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稿费单,铺满地板


以前收到稿费单,有时会复印一张作留念,因为领款时汇款单就被邮局收了。只是这些年再有稿费单也懒得复印了。回老家顺便带来这叠单,显摆一下,和她一边看多少钱,一边还能回忆起哪篇文章发在了哪个报刊。

说实在话,如果坚持写,总能有所得,或多或少。不过,就算没发表没稿费,写的本身即是所得,个中滋味唯有亲历方可领会。

更多报刊发表详情,请关注我的公众号“杨老师随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