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荣丰八年冬,北漠的天气像是要刻入骨子里一般凛冽。大漠本就干燥,加上冬季大风肆虐,沙漠里常常刮起一阵裹挟着沙砾的旋风一支商队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商人们不敢出城关,百姓就更别想了。北漠的物资储备齐全,子民也个个骁勇善战,当年北漠就是以这样一支铁骑部队打下了在大漠里无人可撼的江山地位。

邻国南梁、赤烨都是大国,三国每年都会以联姻和互送质子的方式来稳固关系。今日,又是南梁进质的日子。

红色宫墙边上一抹鲜明的暗玄色极为打眼。那人生了一头极软滑的墨发,用一根暗色的绸缎束住。

面纱遮住了鼻子和嘴,只留下两只神采飞扬、清灵生辉的眼眸。似是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两手一拍壁沿想要运功逃走,却被来人抓住了长长的辫子。

  “哎呀,皇兄你怎么每次都能抓到我啊!”她不满地瞪了北漠皇帝燕北霆一眼,用手粗鲁地拽下了面纱。没错了,此英姿飒爽的少女就是北漠唯一的公主,铁骑军营副将燕鸶棠。

  “别闹了,快回去换宫装。你看看你还有个女孩子的样儿吗?”燕北霆一身低调的锦蓝长袍,拉着燕鸶棠小声地叨叨着。

  “好好好,我以后再也不跑出去胡闹了。但你得答应我,上元节一过就得带我出去玩儿。”燕鸶棠淘气地跳着走在燕北霆前面,耍着无赖。

  “好吧,那你今天别闹得南梁的使臣不开心。”燕北霆无奈地笑笑,点头说好。

  听到燕北霆这么说,燕鸶棠对他调皮地对他做了个鬼脸。脚上轻轻一跃,轻巧地飞到了漠北宫上空。

  燕北霆摇了摇头,这丫头真不叫人省心。轻功刚学没多久还未熟练,就敢肆无忌惮地飞到这么高的地方。

  怕她从天上摔下来砸到宫里的人,只能跟在她身后小心翼翼地护着她。

  燕鸶棠用余光瞄了一眼跟在身后的燕北霆,勾起唇角一笑。哥哥,因为有你在我身后我才什么都不怕啊。

  一路飞着回到自己的风棠殿,心情好了很多。吩咐净月给她梳洗一番,干净利落地出了自己的住处跑到燕北霆的御书房门口。

  “竹朗,我皇兄在干嘛呢?”红色的宫柱旁斜倚着一个穿宝蓝色官服的人,竹朗这家伙的衣服能不能换个颜色?

  “回公主,王上正在批阅昨晚积下的奏折。”竹朗生的唇白齿红,一双桃花眼勾人地上挑。

  要不是从小一起长大知道他的德行,燕鸶棠估计早就像那些官家小姐一样疯狂地跟在他屁股后面跑了。

  “行了别装了,还回公主,你什么时候把我当公主了?”燕鸶棠恶寒地摸了摸自己的肩膀,仿佛感受到自己的鸡皮疙瘩掉一地。

  “嘁,装一下会死啊?果然是铁骑营出来的莽夫。”竹朗蔑视地哼了一声,翻了个白眼,原本那副翩翩公子的模样也飞到了爪哇国。俨然一副跩地上天的样子。

  “你……不跟你烦了,南梁的人是不是住在宫内驿馆啊?”燕鸶棠翻了个白眼,问了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听说南梁的男子都长相俊美,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是啊,你想去偷看美男啊?”不愧是一起长大的玩伴,竹朗一听就猜出了燕鸶棠想干嘛。桃花眼里尽是戏谑的神色,满脸的恍然大悟。

  “这个,我只是有点好奇而已,他们肯定不会比你和皇兄好看嘛嘻嘻。”被看穿了心思燕鸶棠也不矫造做作,大大方方地承认了。

  “好啊,那你去吧。宫宴开始了我让人去找你。”竹朗挥挥手,一副受用的姿态。嘴角都快咧到了耳根子,整个人都快飘到天上了。

  燕鸶棠带着憋笑憋的难受的净月一路带风地飞到了驿馆内的一条无人小巷里。

  “公主,我们这么做王上会不会怪罪我们啊?”净月憋着笑皱着一张清秀的脸,犹豫地扯了扯燕鸶棠薄荷绿衣袖。

  “没事的,你看我什么时候怕过我皇兄?”燕鸶棠不嫌事儿大地安慰着净月,一双明亮的眼睛左顾右盼着。

  “可是,公主……”净月话还没说完就被燕鸶棠捂住了嘴巴,她表情有些惊恐地看着燕鸶棠。

  “别说话了,有人来了。”燕鸶棠兴奋积极的样子让被捂住嘴的净月很无奈。平常上学堂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积极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她们躲在树后面,静静听着那些人杂乱无章的步伐渐近,还能听见隐隐约约的辱骂声。 “你不就是个猪狗不如的东西吗?没让你...
    啊林素染阅读 35评论 0 0
  • 一器成名只为茗 悦来客满是茶香 陈小二保持着一个多年的习惯,到楼下超...
    frankfx阅读 60评论 0 0
  • 我曾经是一个内向的90后,通过每天认识一个新朋友的计划,实现了情感自由,体会到了认识你想认识的人的自我突破,并且建...
    朋友有缘再见阅读 64评论 1 1
  • 1. ▼ ”你给的嬉笑太盛,所以不会有人再欣赏你的认真。“ 每个人身边总会有不正经朋友,我先来爆料他们的恶习!那些...
    番茄酱小猪阅读 119评论 0 1
  • Vue的组件有好多种,在实际运用中,根据不同的需求,可以使用不同的类型,系统的学习一下: component 组件...
    马文Marvin阅读 70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