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般的人间,是我们的快乐所在。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今年六月,我从学生宿舍搬到顾村公园。这个城市的边缘地带,我还在念书时,就来这里看过樱花,像某种遥远的预言。

我喜欢这个小区,除了周边齐备的生活设施,还因为它住满了人。即便不带门卡,深夜归家,也能在五分钟左右等来同样深夜游荡的人。看对方在包里摸索,打开门的刹那,会伸出手扶住铁门,等待后面的人进入,通常被“解救”的一方会表示感谢,并露出笑容。

我租住的是自如的合租公寓,有两位女性室友。我们因公共卫生问题矛盾重重,直至撕破脸皮,但谁也没本事搬出去。那种时刻,我们大概最惺惺相惜。我经常在家里呆坐,烧水,拖地,看电脑里存的老电影,对着不听话的猫大吼大叫。

住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开始听见孩子的哭声,从对面的高层传来。粗略估计,我住的一楼房间,离声音的发出地应该有一两百米距离,中间隔着宽敞的绿化带和林荫小路,那哭声却清晰可闻。频繁遭遇这样的夜晚之后,我开始烦躁不安,想象着怎样的家庭教育,令孩子这样永无休止的哭泣。

几个星期过去,这家的女人也开始哭起来,她有时呜咽,有时放声大哭,我坐在窗子前,听她那可怜又夸张的表演,对她的生活百般臆测,心中升起虚假的怜悯。

后来,她开始歇斯底里,撕心裂肺地哭泣,伴随着打砸家具、男女拉扯的声音。我清晰听到她重复大喊“放开我!”紧接着出现邻居劝架的声音。我坐在椅子上,听着这一出好戏上演。我的猫慵懒的躺在它淡粉色的垫子上,有时我们四目相对,却生出相互厌弃的眼神,然后各自高傲的将头转向一边。

我日复一日的工作,回家,吃饭,打扫,看电影……常常心不在焉,并为此感到耻辱。

后来,那家的男人也哭起来,他不断控诉“你每次都是这样……”,后面的语句我听不清。他的哭声里有更多克制,但悲伤倾泻而出。想起某作家说,我只见过结错了婚比下了地狱还要痛苦的,没见过没结婚像下了地狱的。

我竟开始幸灾乐祸起来,我可真幸运啊。我望着我的猫,它看也不看我,兀自睡去。我又开始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端起杯子喝水。

某一个疯狂的夜晚,我和室友大吵了一架,那声音的穿透力,应该给对面楼的女人带去了安慰。他们一家其乐融融,彼此原谅,并对对面楼的我们生出真切的怜悯。

人对生活的宽容程度,实际上时常超出自我预设。忍耐比吵架容易,吵架比打架高明,打架比离婚经济。我们是一步步走向尽头的。

我住着政治厨房,看着人间喜剧。他们结着婚,养小孩,打架,日子“有声有色”。我们都是同车啜泣的人,对彼此存有一种虚伪而真切、遥相呼应的怜悯。这美好的人间,这地狱般的人间,才是我们的快乐所在。

那什么tiny-wi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明确的期待:我希望通过必要难度找到同频的团队伙伴 意志力:意志力是一个人专注的表现,专注的领域加上时间的长度产生的...
    套马的汉子爱学习阅读 27评论 0 0
  • 我要说的很简单,不过是一个暗恋的故事。 这确实是潜伏七年的深情,但我也未曾赋予它太多的意义。年少时的爱恨情仇,不过...
    慕长风阅读 184评论 0 5
  • 在我人生迎来41周岁的生日,我去银行打了一下这个月的工资卡,卡上还有4000余钱。这是去年3月从单位下来后到今天6...
    花落无言之花开无语阅读 70评论 1 1
  • 我突然发现,我内心里惧怕见到美人鱼的那一幕。 然而,大屏幕上,随着一层层的剧情铺展,那个叫做珊珊的,走路别扭的女孩...
    不羁君阅读 87评论 0 0
  • 昨天刚把手头上的新闻稿子弄完,就收到闺蜜发来的信息,说:我家备年货了,买了三条鱼,一条草鱼两条白鲢。 我歪着头笑着...
    花开小妖阅读 288评论 0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