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风剑豪(三十五),葬送

弥漫在诺克萨斯主城上空的雾霾整整持续了三天。

在这三天里,斯维因开始整合诺克萨斯中央各派系的势力,过程异常艰难。

逐利之徒们的讨价还价又能优雅到哪里去呢?还不如菜市场买菜。

与此同时,诺克萨斯地方的各种势力,消息灵通的多少也收到了些风声。他们保持着诡异的沉默,在观望着

与此同时,政变中一直未曾出现的德莱厄斯、泰隆、卡特等人则出现在了重军部防的诺克萨斯与德玛西亚边境线上。

主城是不能待了,奎因将此次政变详细信息透过暗线传回德玛西亚城邦后,带领她的小队人马转战诺克萨斯地方。意图多制造一些麻烦。亚索也乐得与其同行。

眼下可以说是诺克萨斯最混乱的时候,能找诺克萨斯麻烦的事,为什么不呢?

至于诺克萨斯抵抗军首领锐雯及其部下则不知所踪。

终于雾霾渐渐散去。主城内你争我抢我的各方依旧喋喋不休,没有达成任何一项共识,除了我们敬爱的参谋长大人该早些举行葬礼这一条以外。

葬礼那天,天空不算晴朗,气温也冰凉。斯维因穿着一身容重的礼服,面上挂着也不知道哪来的“悲戚”。语调干瘪地对着大众演讲。

内容无非是赞扬我总参谋长里斯大人,受命于艾欧尼亚败军之际。身先士卒,排除万难,稳定了诺克萨斯的局面。

夸完里斯的功绩。他随即语调一转,神色严厉地指责“叛徒”与“刺客”锐雯杀害了我们“敬爱”的里斯大人。并表示诺克萨斯不会因此被打倒,将要在他的带领下重新崛起。

巴拉巴拉一大堆废话。台下的人虽然烦他,可也只能面无表情,假装“悲痛”的听着。

幸亏里斯是死透了,不然怕是要诈尸而起,找斯维因这个老鬼拼命。

不同于德玛西亚的习俗,诺克萨斯葬礼过程简略。大抵常见的征战,习惯了一切从简。

此时里斯的尸体正摆放在葬礼的中央,被一方平平常常的棺材盛着。

“追悼”过后,棺盖被人合上。里斯的一生就此定论。

里斯是个好人吗?当然不是。他的所作所为大多出于私心,如此一来各项施政方针自然无法英明。

历史的因果便是如此分明,坏人终将会被葬送。只不过有时候亲手葬送坏人的并非是好人,而是另一个坏人。

里斯义子布先,双眼噙着“深情”的泪水,轻手为里斯合上棺盖。他哭天喊地的音调是如此悲戚。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