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對任白CD版本 《紫釵記》曲詞(8)﹣﹣節鎮宣恩

「節鎮宣恩」:初演時沿用湯顯《紫釵記》最後一齣的回目〈節鎮宣恩〉。其中,“節鎮”即節度使劉公濟,由他奉召宣恩。
仙鳳鳴劇團於1968年重演此劇,由葉紹德先生提議將回目改為〈論理争夫〉。

(王哨兒四位出,嫁盧小姐、梅香、家將、軍校等企幕)

開邊開幕介)

「開邊」:鑼鼓點之一。作用主要是吸引觀眾注意某一點或劇中的某些情節,多在表演特別效果時用,如大風、下雪、射箭、嘔吐、氣倒、鬼魂出現、跳井、投河或演員遙指遠處等場面。早期粵劇戲台沒有前幕,今天在起幕時也使用這鑼鼓點。

(夏卿無精打采上介,見狀歎息詩白)未陪種玉于歸酒,卻對分釵袂別筵。(入
介)

「種( zhǒng)玉」:比喻締結良姻。
典出《搜神記》:“公汲水作义漿於坂头,行者皆飲之。三年,有一人就飲,以一斗石子與之,使至高平好地有石處種之,雲:‘玉當生其中。’ 楊公未娶,又語雲:‘汝後當得好婦。’語畢不見。乃種其石。數歲,時時往視,見玉子生石上,人莫知也。有徐氏者, 右北平著姓,女甚有行,時人求,多不許。公乃試求徐氏 。徐氏笑以爲狂,因戲雲:‘得白璧一雙來,當聽爲婚。’公至所種玉田中,得白璧五雙,以聘。 徐氏大惊,遂以女妻公。”

(太尉上介白)開道。
(中板)十郎未入東床選,枉握三台印信權。不怕驚弓飛鳥辭林遠,看我隨流順水放魚船。畫閣安排鸞鳳宴,銀獨光輝玳瑁筵。
(滾花)野花難配狀元紅,牡丹應把陽春占。
(埋位介)

(李益捧彩球上台口大滾花下句)有一個來俊臣重婚棄舊,受人唾駡萬千年;有一個侯思正再娶瓊芝,未入贅已身殉權焰。
(入介白)晚生拜見恩師,這絲鞭我交還。
(捧回彩球介)

「絲鞭」:絲製的馬鞭,古代亦用作締結婚姻的信物。

(太尉開位接彩球笑白)這,這絲鞭便成就賢契你跨鳳之緣。哈哈哈……
(將彩球搭在李益手,中板上句)成好合,唯待一聲傳。丈夫須向鵬程展,莫向閑
花野草再癡纏。玉堂高掛黃金匾,掌上明珠付少年,人來快把花燭點。

「爽」:即爽速,介乎中速與快速之間。

(李益白)且慢!
(爽中板下句)憐淑女,病榻尚流連。不為明珠忘故劍,堂前難就合歡筵。聖賢書,曾指點,論婚須在父母前。老親娘,今在遠。書生難背聖人言,尚望恩師休責譴。
(過序白)恩師,未承慈命,子不能娶,恩師見諒吖。

(太尉接球憤然接唱)唏,你當年苟合併頭蓮,喂,你可曾當著你哋娘親面?
(擲彩球與李益介白)你話!你講!

(李益緊接唱)此乃墜釵人結拾釵緣,義重情真難斬斷。
(還彩球與太尉介)

(太尉緊接唱)喂喂,釵情重抑或我情虔?

(李益緊接唱)我自有功勳酬恩典。

(太尉緊接唱)酬恩就難卻半子緣。贅東床,

(李益緊接唱)非所願。

(太尉緊接唱)咁交杯酒呢?

(李益緊接唱)亦非甜。

(太尉緊接唱)喂,小玉若然遭病損……

(李益緊接唱)十郎削髮去逃禪。

(太尉氣極,在袖裡拈出詩句介大滾花上句)哎吔!唔……待俺重檢反唐詩,忙忙奏上金鸞殿。

(李益白)哎吔,恩師,恩師……
(沉腔滾花下句)哎吔,雙淚難銷千古恨,一詩能陷九重冤。
(驚魂介)

(夏卿上前相扶大驚白)君虞兄,君虞兄……哎吔暈咗添。


(浣紗扶小玉戴鳳冠披霞帔上介)

(小玉爽中板)戴珠冠,把病容微微遮掩,雨打風吹斷蓬船。風搖薄命燭難點,則怕劫後情灰再難燃。臨身虎穴何怕險,玉碎還當勝瓦全。
(滾花)結彩張燈太尉堂,森嚴卻似閻王殿。
(白)浣紗,你代我報門。

(浣紗作難為介悲咽白)小姐……

(小玉白)去。

(浣紗白)小姐吖……
(滾花下句)你三分命擋千斤閘,縱拼殘命也徒然。命餘莫叩鬼門關,情絲不斷還須斷。

(小玉沉痛白)浣紗,代哀家報門。

(浣紗無奈白)哦……
(上前白)堂侯哥哥,請代我家小姐報門。

(王哨兒驕傲白)唏,站開站開……
(擲手介)

(浣紗見狀白)呀,這……
(台口苦介)黃衫爺爺送來一兩金,奴婢打咗斧頭,替小姐貯下一筆棺材本,正好移作報門之禮。
(將碎銀交落王哨兒手介)

(王哨兒用手一秤覺得滿意白)都幾墬手呀,報個名來。

(浣紗白)堂侯哥哥,我家小姐未備柬呈,只憑口報。你就報說:洛陽郡主霍王女,七品孺人狀元妻,霍小玉登門拜見。

(王哨兒大驚白)吓,原來又系呢嗰病娘兒,佢去邊度搬埋咁多架勢銜頭呢?不過,食我哋呢碗飯……
(急口令)不理冤家,不問仇家,不問煙花,還是茶花,駛得錢到就一枝花,駛錢唔到就當佢爛茶渣。姑娘少待少待。
(入介)啟稟爺爺,門外有女子報門。

(太尉白)那個女子呀?

(王哨兒白)報,洛陽郡主霍王女,七品孺人狀元妻,霍小玉拜門。

(太尉拋須介白)哎吔,吓……這霍小玉竟敢找上門來呢吓。好,待俺乘李益昏迷之時,將她傳見,將她活活打死,以消憤恨。軍校門,待霍小玉行上中堂,你們手持白挺,見影就打,見人就打,將她打呀打呀打!

(眾軍校門同時喝堂介)

(小玉,浣紗聞喝堂聲露驚慌介)

(李益被喝堂聲驚醒執夏卿快口古)哎吔,夏卿,聲聲喝打,到底太尉欲打何
人,堂上這般紛亂呀?

(夏卿快口古)你知否虎狼欲碎門前玉,中堂打死你嗰位病嬋娟。

(李益撲埋白)哎吔,恩師……
(花滾花下句)堂前若打我糟糠婦,十郎寧以命來填,佢命似風前半滅燈,難堪杖棒待我攔門勸。
(欲沖門介)

(太尉食住喝白)人來,將李益監押。

(家將分握李益臂介)

(李益哀號求色介)

(太尉白)傳霍小玉。

(王哨兒應命欲出門介)

(太尉醒起來喝白)轉來。

(王哨兒白)在。

(太尉白)霍小玉報門之時,曾說時洛陽郡主,李狀元妻,到底她如何打扮吖?

(王哨兒白)回報爺爺,那霍家姑娘報門之時,頭戴百花冠,身穿紫綬袍。

(太尉須愕然白)吓,她頭戴珠冠,身披紫綬嘛……哎吔,且住!細想朝廷有例,不能棒打身披紫綬之人。想霍小玉自小淪落風塵,未懂朝規,今日到底她受了誰人指點呢吓?唔……也罷。閻王既下勾魂令,不許無常空手回。王哨兒過來,你出到門外,傳說爺爺不見。俺這裡虛動鼓樂,奏出鸞鳳和鳴之曲。想婦人心腸狹窄,那有過門不入之理?那時節我落她一個闖席罪名,先去其冠,後脫紫綬,也是一般,她死在無情棒下。

(李益越驚越驚與家將糾纏後狂叫白)哎吔!小玉,小玉……

(太尉喝白)噤靜。
(撫須微笑白)哨兒,依計行事。

(王哨兒白)知道。
(出門介)

(小玉急問白)堂候官,何以入報多時,尚未傳見?

(王哨兒白)今日系太尉千金招贅之時,李參軍跨鳳乘龍之際,堂冊繳回,爺爺再不見客。

(小玉惘然白)哦,太尉千金招贅之時,參軍跨鳳乘龍之際嘛?

(太尉喝白)吩咐動樂。

(小玉對門憤然快中板下句)聞鐘鼓,郎就鳳凰筵,橫來白羽穿心箭,酸得我芳心碎盡步顛連。女子由來心眼淺,那禁他金枝玉葉,年年月月,依戀伴郎眠?妒酸風,怒滿了桃花雙臉。

(浣紗白)小姐,小姐……

(小玉白)我要去……

(浣紗跪攬小玉喊白)小姐,你唔好去。
(催快中板下句)抱膝狂呼死力纏,室如懸磬無溫暖,家有慈親白髮年。你雖作鴻飛,莫自投鷹犬。

(小玉喊白)浣紗……

(浣紗白)小姐……

(小玉白)所謂苦命親娘薄命兒,此後再難相依為命咯。你代我番去侍奉親娘,
也不枉我一場待你。浣紗,你去喇。你去代我話畀阿媽知,你話小玉一生自負,
我從來都唔肯係佢跟前認錯嘅,但係而家……而家我知錯咯。
(滾花下句)你話霍家生有殉情女,害到佢死後屍無丁口錢

「丁口錢」亦作“丁錢”,人口税。

(浣紗白)小姐,你唔好去……

(小玉白)你番去……你去啦……
(憤然滾花)不待通傳尋相見。

(王哨兒喝白)婦人闖席。

(太尉白)喝堂。

(眾軍校同時喝堂聲介)

(浣紗慘然一哭下介)

(小玉欲入聞驚慌一輪後,鎮定入介)

(太尉由細聲至大聲喝白)人來將她打打打……打呀,打呀,打呀!

(李益哀求太尉介白)恩師饒命……恩師饒命……

(眾軍校欲沖前打小玉,俱不忍,同收掍,低頭歎息介)

(太尉拋須介白)唏!

(小玉白)故霍王女,李狀元妻,霍小玉拜見太尉大人。

(太尉憤然口古)住口,我翻視霍王族譜,從未見霍王有女;檢閱長安姻緣冊,
亦未見李狀元有妻。你只不過是勝業坊歌妓一名,其實系至微至賤。

(小玉冷笑口古)太尉大人,霍王之女,不載於族譜,而載于天道人心;李霍
之婚,不注於姻緣冊,而注於三生石上。究竟霍小玉是狀元妻還是章台柳,你何
須翻檢姻緣簿冊,只須一問堂中嘅李狀元。

(李益急白)恩師,霍小玉是我結髮之妻,有烏絲闌盟心詩為證。

(小玉拈出烏絲闌介白)大人,若不嫌兒女私情有汙青鑒,請看盟詩血字,
足以證諸鬼神。

(太尉拋須口古)我呸。此乃勾欄苟合之詩,歌妓斷無誥封命婦之理嘅。哎吔,李益呀李益,因何不願附攀龍,而偏要自甘取賤呢?

「勾欄」:亦作“勾闌”。宋元時百戲雜劇演出的場所,後來指妓院。

(小玉冷笑口古)大人,你位列三台,名高望重,都不應含血噴人。想霍小玉
雖是落拓寒微,早具有捨命殉情之心,素識從一而終之義。令千金飽讀詩書,而
竟爭夫奪愛;你……你為民父母,而竟恃勢弄權。

(太尉怒不可遏白)哎吔,你若要爭回李十郎,哼哼,待我奏上金鑾,然後在
法場嚟還畀你。

(李益悲憤白)哎吔,恩師恩師,唉……
(滾花下句)我願受冤誣成反罪,莫令我高堂白髮受株連。甯甘碎剮複淩遲,但求合塚埋雙燕。

(太尉狠心白)呸,人來打轎。

(小玉心軟白)哎吔,慢,慢,慢……
(長滾花下句)虎嘯太尉堂,魂飛森羅殿,從天降下無情劍,恐怕一族冤沉在九泉。我入門氣焰今全斂,願毀三生石上緣,乞求棒下喪殘生,待奴自把珠冠貶。
(除鳳冠與李益同跪下求死介)

(太尉氣結介舉棒滾花下句)閻王既下勾魂令……

(內場喝道聲共鳴鑼三下介)

(太尉收挺棒續滾花下句)哎吔,聽得鳴鑼喝道鬧門前。今時暫斂虎狼威,我鎮靜從容來應變。

(胡雛,禦校,旗牌先上介)

(黃衫客(王服)掩面上介念白)蟠龍袖掩冰霜面,黃衫微服弄機玄。
(白)報門。

(王哨兒怯其威介白)呔,太尉千金招贅之日,參軍跨鳳乘龍之時,既然到賀,報上名來。

(黃衫客白)唔。
(放低袖介)

(王哨兒一見認得是黃衫客大驚一味震介)

(胡雛,旗牌等喝白)四王爺駕到。

(王哨兒連忙雙膝跪下白)四……四王爺到。

(太尉愕然白)哎吔,出迎。
(下階迎黃衫客,分位坐下介)

(太尉白)失迎失迎。

(黃衫客白)老太尉禮重了。
(故意白)吓,階前跪得一男一女,他們是何人?

(太尉白)這……四王爺,老臣正欲趨朝,萬不料躬逢王駕。喺呢王爺,有一官員,在於關外題有反詩,該當何罪呀?

(黃衫客白)論罪當誅九族。

(李益小玉蹲地抖戰慄介)

(太尉笑白)哦,好嗰當誅九族。
(快口古)哪哪,階前下跪者乃是題詩反唐參軍李益。詩在老臣手中,經已不容置辯。(呈詩介)

(黃衫客白)慢來慢來……
(口古)本藩适才在虎門之前,堂候官曾說“太尉千金招贅之日,參軍跨鳳乘龍之時”。老太尉,你既知參軍有禍延九族之罪,姻親亦在誅連之列,何以偏偏又妻之以女,締合良緣。

(太尉白)這……

(小玉認得黃衫客愕然,暗與李益關目介)

(黃衫客白)老太尉,某對於律法不明,特自登門請教。倘有官員壓迫才郎,強其棄糟糠,重婚配;更迫老秀才為媒,草菅人命,這,這又該當何罪?

(太尉白)罪該撤職。

(黃衫客口古)哦,好一個罪該撤職。老太尉,本藩微服出巡,風聞太尉壓迫才郎,強其棄糟糠,重婚配;可憐老秀才拒為不義之媒,竟招殺身之損。

(太尉茅介口古)想老臣位列三台,那有不德之事?不過是道路傳聞,不足為據。試問有誰指證我草菅人命,迫害英賢呀?

(夏卿激憤白)四王爺,證人在此。

(黃衫客白)證得來。

(夏卿七字清下句)傷故友,慘死在堂前。太尉行兇,下官親眼見。(拉腔)

(黃衫客喝對太尉白)撤座。

(李益七字清下句)迫我重婚配,太尉恃強權,只為牡丹欲把文魁占。

(小玉接唱)假借詩中句,誣衊李狀元,
(滾花)伏望秉公來處斷。

(黃衫客太怒白)去冠,聽參。
(以劍去太尉冠介)

(太尉驚震跪下介白)王爺開恩。

(黃衫客快七字清下句)惡跡昭彰早揚傳,上方賜有存忠劍,禦旨黃衫代策權。
(催快)你俸祿千種全罷免,我為媒再續紫釵緣。
(滾花)人來再把花燭點。
(正面坐介)

(家將點起花燭介)

(李益,小玉兩人交拜後拜謝四王爺介)

(黃衫客笑介)

(黃衫客,李益,合唱滾花下句)紫玉釵,
(小玉唱)留佳話,
(合唱)劍合釵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