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到地狱,我路过人间[推书]

这是一个交织着残忍与温柔的暗黑故事。

[以下加框字段摘自原文]

拿什么整死你,我的爱人……

这世上给人看的爱情好像总有些曲折,两情相悦太少,有了,却也可能因为一些原因求而不得。相爱相杀有时是乐趣,有时,是真的带着血腥味的残忍。拿什么整死你,我的爱人……这是谁,在黑暗中的低语。

是的,她是塔罗的逃奴,一只逃跑的宠物。

一句很简单的话,却让我瞬间感觉到了她悲哀的处境,带着淡淡的自嘲和不屑。她和他不过都是宠物,谈得上谁配不上谁呢,但宠物不过是别人赋予的称呼,她已经出逃,她拥有着自己。

天使击退了恶魔么,可若是天使便是最堕落的邪恶呢?

圣经中天使很多,路西法曾是最显耀的一位,最后却被视为撒旦。

我们以为我们看到的是天使,却不知道揭开面具后,也许是更可怕的恶魔。历史上功成名就的人很多,谋逆背叛的人也很多,其实,如果历史再给他们一些时间,谁知道曾经的大功臣是不是只是来不及谋反,曾经的奸臣只是在酝酿计划而被误会。平反案不少,但还有多少真相依然被隐埋在历史的尘埃里?

曾经以为,这样的话是爱的宣言,后来却成了午夜梦回最深的梦魇,再也听不得……这一辈子,都听不得。

仿佛听到轻轻的语气,在自嘲。而“这一辈子”,却又突然如浓墨般变得沉重。

把信仰交给上帝,把你的身体交给我。-白夜

信仰这样高尚而缥缈的东西就交给上帝吧,这一刻才是真实的,把你的欲望、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命运是个无耻的赌徒,老把我的感情拿去抵押。-白夜

我们这样开着玩笑,却拿命运无可奈何。

所以,她选择沉默,附送一个白痴都看得出的假笑。

有时候现实很可笑,明明退无可退却偏偏给你选择;有时候现实很残酷,假笑不是给别人看的,而是自己,不是想对别人隐瞒,只是对自己的嘲讽。

那些人不知道通往自由的道路需要付出什么代价么?面对危险的诱惑却不能控制自己的欲望,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你想要的,就必须付出代价,然而,即使没有得到,也请不要抱怨。

你的爱一贯建立在对我的残忍上,坏习惯对健康不好,这一次让我的残忍建立在你的爱上吧。

这叫,礼尚往来。“坏习惯对健康不好”,有时候做一些事情不需要理由,必须说一个,那就不要管它是否牵强。

其实吵闹苍蝇的存在并不可恶,可恶的是它没有身为苍蝇的自觉,自以为是个人。

说的不是苍蝇,是人。

问世间情为何物?圣人答曰:废物。

也许是废物,也许是暴躁的想让它成为废物,可自己却无法摆脱。

如果看不见,我们可以假装一切很美好。

有时候假装这个词真是让人心碎,只是破镜重圆的故事太难。或者说,那只是未完待续。

没有答案,就是还有期待;而有了答案,就是绝望。

期望也许就是无尽的绝望,而绝望也可以成为一个新的开始。

如果你的温柔也不过如此,我该如何去承受你的残忍?

不要再说借口,如果你的解释也不过如此,我该怎么再来相信你。

一切都是生活所迫,而生活却从未被抓住过。

一双隐形的手,在缓缓推动这一切。

白痴永远比变态更受欢迎,变态却比白痴活得更滋润。

生活中的黑暗童话,也许我们并不应该逃避。

生活真好玩,因为它总他妈玩我。

简单粗暴。

从天堂到地狱,我路过人间。

活着或死去,我在煎熬中踱步。来到人间,然后真实的经历这一切。然后一切的污秽和黑暗,成为路过的片段。路过人间,还要记得自己。

一场刀尖上的探戈,各自怀抱着自己的秘密,捉摸着对方的秘密,既相互吸引,又相互防范。

一场危险的游戏,身不由己。

对探戈有一种奇异的感觉,让人兴奋和着迷,虽然没跳过。

我如何承担你的信仰,如果我连自己都无法拯救。

我们同在这一片天空,你却找错了救赎。

请允许我尘埃落定,用沉默埋葬了过去。

这不是请求,这是通告。无效通告。

这场一个人的电影,漫长、压抑而窒息,像是谁在编制一个虫茧,慢慢将一切缠绕,冰封。

谁在演绎一场独角戏,谁在冰冷中拥抱自己。

宁做贱人,勿做傻人,贱人玩别人,傻人被别人玩。

我们会嘲笑很多人,会鄙视很多人,然而有些只是在自娱自乐,你不懂,贱人的世界。

Lucilen堕天之前,亦是神座身边最耀眼美丽的大天使长。

所以别和我说曾经,别和我说真相,生活随时随地可能狠狠地让你打脸。

人是如此复杂,有些东西,也许连神也无法拥有答案。

有些东西,也许连神也无法拥有答案。我们所苦苦探寻的,也许本无法给出答案。

忽然清晰的明白,没有谁该为谁付出什么,这是他的信仰,却未必是她的。

你的,未必是我要的。

亚莲(人物之一)

“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是夜的。”

其实,我们只是自己的,谁的也不是。不是你想要就能要,也不是你想给就能给。这时候,你可会觉得悲哀?

风天墨(人物之一)

原来如恶魔般的你,却也不过是他人的宠儿?你背负着美人的名号,却连爱也不懂了?同是行走在黑暗里的人,谁又比谁高贵?被禁锢呼吸的,从来不止一个人。

很久之前看的一本小说,故事混杂着圣经和塔罗的相关典故。语言紧凑,有些简单粗暴,但一句话却让我读了好久。

行走在黑暗中的故事,也有些美好到让人觉得残忍的温情。我始终记得亚莲向白夜描述的那个小院,有那么美好那么美好,如果是晦暗的生命那就一直晦暗下去,给了幸福却将它收走,真是美好到了残忍。这世上本就没有谁是谁的原罪,极致的爱与恨,给这个故事加了催化剂。

这个故事很复杂,每个人物又有属于自己的故事,背叛与情欲的交织,仇恨与组织的束缚,生存与不明的局势,谁是螳螂谁是黄雀?这个故事很简单,不过爱恨两字,不过生存之道。

最后,它不是个悲剧。

当初怎么知道这本小说的我不记得了,不过我是先搜的关于它的一段视频,然后决定看下去,不然我想在开头我会弃书。


然后,看者需慎重,涉耽美涉牢狱涉姐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此时此刻的我,每天都在进步一点点,现在我己经能把孩子接回自己身边,愿意跟她站在同一条大道上,我知道,今后还会发生很...
    果昕阅读 152评论 1 4
  • 对于难民这一群体,心情略有些复杂。一方面是报纸上看到的难民的艰苦处境:跋山涉水上千公里以及超载失事的船在海上漂泊了...
    小猴子环游世界阅读 34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