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花

   黄昏。

  蛐蛐声此起彼伏,偶尔会夹杂着几声狗叫。万物回归于平静。看似风平浪静,却是一种“不详”的前兆。

  

  夜逐渐深了,周围灯光一盏又一盏的熄灭。最后的灯光,是一个奴才手上的灯笼。

  细看会发现,侍卫所待的阁楼门口围了一群黑衣人。

  这家官老爷是个有名的贪官,欺压百姓无恶不作。就在今日,他因帮宰相家公子杀人案脱罪,而被宰相大人赏了一样世间稀有的宝贝。

  

  一颗有一个拳头那么大的夜明珠。

  

  这不义之财,皇上若知道,后果不堪设想。俗话说,越危险的地方就是越安全的地方,那个贪官怕人举报不敢说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哪也不藏,就放在自家藏宝阁中,让武功高强的侍卫们看护。

  

  夜明珠成为了府上重点保护对象,贪官让侍卫们整日在藏宝阁外守护着,里面则由一个从小跟他到大的贴身奴才看护夜明珠,不让任何人靠近。

  做好了一切防盗的准备,可偏偏那位大盗不知用什么办法得知消息,捅了漏子,成功便装,然后溜进了宝阁内。

  

  “这位小哥,有需要帮忙的么?”那大盗成熟性感的声音,说话的人如她声音一样,身材火辣,圆滚滚的酥胸随着呼吸起伏着。借着月光,她飞下屋檐,轻飘飘一身紧身黑衣,露出光洁的大腿,稳稳的落在正蹲着睡觉的小奴才面前。

  

  这就是那位无人不知的大盗,千面狐花道常。可变男也可变女是这位花爷独有的绝技。

  

  奴才:“这...”

  

  不等他反应,花道常轻轻附身,故意露出胸前深深的沟壑,细长的手指红色指甲勾起奴才的下巴,此刻她的眼神如狐狸般的魅人。

  

  小奴才呆愣着眼睛看着他,似乎被他迷惑。

  

  花道常:“蠢死了,小可爱。”

  

  大盗轻笑,她挥手将灯火全部熄灭,夜明珠的光芒使她很容易找到方位,手一伸从奴才怀中掏走了夜明珠。护着宝贝的奴才感觉怀中一空,猛的在花痴中惊醒,回过神,吓得放生大叫“来人啊!抓贼啊!”。

  

  “这种废物还敢派来护着夜明珠,这贪官真是老糊涂了!”花道常冷笑一声,一脚踏在窗檐上,飞身而起。门口的侍卫闻声闯进来时,早已晚了,人去楼空。

  

  哈哈哈哈,罪魁祸首一秒变装回原本男人的样子,坐在不远处的桃花树上,晃着修长的双腿,看着贪官府里府外的人如无头苍蝇一般,拿着火把大叫乱跑。

  看来看去,觉得无聊,他随手翻进一户人家的院子里。顺着敏锐的嗅觉,成功偷挖出那户人家府中树下埋藏多年的女儿红。浓郁的酒香让他忍不住眯起眼睛,细品一番,果然是好酒。他独自庆祝自己又一次成功...只是这酒,后劲真大啊...

  

  大清早,美梦不长...

  满街狂窜的花道常此刻奔跑的像个兔子。脸也因呼吸急促变得通红,汗流浃背。

  本来他藏的好好的,天衣无缝。可偏偏贪嘴,喝了点小酒,结果误了大事。

  昨日,他在树上喝的昏昏沉沉,断了片。今早醒来时发现,自己竟躺在人家未出阁的黄花大闺女身边,两个人还相互拥抱着!

  

  于是,以花道常多年浪子的经验,想都没想穿衣服撒腿就跑。这一慌张,撞倒了桌子,把人家闺女吵醒了。果然意料中,大闺女“嗷”的一声尖叫,唤来了一群护卫和家奴。

  

  “来人啊!!抓嫖贼啊!!!”

  

  嫖贼?!什么鬼!

  

  花道常用轻功,在屋檐中间跳来跳去,脑子转动想着对策。

  突然,他猛的停下,一拍脑袋才想起自己可以变成女人“脱罪”啊!说变就变,他急忙拿起路边卖货小贩的雨伞做掩护。“唰”的一声打开雨伞,又来一个漂亮的三百六十度转体后,他瞬间变成了一位窈窕多姿的女人。

  果真,变成女人后,身后一群人没了追踪对象,纷纷停下脚步。

  

  “那嫖贼定跑不远,分头追。”领头的挥手大叫,众人正要听指挥行事时,一个孩童清脆的声音响起“你们要找的,是这位大哥哥么?”

  一个四岁左右的孩童拿着糖葫芦指着身前的花道常大声说道“我刚刚看见这位大哥哥一转身就变成了大姐姐。好神奇啊!”

  

  花道常:“你!...”

  

  “好你个贼人!!!还敢变身!抓她!!”领头的大喊一声,和众人奔向花道常,花道常吓得一惊,扔伞就跑。

  

  这下事情变得糟糕了,论花道常也没想到,一个孩童竟然差点没害死他!

  

  管他是左是右,花道常东奔西窜,最后竟缺心眼的拐进了一个死胡同。高高的围墙,全是青苔,花道常腾空蹬了几步,竟然上不去,又滑了下来。

  

  难不成堂堂三盗之一竟会因为“强奸未遂?”要被抓住送官府?花道常有些绝望的闭上眼睛...

  不可以,这也太他妈丢人了!他猛的睁开眼睛,努力一个飞跃...

  结果还是没跳过去。

  但幸运的是,旁边唯一一扇窗子竟然被他用力地一脚震开了,虽然窗子一打开时,差点没撞坏他的俊脸。

  闻声,窗子里面探出一个狐狸面的老女人,那女人似乎刚要发脾气,见他狼狈的模样,瞬间明白了个大概,突然奸笑着对他说道“小姐,我这里倒可以让你躲一躲...”

  

  花道常:“真是谢...”

  

  “等等,我还没说完呢。”那女人傲慢的一扭头,慢慢伸出指甲盖摆弄起来,花道常见她不紧不慢的模样,急得跺脚,直回头看是否有追兵追来。

  

  老女人:“让姑娘你躲,我有一个条件...”

  

  追兵:“去那里找找!快!”

  

  眼看追兵的声音越来越近,花道常也不了管太多,手一撑一个跳跃翻进窗子内,急忙关上了窗子。

  

  老女人:“呵呵,看样子,小姐是答应了。”

  

  花道常急忙用手比划不让老女人出声,老女人见状也乖乖闭上了嘴。直到追兵走远,花道常才长出一口气。

  

  花道常:“说吧,你让花爷我做什么?”他大大咧咧的跨坐在椅子上,也不管现在自己是女人的样貌,翘着二郎腿抖起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抬杯猛喝一口。

  

  “我相中了小姐的样貌,请你做一晚本青楼的头牌。”老女人堆笑的满脸是褶。

  

  噗!花道常听后,一口茶全数喷出。这真是刚逃出熊洞又进了狼窝。没想到,这鬼地方竟然是他常去的楼子的后门?!怪不得他看这老太太有点眼熟?

  如今他便装成女人的样貌,这老狐狸没认出他来。

  

  哼哼,不过...你以为花爷我是守信用的人么?

  

  花道常二话不说,放下茶杯抬腿要跑。那老女人似乎有所预料,冷下脸抬手轻轻一拍,一群飚头大汉冲进门内围住了花道常...

  

  花道常:“...”

  

  大丈夫能屈能伸,花道常连忙笑摆手,坐回了原本的座位说道“何必动粗嘛,我答应就是了...”

  

  这里原本的头牌得了风寒,本应每月进行头牌“拍卖”却因为她的生病,一拖再拖。不少老爷、少爷们等不及,纷纷转去了别人家。狐狸老鸨也是急得火急火燎,没办法才出此下策。但幸运的是,这天上一下子就“掉”了一位绝色姑娘,生的样貌竟比头牌还要妖娆几分。

  

  换衣服时,花道常才发现,折腾中,夜明珠竟然不见了。肯定是落在那位姑娘家了。唉...白瞎了。

  未等他叹息,厚重的金线五彩段衣袍,就被套在了身上,头顶戴上了赤金镶嵌宝石珊瑚长簪和一堆稀奇古怪的饰品。他向这镜子里一看,颇有种新娘的风韵。

  只是,这头部,这身子...被衣服和饰品压着根本喘不上气,难受的紧。他里面现在还套着束腰的内衣。花道常起来走路时一直在想,原本的头牌如何忍受的这些?

  

  “小姐,您可真漂亮。”丫头小雪嘴极甜,直夸花道常美丽动人。但这却使原本心情不好的花道常更加生气。

  

  花道常皱眉说道:“就你多嘴,你行你上,你来做头牌啊!”

  

  “我错了,我再也不多嘴了!”小雪急忙认错住嘴,转头认真的帮花道常整理起妆容。

  

  “没想到,僧人也会来这种地方。”说话的人摇起折扇,轻声吐槽道。此人名叫段云,三盗之一。生的眉清目秀,眼角总含带着笑意。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描述他一点无差。

  跟着他同行的是一位假和尚冥火僧。头上没毛,浓眉大眼,浑身肌肉光着膀子布满妖纹,还带着一股子火药味。朱红色的大珠子穿在一起,挂在脖子上晃晃悠悠,弄的真如佛珠一般。

  “我听说这里热闹,今日闹什么头牌拍卖,见段兄也闲着无事做,便叫一同叫来喝喝酒。”冥火僧扯着嗓门,豪爽粗犷,震的段云耳朵发疼。

  “也罢,随你一去。”段云揉揉耳朵,无奈地摇摇头。收起折扇,他起身跳跃,用轻功跟上冥火僧的步伐。

  

  果然是人山人海,二人站在屋顶上看,只见黑压压的人头攒动。可惜大多数都是来看热闹,过来看今日这头牌长什么样子,真正买头牌一晚上的,却少之又少。

  段云和冥火僧进到青楼,找了个靠边的位置坐下,要了几罐酒点了几盘小菜,吃了起来。

  

  别人兴奋,可花道常却热的不得了,他坐在台子上不停扭动身子,伸手只想打开盖在头上死沉死沉的破布。

  

  拍卖开始,众人纷纷喊出最自认为最高价。听着听着,段云不知怎么,跟着站起身,叫出一个天价,弄的旁边冥火僧都僵住了。

  

  冥火僧问道:“段兄不是不感兴趣么?”段云看他,摇着扇子轻笑了起来。

 

  “一次!”

  “二次!”

  “三次!”

   “恭喜这位公子,今日头牌归公子您嘞!”老鸨奸笑着,终于伸手揭开了花道常头上的“破布”。

  花道常已经被闷得满脸通红,揭开布后猛喘着气,如此看去竟像似一股子娇羞感。

  他下意识眯起眼睛去适应灯光,终于在双眼聚焦之后找到了台上他今日的买家,段云和冥火僧。

  于是,几人个人同时愣住了。

  

  “竟然是你(们)?”花道常和冥火僧异口同声

  

  “你们怎么会来这种地方?!”花道常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段云二人。

  段兄这身板也不像是能来妓馆的人啊...

  肯定是冥火僧...

  等等?!冥火僧?!

  

  花道常貌似想到什么,倒抽一口凉气,转头急忙问道“到底你们谁买的我啊?!”

  

  “是在下。”段云边说边摇着扇子,微风轻抚他的脸颊,卷起一缕缕秀发。他甚至连看都懒着看花道常一眼。见他回答的如此漫不经心,花道常气的差点没冲上去咬他。

  

  好歹花爷我现在也是个“头牌”!你竟然连看都不看!臭小子!

  

  不过,花道常也在心中暗自庆幸不是冥火僧买的他。毕竟,相比于冥火僧,段云的皮囊,更符合他口味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帝王还没反应过来,但是看到熟悉的面容,听到熟悉的称呼,还是不自觉张开双臂想要迎接少女。少女穿过了帝王的身体,两人都...
    小叶同学加油阅读 1,022评论 2 15
  • 游亮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处在一片烟雾缥缈的世界中,他的四肢被分别绑在四根铁柱子上,动弹不得。他惊恐地抬眼望去,只见...
    听音阁少主阅读 553评论 0 11
  • 壹 启天四十三年,先帝驾崩,遗诏中立三皇子为新帝。 同年,三皇子陈煌澈退敌有功,得众臣拥戴,大军凯旋之日便是登基之...
    怂小瓜阅读 171评论 0 8
  • 春日的长安,百姓熙熙攘攘地挤在主路,路两边的商贩高声叫卖,书生偶然转进路边的深巷,却似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幽深寂静...
    花深处阅读 25评论 0 2
  • 她生于江湖,长于江湖,自幼便见惯了杀戮。 她以为自己的心早已冰冷,直到遇见他。 “你不过是...
    翟东篱阅读 192评论 1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