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徽州的乡下

可能是纬度的原因,也可能是全球变暖的原因,徽州的冬天像是越来越迟,冬天没有一个冬天该有的模样。立冬过后的几天甚至于还有些燥热,当然,这也只是正午阳光时分。记得小时候徽州的冬天,准确的说是黄山脚下的冬天是寒冷的,孩子们都要拿一个叫火熜的篮子去上学,上课时可以把脚放在上面,下课了还能烤红薯,中午热一下从家里带来的饭菜。现在想想有点艰苦,但儿时觉得是一种快乐,这种快乐我的孩子估计是找不到了。徽州乡下冬天最漂亮的莫过于乌桕树,红色的叶子从山的脚下一直铺到了山巅,红的像一片天边的火烧云。偶尔会看到柿子树上会挂着几个通红的柿子在枝头,在蓝天的映衬下显得分外诱人。现在想想,徽州冬天给我的感觉就是红色的,不是那种鲜红,而是一种枯红,暖暖的,与徽州冬天乡下的温度显得不那么协调,但我却那么的喜欢。中间好像不知为什么,我似乎忘记了徽州乡下的冬天,也忘记了那枯红的色调,现在我怎么也记不起为什么遗忘,和我经过了什么。也许时间是可以快进的,但我们不清楚而已吧。还好现在我又拾回了徽州乡下的冬天了,我又看到了那种枯红,只是已经回不去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