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博有没有复古花园?

字数 3248阅读 9

生活少不了的乐趣,官网【AG18.NET】如遇到点击被恶意拦截进入不了,俗话说的好“青菜萝卜更有所爱”,每个人对于每种事物都有不同程度的喜欢,而水果这种食材更是受到了许多年轻人的追捧,从而演变成了各色各样的游戏,在我们熟知的游戏中,水果对对碰可能是最耳熟能详的一款游戏了,不同颜色的水果相互抵消,不同种类的水果相互清楚,这种别样的快感,让许多年轻人在坐车和休闲之余都会玩上一把,既考验智力又考验手速,这类益智类的游戏一直是有很大的市场,但是仅仅只是消除,恐怕还是有些乏味。

哑游平台考虑到玩家们的所想,特意推出了哑游水果对对碰,具有哑游风格的特色游戏,在这款游戏中,玩家不仅仅可以通过消除来获得游戏和脑力的快感,还能凭借着自身的实力和运气在每轮获得一笔不小的奖金,有钱就有动力,这年头不谈金钱谈情怀的可谓都是耍流氓,所以别问我有什么梦想,我的梦想就是不上班也有钱花,而这款哑游平台这款水果对对碰恰恰满足了玩家们的所需,课余生活之外小赚上一笔零花钱何乐不为呢。

哑游的小伙伴看到后肯定特别心动,现在请将你的心动转化成行动吧,水果对对碰游戏已经登陆了哑游平台,不变的玩法,更好的体验,能赚钱够刺激的福气水果,让你用你手中的大炮,轰翻那些跳动的水果,赢积分,兑奖金,拿大奖吧。


自从江枫离京之后,出租屋就一直处于空置的状态,有段时间没人居住了,疏于打理的情况下,前院和后院,都满是枯草和灰尘,赵无暇拿了扫把,此时正在清理院子。 

院门被人从外边推开的时候,赵无暇一开始也没过多去注意,还以为门是被风吹开了,直到来人,从外边走进来,赵无暇听得来人的脚步声,下意识的循声看去,然后就是呆了呆。 

江汉宇? 

怎么会是他? 

赵无暇没想到来的会是江汉宇,因为在她的印象中,这个男人,几乎是活在自我世界中的一个男人,他看似消沉,实则神秘,看似神秘,但又实则,很难在他的身上看出一些与众不同之处。 

可不知为何,赵无暇始终认为江汉宇就是与众不同的,尽管她看不出来,但这并不妨碍她的认知。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而在这种感觉,结合在此处看到江汉宇,就更是让赵无暇觉得奇怪不已。 

只是愣了一嗅,赵无暇忙的放下扫把,迎了过去,嘴上説道:“江总,您怎么来了?” 

因为赵无暇以前是在江汉宇旗下的公司做事的缘故,她一直都习惯叫江汉宇叫江总,即便江汉宇这个挂名总裁,基本上是一个甩手掌柜,大大小小的事情,一律甩手交给她,从不过问,极不合格,但习惯留下来了,赵无暇也没想过要去改正。 

江汉宇似也有些意外会在这里见到赵无暇以及赵无暇大晚上的在打理院子里的卫生,伊然是一个殷勤小妻子的模样,表情一时微有些古怪,説道:“江枫在不在?” 

“是来找江枫的吗?”赵无暇心想,她的眼中不自觉的闪过一丝惊讶之色,愈发对江汉宇的到来,倍感好奇,很快説道:“少爷在后院,您屋里坐,我去请他。” 

江汉宇diǎndiǎn头,跟随赵无暇一起进入房间,赵无暇给江汉宇沏了一杯茶,赶紧小跑着去后院叫江枫。 

“少爷,江总来了。”赵无暇走至后院,朝江枫説道。 

“江总?哪个江总?”江枫下意识的问道,话一出口,就是明白过来,赵无暇嘴里的江总,只有他的父亲江汉宇了。 

“是我父亲来了?”江枫疑惑不已的説道。 

赵无暇説道:“是的,你赶快过去吧。” 

虽然不知道江汉宇来这里做什么,又是挑选这么一个时间,江枫还是从白果树下起了身来,问道:“他有没有説什么?” 

“什么都没説,不过应该是来找你的。”赵无暇如实説道。 

江枫就是没再多问,快速回到了房间,房间内,江汉宇正在喝茶,江汉宇一边喝着茶,一边打量着屋子里的环境。 

这地方的装饰,偏向简约的风格,和江枫在江家所住的别墅的风格,完全是大相径庭,这多少让江汉宇有些稀奇,毕竟,一个人习惯爱好的养成,要想改变的话,并非一朝一夕就可以的,这不由让江汉宇对这个儿子,更是多了几分不懂。 

江枫出现的时候,江汉宇听到了脚步声,抬起头来,父子二人的目光在半空之中交汇,江枫是困惑,江汉宇,则更多的是一种探究与审视的眼神。 

“爸,你大晚上的过来找我,有什么急事吗?”江枫在沙发上坐下,直接问道。 

江汉宇笑了笑,反问道:“没事就不能来找你?” 

江枫摸了摸鼻子,苦笑,因为父子二人平素很少沟通的缘故,江汉宇的到来,在令他意外的同时,又是有些不知道该説些什么话好。 

“你当然可以来找我,随时都可以来,我只是有diǎn惊讶,没想到你会专门上门来找我。如果你是有什么事的话,打给电话给我就可以了。”江枫有些生硬的説道。 

“惊讶?”江汉宇看江枫一眼,轻声叹了口气,缓缓説道:“我毕竟是你的父亲,我来你这里,还是叫你去我那里,又有什么不同呢。” 

江汉宇知道自己对江枫的看管和教育不够,或许以前他还没能意识到这样做有什么不对,但自从上次江枫因为花田跑马场坠马出院,和江景云发生冲突的那一刻起,江汉宇就是忽然觉得,他对自己的亲生儿子,是如此的陌生,陌生的如同陌生人。 

随后又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一次又一次的让江汉宇觉得和江枫之间的父子之情,越来越淡薄了。 

直至这次江枫回京,大乱李家和江家,所表现出来的非凡手腕和智商,则又让江汉宇觉得,他很有必要,要和江枫谈一谈了,这就是他今晚会过来的缘故。 

这一句我毕竟是你的父亲,江汉宇话语中的自责之意,让江枫心中微微一动,一种极为复杂的感觉,涌上心头。 

江汉宇将江枫的反应看在眼中,心中微有些欣慰,就算是江枫和江家闹的再僵,就算是他这个做父亲的再不合格,父子亲缘的维系,依旧始终是存在的。 

放下茶杯,江汉宇説道:“小枫,关于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你没什么要和我説的吗?” 

“説什么呢?”江枫説道,他身上的某一些秘密,除了他之外,是绝对不可能告诉任何人的,就算江汉宇是他的父亲,他也不可能和江汉宇説。而其他一些事情,他又不愿意去説太多。 

江汉宇説道:“説些你想説的就好。” 

“如果我説没什么要説的,你会不会觉得我是在敷衍你?”江枫问道。 

江汉宇呆愕,旋即苦笑摇头,説道:“你既然觉得没什么要説的,自是有你自己的理由,我相信我是可以理解的。” 

话虽如此,江汉宇还是微有些失落,他不奢望江枫能够和他説太多的事情,但就算是江枫开口,让他帮忙办一些事情,那也是好的。 

可江枫选择什么都不説,这一方面让江汉宇觉得,江枫并不是那么需要他,另外一方面,则是他和江枫之间有了隔阂。 

江枫并不知道,自己的一句话让江汉宇产生了这么多的联想,当然就算是知道,他也未必会解释。因为有些事情是可以解释的,但有些事情,则是绝对不能解释的。 

话説到这里,父子二人皆是沉默起来,足足有四五分钟,江汉宇才説道:“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説着话,江汉宇起了身来,江枫犹豫了一下,説道:“我送你。” 

江汉宇没有拒绝,朝外边走去,江枫跟在他的身后,赵无暇在屋子里有听到江枫和江汉宇之间的对话,那样的对话,让她脸色变得有些古怪。 

江枫和江汉宇之间,名为父子,但这样不冷不淡的关系,却根本就不像是父子,赵无暇觉得,江汉宇既然登门来找江枫,就算是以前做的再怎么不合格,总算是关心江枫的,江枫的反应,实在是太冷淡了,这样对他们的父子关系,很有可能会造成隔膜。 

但她终究是外人,这邪,自是不可能説出来的。 

江汉宇在门口处停下了脚步,忽然问道:“江枫,你知不知道,你今天在江家做的事情虽然很解气,但最后,你不该扇江景云那一个耳光的。” 

“我知道。”江枫説道。 

“那你为什么还要扇?”江汉宇不解的问道。 

“因为他欠打。”江枫説的理所当然。 

“欠打么?”闻言,江汉宇莞尔一笑,喃喃自语説道:“或许吧,你是对的也不一定。” 

江枫也是笑了,説道:“我不知道这么做对还是不对,但我真的觉得很解气。” 

这是他重生以来,第一次和江汉宇之间正式对话,刚才的时候,他还觉得以江汉宇的性情,以他的脾气,彼此之间应该是没什么话可説。 

因为不管江汉宇是来教育他还是来安慰他,他都会觉得没有必要,可这时江枫却又是觉得,江汉宇其实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或者説是一个隐藏的很深的人,这样的人,绝对不可能是庸才。 

江枫不明白为什么江汉宇会放任江景云和江明非在江家凌驾于他之上,可也没过多的去想,而关于他和江汉宇之间的关系,江枫也知道,也非一朝一夕,就能变得融洽起来的。如果江汉宇愿意朝好的方向努力,他自然也是愿意去努力的,上一世,从未享受过亲情呵护的他,心中本就对亲情有着憧憬和向往。 

江汉宇笑了一声之后,再也没有説话,快步朝车子停放处走去,江枫看着江汉宇拉开车门,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爸,华夏之剑的人,是你请过去的对吗?” 

江汉宇身影一僵,上车的动作却并未停顿,上车之后,车子很快从江枫眼前开走了。 

江汉宇没有回答,江枫也是知道了答案,难怪华夏之剑出现在李家的时候,李家的人又是惊喜又是惊愕了,原来,华夏之剑的人,并不是李家请去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