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间童书店36 - 童书批发

文丨红瑀

网络图片

跟英美几间大的童书出版社取得联系,并没有想像中困难。他们原本就有专责台湾市场的窗口,客服部门直接将我转介给相关同事,一回生二回熟,邮件一来一往就这样聊上了。

国外出版社的服务很好,会帮忙将书送到货运代理处,我只需要选择海运或是空运,代理公司就会安排。我没想到进口业务如此简单,感觉好像比我当初跟台湾进口商进货还容易,顿时心情复杂,明明眼前就有一条康庄大道,我偏要绕小路走。

幸好现在知道也不晚,我们的销量不错,进货掌控得好的话,不会压到多少库存。我仔细核算了海运和空运的费用,摊分下来每本书的进货成本,空运比海运贵不到百分之十,但时效差距大,空运七到十天,海运则要一个月。

时间就是金钱,时效就是进口商跟我们的距离。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空运,因为我不打算做童书批发生意,只想自己进书销售,不用精打细算那百分之十,进货成本还是比跟进口商拿货便宜。

选择空运,却让我进书更弹性。空运不需要像海运那么大量,意味着我不用压那么多库存。到货时间短,缺书时补货容易,一个星期就像国内调书差不多的时间。书籍周转率的重要性不亚于资金周转率。

“真真姐,你在挑书呀?我们书店自己进口童书,是不是也会做批发?”

“不做。我们进书自己卖就好,批发已经是另一门生意。”

“为什么不做?你看我们进书的那些进口商,他们不是都有开店做零售,顺便一起做不好吗?这样可以做大一点。”

“进口商顺便开店做起零售生意,就真的是顺便。我们的童书店也做批发的话,可能倒得快。”

看到美华一脸懵逼的样子,我不知道要从何说起。她跟小君不同,小君会一直追问下去,直到弄清楚为止,说明小君对做生意也是有兴趣的。欣怡告诉我,小君从我这里离开之后,就开了一间童装店,沿用童书店的经营模式,但生意不好收起来了,现在又想出来找工作。

我想一想,觉得还是不要跟美华讲太多才好,以免又像小君一样,懂了皮毛就以为可以出师。如果做生意可以这么简单套用的话,那也就没有什么生意是可以做的了。

我还是坚持只做童书零售,不做批发生意。我了解会员挑书的口味,或者说,会员都是认同我选书的眼光,才会成为我的会员。我们彼此了解,所以,进口的书种我自己可以掌握。

刚入童书界,我就认为行业对美国出版社的童书有偏爱,市面上八成以上的进口童书都是美国版本。现在我可以进口童书了,首先将目标对准英国绘本,尤其是作者名气还没有很响亮的那些作品。

就像国内童书出版社一样,国外的也是大者恒大,光是Walker Books这一家,就有淘不完的宝。台湾业者进得最多的是Maisy和Wally系列,以及大奖常胜军Mo Willems的作品,很少看到有其他作者的绘本出现在市场上。

我在官网上看得心花怒放,就像喜欢名牌包包的女人看到新品,恨不得都下单。对海外书店来说,国外出版社的官网讯息极为齐全,大多能看到书籍前面几页的内容图片。跟我从进口商那里拿到实体书进行挑选,分别其实不大。

我一口气挑了二十本,够我写一个月的书讯了。空运进口童书那么便利,一个月下单一次刚刚好,方便新书上市和补书。由于我能精准掌握会员的需求,每本书要下单多少数量,我也能拿捏好。

这样的运作模式,书讯推广完之后,会剩下超过三本以上库存的机会微乎其微,甚至可能会多接到一、两本订单。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写信给会员,告知现货已售罄,他们的订单要下个月才能交货,询问是否能接受。万一有会员个性较急,不想等一个月的话,我也可以跟同行调书,以满足客户的需求为优先。

廖小姐经营的外文童书店,风格跟我的童书店有几分相似,也比我早了七年入行,她的经验值得借鉴学习。我们因为有康先生这位共同的朋友,虽然彼此没什么交集,但我对廖小姐的行事风格还算了解。

我决定跟廖小姐讨教,再来下定论是否要做童书批发的生意。每个人都有盲点,我怕自己没有看到批发市场的优势,从而错失大好机会。

“廖小姐,您好!我打电话来,是想跟你询问一下外文书的批发市场。”

“钟小姐,你是想跟我们书店进书吗?像上次调书一样下单就行了,给你的折扣跟其他进口商一样。如果你一次下单的金额很大的话,价格我们可以另议。”

很显然地,廖小姐误会了我的问题。但我也被她的迫不及待推销给惊讶到,难道她的库存书真的太多了?这是康先生之前在跟我讨论事情时给出的结论。

“不好意思,是我没把问题讲清楚。事情是这样的,我打算自己进口童书,想跟你请教,你怎么看台湾的童书批发市场?”

话一出口,我就意识到自己犯了大忌,这不等于告诉对方“嘿,你现在又多了一位敌人”吗?白痴如我,应该没谁了,我知道不用再期待接下来的对话。

“呵呵,外文书批发好不好做,这个很难讲,有能力就做得起来,你看这几年有很多出版社都成立了进口书部门。像你有能力销售的,也会想自己进口。”

“我知道了,谢谢你,廖小姐。刚好有客人找我,我们改天再聊。”

我赶紧借故结束了这个电话。其实我跟廖小姐还没有熟到可以实话实说,况且,我现在等于跟她是竞争角色。她也许会对康先生说实话,但不会对我。我还愚蠢到将计划爆光,不出几天,同行都会知道。

放下电话懊恼了几秒,我想了想,反正早晚会知道的,早一头半个月也不会怎么样,这样一来就坦然了。这个电话至少让我知道一件事,童书批发是不用想了,否则会像廖小姐一样堆到很多库存书。

我们这种独立型童书店,并不像出版社的进口书部门,他们有这样的财力堆库存,未来还有图书馆和学校通路让他们消耗库存,而我们只有自己,每一笔资金的流动性都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