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是一场与时光的较量(15)

目录

研二结束后,我的实验全部做完了,这意味着,我以后不用每天都去实验室,也意味着,我得开始为毕业之后的生活做打算。但在一切烦心事来临之前,我还是迫不及待地盼望着可以和潇逸在一起的假期。

又是一年没有见面,不知道其他异地情侣之间是怎样度过每次短暂的相聚。异地的这几年,我们每次相见,他都会带我去新的地方,尝试很多新鲜的事物。说到底,还是为了能在更短的时间里制造更多的记忆,他希望能用一些美好的回忆来弥补不能时时陪在我身边的遗憾。

这一次我们去了苏州。至于为什么是苏州,或许只是因为它离我们比较近。其实去哪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趟旅行都有谁陪。所以,恰逢假期最热的几天里,我们两个游荡在玄色瓦片水墨江南,拜古塔,游园林,望桥洞,坐小船……在山塘街的扬柳岸小桥畔,看艄公划龙船,穿梭在河边的小商店,对着各色刺绣丝绸挑挑拣拣。在苏州乐园里挑战心脏的极限,等到日落黄昏,游乐场快要关门,我们两个都还恋恋不舍不愿意离开。

或许多年以后,我已经忘了整个研二一年在实验室里都做过哪些实验,但还会记得研二结束的那个夏天,我们两个去过苏州,我曾在苏州最高古塔的顶上眺望着这个白墙灰瓦错落有致的城市,当时的天空清明洁净,阳光照在瓦沿上,隐约泛着微光。所谓情深不言,大概都在这泛泛流光里。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一周以后,我就又回到了学校。这次提早回来,是受老头之命。当时农业部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一个很大的项目,他是负责西南片区的专家组组长,他把我召唤回来,说是要我陪着考察团去各个区县考察,给他当“贴身小秘书”。

我已经做好了当个小跟班给他提包帮他写材料的准备,可到了学校才发现,因为正值暑假,三个老师的考察团都组建不了,老头这是拿我来凑数的。

我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当了回专家,刚开始我还小心翼翼,每次到了目的地,先是认认真真听取汇报,再去实地考察,对于不懂的问题加班查资料,生怕因为自己知识的不足而搞砸了这项工作。后来才渐渐明白,其实我这个“专家”,他们看重的并不是我的知识,他们敬畏的只是我打分的权力。

老头是个正直、公事公办又很认真的人,在他的指挥之下,我们每天很早出发,很晚才能回来,每天的考察都很累。即使这样,我并不觉得在田间地头顶着大太阳考察有多难熬,反而每天回来之后,跟各个单位的应酬,那才真叫我如坐针毡。

他们都特别好奇,为什么老头会带着个女学生一起出差。刚开始他们还假装不在意,只是用玩味的眼神看着我,几杯酒下肚,就没了分寸,开始说些赤裸裸的玩笑。我只假装没有听见,也完全没有辩解的必要。

这些人是项目的管理者,也是我们这次考核的对象。他们中有很多人都是我的校友,只是比我早10年,或者20年毕业,所以他们的今天很可能就是我的明天。可跟他们接触之后,我无疑觉得人实在是愚蠢、粗鲁,每一个我在酒桌上遇见的人都是如此的愚蠢、粗鲁,我不明白人类何以那样愚蠢、粗鲁,我不明白这件事。

司各特说,人若不能心安理得地适应社会,就注定一生不幸。所以,纵然我遇到的事不是尽合心意,默默地心问口,口问心,几下子一调理,也就觉得无所谓了,万物终归各得其所。

应酬完,回到宾馆差不多就到了晚上九点钟,此时我真得变身成个小秘书,把3个小组的调查数据统一整理并录入电脑。每次都要到12点以后才能睡觉,第二天还得很早起床,奔向下一个目的地。

就这样,花了大半个月的时间完成了西南片区的考察,等再次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到了开学时间。

当我背着个电脑,拖着个箱子,再次回到刚离开不久的寝室楼下的时候,我的心里特别惆怅,因为一旦回到寝室,这意味着,我将要开始研三的生活,我得做很多所谓正确,但我一点也不情愿做的事,很多很多。

我站在寝室楼下给潇逸发了条短信,告诉他,此时我的心里一片凄凉。

他回:生活的主题就是,面对复杂,保持欢喜。

他说得轻松,其实新学期开始,他内心几乎也是崩溃的。研二学期末,是递交直博申请的时候。刚开始他纠结了一段时间,特别是当他们寝室的其他同学全都开始找工作的时候。后来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还是决定读博,而且他一旦决定之后,就再也没有动摇过。

研二学期末,也是我们学校递交直博申请的时候。我是下定决心要去南京的,所以压根没有考虑过直博的问题,这个意志太过张扬和坚定,老头也就没有跟我讨论过这件事情。

新的学期,我还是一名面临毕业的研究生,而潇逸已经成了一个博士生新生。他的生活能安定下来,固然是好,可考虑到我毕业后的去向和跨专业考博的难度,不免有很多的担心。

我拖着沉重的步子回到寝室,环顾了一下空荡荡的寝室,用最快的速度整理了一下思绪。

几天之后居然收到周老师发来的短信,信里说得含蓄,他说今年所里提高了博士生的待遇,告诉我考博也是毕业后的一个不错的选择。

我真的尊重那些即使完全有理由崩溃却依然坚强的人,我得尽力让自己顺从,朝着命运指定的模样努力,因为我知道,一个人如果想做他喜欢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很多他不喜欢的事情,很多很多。

于是,我发短信告诉他:我会加油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前篇:等待是一场与时光的较量(8) 下定决心之后,回到寝室,给周老师发了封邮件,说明了我暂时不能去南京联培的原因,...
    何以夕阅读 140评论 0 6
  • 目录 实验室里,我的前一届只有一个师兄和一个师姐,这个师姐还是我的老乡。大一入校,第一次参加老乡会的时候我就认识了...
    何以夕阅读 116评论 2 5
  • 前篇:等待是一场与时光的较量(2) 这种吃了睡,睡了吃的逍遥日子没过多久,我被老头召唤到了实验室,说是有任务安排给...
    何以夕阅读 97评论 0 3
  • 老头对我们一贯的教诲是,研一上课可以不来实验室,研三找工作也可以不来实验室,研二必须老老实实待在实验室里做实验。暑...
    420_c644阅读 16评论 0 0
  • 目录:等待是一场与时光的较量 老头对我们一贯的教诲是,研一上课可以不来实验室,研三找工作也可以不来实验室,研二必须...
    何以夕阅读 67评论 3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