戊戌正月初八

96
原田莓莓
2018.02.23 18:37 字数 410

戊戌新年自安回滬,已無旅日之前放浪之心。無大興致于動畫,無大趣味于展會,唯心所欲,無不在于讀書、學問。然而學之不及,有耐久之心,無耐久之力。熄燈就寢,輾轉思緒,願有志矣。
思量錢財,故及房產。查閱戶籍制度之繁雜,感歎限購政策之艱難。所思而得最易者,竟是大學。京滬之難,知矣;鄭安之敗,顯矣;川渝之興,得矣。且尋重慶大學之門戶,遂知有博雅學院一說,又為中山大學所立。鏈其所見,無不與我思維同衷,感情相和。驚然歎曰:“吾當學于此!”
噫!高考之難,我已經矣;就業之難,我已悼矣。今放浪形骸于中日城鄉,三年而知孰輕孰重。人之不為學則廢矣,此世何容我哉!唯今所想追求經世之道,非中國之大學不能成,故棄留學之計劃,立高考之微願。是其難矣,錢多發自當以節流理蓄,體多弱自當以鍛煉健康,學多病自當以激勵勉強。自是以後兩年,以此三者張之,其可成也讚于天,其不可成也往繼續之,終可成矣。
今為此文,以彰我誰。
二〇一八年二月二十三日戊戌年正月初八

随笔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