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魔道(37)

第三七章:梅雪浪涛


南宫小子骑过不少的马,他对马的习性了解很多,因此他可以称得上是一个骑马的高手。

但南宫小子从来没有骑过一匹好马,即便是无颜用一颗宝石换回来的那匹价值连城的马也并非是一匹好马,虽然那匹马死得很可怜。

今天,南宫小子还是没有骑到好马,他骑得是独角兽,但独角兽是任何一匹好马都不能相提并论的。

马是用来骑的,独角兽是用来躺的,因为再也没有比骑着独角兽舒服的事情了。

耳边的风很轻柔,但南宫小子知道,他们的速度却是极快的,因为他根本就看不清身边的树木是如何后退的,眨眼的工夫,那些景物早已在身后半里多地了。

南宫小子很担心,他生怕梅雪鹿没有追上,于是不时地回头看一眼。

梅雪鹿是真正的一匹世间良驹,如同无颜所说,它也是神兽,背上驮着一个将死的人,竟然还能四蹄翻飞地紧随着独角兽。

但南宫小子已经看出来了,梅雪鹿的身上,梅花愈加的红艳,这证明梅雪鹿的汗已经出来了,浸着身上的绒毛,才使得斑纹更加美丽。

此时,太阳已高,明显得感觉空气中有种燥热。

南宫小子只想快点到那个十巫堡,但他却发现了一件令他十分害怕的事情。


一匹好的马能够轻而易举地领会主人的意思,一个好的骑手也能只用些小动作使坐骑跑向正确的方向。

南宫小子是一个好的骑手,但他并不知道去十巫堡的方向,所以他骑在独角兽上没有任何动作。

南宫小子发现,这个独角兽却绝对是一匹神驹,它竟然能够体会到主人内心的东西。前面有一个岔道,南宫小子下意识得认为应该向左边去,结果独角兽果然向左边跑去。

南宫小子不以为然,只不过是种巧合罢了。

第二次情况也是如此,当第三次,第四次发现类似情况的时候,南宫小子害怕了。

他终于发现了一个秘密,这哪里是独角兽在引路,分明是他自己。

南宫小子自知根本就没有去过十巫堡,他不敢做这样的向导,更何况马上还有一个生命垂危的席方平,耽误了时间,这样的责任他怎么能付得起呢。

但下面发生的事情更加证明了他的想法,因为独角兽停了下来。

竟然已经到了海边,沙隐岛应该就在海上。


南宫小子的第一反应是应该跨海,但紧接着他的第二反应是不能过去,这两个想法在他的脑海中激烈的斗争着,所以连独角兽都为此停了下来。

南宫小子知道自己上当了,这个独角兽也许根本就不知道十巫堡的所在,更可怕的是那个姬飞峰在说谎。

席方平为了替父报仇听信了姬飞峰的话。路奇轩因为与姬飞峰打赌才和他们走到了一起。无颜则是姬飞峰的朋友,他当然是要帮着姬飞峰。

姬飞峰可以说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而且一切现象表明,这个道士是大家的朋友。

既然是朋友就绝对不会将朋友的生死视同儿戏,但姬飞峰却正是这么做的。

南宫小子想不通,为什么姬飞峰要这样说呢?明明这个独角兽不识路,他却一口咬定独角兽识路?南宫小子有些懊丧,他回头看着伏在梅雪鹿背上依然是昏迷不醒的席方平。

他感到一种孤立无援,席大哥就要死了,而他却迷失在东海的岸边,不知何去何从。


但另一种隐隐的感觉令南宫小子十分奇怪,自己明明从来没有去过那个十巫堡,甚至都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一个地方,可是每到一个路口的时候,他都会下意识地做出一种方向上的判断,这似乎太不合常理了。

每一次做出判断以后,独角兽就会向着他所想的方向跑去,那时,在南宫小子心里会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满足感,但就在这满足感之后,他的心变得热热乎乎的,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令他如此地陶醉?

亲近感,一个无法言语的亲近感就在南宫小子的周身弥漫着,一种强烈地意识告诉他跨海没多远就能见到沙隐岛。但海的那边一望无际,沙隐岛又在何处呢?

南宫小子想回去,但很快这个念头就被他否定了,因为他们已经跑了三个时辰,跑过了上百里地,他真的不记得来时的路到底在什么地方。


刚走过的路就不知道方向了,这并不奇怪,但从来没有走过路,南宫小子却固执地认为自己很清楚,他终于决定相信自己的第一感觉,那就是跨过海,海的深处必定有沙隐岛存在,岛上便是十巫堡,无可置疑。

这弹指间的想法得到了独角兽的认同,因为它已经做出了动作,载着南宫小子腾空而起。梅雪鹿似乎犹豫了一下,但也载着席方平踏海而行。

南宫小子本是很担心,低头望去,正如无颜所说,梅雪鹿四蹄展开,竟然奔跑在海面上,落蹄处入水不及三寸,背上的席方平依然是稳稳当当的,果然是只神兽。

白日里,海面平静竟然没有波澜,这让南宫小子心下释然,觉得自己的选择是完全正确的,前面隐约中似乎有个小岛,竟然泛着金色的光。

那一定就是沙隐岛,南宫小子更加自信了,不觉双腿加紧了独角兽的肚腹。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海面上的梅雪路奔跑起来似乎不再那么轻松自如了,身子竟然慢慢地沉了下去。


南宫小子大吃一惊,仔细看时,只见海水也变了颜色,混浊中夹杂着气泡不断地涌出。他顿时明白了,这海中有异兽出现。

但一切都已经晚了,海平面上旋起了一阵狂风,本来平静的海面突然咆哮了起来,海浪飞升。那梅雪鹿虽然在努力地保持着自己身体的平衡,但还是在巨浪的作用下晃来晃去,席方平伏在它的身上随时都有掉下鞍鞯的可能。

根本就来不急细想,南宫小子冲着独角兽大喊:“下去,快下去!”

独角兽头一低,身子立即向下俯冲,南宫小子却已跃入海中。他水性极好,一下子就游到了席方平的身边,将席方平从梅雪鹿的身上拽了下来。


此时的梅雪鹿卸去的重负,似乎想再次踏在水面之上,但却没有成功,一个浪头冲来,将它打翻,顿时失去了知觉,向着海面下缓缓沉去。

南宫小子根本就没有时间,也没有能耐管梅雪鹿的死活了,他架着席方平向俯身低飞的独角兽游去。

当初南宫小子曾架着席方平逃脱恶龙侍者的追杀,但这一次却不一样了。

逃脱恶龙侍者追杀时所过的江面平静,而这次在海中却经历着巨浪狂风的冲击,生死悠关,没有别的办法,南宫小子用尽全身的力量,一手抓着席方平的衣领,抱住他的头,另一只手用了试了几次才将独角兽的缰绳抓住。

“飞啊!”南宫小子大叫着。

那独角兽展开双翅,似乎要腾空而起,努力了几次,却没有成功,反而身子也浸在了水中。体力上的透支远不及目睹着死亡来得残酷。

南宫小子眼睁睁地看着梅雪鹿在身后平静地向海的深处坠去,随着巨浪的汹涌,变得越来越远,也许被裹走了,也许已经沉入了海底。

南宫小子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死亡,他再也没有力量向前划动了,手臂极为酸疼,只能一只手紧紧地抱着席方平的头,另一只手抓住独角兽的缰绳不放。


南宫小子想到了死,与席方平,与梅雪鹿一起葬身在东海之中。

独角兽就这样在海面上半是飞翔半是游进着,拖着两个浸在海水中的人,在巨浪中划出一道长长的水线。

就这样,独角兽竟然坚持了两个时辰,终于将两个人拖上了一个小岛,到了岸边,独角兽几乎也整个扑倒在地上。

南宫小子松开了手,一下子站了起来,紧接着跪倒在岸边,面对着身后依旧波涛汹涌的海面放声痛哭:“无颜大哥,我对不起你,梅雪鹿死了,如果前面找不到十巫堡,恐怕席大哥也活不成了,到时候我该怎么办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