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做木工挂坠的体验


手工,如果不是特别热爱,真的很难坚持做下去。


这是我完成木质挂坠所体会到的感受。之所以会有这样感受,是因为连续6个多小时的制作,身体既感到疲累,同时我的指尖因长时间固定木头,已经僵硬到无法伸直了。但即便如何,心里还是会感到很开心:


1)女票把挂坠挂到脖子上,看到她笑得很开心的那一刻,心里很满足,感到一切辛苦都值得;

2)从一块木头经历塑形、打磨、抛光等步骤,变成一枚质感亮滑的装饰品,感觉到这款作用凝聚了自己的用心;

3)因不熟练的操作导致作品有瑕疵,但结果出来后发现比想象中要好,心中绷紧的弦松了下来。


其实,做木工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轻松,更准确的说,这是一个体力活。虽然不像体育锻炼那样需要跑来跑去,但是连续几个小时,坐在凳子上,低下头双眼盯着手中的木制品,时间久了身体感觉很累。


而且打磨木头也是一个很煎熬的过程。比如这次我要把木头的宽度从1.2cm打磨到1cm,这看起来也就0.2cm的距离,我却花了近1个小时的时间。因为做木工,需要用一把磨钻刀,一点一点地宽度减少,这中间来回就需要成百上千次摩擦。如果不熟练,磨过了,还得重来,这就很折腾人了。


而最折腾的地方就是,你磨了半天,用尺子量了一下,发现宽度丝毫没有减少,这时候你就开始怀疑人生了:自己的努力到底跑去哪里了?为什么花了那么多时间,硬是没有什么变化?是不是方法不对?


如果这么去想,人就会变得很焦虑,因为越是想要早点看到结果,就越希望事情按照自己的想法进行,越不容许犯错,这时候你就很难专注在做木工这件事上,反而容易把事情搞砸。


比如我在塑形这一步时,坐在凳子上磨了将近2小时,屁股疼了,手也酸了,看起来变化就是不明显。这时候心里很着急,到底磨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呀!于是,加倍使劲地磨擦,快到像是在锯东西,看起来很残暴。磨了大约2分钟,人也累了,拿起木头一看,惊呆了:原来那个地方被我磨薄了,超过了所需要的宽度。


虽然做木工很麻烦,也很折腾,但也有很快乐的时候。特别是用砂纸打磨阶段,由120目到5000目,这个过程虽然漫长,但却十分有成就感。由于前面已经完成木制品的塑形,再用砂纸打磨时,木头就会逐渐呈现出它原有的光泽。


先用低目打磨,把木头的纹路逐渐磨平,所以打磨的时候会有很多木屑。而随着使用高目的砂纸打磨,木屑会越来越少,但是木头表面会越来越平滑,木头的纹路慢慢浮现。就有一种拨云见雾的感觉。


经历了前面几个小时的努力,身体已感到疲惫不堪了,但也许这个阶段是出成品的时刻,所以即便身体累,依旧能专注于手头上的工作。这时候反而疲惫感消失了,内心的焦虑感也没有了,眼里只有手中这块木头,然后看着它一点点变成心中想要的样子。


这就是我第一次做木质挂坠的体验,虽然很累,但却很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