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46分的钟与夏

夜里静悄悄的

我一个人睡觉

睁开眼手机拿起

闭上眼

生活重现

昨天的人和事

任我一一道别

但是

总有那么个人

眼睛里满是星光

在我深邃的记忆里闪烁

又隐去

想要成为的样子啊

还是没有实现

也许

明天阳光明媚

我敞开胸怀

把身子晒热

这样也能在夜里燃烧

至少不冷

至少我有一身的阳光

一张卡纸和向日葵

或许我还有

有一半的风景

一身的力气

和一朵说我写诗无病呻吟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