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厕所管理间的夫妻

婆婆这几天正在收拾我不要的冬装,要送给住在街边公共厕所管理间的夫妻俩。这对夫妻给我的印象是节约,一年四季外套都是厕所清洁工的工作服,里面的毛衣秋衣背心都是周围老太太们送的。逢年过节才会去我家附近的烤鸭店买6块钱1袋子的鸭架子,用电磁炉炖白菜打牙祭,两个人有一个手机,是附近大妈送的,旧款国产手机,舍不得打电话。

婆婆请他家大姐每天晚上给我家做1个小时的清洁工作,1小时20元。我介意她穿着白天清洁厕所的衣服干活,不让她打扫厨房和卧室。她每天都是打扫院里和门脸房。每周一干活结束晚上7点钟,我婆婆总是让她在我家,用我婆婆手机,跟老家的孩子视频,她婆婆一个人在老家带两个孩子,家里没有网,每次视频都是去村里的小卖部,用人家的手机,人家的网,只能视频10分钟,她说村口小卖部要收费2元。

东城区的厕所每个厕所一个清洁工,每月3500元,没有休息日,经常有人检查必须随时保持厕所整洁。后来挨着的两个清洁工跟他们商量好,人家每个月给他们1000元,他们俩帮人家把厕所也扫了。每人每月可以赚4500元,两个人9000元,全年无休,怕请假扣钱,从做了这份工作就没有回老家了。

婆婆收拾了全家人的旧冬装,都给她,她千恩万谢的,东西太多,我帮她拿过去。大哥去扫厕所,还没回来,厕所管理间只有一张单人床,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锅碗瓢盆电磁炉。把东西放在床上,屋里站不开两个人,她站屋里,我就只能站外面。她拿起暖壶要给我倒水喝,我推辞着赶紧回家。到家婆婆看着我,我说您有事说吧,她吞吞吐吐的表示,厕所要装修,管理间要拆掉了,他们不能在这儿住了,租房太贵,他们在北京待不下去,要回老家了,东西比较多,婆婆希望我们能开车送他们去火车站。我想了一下,跟丈夫说了,他表示没问题可以帮忙,让我去问时间。

我又去了厕所管理间,他们俩正在厕所管理间外面吃饭,把菜放在一张椅子上,两个人各坐一个小凳子。我看到后,说我等会再来,就去了超市,买了一些面包。我回来她们已经吃完收拾好了,我把面包给他们,他家大姐接过来,男的让座给我,我没有坐,说明来意,他俩很意外,愣了一下,连忙道谢,说清楚时间车站,相约后天我家门口见。

后天一大早,我一开院门发现两口子坐在门口台阶上,我说:“不是中午吗?”女的不好意思的说:“施工队把房子拆了。”我打开门脸房让他俩进屋坐,男的怕东西丢了,非要坐台阶上。我看了看他俩的衣服,从店里找了身女装给她。进院跟婆婆说了,婆婆找了身公公的衣服,给了他家男的。婆婆让他把清洁工服扔掉,大姐赶紧拿着叠好说回家干活可以穿。婆婆看了看6个编织袋的东西说:“这也没法拿呀!”就去找绳子帮他们捆。我跟他们聊天,男的说起本来可以跟环卫局求情,去住垃圾站旁边的管理间,女的非要回家。大姐就抹了眼泪说:“6年没回家了,想孩子,孩子都不认识爸妈了。”男的慌乱的用老家话安慰女的,我也说:“回家看看,可以再回来。”大姐干脆的说:“不回来了,我姐姐养猪,挣不少钱。我也回家养猪,到家收拾收拾就盖房盖猪圈哩。”大哥打断她说:“你想的美哩,猪不吃呀,饲料多贵哩。”大姐说:“我在山上种粮食,种猪菜,受苦受累我不离开孩子了。”

把东西装上车,婆婆指着一包碗筷什么的说,这个也千里迢迢拿回家啊!这6包行李你俩就够你俩搬的了。男的说不要了,女的说:“电磁炉扔了我就心疼到不行,去年花了50从老乡手里买的,这用了还不到1年呢。”婆婆劝她零碎八七的东西劳神,别为了这个回头把大件行李丢了。她把我前天买的面包拿出来,其他的扔掉了,说面包要在车上吃。大姐帮我看了会儿孩子,我爱人找出我们淘汰的手机,送了他俩,给他们换上卡,教他们怎么用。大哥很高兴,微信上加上了我婆婆,说回去也开个网络。大姐跟我聊天,让我猜这些年他们攒了多少钱,我说:“10万。”大姐很得意的笑着伸出巴掌比划了一下说:“50万”。我长大了嘴表示惊讶,然后低声说:“小声点,别让人知道。”大姐低低笑着说:“我知道,你是好人我才告诉你。”爱人担心她们行李多迟到,就要提前走。

婆婆说:“我腿脚不好,就不送你们了。”车开走了我说:“您腿没问题也没法送呀,6个编织袋把车塞的严严实实,没地方坐。”婆婆笑着拍我说:“别想人家了,厨房小时工说了,收拾院里和门脸房的活儿,每天要加1个小时,1小时35块钱。”我想到自己即将失血的荷包哀怨的抱了抱闺女。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有人希望攒钱回家陪孩子,有人希望提高生活质量,这没必要讨论。决定生活方式的是价值观,而适合自己的价值观需要知识体系、自我认知互相作用形成。如果你想知道现在的生活方式是否适合自己,试试回顾自己过去10年的生活,看看自己有什么感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