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玉树琼枝作烟萝(03)

前情回顾:(02)秘爱
《目录》

(三)侍寝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夜已深,烟萝的寝宫灯火通明,她心事重重,望着忽明忽暗的烛火发呆,脑海里都是碧琼的倩影。

“还有九十天,碧琼就要生了,到时候我们就又能在一起了。”烟萝数着花瓣喃喃自语道。

“娘娘,你喜欢谁不好,为何非要喜欢琼贵妃呢?琼贵妃口口声声说爱你,可她上了皇上的龙床后,就再也没来过这里。等她生下了皇子,就更加不会理你了。”烟萝的丫鬟小彤替烟萝不值。

“小彤,你不会明白的,碧琼为了我牺牲了很多。”烟萝帮碧琼辩解。

“琼贵妃她真喜欢你?她一开始就冲着当上皇上的女人来的。娘娘,自从你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回来后,就变了个人似的,你当初是多喜欢皇上啊,可你现在爱琼贵妃爱得死去活来,枉费皇上对你这么好。”小彤提起慕宸。

“当初是我年少不懂事,以为我喜欢的人是慕宸才嫁给他,昏迷的那几天我感觉过了好几十年,把人生很多问题都想通了,我跟慕宸更多的是友情亲情,我跟慕宸之间是不可能产生爱情的。”烟萝道。

说曹操曹操到,就在烟萝跟小彤聊到慕宸时,慕宸半夜突然驾临烟萝寝宫,烟萝赶紧迎驾。

慕宸今天看起来很高兴,叫宫里的丫鬟都退下,小彤与众丫鬟明白慕宸的意思,偷偷笑着出去。

丫鬟一退下,慕宸突然抱起烟萝到她床上,烟萝扑打慕宸,问他:“你干什么?”

“朕今天想睡在你这里,不行吗?”慕宸道。

“不行!”烟萝撅起嘴道。

“朕是皇上,整个皇宫都是朕的,你也是朕的,朕为何不可以睡这里?”慕宸道。

“你不去琼贵妃那里来我这里做什么?”烟萝道。

慕宸抱住烟萝,对她道:“你还在生朕的气吗?就算琼贵妃生了皇子,你仍旧是朕的皇后,她绝对取代不了你的位置。烟萝,我们夫妻三年了,你都不让朕碰你,朕怕你会吃亏。”

“我一点都不吃亏,我们不是还有文若吗?文若就是我们的儿子。”烟萝指着地上睡着的波斯猫道。

朋友蔷薇家的猫荀文若

“朕的儿子怎么会是一只猫呢?烟萝,朕要你生个孩子给朕,不管是太子还是公主,这个要求不过分吧。”慕宸道。

“皇上,臣妾伺候不了您,我月事还未尽。”烟萝推辞。

“这个借口你十天前就用过。”慕宸道。

“我今天头有点晕。”烟萝假装头晕,身体摇摇晃晃,慕宸一把抱住烟萝。

“头晕的话,你就早点跟朕睡吧。”慕宸起身去吹灭蜡烛。

烟萝不能让慕宸得逞,叫住慕宸:“等等,臣妾还未沐浴,等臣妾沐浴完再来服侍皇上。”

“朕今天也未沐浴,朕又不嫌弃你。”慕宸要去脱烟萝的衣服。

烟萝死拽着自己的衣服不肯让慕宸扒下。

慕宸生气,对烟萝道:“朕是皇上,就算你不是朕的爱妃,你也要服从朕,不然你就是违抗圣旨!”

烟萝连忙跪下向慕宸求饶:“皇上,请你放过我吧,我真的不行。”

慕宸扶起烟萝,将她拉到床边,摸着烟萝的手道:“烟萝,你让朕做的事朕都做了,朕三年没有碰过你。可外面流言四起,说什么,你不会生育,不如将你废了立琼贵妃为皇后。朕知道你第一次紧张,朕会好好对你的。”

慕宸一件件脱去烟萝的外衣,烟萝用双手捂住裸露的肌肤,慕宸双眼直勾勾盯着烟萝看,烟萝感觉那是狼吃羊的神情,她吓得直哆嗦,拿起身边的被子,将自己裹得像一只粽子。

“烟萝,朕是你丈夫!”慕宸有些生气。

“我后悔嫁给你了!”烟萝抱着被子回慕宸。

“你今晚若不服从朕,朕明天就革了你父亲的职,抄了将军府。别怪朕无情,朕说到做到!”慕宸威胁烟萝。

一听到娘家会受牵累,烟萝只能忍辱负重,听从慕宸的命令。

烟萝就像乖乖就范的小绵羊,慕宸扯去了遮挡住烟萝的被子,命令烟萝做什么,她就做什么,烟萝浑身上下都被慕宸看得精光。烟萝哭成了泪人,她与琼碧在这里行欢的时候,明明是那么快乐,可跟慕宸做起来却是度日如年般痛苦。

男人的手是宽大粗壮的,男人的嘴闻起来是令人作呕的,烟萝无比想念碧琼那双青葱般的纤纤玉手,温柔地抚摩到她的肌肤是多么舒服,她还想起碧琼那张可爱的樱桃小嘴,含辞未吐,气若幽兰,是多么销魂。

慕宸看烟萝沉浸在回忆里,以为她接受了自己,就脱下披在身上的龙袍。

烛灯明灭,流萤翻飞,照亮了慕宸颀长秀挺的身体,他虽然早年征战沙场日晒雨淋,但胸前肌肤却如女子般细腻雪白,胸口的刀伤若隐若现,八块腹肌显示出阳刚健硕之美。

烟萝第一次看到衣不蔽体的男人,连忙用手遮住眼睛,不敢直视慕宸。烟萝娇羞,慕宸来劲,将烟萝整个人都压在了自己身下,双手更加不安分去爱抚烟萝,想在此完成这神圣的仪式。

烟萝被压得喘不过气,她感觉自己快死了,用尽力气从慕宸身下腾出一只手,摸到藏在塌下的匕首,猛地抽出匕首,刺向慕宸。

慕宸正在行欢毫无防备,被匕首刺中手臂,鲜血落到烟萝崭新的被子上,开出了血红色的花朵。

“你竟敢行刺朕?”慕宸捂住自己伤口,对烟萝厉声道。

“你这个昏君,你这个禽兽!”烟萝握着匕首对慕宸道。

“你还是第一个敢行刺朕的女人,朕今天就让你吃点苦头!”慕宸不顾手臂的伤势,像拎小鸡一样拎起烟萝,将烟萝从床上逼到了冰冷的墙壁上,按住烟萝的双手,在她身上狂吻乱亲,发泄着他禁欲了很久的情欲。

烟萝宁死不屈,见慕宸仍对她动手动脚,抬起腿奋力向慕宸下面踢去,慕宸及时闪躲,不然以烟萝的狠劲,他真的从皇帝变成了太监。

“烟萝,你?你真的想杀了朕?”慕宸不可思议地质问烟萝。

烟萝恐慌,跪在慕宸面前向他求饶:“皇上息怒,臣妾不是有意刺伤皇上。”

慕宸撕下被子一角,给刚才刺伤的手臂包扎伤口,走到烟萝跟前,抬起她的下巴问道:“你是否还对慕昀念念不忘,所以不肯跟朕同房?”

烟萝听到“慕昀”二字,愣了一会儿,要不是慕宸提起慕昀,烟萝都快不记得慕昀了,慕昀跟烟萝好多年未见面,她怎么可能还爱着慕昀?

“皇上,冤枉啊,臣妾与四王爷没有关系。”烟萝哭着道。

“烟萝,我们夫妻三年,朕从未碰过你,可刚才朕发现你已不是处子之身,朕与你行夫妻之事,你还想杀了朕,你说,除了慕昀,还有谁会让你这么大胆与朕作对?”慕宸问烟萝。

烟萝是绝对不会说出真相,碧琼马上就要生产了,她与她的私情不能被捅破。

“不是慕昀,皇上,我没有骗你。”烟萝肯定道。

“那你爱的到底是谁?”慕宸对烟萝吼道,他快对烟萝失去了耐心。

“我爱的是皇上。”烟萝为了保全碧琼说了违心话。

“你的眼神骗不了朕,你说爱朕的时候声音在发抖,说明你不是真心喜欢朕。好,你既然不知好歹,那朕就废了你皇后之位,打入冷宫,永不翻身!”慕宸无情道,穿上衣服从烟萝的寝宫离开。

慕宸没有报复石家只是将她废了后位,烟萝舒了一口气,她根本不在乎当什么皇后,打入冷宫或许是她最好的结果。

烟萝从地上站起来,看到床上殷红的血迹,心中有说不出的复杂情绪,三年夫妻情断,她将芳心已许不该爱的女人,不管后面怎样的结果,只要那个女人幸福就够了。

下一回:(04)出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