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襄:在不能爱的深爱里,得不到,就是最好的得到》

郭襄第一次听到“神雕侠”这个称呼,是在下雪夜的风陵渡口。

杨过第一次抱郭襄,是郭襄出生的第一天。

在郭襄的生命里,只有神雕侠,没有杨过。

在杨过的生命里,他记得因他情伤的女子,公孙绿萼、程英、陆无双,

却可能永远不会知道,在最令人心疼的位置里,有一个郭襄在......

那年,风陵渡口的客栈里,跑江湖的说书人有声有色地讲着一个惩奸除恶、匡扶正义的英雄人物,

透过那令人拍手称快的事迹,神雕侠的高大形象在郭襄心中变幻万千。

心底的崇拜,还未来得及再发酵,

当即便有人成全了小郭襄的仰慕之情,带她去见神雕大侠。

郭襄跟着大头鬼,和西山一窟鬼同去赴神雕侠之约。

在万兽山庄,神雕侠蓦地出现。

一刹,郭襄大失所望,这不是想象中风流倜傥的大侠模样!

这位神雕侠,脸如枯蒿,奇丑无比。

再一刹,郭襄倏然红了脸,低了头。

这位神雕侠,双眼英气,深邃明亮。

郭襄的目光一刻不离地盯着神雕侠:

他面对西山一窟鬼和史家兄弟,是那样镇定自若;

他一声长啸喝止百兽,是那样威武神勇;

他在片刻间化敌为友,是那样豪气遥凌。

因为西山一窟鬼的突然闯入,惊走了史家兄弟精心布置要捉来用以疗伤的九尾灵狐,

这番的差错,也在冥冥中再次成全了郭襄距离神雕侠更进一步。

九尾灵狐伶俐难寻,幽居在泥沼蔓延的黑龙潭,

任是史家兄弟那般武艺高强也难以进入其中,

而神雕侠不同,他可以。

郭襄不过是一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一片天真,

外加对神雕侠的满满崇拜,言语间丝毫没有奸邪复杂与世俗之气,

神雕侠也不由地和她亲近些,多讲些话。

郭襄说,自己要跟着神雕侠去黑龙潭,看看这位大英雄怎么捉九尾灵狐。

神雕侠笑言,若是她能说出几位大英雄,那便带她一起。

此时,神雕侠并不知,这位小姑娘,便是郭靖与黄蓉的二女儿,自己曾抱过的小郭襄。

郭襄说着自己心中的英雄:

其一,镇守襄阳、保国安民的郭靖。

其二,辅佐夫君、计谋无双的黄蓉。

其三,精通五行、深孚众望的黄药师。

......

再一个,撒娇加耍赖地说上一个“神雕大侠”了!

莫说是被崇拜的本人,任谁面对这么一个率真可爱的人儿,都愿意与之亲近吧!

在这一天,郭襄跟着神雕侠在黑龙潭的泥淖之上滑行,

跟着他见了瑛姑、老顽童、一灯大师,

看着他云淡风轻地摆平一切对旁人来说的万难之事。

纵然外公是天下敬仰的黄药师、父亲是名满天下的郭靖郭大侠、母亲是智谋过人的黄蓉黄帮主,

可眼前这位神雕大侠,却独自英雄而稳稳地立在郭襄心头。

神雕侠只当这是一个不经世事的单纯小姑娘,

直到郭芙寻上门的时候才知道,这位亭亭玉立的小少女,

竟是自己曾经抱过的小婴孩儿,郭襄。

分别的时候郭襄含泪水离去,神雕侠追出去,问她的委屈。

他猜着,这一定是被她那个蛮横无理的姐姐给欺负了。

她说,自己慕名而来,但天下终没有不散的筵席,为此伤感不已。

这一日的相伴,神雕侠是打心底里喜欢郭襄的。

郭襄说,神雕大侠的夫人一定是世上最美丽又武功高强的女子。

郭襄说,等今年自己生日时替神雕侠许个愿让他同他的夫人早相聚。

郭襄说,等神雕侠和夫人相聚时,派人带信告知自己,自己好代他们欢喜。

想着曾经怀抱着的小婴儿,再看看眼前纯善无比的小姑娘,

神雕侠给出三枚金针作为承诺,一枚金针代表一个愿望。

郭襄毫不犹豫地用了第一枚金针:

请神雕侠摘下面具,以本真面目示我。

面具下的真人,清俊英姿,成了郭襄眼中世间最好看也最难忘的男子。

随之,再用第二枚金针:

十月二十四日,我生日那天,你要来襄阳看我,陪我说说话。

这年的十月二十四日,郭襄十六岁。

生日这天,郭家乃至整个襄阳城都忙着丐帮新任帮主的比武大赛,

没人顾及这个小姑娘的生日。

郭襄不在乎所有的忽略,她只盼着神雕侠的应诺前来。

十六岁生日,是郭襄一生最难忘的生日,

神雕侠送了三件生日礼物给她。

第一件,万寿山庄史家五兄弟用布袋装着蒙古先锋队两千人的耳朵。

因为神雕侠说,蒙古军敢在郭二小姐生日时候进犯,该杀!

第二件,西山一窟鬼一人捧着一只盒子,打开以后,是直冲云霄的烟火,在夜空中组成了“恭祝郭二姑娘多福多寿”的字样,

紧接着便有信号传来,这第二件礼物便是,

火烧蒙古大军二十万的火药及粮草。

第三件,八位武林前辈抬来一个布袋,

金轮法王的大弟子达尔巴手仞乔装打扮的霍都,

丐帮丢失的打狗棒物归原主。

这三件生日礼物,让整个襄阳都沉浸在欢呼惊喜之中,

但也是这三件生日礼物,

让郭襄的情爱矗立在今生再无可企及的最高点。

上天很有深意,给了郭襄与杨过一个又一个无爱却胜爱的真心考验。

当郭襄看到杨过跳下绝情谷时,她没有一瞬的犹豫,

没有生死之念,只有一心的追随,紧跟着纵身跳了下去。

在绝情谷底的水潭中,郭襄拿出第三枚金针。

她换取的愿望是:求大哥哥不要轻生,好好活下去。

有一个人能为自己将生死置之度外,

纵然这份情意不能以爱的名义存在,也一定不会比爱的分量少。

这一生死关,郭襄成了杨过心中十万个要爱护的人。

当蒙古国师金轮大王把郭襄绑在火堆之上的高台,

以她的性命要挟郭靖投降。

连郭襄的生父郭靖都救不了她的时候,是神雕侠这位大哥哥出现了。

他本就是英雄,但这次他是救自己的英雄。

蒙古大军与襄阳守城军大战,郭襄亲眼目睹这位神雕侠擒贼先擒王,

于万千军中飞石击死了蒙古大汗,使得蒙军败退,襄阳得守。

他的每次出现,都是郭襄敬仰与神往的所在。

郭襄叫杨过“大哥哥”,称呼小龙女“杨大嫂”,

她见到了这对分别十六年的苦命鸳鸯的终于相逢,

但这次见,也是最后一次见。

人生是个悲喜舞台,人的出场顺序便在冥冥中决定着结局是悲或是喜。

杨过对小龙女来说,是从小看到大的、无所不知的“过儿”,

他似子,是徒,也是夫。

杨过对于郭襄而言,是一出现就所向披靡的“神雕侠”,

他是英雄,如父兄,也是少女心中的如意郎君。

郭襄对杨过,有敬仰、有倾慕、有痴迷,也有爱意。

当有人把郭襄对杨过的情意单单地归为“崇拜”,

却真是以偏概全的错了!

郭襄,是郭靖与黄蓉的女儿,她所见的英雄人物不在少数,

绝非是无知少女爱中年大叔的俗套。

在说书人的故事里,郭襄对神雕侠是敬仰。

在万兽山庄的会面时,郭襄对神雕侠是钦佩。

在黑龙潭的接触后,郭襄对神雕侠是崇拜。

在神雕侠摘下面具后,郭襄是芳心初动。

在十六岁生日时,郭襄是爱意萌生。

在蒙古军中被救下时,郭襄彻底倾心暗许。

她喜欢的,

是他匡扶正义的侠气,

是他一身沧桑的浑厚,

是他谈笑间无敌的魄力,

是他苦等小龙女十六年的执着,

是他摘下面具的清俊英气,

是他为自己过生日的用心至诚,

是他救下自己的英勇,

是他飞石击死蒙古大汗的神威,

是他集这一切于一身的所有。

郭襄不曾经历杨过的窘迫岁月,只在后来听说那些事迹以后为他的苦难而心痛。

杨过对于她来说,始终是“神雕大侠”与“大哥哥”。

郭襄十六岁生日那天,杨过送出的三件礼物,

本不是针对郭襄的,但那大义之礼却挂了个人之名。

杀蒙古军二千人并割掉其耳朵,

火烧蒙古二十万大军的火药与粮草,

揭露霍都的阴谋并找出打狗棒,

这三件大礼,并非小女儿家中意的发钗之类的礼物,

但它却让所有人知道——

神雕侠所做的这三件惊天动地的大事,都是为了给郭二姑娘过生日!

这样的用心与惊喜,杨过连小龙女都不曾给过,却独独给了郭襄,

哪怕他最初的用意无关男女之爱。

那晚的生日烟火,

点亮了十六岁的夜晚,

点亮了襄阳城,

点亮了郭襄心里最深的角落,

也照彻了仅一人能留存的心头之地。

只是,那晚的烟火有多亮,郭襄此后的人生便有多黯淡。

那晚的烟灰,一直在此后的漫漫人生路中慢慢而不停歇地坠落。

遇见神雕侠时,郭襄未满十六岁。

在十六岁与大哥哥分别以后,郭襄的相思便是辗转漂泊的源头。

她独自一人各地找寻,只为刻意之下的偶然相逢。

只是,无休的找寻,却没能换来一次的再逢。

四十岁那年,郭襄听到一句,“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遂而“大彻大悟”,在峨眉山出了家。

十六岁到四十岁,二十四年的天涯不忘,

相思有多深,孤独就有多深。

从望,到忘,郭襄用了二十四年。

只是,她是真的忘了,还是仅仅是不再提及?

出家,便是“大彻大悟”吗?

郭襄出了家,却给自己的弟子取名为“风陵”。

那年有神雕侠的风陵渡,她何曾忘了?

郭襄出了家,却给自创的一招武功命名为“黑沼灵狐”。

那年神雕侠带着自己在黑龙潭求得灵狐,她何曾忘了?

杨过对郭襄,疼如女、怜如妹、惜如晚辈,独独没有情爱。

他甚至不曾唤郭襄一声“襄儿”,始终是“小妹妹”、“小妹子”。

他和小龙女隐世而居,不会知道——

有一个小郭襄,

爱他从十六岁的天真少女,

到四十岁的出家老尼,

把遇见他的余生当做此生。

小龙女生性孤清,小郭襄却是因爱而孤独。

神雕侠是那沧海水,

是那巫山云,

是那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眉间心上的相思刻骨。

从此,千山暮雪,万里层云。

从此,大漠飞沙,雪域苍茫。

从此,云海天涯,落日明月。

从此,风流云散,寒枝不栖。

可曾记得,那年黑龙潭求得灵狐以后,郭襄因郭芙来寻要离开时的哭泣缘由?

她说,想到“天下无不散的筵席”而伤感不已。

当日的她,又怎能明白:

人生最伤感的,不是相聚的筵席终将散去,而是相爱的筵席不曾摆开便已作罢!

郭襄爱着神雕大侠,可杨过却已经有了小龙女!

人有多矛盾吧!

郭襄爱着神雕侠,更爱着神雕侠爱小龙女的那份爱!

倘若神雕侠真的放弃了小龙女,转而喜欢了自己,这一切便都骤然变质再荡然无存了吧!

有一种得到,是永远都得不到!

得不到,就是最好的得到!

在自己的缺憾里,有着最真与最深的圆满。

凭着这圆满,

纵然念想是镜中花,

纵然期盼是水中月,

纵然思恋是海上山,

却也依然是最好的结局。

当世人感叹郭襄对神雕侠“一遇杨过误终身”时,

又怎能知道,这场相遇对郭襄来说,

意义却是“不见杨过终身误”!

人与人——

相见是缘,心动是劫;

相爱是缘,单恋是劫;

相守是缘,独思是劫;

能爱是缘,无遇是劫。

林清玄的一书名为《所有的遗憾,都是成全》。

人间万事,缺憾与圆满,真如光与影——

相伴而生,此即彼,你即我。

曾经,我以为一个人的幸福,是有人爱着自己。

但如今,我却认为一个人的幸福,是有人可以爱。

有人爱你,你是被动的。

而有人可爱,你却是主动的。

在被动里,爱的增与减、浓与淡、深与浅、去与留、在与不在,都是别人的。

而在主动里,你却可以决定这份爱的与日俱增和愈加深刻。

被爱,是对方的光束照亮你。

爱,是你的亮光照彻对方与自我。

在不能爱的深爱里,

那人不再是一个人,

而是一种指引、一种力量、一种慈悲,

你由此遇见懂爱的自己、会爱的自己、肯爱的自己,

也由此懂缘的深意、命的玄妙、天地日月的深远,

进而成为照破山河万朵的人间情爱的另一种存在!

——枕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