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行》书评

推荐理由

东野圭吾先生在本书中近乎完美地展现了对恶的动机,直面灵魂的黑洞最深处。

在各种片段交织下,一丝一丝地照亮隐去在黑暗的那张网,粘在蛛网上的猎物有些拼命挣扎,有些却早已绝望,等待死的结局。尽管风雨交加,在空中摇曳的这张大网却异常的坚韧,编织时的美丽图案,亦或是绝美的陷阱。。。

初读窃以为就是案件推理与还原,一直不停地告知读者线索,读到结尾处,却突然明了,东野圭吾先生写的是人,是人心。。。

推荐书评

想起小学时期风靡一时的《冒险小虎队》,当时非常热衷于看这套书,买不起全部,只能用不多的零花钱偶尔买几本,期间也会与同学互相换着看,早自习放在语文课本下偷偷看,午休期间放弃睡觉时间看,晚上睡觉前还是忍不住的看。冒险推理类小说着实迷人,但自此之后近乎很少会去看此类课外读物了。为什么?

初中迷上了漫画,高中迷上了网络小说,到了大学刚开始依旧是看网络小说、盗墓小说等,之后喜欢上编程,经常只看实用型专业书。

开始用上 微信读书 后,开始尝试许多类型的书,前一段时间刚读完李笑来先生的 《把时间当做朋友》,那是我在 微信读书 上第一本读完的书,而这是第二本。

刚开始看的时候,相对比较平淡,唯一让我不太爽的是,每一章节的结束与下一章节的开始,我总是连不起来,一头雾水,甚至有一种我读的是不是同一本书的章节的错觉,也因此在朋友圈中发了一条:“多年不读推理类小说,总是跟不上节奏”

回我的一个东野圭吾忠实书粉说道:“我当时第一次读的时候也是如此,因此看了三遍。”

故事从一个叫 笹垣 的警官调查 当铺老板桐原洋介 被杀案展开。在调查中有过对男主 桐原亮司 和女主 西本雪穗 的简单调查,尽管作者有意对 桐原亮司 的回答以及表现做了提示,就算我心中有过那么一丝的猜测,也瞬间被自己的道德与理性所排除,如同 笹垣 警官那样。

随着故事的推进,当心中那个最不愿也最不可能的想法逐渐占据主导的时候,我知道我成功的被东野圭吾先生入侵了心灵的黑洞。快到结尾处, 笹垣 警官与 筱冢一成 的交谈,向读者较为清晰的交代了整个故事的关键细节,突然间,对 产生了迷茫。 是一种处世态度,如同 一般,都是相对的,只有 没有 ,这种状态是不存在的。

如同文中多次被提到的 共生关系

虾虎鱼一定会待在枪虾身边

自看见自己的父亲具有恋童癖,在废弃楼层中对 雪穗 进行性侵时,刺死自己的父亲,帮助 雪穗 逃脱开始,他俩便是 共生关系 了。

精密的计划,完美的陌路人,一步一步实现一个童年遭受了噩梦的女人的梦想计划,一点一点修补自己的“美好”人生。

很难去想象年幼的他们遭遇如此悲惨的事情承受了多大的痛与伤、罪与恶。我不知道其他人在看到这个真相的时候心中是如何评判的,我有一种怅然与迷惘,如果是我,我会怎么做,也想男主一样刺死自己的父亲?或者当做没看见?

为什么这个世界需要道德与法律来约束?有很大的一点原因我觉得是 每个人对待事物的观点不同,需要统一。但在许多场景下,道德与法律能给出的答案往往并不是当事人心中最想的。

他们再也没有长大,她从不以真面目示人,他则是那个至今仍在黑暗的通风管中徘徊的小男孩

白夜行,对他俩来说,自那件事后就再也没有白天,他们就像夜里头的花草,即便是绽放,也只能是在黑夜中。

相比于 雪穗,我更关注 亮司。结局中 亮司 被警官围住无路可逃时,毫不迟疑 的跳楼,想要急救的时候发现胸口插着那把他视若珍宝的剪刀,我的眼眶一下子就被打湿了,至死,也要守护住 雪穗,用珍爱的剪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有时候会怀疑,笹垣 警官为何仍如此执着这件十几年前的即便是已过了时效的案情。

桐原亮司 有一双灵巧的手,能剪出一手漂亮的剪纸,文中对此描述的不多,有一处特别印象深刻:

“MUGEN” 一九八五年的营业与十二月三十一日晚六点画上句号。大扫除后,友彦、桐原和弘惠举杯稍事庆祝。弘惠问起明年的抱负,友彦回答:“做出不输给家庭游戏机的游戏程序。” 桐原则回答:“在白天走路。” 弘惠笑桐原,说他的回答和小学生一样。“桐原,你的生活这么不规律吗?” “我的人生就像在白夜里走路。” “白夜?” “没什么。”桐原喝了口喜力,看看友彦有看看弘惠,“对了,你们不结婚吗?” “结婚?”正喝啤酒的友彦差点呛到,他没想到桐原会提到这种话题,“还没想那么远。” 桐原神兽打开办公桌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张A4复印纸和一个扁平细长的盒子。友彦没见过这个盒子,它颇为老旧,边缘都磨损了。桐原打开盒子,取出里面的东西——一把剪刀,刀刃部分长达十余厘米,前端相当锐利,刀身闪耀着银色的光芒,流露出古典风格。“这剪刀看起来真高级。”弘惠直率地说出感受。“以前拿到我家当的,好像是德国造。”桐原拿起剪刀,让刀刃开合了两三次,发出清脆利落的刷刷声。他左手拿纸,用剪刀裁剪起来,细腻流畅地移动纸张。友彦直盯着他的手,左右手的配合堪称绝妙。未几,桐原剪完,把纸递给弘惠。她看着剪好的纸张,眼睛睁得浑圆。“哇!真厉害!” 纸张已经变成一个男孩与一个女孩手牵手的图案。男孩戴着帽子,女孩头上系着大大的蝴蝶结,非常精致。

或许 桐原 心中一直住着那个 在黑暗的通风管中徘徊的小男孩 吧,多希望能正大光明的没有如此多秘密的在阳光下走路。

友彦弘惠 剪的那幅一个男孩与一个女孩手牵手的图案或许也是自己心中的他与 雪穗。我不清楚这个图案他自己私下剪过几次,但我完全能够感受到那份爱,单纯的爱。

文末,送给自己一句话,平平淡淡才是真


首发于个人博客 StephenCode

同步在:

知乎专栏:黑白之间

简书专题:黑白之间

SegmentFault 专栏:黑白之间

微信公众号:黒白之间

微信公众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