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疆】第二十三章 破晓(8)

上原和邯羽被沙家军的老兵们抬去了后殿,还非常有远见地扔在了一张榻上。

王城魔尊寝宫的后殿虽然不过是后殿,但委实是比丘家老宅那破屋子体面多了。冬暖夏凉,即便外面日头正旺,里面依旧凉得像秋日。

邯羽睡着睡着觉得冷得慌,遂就一个劲儿地往身旁的暖炉里钻。

身旁的人死命地贴上来,上原便习惯性地照单全收,手脚并用地把人给抱了个满怀,尽职尽责地给他当汤婆子使。

日夜兼程从招摇山赶回来,又马不停蹄地打了一场恶战。眼下挨着松软的床榻,邯羽睡得可谓是心满意足。但迷迷瞪瞪半梦半醒之际,他又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躺在上原的怀里,他兀自想了一想,便想起了这男人背着自己去烟花柳巷这件事。他脾气登时就上来了,趁着对方也是睡得迷迷糊糊之际,横出一脚,直接把人从榻上踹到了地上。

上原在地上滚了一圈,坐起来的时候乃是一副睡傻了的形容。

他摸着自己磕疼的脑袋,对着榻上之人觉得莫名其妙,“怎么了?”

“自己干过的那点儿事,自己心里没数吗?”榻上的人也坐了起来,支着条腿没好气道,“现在仗也打完了,老子要同你算这笔账,过分吗?”

自知理亏,上原索性就着这个姿势跪了个端正,“不过分,一点儿都不过分。”

邯羽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手,觉得还差一条鞭子。瞥眼看向地上老老实实跪着认错的男人,他又觉得他膝盖下面还差一只算盘。一想到他背着自己干的那件不规矩的事,邯羽心里就冒火。遂觉得这件事情绝不能就这么轻易地被他糊弄过去。这次不把规矩给他做死了,下回他还敢不把自己的话当回事!

不过当务之急,他觉得还是应该先把这件事的始末搞清楚,看看他到底有什么隐情非得往那种地方跑。

他把汗湿的手掌往中衣上抹了抹,摆出了一副没什么耐心的样子,“老子明事理,给你一次解释的机会。但老子最近心情很不好,所以你长话短说。没用的屁话一句也别多,老子心烦着呢!”

上原唯恐弄巧成拙,连这唯一的解释机会都给搞砸了。他慎重地挑着重点,三言两语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他说了一说。

末了,跪在地上将脸面和尊严暂且搁在一旁的南沙军主帅道:“事情便是如此了。倘若夫人执意要与我置气,不妨拿鞭子抽我一顿。气消得快。”

听了其中缘由后,邯羽对于那一日的事情也算是了解清楚了。他不是不能理解上原的所作所为。他只是气他的明知故犯,还想藏着掖着。他知道上原跪在这里卖惨求饶是想快些将这件事情糊弄过去,多半也没什么悔改之意,是以便更加生气。

邯羽皮笑肉不笑,“谁是你夫人?你过门了吗?还是说我有提娉礼上门提过亲?”

“三娘……”

“不许这么叫老子!”

这一声暴呵,彻底掩盖了推门声。

看着地上跪得端正的南沙军主帅,再看着榻上泼辣跋扈还支着条腿正在驯夫的南沙军小兵,幽邢进退维谷。他一只脚跨在门槛内,另一只脚留在门槛外,觉得自己实在是不想错过这么一场好戏。但又十分有觉悟地觉得这是人家的私房事,自己这个外人在场挺叫原帅难堪的。

这种场面叫人给撞破了,丢脸是必然的事。上原丢了人,邯羽脸上也挂不住。

他揉了揉眉心,火气登时就上来了,“他娘的,你进别人屋子都不晓得敲门?”

幽邢一手扶着门框,委屈巴巴,“这是魔尊寝宫后殿呐,我哪儿想到你们醒得这么快!”

“行吧!你有理!”邯羽拍榻而起,“什么事,赶紧地说!”

“烨帅……”他顿了顿,“也许该叫魔尊了。他说等你们醒了,去一趟赤武殿。”

邯羽指着自己的鼻子,“我?他叫我去干什么,我不过是个小兵。”

“谁知道呢!兴许是看你这次表现不错,又许是他实在是没人可用了。”遂沉重叹道,“穆烈回来了,领着东翼营和都城大军残部与我们对峙。烨帅承尊位的大典,恐要过一阵子才能办。另外,北恒营的主帅战死了,招摇山大抵也快守不住了……”

邯羽听到这一连串的噩耗,脑袋更疼了,“这么多坏消息?连一桩好的都没有吗?”

“好消息也许便是……”幽邢看了他们各自一眼,“你们二位醒了。”

邯羽知道后面麻烦大了,这也就意味着再一次的分离。他看向上原,复又看回幽邢,“幽副将,行个方便,再给点儿时间,我有几句话要同上原说。”

小两口的私房话,幽邢这个外人自然是不便留下来听的。他也怕听了耳朵受不住,是以很知趣地退了出去。

脚下的石砖冷冰冰的,寒意自脚底蹿了上来,叫双方都冷静了不少。剑拔弩张的气氛一去不复返,两个人光脚踩在地上,相顾无言,最后皆都无奈地笑了。

“招摇山那头,许是要派你去支援了。”

上原不确定道:“为什么不是派你去?派你去更合理,毕竟你就是从招摇山回来的。”

“我在他眼里,只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兵。他不知道我是朝露,这种情况下,他更相信你。”

上原疑惑地看着他,这才意识到他好像不太对劲。

邯羽接着道:“这件事情,你也不要同他提。老子不想靠上辈子的名声在他那里得到赏识。这辈子,老子会靠自己的本事打拼。”

“朝露,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很好!睡饱了,也该去干活了。现在魔都城乱成这样,正缺人手。”他伸手给他顺了顺散乱的鬓发,“讨债的,妖族不比翼族,固有打法恐怕没用。你此去务必小心。”

上原打从心底里认为这一趟未必轮得着自己跑,但他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浪费时间。到底派谁去,一会儿见了玄烨也就都知道了。

幽邢可没时间等他们磨叽,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将带路的活儿丢给身旁的一个小兵后,他便骑着鹿蜀出王城去了。他得去一趟筱府,然后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再翻一趟对门跋府的墙头。筱魔君那头,他得有个交代,还得帮着料理莺啼的后事。然后……

幽邢骑着鹿蜀心中委实忐忑。他将她抛在战场边的时候,她看起来委屈极了。然后莺啼一出事,他就再也没能顾上她……

王城内外,到处可见南疆大军奔波的疲惫身影。昔日热闹繁华的东城已然面目全非。

筱王府外没有挂白绸,幽邢驻足立在府门前,觉得就连这座府邸都拢上了一层沧桑。他在那儿一待便就待到了暮色沉沉,迈着沉重的步子,他独自走在往跋王府去的路上。

筱魔君并没有准备为莺啼厚葬。因为魔族当下的情况不允许,他也想让莺啼走得清静些。

幽邢着实感佩这位默默无闻的魔君。他不仅面善,也有一颗仁慈的心。莺啼的死,他并没有怪罪任何人,而是将它归于了天命。

不知不觉中,他已然立在了跋王府前。

府门一反常态得紧闭着,许是跋魔君心忧被玄烨抄家。

想着那一日映岚的神情,幽邢有点怯步,不知道自己即将会面对什么情况。

夜色幽深,即便东城乱成了一锅粥,西城却还是一片宁静。他脚下一用力,便跃上了墙围。账房处守着众多家将,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把跋魔君的家底当回事。幽邢身形一闪,匆匆匿了迹,以免惹人注意。

公主闺房的寝院内风雅依旧,木梨花开得正旺,幽香满院。

窗户依然半开着,映岚也如往常那般伏在桌前。他不确定她是不是睡着了,但至少她安好,这比什么都重要。

悄无声息地靠近着,她的身形变得越来越清晰。他凝望着她,看到了她发髻中的步摇在微微晃动着。他以为是夜风轻拂,然而他却没有留意到此时无风路过。

幽邢立在了窗前,缓缓地推开了她的窗户,这才注意到她的肩膀都在微颤着。

“映岚?”

伏在桌前的姑娘猛然抬头,她脸上的泪渍清晰可见,眼眶红得不像话,薄唇被咬在了一行玉一般的白牙下,下巴微微打着颤,看起来可怜极了。

幽邢的呼吸一滞,觉得自己都要不能继续喘气了。

侧坐在了窗边,他柔声道:“怎么哭了?是因为那一日我凶你了吗?”

映岚摇了摇头,两颗豆大的泪珠瞬间便掉了下来,被咬着的薄唇上泛起了一行青白。

“那为什么哭?”

他的手伸了过去,然而却在半道上又缩了缩。半个身子探了进去,他直接抚上了她的后脑勺,“若是担忧烨帅会寻跋魔君的麻烦,大可不必。他现在还没这个闲空,我也会帮着说些好话。”

映岚依旧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揉了揉她的头发,幽邢长叹道:“我叫你不要等的,你却还是在这里等着。”

映岚以为他又要责备,便把头低了下去。她已经习惯了去等他,从月盈等到月缺,再到下一个月盈,为的就是这么一个可能。

“最近便不要再等了,我会忙上好一阵子。”他看进她的眼里,“别哭了,我难得来一趟,下一次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给你道歉,我不该凶你。不哭了,好不好?”

映在眼底的影子越来越模糊,她用力地点头,可泪水却止不住地流。

“看来我今晚不该来的。”他颓丧地叹着气,“我的出现让你哭得更凶了。”

映岚见他要走,下意识地伸手去抓他的衣袖。她努力地憋着泪,一双眼睛瞪得似两颗水灵灵的葡萄,脸蛋鼓成了个包子。

这样的神情,可怜又可爱。幽邢不禁伸手捏了她一把脸,苦笑着道:“我来,你哭个不停。我走,你又拉着我不让我走。”他仰头朝着老天爷叹气,遂问她,“下次在大街上遇见我,还要继续追我吗?”

她坚定地点了点头。

这个无声的答案让他心安也让他心酸。他爱映岚,却不能告诉她。他怕吓着她,也承受不了她的拒绝。这丫头是跋魔君的掌上明珠,而跋魔君又站在了玄烨的对立面。这一份情,他只能默默地藏在心里,要不起,也放不下。


翌日天明,玄烨踏出了王城,亲自去了城西外的那片焦土。北恒营一分为二,一半留在城北的驻扎地,另一半正守着城西的这片乱坟岗。北恒营已是彻彻底底变成了无主之师。从前,他们效忠时蕴。在时蕴身死后,他们只效忠玄烨。那是时蕴的遗言,也是他留给世人的最后一句话。

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招摇山一战由玄烨亲自披挂上阵。他将带走半个北恒营,让南疆大军留在魔都城继续与都城大军抗衡。他的决定亦出乎了邯羽的猜想,因为此役他要把他这么个新兵带在身边。

上原早就料到邯羽会回招摇山,这是玄烨给他的历练,亦是他给他的机会。在招摇山的战场上,玄烨会手把手地教邯羽怎么打妖族。这种机会太难得了,甚至让上原都不禁羡慕。

然而就在此时,招摇山再次传来了噩耗。西招营败了,妖族大军跨过了招摇山地界蜂拥而入。西招营主帅九广重伤,由蒯丹领着大军往魔都城方向后撤。

刻不容缓,玄烨必须马上领兵出征。

这是玄烨作为魔族至尊带领魔族对外打的第一场仗。他要夺回招摇山,且得速战速决,因为穆烈还在魔都城里虎视眈眈。

离都之前,玄烨见了一趟穆烈,给他指了条明路。他要他把东翼营放回东边的地界处,作为交换,玄烨也会把剩下的那半个北恒营放回恒水南岸。

穆烈答应了。因为魔都城不再是他的地盘,也因为他知道从今以后自己不会从玄烨那里得到任何补给,就像过去千百年里自己与魔尊对南沙军所做的那样。他养不起东翼营,只能将他们放回去,指望他们能够自己靠天吃饭,活到将来得以一用之时。

次日,魔族大军便踏上了往西的征程。于此同时,东翼营与北恒营也离开了魔都城。乌烟瘴气随之消散,生活在这里的族人默默地继续生活着。他们只能等待,等待着他们的新魔尊能力挽狂澜,让他们免于流离失所的厄运。

这一日,泷二捧来了个布包给身在王城内的上原,里头躺着的是一只无毛的小鸟。小小一只,缩成了粉粉嫩嫩的一团,连眼睛都没张开。

“原帅,祈安我给你找回来了。”

上原探头看了一眼,略带嘲讽之意,“挺大的一只鸟,一顿涅槃后就剩了这么点儿,毛还掉光了,像刚从蛋里孵出来似的!”

泷二忍俊不禁,“是像刚孵出来的雏鸟一样,吃饱了就睡!”

上原的目光挪到了它鼓鼓囊囊的肚子上。

凤凰需渡两百年方才能成年。他不禁想得有些远。他希望有朝一日自己还能看到它灿金色的身影在天际翱翔,想再次坐在它的背上从空中俯览魔族的大好山河。

待到那一日,魔族可会是一派河清海晏?

他由衷得希望,这一日不会太远。



作者有话说:

第三卷《屠疆》正文就到此结束了,整个《故人余情》系列也落下了帷幕。

《屠疆》结尾的时间轴后接第二卷《错天命》。

《错天命》完结的时候,我只给了一个番外,给天祁君和明煜神君一个交代。

《屠疆》完结后,我会多给几个番外。因为《屠疆》其实是整个系列里时间轴最靠前的一个故事,算是前传。《屠疆》的主副CP们在《错天命》里其实都没什么发展,所以我得给他们一个交代。还有读者们想必也提刀等着我给他们一个交代。所以往后的三周里,我会每周上一个较长的番外。

三周过后,可能还需要再等一段时间,会有一个全新的故事会奉献给大家。目前在存稿阶段,在此先留一个小小的剧透来吊大家胃口。

新坑《堕神》,文名暂定是这个,后面可能会改,全凭我心情。

题材:古风修真

标签:BL,养成,相爱相杀

作者友情提示:阅读此文时,千万不要轻易相信你所看到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