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意的慌言

No.1


六月。


春城昆明。


瓢泼的雨。背包里装着一双黑色的足有40公分的长统水鞋。那是一双准备抗战恶劣气侯的准一武器。


一列开往南宁的火车上。载着一个背负梦想的年轻人。庹子和他的朋友,他十多年来一起在安宁红墙里打拼的朋友,怀揣着发财的梦想,去说好的贵州的某个开发区,实现此生最大的梦。他没有多想。还是像平常一样守时。


雨,没有要停的意思,从他撑着的大号条纹布伞上滚落在地上,浅起一朵朵小花,晶莹透明得希奇。像在顽皮的嘻笑,又滚落在他的黑亮的皮鞋里。这是一双他只有重要事情时才舍得穿的鞋。油亮油亮的,像个不安分的疯子对眼前所有的人都看不起的那种笑。


庹子脑子里什么也没有想。他一贯是固执的相信朋友的。朋友是他今生特别的依赖。就象刘备之于关羽和张飞那种。


他候上最早的一趟开往火车站的公车。


和平常一样,随意。公车上只有他一个人。就像他的私车。他做梦也想自己拥有。比这小比这还豪华的骄车。


不到一个小时。昆明的南窑火车站内的人流里,就又多了一个准备壮举的开拔前沿阵地的战士。


因为,因为特殊的原因,要换乘去深圳的火车。


庹子没有多想。他跟着他的朋友。一切都是他的朋友在做。买票。他的朋友做得无微不致,像对待他的父母,只差没有背着。


雨还是下着,倾盆。像要把所有的水都要时灌在他身上。他没有多想。对于这个城市,他很单纯,就像个小孩。朋友是该信任的。没有信任,何来友谊?他一根筋。他坚信他看到的世界。花花绿绿的。那些穿着性感的在路边喊住宿的少妇们好周到。他从没有想过这是一个多么文明的城市。在他们乡下的小县城是没有的。因为他压根就没出过远门。


这次他却要登上南下淘金的开往深圳的列车。


他心里一个人在窃喜。


他想这一次是要发了。


只有他背着抗战的武器――长统水靴。


这个天依然下着最大的雨。


六月的天空浓云布罩得紧。低垂帘幕。他没有在意。


承载着他发财的梦想的列车远去了。轰轰烈烈的铁轨咬合的声音尤如长长的叹息。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里载着的是一个巨大的谎言。


一切,才刚刚开始。






一个承载着伟大的发财的梦开啟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天一如既往的热,吃过早饭,小家伙还没怎么活动呢,已经满头大汗了,不知道是胖的缘故还是男孩子活力大。 ...
    邓启旭妈妈阅读 51评论 2 4
  • 左小倩对着镜子描眉,她特别想画一对这两年特别流行的“一字眉”,可惜她的眉毛离眼睛的距离特别近而且呈倒v状,她画...
    子川vs玄冰阅读 214评论 4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