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数学>纳什均衡和博弈论-7》@2019.09.02.

@偶拍于特拉维夫艺术博物馆@某犹太家族收藏品

简书停止发布更新,周末两天又在忙着上课,所以就懒下来了。现在想想,不应该暂停自己的学习进程。于是,还是继续吧。新的学期从今日正式开始,娃们开启了新的学年。人,于世界的最大存在意义,就是时间的不可回复;所以,于人生的最大价值,应该是时间的不可随意挥霍原则;其间的时间取舍,所谓挥霍与否,没有统一的价值尺度,只能因人而异了。于我,生活、工作、读书、思考、文字继续,便是晴天。

  1. 博弈论的数学理论,描述了宇宙能够产生发明数学的大脑的能力。正如Asimov的设想,大脑创造数学、数学反过来可用于研究大脑指挥下的人类行为——包括创造人类文明、文化、经济、政治等社会集体行为

  2. 在探索数学秘密的道路上:跟随神经科学家、人类学家、物理学家分别在个字领域探索人类行为的规律;也能看到Nash的数学理论是如何作为将经济学、心理学、人类学、社会学等等和生物学、物理学间合并——创造宏观生命科学、人类个体行为乃至整个物质世界的伟大合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至少应该开始放开眼界看待这个迅速兴起的研究领域,将20世纪50年代的Nash数学、19世纪的物理学、21世纪的神经科学的理解结合起来,才能真正领会Asimov在他的科幻小说中所作出的伟大预言。

  3. 事实上,Asimov并非第一个表达这种预言的人,心理史学是一种古罗马信仰“自然法典”的演化(《基地三部曲》即是以罗马帝国的衰败为背景的);这个法典能够挖掘人来的本性,为行为提供一种守则;“自然法典”不是为了限定人类的行为而制定的规则,而是人类固有行为的展示

  4. 伴随着20世纪理性时期的到来,哲学家和社会科学家的先驱迫切寻求决定这些行为准则的规则,它是了解关于人与人之间相互关系自然规律的关键;其中最早和最具代表性的成果就是斯密的《国富论》中所描绘的经济体系。

好了,“引言”结束,明天“后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