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校的微信日常

今天是要下雨没下的天气,爷爷说:这超市的纯甄酸奶太贵了,算下来一瓶七八块。

我说:这说来话长,广告效应加聪明商家头脑你知道吗?

爷爷说:我怎么不知道,是不是就和脑白金卖得好差不多一个意思。

我觉得我也是半桶水就说:对。

爷爷问我最近看什么书,我说:云边有个小卖部。

爷爷笑:这超市开到天上了还挣钱吗?

我说:这个是小说名字,讲究意境。

爷爷说,我看过王国维,我懂一点意境。今天下午你们上的什么课?

我说:写作课。

爷爷:写作课有什么好上的,还不如看书。

我:我也觉得,而且这个老师讲得不咋地,还没我厉害。

爷爷:你吹皮不打草稿,人家好歹是个老师,你去考个老师试试。

我:我考不了。

爷爷:你买菜讲价都不会。

我:咱们镇上的菜市场啊,买菜能讲价吗?

爷爷:能啊,我就喜欢讲价,多说几句话。钱少不能少,就另说了。

我:那我也行。

爷爷:你胡子都没张全,你跟人家讲亚里士多德说苏格拉底曾经说呀。

我:爷爷你这都知道。

爷爷:中央台讲历史教的。

我:我记得菜市场下去,那个超市旁有个刻章的,木头,小小的一间,绿色油漆。现在还开着吗?

爷爷:关了门,好久没开。

其实那里对我而言是心跳加快的地方。我永远忘不了那年冬天,在小镇的街道旁,我看一个雕刻的师傅在一平米大小的犄角旮旯里工作,那天地面上刚下过雨。我拍拍我的肩膀,你侧着探过头来打招呼。时光一去不返,今天傍晚又去了镇上。

这是我以前没发在qq空间里的一段,爷爷看到会叫我好好说话。

我:今天差点感冒,我听网上说,睡觉起来不能一下子起来,被子一下子离开就容易感冒。

爷爷:噢,这样啊。我那天看到你写了一段奇奇怪怪的武侠。

我:噢,我是乱写的,图大家一乐。

爷爷:你写得太轻松了,一点冲突都没有。

我:冲突一多,就要多写。

爷爷:那倒也是。

附,胡之作:

挥剑惊鸿的侠客停住手中的大宝剑,他告诉老白,你真要打吗?老白男中音:历史选择了此刻对阵你的是我,我无可奈何。侠客让老白回山重修若干年,侠客不斩平民。老白也没客气,立马表示同意。老白说,我过几年再来这里见你。侠客很爽快地回应了,可也有几分不潇洒的犹豫,侠客说他将来可能有很多事,可能特忙,可能吃东西想事情,搞坏了身体,也可能直接运气截止被别人给“挥剑惊鸿”了。老白特别惊讶,朝四周看看,帮侠客思忖:幸亏没人啊,这让山民草莽给听了,你的名声就声明作废了。老白说,我走了,要不就五年后吧。侠客说行,五年后的中午,日照头顶的时候,我们再聚此一战,两个时辰之内,若有人未来,他就是胆小鬼。老白问,那天下雨怎么办?侠客说,那就吃完早饭,戴上斗笠穿上蓑衣,等一天。老白说,那我能来的话就晚点来,傍晚你“伤寒”了,功力说不定减半。侠客笑曰,我有一些招,专门在危机时刻出,“伤寒”对应的就是我的寒冰掌,越寒越厉害。老白说,侠客就是侠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