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对话道德经第十二章

hheh

第十二章

[原文]

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故去彼取此。

[译文]

缤纷的色彩,使人眼花缭乱;嘈杂的音调,使人听觉失灵;丰盛的食物,使人舌不知味;纵情狩猎,使人心情放荡发狂;稀有的物品,使人行为不轨。因此,圣人但求吃饱肚子而不追逐声色之娱,所以摒弃物欲的诱惑而保持安定知足的生活方式。

[时空对话]

老子写到第十二章,终于从玄妙幽深的道的世界,完完全全、踏踏实实地回到了人间社会,回到了这个让他无法回避的,无限烦心的现实生活。

读到这一章,我也完全理解了,老子为什么义无反顾地西行隐居,在这之前,我的心中,对于老子的“消极避世”一直困惑不解,就在一个月前,我还写文藐视老子的“消极避世”这一做法。

我是这样写的:留下了5000多文字的《道德经》,结果是,得道者越来越少,坑蒙拐骗的江湖术士越来越多,他却骑着一头青牛飘然西去不知所终,不问世事。

读到这一章,我才真正明白,《道德经》是一本需要用真心和时间慢慢去“煮”的书。因为《道德经》仅仅用了5000余字,却高度浓缩了宇宙中万事万物的根本规律和万千变化的根源,所以只能用文火慢慢“煮”、慢慢地稀释、慢慢地消化和吸收。

我们来看一看,在这一章中,老子所提到的,当时的他,所处的那个社会,是个什么样的社会?

老子生活的时代,正处于新旧制度相交替、社会动荡不安之际,奴隶主贵族生活日趋腐朽糜烂。他目击了上层社会的生活状况,因而他认为社会的正常生活应当是为“腹”不为“目”,务内而不逐外,但求安饱,不求纵情声色之娱。

老子生活的就是这么个社会现实,这和老子的理想、道德、情怀是格格不入的。

同样的,老子的,显得“清高”的人格情怀,也令他周围的权贵对他不满。

在那个帝王和权贵视百姓如草芥的时代,在诸侯纷争、为了争权夺利而君臣、父子、兄弟相残的事情,屡见不鲜。

可见一般人的生存环境是多么的艰难,尽管老子当时是国家图书馆的馆长,但是伴君如伴虎,就老子的人格情怀,怎么可能和帝王权贵融洽相处呢?

如果在当下,你如果和领导闹翻了,大不了走人,可是老子的时代,那可是要掉脑袋的事情,并且还要株连九族,甚至十族的啊!

所以从老子所处的情景出发来看,无论是从自我保身,还是从感情上,选择隐居都是明智的,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老子,就如同一只翱翔在高空中的、长着上帝之眼的、具有高度智慧的鹰,他可以洞察宇宙万物的根源和变化,但是他,就是无法适应物欲横流的人类社会。

对此老子也是无能为力,只能寄情于清静无为的道的世界里,只能选择西出函谷关远离帝王和权贵们的政治旋窝,寻找一片净土隐居下来,只能大声疾呼、写点文字来告诫仍然争扎在滚滚红尘中的人们:要摒弃物欲的诱惑,保持简朴、宁静、知足的生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