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绵(27)

A cigar

文/玄宝

王重楼从青岛回来后没几天,便被二姐召回家吃饭开会。

这次他不敢轻易质疑反驳,毕竟爸爸最近身体不好,上个月在方知梅和王彦心的陪同下,静悄悄入院好几次,不敢流出任何消息。

王氏地产十多年前在香港上市,最近公布了经营年报后,因为净利润增长幅不高,负债率对比高,遭部分机构抛售,股价有波动,为稳定军心,王其昌带病出席地区会议,一方面努力推销王彦心,另一方面也向公众传递信心。

晚饭是跟二姐一家人吃的,方梅把王其昌的晚餐端到书房里,又给他倒了热水,让其吃了一把药丸才放心出去。王其昌刚见完一拨公司里的老臣子,老花镜还未拿下,生病过后,瘦了一大圈,手上青筋显著,看着令人心疼。

王重楼不满,在书房门口对王彦心说:“公司里的叔伯也太不懂事,这时候还拿鸡毛蒜皮的问题来烦爸爸。医生不是交代不能过劳碌吗?”

王彦心也不悦:“你和叔伯们有什么分别?真正懂事就回来帮爸爸分担。”王重楼不敢言语,术业有专攻,在爸爸的公司,二姐比他要能干,他得罪不起。

王其昌在书桌前招手,令他们姐弟进来,又问他们是否用过餐,爸爸毕竟是爸爸,再严肃再厉害,仍是关心子女不挨饿受冻。

待方知梅再次进来,女婿吴少明也列席,王其昌敲敲梨花木案桌,缓缓开口道,声音里透着些许疲惫:“小楼,你最近去跑一跑欧洲,跟德国、西班牙那几个体育俱乐部的负责人见一见,他们有意出让股份。”

王重楼意外,爸爸对这件事考虑许久,一直没下正式的命令让他去谈。原先他从华尔街回来,想在国内和香港继续做私募和金融,被王其昌强硬按下,只用一句话压住他:“年轻人,做事情,操之不能过急。”

不熟悉环境的王重楼不明所以然,跟王其昌争吵多次,王其昌也不肯退让。令他觉得失望的是,关于这件事,妈妈方知梅也不支持他。所以到目前为止,王重楼在国内,更多的是被盖章成天使投资人,其他的操作,都放在了欧美市场,水花不大,二姐倒是经常说他是闷声发大财。

这几年冷眼看下来,不由的为自己捏了一把汗,如果不是爸爸一开始压着他的野心,情况恐怕的确会不明朗。朝令夕改的不可控,实在是太多太多。王其昌前十多年的工作经历,令他对商人的环境十分敏感小心,三个子女自小被他勒令低调勤勉,不是必要,更是不得过分抛头露面。

“你自己挑一队人马过去,有需要的话,可以跟你大姐要人。”王其昌继续说,“最近两年,许多行业都不景气,王氏目前盘得活资金,靠的是信用的积累和目前的政策热度,但经济毕竟是有规律的,你们读的书更多,比我更懂。”

香港黎家最近出让不少亚洲区的重型资产,王会心那边的线报发现,黎家跟欧洲几家跨国公司高层频频接触,虽然还没有实质性的消息传出,但不得不说是一个大的信号。就目前来讲,环境还没有到最糟糕的地步,地产市场还在狂热的阶段,春江水暖鸭先知,王氏一家沉浮其中,更懂趋利避害,控制风险。当然,背上骂名的几率会更大。王其昌内心早有下一步打算。

“王重楼,蛰伏几年,也是到显身手的时候了。”王其昌难得认真鼓励他一回,竟让王重楼十分感动,可见这几年王其昌对这个幺子有多压制。

王其昌再交代他几件事,最后吩咐他:“这几年,你国内外也投了不少项目,爸爸不追究细节。你总结好,等你大姐回来,年后我们再看下一步。”

王重楼得了令,点头,叮嘱爸爸注意身体,又一再保证,出差之前,会尽量每周都回家吃一两顿饭。

王彦心留在书房里,和爸爸商量目前国内的事情,现在王氏树大招风、骑虎难下,不是小企业可以随便撂担子。房企资金链脆弱,一旦哪个环节断裂,方向出了问题,代价都会非常大,因此他们只可以更小心。

叔伯频繁上门,不过是这几年胃口撑大了,想吃得更多,可又不掂量自己能消化多少。处理起这些事情,比单纯面对工作要更为棘手。

和王彦心一样,回归家族企业的几个同学都抱怨公司经营难:“我们一刻不敢放松,都是为了他们打工。”他们,自然指的是公司的股东和员工们。

方知梅送王重楼出来,殷殷嘱咐儿子注意身体,要适度工作。她并不擅长做一个温柔的母亲,也许内心有许多柔和,但因为常年要保持冷静,过渡到儿子身上时,已经变得有些僵硬。若是王重楼提出财务困境,或许方知梅会解决得更快一些。中年不发胖,维持苗条身材和端庄的形象,一双眼睛依旧锐利。一家人中,就连最骄傲的王会心,也曾和王重楼说,在梅姨身上学得良多。

王重楼十分尊重迁就自己的母亲:“妈妈,我会的。”

王氏不断壮大,跟王其昌和方知梅夫妇二人治家有方分不开,拼命的父母不会培养出懒惰的子女。王重楼望着窗外墨黑的夜色,城市里的灯光明亮绚丽,不远处的广场很热闹,好像有什么活动,狂欢的人群从这一条街走到另外一条街,笑得没心没肺。深夜中,依旧亮着的王氏招牌在他眼前一闪而过,这是一栋大厦,不能让其倾倒了,他的使命感在增强。

第二天,王重楼拟了名单和要求,让李秘书委托猎头和咨询公司,帮他凑齐了一组谈判队伍,准备下礼拜先去一趟欧洲。幸好几年前他已经收集过资料,现在拿出来,更新一趟,便可以再用。

王会心吃过早饭后,和他视频会议:“重楼,我在英国帮你找了一个律所,你看着用。”她亦十分关心这个问题。

“谢谢大姐。”

真到要上阵时,王家每一个人,都会抢着当将军。

一天的工作下来,王重楼喝了两杯黑卡,对着电脑久了,眼睛干涩,头脑却十分清醒。还有,李秘书替他买的饭菜实在难以下口,他的嘴最近被养刁了。

晚上十一点时,司机送他回家提起:“王先生,新疆那边新送来一批葡萄。明天要给苏小姐送一箱过去吗?”司机有几天没见过苏小姐了,没有王先生点头,不敢自己贸然上门。
王重楼在后面闭目养神,只是轻轻“嗯”了一字,没有更多的话。

他也想起了苏谷雨,女人心,海底针。

王重楼前两天给谷雨发了条信息,半天后她才回复了“忙”一个字,小混蛋,说冷淡就冷淡,都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她,在船上不是好好的吗?要他一个直来直去的直男猜测小女人的心事,也的确是为难了一点的。

现在不是时候,英雄气短、儿女情长,都是兵家大忌。

司机把他放在小区门口:“王先生,那我明天早上再过来接您。”

王重楼颔首,开车门之前,动作顿了顿,轻轻拍了拍前面的座位,又说:“苏小姐那里,暂时不用送东西过去了。”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见王先生脸色不明,点头说好。

王重楼长腿往车外迈去,一阵寒风吹过,他穿上手中的深色外套。十一月底,亚热带地区,南方的冬天,即使迟到再久,也还是来了。

目录:【连载小说】《绵绵》目录
上一章:绵绵(26)
下一章:绵绵(28)


昨天朋友圈被何瑫的《消失的煤老板》刷屏了。
早上的时候看了两遍,十分喜欢,看完后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人物群像刻画得非常好。一共一万七千多字,推荐阅读。
这位作者的其他选题非虚构报道,都十分出彩,有兴趣的可以搜索阅读。
写作天分这种东西,真是某几句话就能看出来。写这句话的时候,我有点心虚...

欢迎点赞+分享+打赏!
祝阅读愉快!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玄宝 王重楼最近被频繁叫回家,二姐不知道发什么神经,老跟他说,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有紧迫感。 自从上回方知梅私...
    玄宝阅读 117评论 4 7
  • 文/玄宝 王重楼半夜醒来时口干舌燥,左右动动,一身味道,眯着眼打量了半天才知道自己在哪里,起来找水喝,转头看到谷雨...
    玄宝阅读 97评论 4 9
  • 文/玄宝 晚饭如同往日,王其昌还是喜欢在饭桌上问起王重楼的工作,王重楼在外面可以一言九鼎,回到家,也得乖乖做人儿子...
    玄宝阅读 102评论 3 11
  • 文/玄宝 王重楼即使离开王氏,但关系仍是斩不断的。 方知梅这样一问,倒是把他推到了台前,他还未开口,王会心先是笑出...
    玄宝阅读 64评论 2 9
  • 文/玄宝 这一个不算太平静的夜晚,就这样过去了。 年年岁岁,春去秋来,不过是窗外的炮竹一声响,只有人的心,才在这一...
    玄宝阅读 60评论 4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