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之「含冤辱情烈死金钏」

暑气逼人,只听得园子里的蝉声吱吱作响,这天宝玉来看王夫人,门口的丫头流着哈喇子,靠着红柱睡得正熟。宝玉掀了帘子进来,王夫人正在午睡,只见金钏一边给王夫人捶着腿,一边打着瞌睡。

这时宝玉凑过去,轻轻拨着她的头发,小声说道:“竟困成这样,出去玩去,去不去?”金钏忙摆了摆手,指了指王夫人,示意宝玉别吵了夫人,接着给王夫人捶腿。

这时宝玉从香囊里拿出一粒香丸,放在金钏口中,金钏笑了笑,宝玉握住她的手,说道:“明儿个我从太太这讨了你去,让你天天和我在一起。一会儿等太太醒了,我就说。”

“你忙什么,金簪子掉进井里,是你的就是你的,告诉你一个巧,你往东院去,那里姑娘多,你拿她们去。”

“我拿她们去做什么,我只守着你。”说着,宝玉托起金钏的下巴,眨了眨眼。

这时,王夫人睁开眼睛,坐起来给金钏就是一巴掌,口中说道:“下作的小娼妇,好好的爷们,都给你教坏了!”

“玉钏,去把你妈妈叫来!”王夫人冲着门外喊道。

宝玉看这势头不对,赶紧溜了。

玉钏进来,看见金钏倒在地上,捂着脸抽抽搭搭,“快把你妈妈叫来,把你姐姐带走!”王夫人怒气冲冲的说道。

金钏跪在地上,苦苦哀求道:“太太,好太太,您就饶我这一回吧,我再也不敢了。要打要骂,要杀要剐,您只管发落就是了,千万不要让我出去啊,就是太太开了天恩了。”王夫人冷叹了一声。

“我跟了太太十来年了,太太的恩德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这会子把我撵出去,我还怎么见人啊。”说着不住地哭起来,这时,金钏的妈妈已经带来了。“太太,求太太饶我。我伺候太太一辈子。”

王夫人指着金钏对着妈妈说,“你养的好闺女,带着你家的小婊子滚出去!”

“太太,您就饶了她吧。”玉钏和妈妈不住地磕头恳求。

“滚滚滚滚滚,省的看见你们恶心!”王夫人站在大大的观世音佛像下恶狠狠地说。

金钏盯着王夫人,愣愣地喊了声:“太太”,磕了一头,慢慢地起身走了出去。

这天袭人和薛宝钗在说着话,老妈子来说,这可怎么得了,好好的金钏姑娘死了。

“哪个金钏?”袭人问道。

“还有哪个金钏?就是太太屋里的。”“前不知道为什么撵她出去,在家里哭天喊地的,昨儿个早上就不见了,今儿有人在东南角井里打水,看见一个尸首,赶忙叫人捞上来,谁知道就是金钏。”说的袭人也直掉眼泪。

随后薛宝钗往王夫人这来,王夫人正在落泪,宝钗进来喊了声:“姨妈”

“你听件怪事了吗,金钏突然跳井死了。”

“嗯,听说了,但怎么就死了?”

“那天她打了一件东西,我一时生气,打了她几下,撵了出去,我心想过几天接她回来,没想到她气性大,竟投井死了,这岂不是我的罪过。”

“姨妈是个心善的人,故老是这样想,依我看,也许...也许正在井前玩,一不小心掉下去的了。”薛宝钗安慰道。

“姨妈,就算她生气跳了井,也不过是一个糊涂人,死了也没什么可惜。”

“话虽这么说,可我到底心不安啊。”

“姨妈也不必十分过不去,不过是赏她几十两银子送葬,也就尽了主仆之情了。”

“刚才给她娘送了五十两银子,只是没有新衣裳给她做棺裹,你林妹妹...”

“姨妈,我有几件新衣裳,给她送去岂不省事。”说着起身就要走。

“宝钗,你不忌讳?”

“我从不计较这些。”说着掀起帘子就走了。

这边宝玉听说金钏死了,神情恍恍惚惚,垂头丧气,耳边总是回想那两句:

“金簪子掉进井里,是你的就是你的”

“下作的小娼妇,好好的爷们,都给你教坏了!”

哎,一声叹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