却看起了前人考研失败后的心路历程和自我救赎方法等。

手机亮了,是孟婕发来的问候她的信息。简安在看到的那个当下顿时又哭了,她哭得委屈又愤怒,然后越来越悔恨绝望。如果不是几个月前,她主动放弃保送本校的研究生,那么现在体会她这种心情的应该是孟婕。

大学四年,简安的成绩一直比孟婕更好。简安觉得,如果不是因为她那可笑的野心作祟,那么无论如何都不会轮到孟婕顶上。就在她没日没夜靠着一口仙气支撑着奋战的时候,保研成功后的孟婕则四处游山玩水,摆拍P图,日子过得潇洒恣意。这让当时心有大志的简安一直感到不屑。

本以为只要最后天道酬勤,那些大把掉落的头发就不算什么。可如今看来,简安愈发自己的行为甚是可笑。放着舒坦的日子不过,非要考个梦校,如今还沦落到了不如当初的地步。都是自己作的。想到这里,简安很绝望,而孟婕问候的动机也就更加值得怀疑了。于是孟婕的面目在简安的逐渐变得丑陋起来。

简安关掉手机,狠狠地仍向了床头。无数个凭什么在脑海中飞驰而过,分分钟让她肝肠寸断。

学校的分数线终于下来了,简安没有过线。这一点,其实简安的理智早有预感,只是之前她更愿意骗自己以获得短暂的安慰。她甚至幻想过无数个她侥幸通过的场景,包括突然有人通知之前的分数有误等无厘头的可能。不过最终,所有侥幸都没有发生。

很快,冷静下来的简安投身于各大院校的调剂的信息之中,其中一些院校甚至不如她的本科学校。简安的成绩其实相较于国家线来说还算可以,可是今年的考研简直如同众神打架。当落榜的大佬们也开始争取调剂的时候,场面就变得分外惨烈了。简安的爸妈开始动用各种关系,希望能通过熟人找到能给简安复试机会的学校,最终也确实找到了,是一所之前简安根本不放在眼里的学校。真是应了一句“昨天的我你爱理不理,今天的我让你高攀不起。”

“我想接着考。”晚饭的时候,简安对着爸妈低低地说道。

“你先去面吧。好不容易有的机会。”简安的妈妈竭力把话说得很平静。

“可我不喜欢……”

“哎,当时让你保研,你不听。”简安的爸爸叹了口气。

“我……”简安的鼻子又酸了,眼泪直在眼眶中打转。

“那你看结果呢?新闻上讲了考研人数逐年递增,明年只会更难。要是明年还没有今年考得好,是不是又浪费了一年。”爸爸继续叨念着。

“可我不想去!”简安吧筷子一摔,大声地说道。

“人家要不要你都不晓得,你没有资格说去不去。”爸爸的脾气也上来了。

爸爸的话就像一把利刃,再次划开了简安千疮百孔的心。简丢下碗,哭着跑回了房间,将头一把扎进了枕头里。门外,爸妈相互埋怨的话断断续续地传了进来。简安听到妈妈正在责怪爸爸说的太过严厉,但是心里清楚,爸爸说的是真相。此时,她的全部梦想都是狗屁,她没有资格去挑。

最终,简安还是乖乖去复试了。但说实话这场复试,她并没有很上心。可就是在这种佛系的心态下,简安从容应答,多年的基本功尽数展现了出来,于是在调剂中她通过了复试。

没关系,一定有人在爱你

大学最后一个学期,回到学校写毕业论文的简安和孟婕在校园中相遇了。场面有些尴尬,好在两人都对考研的事情避而不谈,但是孟婕良好的精神状态还是深深刺痛了极度敏感的简安。

简安走进了厕所,在镜子里,她地看见一个大写的丧字。于是,她努力挤出了一个微笑。可是这个笑容放在她此时毫无生气的躯壳上怎么看怎么别扭。

距离考研出分已经过去了好一段时间。在此期间简安的灵魂一直都处于离家出走的状态。严格来说,简安不算真正的落榜。在复试通过后的日子里,简安也过上了可以胡乱吃喝,睡懒觉以及随心所欲打游戏的日子,和可她却并不感到真正的快乐,相反她觉得自己更像一个动物。漫无目的的日子比起备考期间带着梦想的辛苦拼搏更加令人煎熬。此时的简安终于明白什么叫做有的人活着,可他已经死的道理。

沉沦只能麻痹神经,却并不能疗愈伤口。好在简安并不是一个堕落的人。她开始花时间审视自己的内心,从为什么要考研开始。

这时,她突然发现,考研是她从大一开始的一个既定目标,但是这个决定下得过于迅速,以至于没有思考过程,所以现在回想起来连她自己都不十分清楚自己的主要动机。也许,是因为她的表哥表姐们在此之前都做出了相同示范?大概是这样的,她想。于是在前人的示范下,选择这个过程被她自动省略了。

简安也清楚地记得,大三时,当周围准备毕业就工作的同学纷纷出去找实习的时候,她徒有淡定的外表,内心是有些害怕的。因为她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做什么工作,于是考研成为了她逃避这些思考的最正当理由。

简安还清楚地记得,在考研准备报考专业的时候,她想都没有想就选择了和本科一致的专业,而在高考填志愿的时候她似乎也没有想过要读什么,只是选择了众人一致认为最好就业的专业。而在此之前的文理分班,她直接根据爸妈意见填写了理科。

事实上,从小简安都不是一众学生中成绩最出类拔萃的那个,可凭借着一股子韧劲她也始终能达到好学生的标准。她是个乖巧的孩子,做事情认真努力,老师家长都很喜欢她。而她自己也发现了这一点,于是她自觉地迎合着大人们对于好的定义。也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她成为了优秀的执行者。

想着想着,简安有些害怕,她不知道在过去二十几年的人生中,究竟有哪些选择是因为自己喜欢才做出的。小时候她喜欢过跳舞,但妈妈说弹钢琴更有用,于是她勤勉把琴到了专业十级。后来,她也想尝试羽毛球等运动,但是老师说她是个练田径的好苗子,于是在田径队里,她努力练习跑步,还算小有成就。再后来,她似乎就很少喜欢什么了,她知道反正总有一个标准答案在等着她。

想着想着,简安震惊了。

爸妈说既然复试过了就去吧,好歹也是个硕士。简安本来同意了,可如今一想,却更加不甘心起来。就像刚刚经历了一场启蒙运动,此时的简安想把放弃了二十多年的主权捡起来。她开始疯狂搜索网络上的各种二战心得。可找着找着,当她再次想到其实考研这件事情的也并不一定是她主观愿意做的,她又凌乱了。

那么她应该找工作吗?可是在茫茫的招聘信息前,她有点发憷,备考一年,她完全没有思考过这件事情。能果断找本科毕业工作的同学,在她看来其实很多也是目标明确的大佬。

你的坚持终将美好

想着想着,简安哭了,然后又突然笑了。因为,她发现自己在放弃保研这件事情上是有坚定立场的,并且这个决定她其实从没有发自内心地遗憾过。即使再来一遍,她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其实,不是简安不会做选择,而是她早就习惯了服从。渐渐的对于大部分事情她只会考虑别人怎么想,却很少过问自自内心真正的渴望。好在如今自己的独立思考的功能并没有彻底生锈,不过用起来也已经足够费劲了。

一年后, 有人说在帝都看到过简安,听说那时她梦校所在之地。不过帝都作为追梦者的城市,对任何群体都迎来送往。

有人说,简安把录取通知书扔了,果断选择二战。尽管她知道这件事情的失败率很高,可她不会后悔。她说正因为失败率高,所以她比任何时候都期盼成功,在之后奋斗的每一天中都充满着一种叫做忐忑的幸福。

也有人说,简安突然明白考研不应该成为她逃避的理由。于是她鼓起勇气,把简历投向了远方,尽管她并不确定哪个岗位最适合她。可她明白,这是她选择过后的决定,而此时的她比任何时候都活色生香。

妈妈在收拾简安房间的时候看到她的桌子上留有这样一段话:“希望亲爱的简安,从此参照自己的内心做选择,坚持自己所愿,而你的坚持终将美好。

爸爸看完后隐隐有些不安,明明他们刚把简安送去学校。

“鬼知道这丫头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走之前就神叨叨的。”爸爸嘟囔着操起手机拨了过去......

感恩遇见你,喜欢我文章的话请给我点赞和订阅哦,谢谢!ღ( ´・ᴗ・` )比心!

前篇:国内疫情,海外留学生都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