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烬⊕寻爱启示㈥

(12.)

  

  炙热难耐。

  

  今年的天气,真是诡异得很,眼下才是五月中旬,明明只是暮春初夏的一个过度,我在路上走了一会,居然已经出了一身汗。

  

  “瞧你热的,怎么感觉都快熟了。”走在我旁边的苗苗撇了我一眼,轻哼道。

  

  而我则热的完全不想说话,只是艰难地看了一眼苗苗后,重重地喘了一口气。

  

  “你还能坚持吧?”苗苗侧过身,站到我的跟前说:“我家就在前面不远了,你上去休息一下吧?”

  

  “不了,不合适。”我笑笑,拒绝了苗苗的好意。

  

  “真矫情。”苗苗白了我一眼:“那你自己回酒店吧,不用送我了。”

  

  “行,再这么走下去,我都要融化了。”我苦不堪言地点点头。

  

  “走吧走吧,不过我说你这体质,到了三伏天该怎么办啊?”苗苗说。

  

  “窝在空调房里呗。”我招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大声吼了一声:“师傅!跪求空调!”

  

  “我去,顾祯言我告诉你,以后不要告诉别人你认识我!”

  

  苗苗的脸色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一黑,然后转身就离开了,而我并没有注意这点,只是拉开车门不停说道:“空调,空调,我要空调!”

  

  “今天这鬼天气是挺热的。”出租师傅爽朗地笑了笑:“怎么,你要去哪?”

  

  “延安饭店。”

  

  “好嘞。”

  

  出租车缓缓上路,现在已是上海的深夜,可我仍然觉得仿佛身处午后的烈日之下,站在足足有30℃+的陌生城市的某一角,看着周围一片霓虹衬着夜幕,降临得灯火迷离。

  

  路过这里,路过这一个城市的老城区,看着人流如洪水宣泄,不断凝视两边,那显得有些旧的塔楼建筑中间,一条供车辆穿行的马路,似腰带般细长,缓慢前进的车流,在逐渐磨去了我的耐性,于是跟司机说了声抱歉,在等了五六分钟后,我在前面的十字路口下了车。

  

  我拖着外套一步一步向前走,结果就是我这天生怕热易出汗的体质,才没走几步,背上便湿出了一个显眼的“T”,不过这跟汗衫上的“M”倒是很搭,连起来念念,我总能联想到一个全身毛茸茸的萌货——可爱又讨打的家伙。

  

  街头迎面扬起了一股热浪,我浸在里面,打了一个喷嚏。

  

  我看着这条不长的斑马线,等着那甚是不短的红灯,听着两个监管治安的小交警的口哨,不由因为天气原因,觉得甚是烦躁。

  

  在这的十字路口的正中央,立着一座一看就很有年头的石碑,在这周围还铺满了一圈圈明媚的鲜花,不过我却是对这份美好嗤之以鼻,更不明白在这车流汹涌的地方,为什么会置放这么一座,莫名其妙的事物。

  

  城市文化么?

  

  想想也是了,一个堵成这样的地方,他们又能撞倒什么呢。

  

  我一边这么胡思乱想的想着,不禁嘴角挂起了一丝淡笑,在拐进了一条闷热的街巷后,我向着酒店的大致方向走去。

    

  我对这个城市是陌生的,来的这几次,也都是一直有朋友几个领着,像这样随心散步,是从来没有的,走在这个道路曲折的城市,对我这种轻度分不清方向的人而言,到达目的地的路途,简直是一个噩梦般的存在。

  

  “不行,要看看地图了。”

  

  我揉揉再次泛上醉意的头,然后从口袋掏出手机。

  

  然而在我几次输入了“0527”之后,我却惊讶的发现,我的手机居然打不开了。

  

  什么情况?

  

  这只手机经过苗苗的手以后,就打不开了?

  

  难道她把我的解锁密码给换了——不会吧,她什么时候这么无聊了?

  

  我对这样的情况倍感头痛,却又没有任何的解决办法,一时间,我突然有了蹲在墙角画圆圈的念头。

  

  可我真傻啊,画圆圈有什么用呢?

  

(13.)

  

  我大概走了有二十多分钟,彻底被燥热搞垮的我,依靠在了一家小超市的门口。

  

  本来是根本不会走这么久的,只是路上突然文艺感十足,为了欣赏夜景里的杨柳垂岸,特意逗留了一会,这才落了一个令人绝望的凄惨结果。

  我在这一圈绕了很久,可在一而再,再而三地重新回到了原地后,我遥遥地看着远处灯火辉煌的上海夜景,心有不甘的对着身边那一块巨大的、由LED灯组成一个“P”的牌子,竖起中指。

  

  “哟呵,都来了三次,就一次没小爷我,就把绝望写脸上啦。”

  

  我的身后,忽然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嘲讽声,回头一看,来的是一对更熟悉的身影。

  

  一个是高大但并不威猛的胖子,另一个则是清秀但并不柔弱的女子,他们并排走到我的面前,表情是一致的无语。

  

  “你们来了啊。”我尴尬地笑笑。

  

  “嗯,不错,多日不见,你这家伙还是这副傻样,很好,哥哥我很喜欢。”那胖子对我挤眉弄眼着说,然后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突然笑了出来,那将脸挤成菊花笑容……真是不仅猥琐,而且邪恶。

  

  “方胖子!”旁边那个女子一听这话顿时怒了,之间她一把拎起胖子的右耳说:“你又用眼神强……非礼别人!”

  

  我:“……”

  

  我默默的看着这对奇葩,心里默念着这对奇葩,叫方承凯和柳盈蕊。

  

  奇葩方承凯。

  奇葩柳盈蕊。

  

  你们两个逗逼真是够了啊!

推薦閱讀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