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母校

      在鄂豫皖三省交界的黄柏山海拔700多米的半山坡上,矗立着一所漂亮的现代化学校——黄柏山希望小学。这所由济南军区原副政委黄学禄将军筹资翻建的村级小学,也是我的母校。

      2003年秋季,我便被送到这里开始了我最初始的学习生涯。我对这个学校最开始的记忆还是老学校,现在的校园是重建的,已不是记忆中的母校。

    那时的学校是青砖红瓦房,虽没有现在的楼房气派,却多了一份温婉和文艺气息。那时的学校有两排红瓦房。每排大概有十间房。前一排的房子主要用作教室,后一排房子则是教师住室。两排房子之间除了水泥走廊和小径之外,便是大片大片的绿化。靠近前一排房子的是广玉兰,一到夏季,纯白的玉兰花开,整个校园都洋溢着花香。然后就是绿化带里的兰花,白菊,牡丹,基本上,每个季节都有花在盛开。靠近后面一排房子种着两颗雪松,苍翠挺拔,是我们在校外就能看到的风景。另外,学校里还种着几颗银杏和类似于李树的植物。那些银杏一到秋天就会落满地的树叶, 虽然增加了我们的卫生打扫难度,却也是记忆里不可或缺的风景。那种类似于李树的树会开小小的米白色花朵,然后结像樱桃一样的果实 ,味道却与李子相似,那是我记忆中关于母校的独特味道,不曾在别处再体会过。

    其实,两排房子都被大院子围着,白天上课时,那个院子一直是锁着的,只有早上到校和晚上离校才会敞开大门,这种方式大大提高了学校的安全程度。

    现在,重建过的学校比以前更完善、辉煌,但仍旧是记忆中的那个校园才是母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