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花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与养花结缘于二十好几年前。

刚入职那几年的单身生活,不比现在年轻人业余时间的多姿多彩,除了看看书,看看电影,偶尔走访一下同学、朋友,还有一大把时间过得较为清闲、无聊。

一个偶然的机会结识隔壁宿舍的谢君,他是一个酷爱养花的人,心思细腻,手勤脚快,在窗台上养花十余品种。花开季节,有暗香自他房间扑鼻而来,无功受禄,不曾为其浇一滴水,却盗来缕缕花香。

耳濡目染,一个周末托园林系统工作的朋友带来几只花盆,从谢君处移来文竹、苿莉各一株,悉心照料了几年。

文竹一年比一年枝繁叶茂,文竹细碎细碎的叶,绿得有点过了头,那枝节像极了一根根小竹子,每年在有限的空间内肆意生长,那密密麻麻的小叶压低了下边稀疏的枝,高高低低的竹冠错落成维妙维肖的微型景观。每当我伏案抬头,仿佛一片活生生的小竹林展现在眼前。茉莉更是年年芳香四溢,那鹅黄露白的小花朵,那白是洁净无瑕的白,白中的鹅黄分外养眼,又格外挑逗诱人。花开花谢之间,满室飘香,随影随行,缥缈醉人。八小时外,多了一桩养花的琐事,为孤单寂寞的单身生活增添了不少情趣。

图片发自简书App

工作异动时,除了生活必需品,一不能舍的是书,二不能弃的是那两盆花了。楼下的肖君,同时分来単位的哥们,见花眼热,再三映求于我,只得割爱予他。次年再来他家做客时,花瓶尚好,瓶内只剩桠枝残梗,心里不由格登了一下。

婚后,疲于为生计奔波,没了这养花的时间和闲情逸致,除了办公室置一盆君子兰,再没有伺候过花花草草。我是一个懒惯了的人,将杯中残存茶水茶叶淋之于花盆之内,再无花心思去打理它。君子兰娇弱无比,加之经常外出不在办公室,一瓶高端上档次的好花被我养得半死半活,无精打采,活像一个瘦弱多病女子。可能是成长环境不一样,高贵孱弱的的君子兰有些看它不惯。病怏怏的她仿佛在幽幽的对我讲:你既看我不惯,我何必为不悦已者容?

与朋友新置一院落,种满了四季的花,有桃李、樱,橘子,丹桂、海棠、紫薇、菊几十个品种。红的、粉的、白的、黄的、紫的花总在不经意间绽开笑脸,在枝头迎风摇曳,争奇斗艳,吐露芬芳。红粉如佳人,如幼童之嫩脸,忍不住有亲吻它的欲望。白的晶莹如雪,玲珑剔透。黄的高贵典雅,落落大方。紫的惊艳浪漫,让人遐想连篇。这下好了,只须轻启门窗,那浓郁的花香味就肆虐着你的嗅觉,沁人心脾,催我入眠,撩我早梦。

图片发自简书App

每次回家,闲来无事,常置一躺椅于庭院树荫之下,在慵懒的阳光下,看看自己想看的书,与三五好友品品茶。偶尔打理打理院子中的花草,为她们剪剪枝、施施肥、松松土、浇浇水,倒是一件轻松、愉悦、惬意的事。

前几天偶遇谢君,盛情邀我到他家小酌一杯。他在家独僻一空中花园,有泡池、有秋千、有花坛、有躺椅、有茶室,那几十上百种叫不出名的花迎面怒放,赏心悦目,让我领略到了一种另类的雅致生活。心想,谢君真是一个有小资情调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会享受生活的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