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玲凤羽23

寝殿内

晨雪满头大汗地躺在床上,嘴里咬了一根大大的猪蹄(晨华的手臂),吮吸着内头的赤金血,想减轻更多的疼痛。

七天后

在这七天里,晨雪时常处在一个半梦半醒的状态里,不是醒着,就是昏迷,可是一一就是不想出来。

这天,晨雪又从梦中醒了过来,一阵和往常一样但比以往更痛的感觉袭来,流遍全身。

晨雪峰把所有的力气都集中在腹部,终于——“哇哇………哇哇”晨华和晨雪的儿子,倾羽晨旭出生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