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苇草的爱情

(配曲《哭泣的城墙》  作曲:曼曼    要找链接吗?暂时没有)

冬去春来,冰雪消融,万物复苏。

在河水岸旁,长出了嫩绿的蒲苇草,一株长在河东岸,她是小蒲;一株长在河西岸,他是大苇。

大苇出生较早一些,个头要高一些;小蒲出生较晚一些,身材比较娇小。

河边的天气总是湿润,每天清晨,他俩身上都挂满了露珠。

小蒲隔着河水看着大苇,看他头上的露珠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格外耀眼。

大苇隔着河水看着小蒲,看着她娇小的身材,总是担心她会被河水淹了。他知道小蒲不怕水淹,可是他担心自己看不清她水中的样子。

每一天,他们喝着同一条河里的河水,听着同一群小鸟的歌唱,随着同一缕阳光互相吐露着心声,伴着同一片月光一起安然入眠。

日复一日,他们成长的很快。大苇越来越强壮,小蒲的身材也越来越修长,他们想靠近一些,却发现始终是那个距离,进不得、远不了。

天气安静的时候,他们都动不了;起风的时候,他们又总是向一个方向摇摆,始终无法交汇。

只有在天气晴朗的日子里,清晨,小蒲的身影可以拥抱大苇一小会,然后又慢慢远离;傍晚,趁着夕阳的余晖,大苇的身影可以拥抱小蒲一小会,然后就消失在黑暗中。

春天里,他们慢慢长大;夏日里,烈日下,他们也毫不退缩,希望长得更高些,那样就可以隔着小河拥抱在一起了。

到了秋天,他们已经长到了近两米高,似乎就要实现他们的愿望了,但努力了好久,还是没能接近。

突然有一天,一只大狼狗不知道从哪窜出来,一下子从河的西岸跳到了东岸,跳跃的时候,正好撞到了大苇。

大苇顺着力,慢慢的向小蒲靠拢,一米、半米、30厘米、20厘米、10厘米,终于大苇抱住了小蒲。

可是,似乎还没停下来,大苇的身体还在往前走。他在想:难道我们可以站在一起了、生活在一起了……

他的身体还在往前、往前,准确的说,其实是沿着小蒲的身体往下滑落。最后,他躺在了小蒲的脚下。

没过几天,大苇的身体开始干枯、发黄。原来,他是被撞断了身体。

小蒲看着脚下慢慢没了气息的大苇,伤心欲绝,也在这个冬天停止了生命,不愿再看到来年的春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六 慕虞一大早就去了学校,心里想着那个小八卦今天不知道又要来套什么话了,毕竟那不仅是个八卦,还是个十足的吃货,对于...
    慕虞阅读 68评论 0 0
  • 在我们家,过得最悠闲自在的就是紫悦,紫悦是一条红色的小金鱼。 半年前,儿子在游乐场玩捞鱼的游戏,临走时,老板送了三...
    冯尘阅读 230评论 7 4
  • 玥玥真的是个很懒的女生,很不上进。 她天天就爱捧着一包薯片坐在椅子上对剧里的欧巴犯花痴,平常也会在上课的时候看看书...
    游走星宿阅读 153评论 0 4
  • 人们常常在他乡,会猛地想起湮灭许久的往事,忆起许多故人的音容笑貌。这样的感觉就好像是一种溶剂,溶化了尘封的盖子,如...
    高桥先生阅读 128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