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弱势群体

新冠肺炎的蔓延,让它成为了2020的全球性事件。美国的疫情也备受关注,上一周,政府开始发放现金补助,具体的是:年薪75000美元以下的成年人,每人能收到1200美元的现金补助;17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每人能收到500美元的现金补助。

现金补助

为什么美国政府不发消费券而直接以现金替代呢?

这里不得不提到美联储在2019年的一次抽样调查,在美国,有高达39%的人在应急需要支出400美元时会遇到困难,其中12%的人是完全没办法应对的,而剩下的27%,也没办法撑过一个信用卡周期。

这是什么样的现金流情况?!居然在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中,有这么高比例的人现金流这么差!这些人到底是谁?

《清单革命》的作者葛文德在他最新的文章《为什么美国人正死于绝望》中谈到了这点,邵恒头条中针对这篇文章做了分享,让我印象深刻,写出来,帮助思路梳理和理解。

《清单革命》作者葛文德

文中介绍了美国一对经济学家夫妻,针对美国人慢性疼痛的一项研究表明:虽然美国医疗水平在进步,也越来越少地从事容易引发肌肉劳损的重劳力,但是有慢性疼痛的美国人数却在攀升。随着研究的深入,他们发现,慢性疼痛问题最严重的,是美国没有接受过大学教育的中年白人群体。

更让人咂舌的,是这个群体的高死亡率,这个死亡率甚至拉低了美国人整体的平均寿命。按理说,在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既没有战争,也没有瘟疫,人均寿命应该稳步增长才是,但实际情况是,美国人的平均寿命在过去的10年当中,竟然出现了连续5年的下滑,从2013年的78.94岁,下滑道了2018年的78.81岁。

这个群体还是特朗普的重要选民基础,根据美国民调机构的调查统计,在共和党的选民中,没有接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2018年的占比为59%。

为什么这些人慢性疼痛这么厉害,死亡率也这么高呢?文章中剖析,在就业率低的地方,死亡率也比较高,两者呈很明显的相关性。这群受教育程度不高的美国白人群体就收到失业问题的巨大困扰。

这些人,自己没有高学历和好技能,美国社会也没有针对他们的特殊保护条款。没有工作,也意味着负担不起医疗保险,大家都知道,美国看病非常贵,所以医保也很贵,一般是需要雇主合力承担的。而这些人,没有工作,也就没了就医的靠山,这也是为什么这个群体常年有慢性疼痛和高死亡率的问题所在。

昂贵的美国医保

在中国,如果没有工作,可以在家靠父母,俗称“啃老族”;或者靠家里的另一半工作养家,比如身边很多的全职妈妈,但在今天的美国,结婚的人越来越少,单身或单亲家庭越来越普遍。因此,对于这群处在美国底层的白人来说,过去的10年是一直走下坡路的10年,没有一张社会关系网能为他们兜底。这就是葛文德中研究的这群群体,正经历“绝望的死亡”。

从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经济存在着巨大的、结构性的漏洞,这个漏洞意味着,共和党选民基础,恰恰是当前美国社会中最脆弱的群体之一,因此,这次美国政府愿意以发现金的形式进行实施救助的原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