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古代文人诗词里的端午情结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五色丝

   五月榴花妖艳烘。绿杨带雨垂垂重。五色新丝缠角粽。金盘送。生绡画扇盘双凤。

   正是浴兰时节动。菖蒲酒美清尊共。叶里黄骊时一弄。犹瞢忪。等闲惊破纱窗梦。

端午情结---闺中女子的婉约情致

1译文

   五月是石榴花开得炽烈的季节,杨柳被细雨润湿,浓浓枝叶低低沉沉地垂着。人们用五彩的丝线包扎多角形的粽子,煮熟了盛进镀金的盘子里。细绢做成的画扇上面绣着栩栩如生的双凤。

    正值端午,人们用香汤沐浴更衣,想祛除身上的污垢和秽气,举杯饮下雄黄酒以驱邪避害。不时的,窗外树丛中黄鹂鸟儿鸣唱声,打破闺中的宁静,打破了那纱窗后手持双凤绢扇的睡眼惺忪的女子的美梦。

2赏析

  上片写端午节的风俗。用“榴花”“杨柳”“角粽”等端午节的标志性景象,表明了人们在端午节的喜悦之情。

  下片写端午节人们的沐浴更衣,饮下雄黄酒驱邪的风俗。后面紧接着抒情,抒发了一种离愁别绪。

3醉翁欧阳修

   欧阳修(1007-1072),字永叔,号醉翁,晚号“六一居士”。汉族,吉州永丰(今江西省永丰县)人,因吉州原属庐陵郡,以“庐陵欧阳修”自居。谥号文忠,世称欧阳文忠公。北宋政治家、文学家、史学家,与韩愈、柳宗元、王安石、苏洵、苏轼、苏辙、曾巩合称“唐宋八大家”。后人又将其与韩愈、柳宗元和苏轼合称“千古文章四大家”。

浣溪沙·端午

宋代 苏轼

图片发自简书App

流香

  轻汗微微透碧纨,明朝端午浴芳兰。流香涨腻满晴川。

  彩线轻缠红玉臂,小符斜挂绿云鬟。佳人相见一千年。

端午情结---此心安处是吾乡

1译文

  微微轻汗湿透了碧色的绸衣,明天就是端午节了,人们用芳兰香草浸过的水沐浴,流香的水飘逸着脂粉涨满了晴日映照的河流。

   五彩花线轻轻地缠在红玉色的手臂上,小小的灵符斜挂在绿云一般的发髻上。希望美丽的佳人千年不老,千年相伴。

2赏析

  本篇描写妇女欢度端午佳节的情景。上篇描述她们节日前进行的各种准备,下篇刻画她们按照民间风俗,彩线缠玉臂,小符挂云鬟,互致节日的祝贺。

       这首词作于宋哲宗绍圣二年(1095年,时苏轼被贬惠州,侍妾王朝云陪伴左右)五月四日,第二天就是端午节。岭南的旧历五月,天气已非常炎热。那时端午节,女人们都要用兰花香草来沐浴,然后用彩线臂缠,以期祛病除灾。词中描写了端午沐浴的场景,彩线缠臂,可以不病湿;小符配身,可以辟邪。“流香涨腻满晴川”,脂香粉腻顺水流淌,是一幅多么美丽而热闹的画面。而“佳人相见一千年”,则表现了苏轼希望与朝云一直这样相依相扶生活下去的愿望。在老迈之年谪居南荒,王朝云已成了苏轼最后的慰藉和感情归宿,可是不幸的是朝云也客死惠州,孤零零的苏轼后又被贬往更为荒远的儋州(海南)。

       “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作此诗时,是苏轼去世前两个月,作者已年逾花甲,堪堪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回首自己的一生,几起几落,失意坎坷,纵然有忠义填骨髓的浩瀚之气,也不得不化为壮志未酬的长长叹息。三个贬谪之地成为苏轼自认为平生功业所在,这是一代圣哲对社会人生洞彻之后的豁达,豁达之中也有着不可救药的浪漫情怀。

      常羡人间琢玉郎,天应乞与点酥娘。尽道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  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定风波》

      智者无忧,仁者无惧。苏轼正是以这种“此心安处是吾乡”的豁达洒脱,才能在命运的谷底仍能乐观歌唱“佳人相见一千年”。否则,在这样的端午佳节,他只有感叹叹与屈子同命之悲了。

3全才苏轼

     苏轼(1037-1101),北宋文学家、书画家、美食家。字子瞻,号东坡居士。汉族,四川人,葬于颍昌(今河南省平顶山市郏县)。一生仕途坎坷,学识渊博,天资极高,诗文书画皆精。其文汪洋恣肆,明白畅达,与欧阳修并称欧苏,为“唐宋八大家”之一;诗清新豪健,善用夸张、比喻,艺术表现独具风格,与黄庭坚并称苏黄;词开豪放一派,对后世有巨大影响,与辛弃疾并称苏辛;书法擅长行书、楷书,能自创新意,用笔丰腴跌宕,有天真烂漫之趣,与黄庭坚、米芾、蔡襄并称宋四家;画学文同,论画主张神似,提倡“士人画”。著有《苏东坡全集》和《东坡乐府》等。


图片发自简书App

乙卯重五诗

宋代  陆游

榴花

重五山村好,榴花忽已繁。

粽包分两髻,艾束著危冠。

旧俗方储药,羸躯亦点丹。

日斜吾事毕,一笑向杯盘。

端午情结---顺应民俗,闲适生活

1译文

  端午节到了,火红的石榴花开满山村。诗人吃了两只角的粽子,高冠上插着艾蒿。又忙着储药、配药方,为的是这一年能平安无病。忙完了这些,已是太阳西斜时分,家人早把酒菜备好,他便高兴地喝起酒来。

2赏析

     五月山村风光美,火红的榴花依然繁盛,端午节,节日气氛浓厚。

  “当年万里觅封侯,匹马戍梁州”的诗人,今天终于暂时放下了满腹的忧愤,融入了节日的欢快气氛之中。吃粽子、插艾草、饮药酒,顺应民俗,辟邪祈福。

  念念不忘“王师北定中原日”的陆游,由于收拾山河的志向未能实现,只能像辛弃疾那样“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日斜吾事毕,一笑向杯盘”,在欢乐中暗藏着多少伤感,在闲适中流露出多少无奈啊!

  这首诗语言质朴,融写景、叙事、抒情于一体,风景、风俗、风情,浮现眼前。天然去雕饰,清水出芙蓉,用诗人自己的话就是“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3放翁陆游

   陆游(1125—1210),字务观,号放翁。汉族,越州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南宋著名诗人。少时受家庭爱国思想熏陶,高宗时应礼部试,为秦桧所黜。孝宗时赐进士出身。中年入蜀,投身军旅生活,官至宝章阁待制。晚年退居家乡。创作诗歌今存九千多首,内容极为丰富。著有《剑南诗稿》、《渭南文集》、《南唐书》、《老学庵笔记》等。

小重山·端午

元代 舒頔

图片发自简书App

艾草菖蒲

  碧艾香蒲处处忙。谁家儿共女,庆端阳。细缠五色臂丝长。空惆怅,谁复吊沅湘。

  往事莫论量。千年忠义气,日星光。离骚读罢总堪伤。无人解,树转午阴凉。

端午情结---神交屈子,惺惺相惜

1译文

  到处采撷艾蒿、蒲草繁忙,谁家的青年男女,准备庆祝端午节?五色丝带缠绕着手臂唱歌跳舞。空有我自己内心惆怅,还有谁在端午节追悼屈原?

     过去的事不要评论衡量,屈原忠义气节,可与日月星光齐辉。读完了《离骚》总能感到悲伤。没有人理解我的心情,只有在树荫底下乘凉。

2赏析

     这首词蕴含了浓重的民族风味,描写的是荆楚之地的端午风俗。全词从“碧艾香蒲”入笔,“处处忙”道出了端午时节的忙碌。儿共女,庆端阳,描摹出一幅合家团圆共度佳节的温馨,刻画出了中华民族在节日之中共享天伦的乐趣。“细缠五色臂丝长”,缠五色臂丝是荆楚之地的一种民族风俗,是在端午节由孩子们将五色丝带缠在臂上,这种五色的臂丝又叫“朱索”或者“长命缕”,据说能够降服鬼怪,企保平安。上阕的最后两句“空惆怅,谁复吊沅湘”,将全词开辟了一个新的境界,为下阕的悼念屈原奠定了基调,为抒情作了铺垫。“谁复吊沅湘”,交代了“空惆怅”的缘由,原来人们忙着过端午,只是一般性地喜庆,而忘却了这个特殊节日所蕴含的历史文化内涵,谁还记得那为爱国诗人屈原呢?作者有感而发,直指俗弊。在这热闹喜庆的节日里,诗人却“空惆怅”,与“庆端阳”的热闹形成鲜明的对比。

    下阕直抒自己的感情,“往事莫论量”,确实,千年已过,人们记住最多的不是屈子的《离骚》,不是汨罗江投河自尽事迹,而是赤诚爱国的忠义气节。“离骚读罢总堪伤”,为屈原,为自己,文人志士的惺惺相惜。“无人解”,抒发了作者不为世俗理解的孤寂落寞情怀,也表达了对屈原忠义气节的崇敬。“树转午阴凉”,于五月暑热之中归于阴凉,由情归景,景中又似有余情,余味交给读者自己思忖。

3隐者舒頔

   舒頔(dí)(1304~1377),字道原,绩溪,(今属安徽省)人。擅长隶书,博学广闻。曾任台州学正,后时艰不仕,隐居山中。入朝屡召不出,洪武十年(一三七七)终老于家。归隐时曾结庐为读书舍,其书斋取名“贞素斋”。著有《贞素斋集》、《北庄遗稿》等。《新元史》有传。

图片发自简书App

简析:端午节文化,为首自然是怀念屈原,话题自然也绕不过《离骚》,而《离骚》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它的香草美人的意象。《离骚》中充满了种类繁多的香草,香草意象作为一种象征物,它一方面指品德的高洁;另一方面和恶草相对,象征着政治斗争中正义的一方。这些香草作为装饰,支持并丰富了美人的意象。美人的意象一般被解释为比喻君王,香草配美人,贤臣辅明君;或是自喻,仪表美好、德行高洁是谓美人,用今天的话讲就是“始于颜值,终于气质,陷于才华,恒于品格”。在诗人眼里,各种香草显得那么可爱,诗人爱香草几乎到了成癖的程度,他把它们佩戴在身上。王逸说:“行清洁者佩芳。”张德纯说:“兰芳秋而弥烈,君子佩之,所以像德,篇中香草,取譬甚繁,指各有属。”这充分说明了香草的喻义。端午节习俗香汤沐浴、佩带香草、插艾草与香草美人的美好寓意最具渊源吧。节日习俗在年年轮回中总是被赋予了更多的希冀与幸福意味,安土重迁、乡思凝重的中国人最善于把节日的意义最终定位于和睦邻里、家人欢聚。端午节,一方面我们缅怀屈原在我们民族的灵魂底色上浓重的晕染赤色的爱国情,一方面也不妨享受家人团聚一起进行传统文化活动略有矜持的欢欣。国是一个家,家是一个国,端午节是家国情怀炽烈交织的良机,不必要纠结“端午快乐”还是“端午安康”了吧?不能说“快乐”是因为这是一个祭祀的日子?不不,这是一个辟邪祛毒的日子,五月阳气胜极,五月五日开始“九毒日”,传统民俗中是有很多禁忌的,带五色丝、挂艾草、饮雄黄酒,是先民朴素的既医且巫的经验,也是一份对“安康”的祈求。欧阳修、苏轼、陆游,哪位不是胸怀天下的人杰,可是在端午节,也能自然率性地享受民风民俗,在俗世里收获一份安然的欢欣。毕竟,快乐的因子是安康的必然条件,安康就是一份稳定的踏实的快乐。“香草美人”,多么温柔敦厚的比喻!我们的伟大诗人屈原在汨罗江畔披发行吟之时是以一颗温柔、慈悲、浪漫的心来对话世界、对话自己,甚至穿越千年,与你亲切交谈。端午节,我们且敬畏着,且快乐着,祝你康乐永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