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卿佳人,曲骁成歌(第五十四章)

96
就是宁姐姐呀
2017.10.04 08:53* 字数 3474

第五十三章

目录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五十四章  我可以相信你吗?

“嗯。”曲镇的声音透过手机,显得尤为低沉,“这是医生给出的检验,但目前还并没有什么……”

后面的话婉卿根本来不及听下去,她的大脑一片混乱,太多的事铺天盖地般涌来,不受控制的重叠在一起,使得她的脑袋有些发晕,随之而来的是胃里的翻江倒海。

现在的她,只明确一件事,去找林洛天!

“亚索哥哥,你别傻了,亚瑟叔叔不会允许你找一个人类女孩的……”

奥美紧张的玩弄着手指,指尖微微渗出汗珠,那天亚瑟叔叔回去后,脸上布满阴云,她也不好张口去问,只是透过他的样子,可以知道他们父子俩谈的并不愉快。

可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论长相论出身,自己哪一点比不过那个人类女孩?亚索哥哥怎么会看的上她?

亚索坐在石凳上,低着头,没有回应。

与奥美上百年的相识,他又何尝不懂她的心思,人人都说奥美家族庞大,资质优越,不知道有多少王亲贵族想要同她成亲。

可是不知为何,面对奥美,自己只有对妹妹的宠溺感,完全没有心动的感觉。

他想起曲婉卿,与她的第一次相遇,呵,应该说是自己第一次找到她,她血液中有一种奇异的力量不断地在吸引着他,他渴望得到她的血液。

却没曾想被这股力量击开,那一刻他是气恼的,不值一提的人类竟然敢中伤我!

他想出手解决她,面前的人儿小小的蜷缩在床边,眉头微微皱着,大概是做了什么噩梦,被子紧紧裹住她,活像一个肉馅粽子。

他突然就萌生了捉弄一下她的想法。

他还记得婉卿睁开眼的时候,慵懒中带着一丝不耐烦,也许在烦闷被人搅了美梦,可在看见自己的同时,眼睛立刻睁大,惊慌失措的样子想来实在好笑。

他跟她四目相对,不知为何,他竟有些心虚,悻悻的不敢直视她的眼睛,偷偷的咽了一口口水。

也许心动也不过如此吧。

奥美见亚索迟迟不回答自己,她有些气急了,“亚索哥哥,实话跟你说吧,我们现在都到了适婚年龄,想娶我的大有人在,我都不会多看一眼,我从小就心心念念要做你的新娘,以前可能还担心你的想法,可现在,你别无选择,你一定会娶我的。”

“什么意思?”亚索对奥美前面的话毫无疑问,可最后她的笃定却让他心中隐隐不安。

奥美顿了一下,又悄悄吸一口气,她只是说了事实而已,没必要怕的。

“亚索哥哥,这些年你有真正管理过你们亚氏的族人吗?你有尽到你公爵的义务吗?或者说,亚氏已经走到了什么地步,你真的清楚吗?”说到这里,奥美想到几天前听到自己父王跟亚瑟伯父的对话。

她记得那一天她正在为亚索哥哥不理她而闷闷不乐,再又一次推翻侍女送来的水果后,她夺门而出,好像再这样什么都不做的待着会将她憋疯。

可在她刚刚走到大殿的拐角,就看到亚瑟伯父正坐在大殿,不远处是背对着她的父王,她看不到自己父王的表情,却依稀从亚瑟伯父紧皱的眉头中感觉出了他们此刻的交谈并不单是普通的聊天。

血族的听力一向很好,虽不能达到顺风耳,听到千里之外发生的事,可也是普通人类无法企及的高度。

她悄悄躲在拐角,屏气凝神,仔细聆听父王与亚瑟伯父之间的谈话。

“阿瑟啊,你我已是百年世交,你们亚氏有难,不妨直说,能帮的我一定不会吝啬。”

“奥兄,这……唉,我族现早已不如当年,物质基础已日益短缺,新鲜血液更是匮乏,倘若这次能帮助我们渡过难关,我亚瑟将当牛做马,也不会负了奥兄你的恩情啊!”

亚氏家族怎么了?听到亚瑟伯父的话,奥美的心也揪紧了,亚索哥哥会不会也受到牵连?

“哎,当牛做马这种话就见外了,你我怎么还需如此客气?只是……”奥雷的语气中多了一丝犹豫。

“奥兄有任何要求,但说无妨!”

“嗨,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小女,奥美那孩子,最近总是躲在房间偷偷哭,问是怎么回事,好像说是你那宝贝儿子,亚索不喜欢她……”奥雷顿了一顿,“其实这年轻人的事我们也不该多管,可我就这一个女儿……”

“什么!亚索这混小子,又惹奥美了?”亚瑟激动起来,语气变得愤怒与急促,“奥兄你放心,奥美这孩子也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我一定会让亚索与奥美完婚!”

听到这些的奥美手捂住胸口,说不清是欣喜还是悲哀。

“你到底什么意思?快说话啊!”亚索的声音将奥美拉回到现实,面前的亚索正焦急的等待她的回答。

看着此时的亚索,奥美突然觉得自己像个逼婚的怨妇,自己怎么会变成了这样?

“总之,希望你有空的时候多回家看看吧。”奥美语气清冷的撂下一句话,转身离开了。

另一边的曲婉卿照着罗骁发给她的地址找到了林洛天的家,可她站在门口,却迟迟不敢敲门。

她不知道自己找到林洛天后会听到怎样的答案,那天母亲去世时只有他一人在场,只有他一人又嫌疑,婉卿这样想着,内心却期盼着另有隐情,他并没有杀害母亲的动机啊,也许是别的什么人下毒,而他只是凑巧碰到而已。

婉卿迟疑不决,怕什么,来都来了!她这样鼓动自己,就在她抬起手的一刻,“你找谁?”头顶响起的声音吓得婉卿猛一哆嗦,下意识缩回了手。

她转过身,面前的男子压低了帽檐,看不清面容,却丝毫不影响他摄人心魄眼神的投来。

“那个……我是这家人的朋友……”婉卿被盯的浑身不自在,这男的到底是谁啊?

林烨紧紧盯着婉卿,这个女人为什么会出现在洛天的门外,等等,朋友?她不会就是那个曲婉卿吧!

“哦,我是洛天的哥哥,你叫曲……婉卿?”林烨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尽量表现的淡然。

“嗯……你认识我?”林洛天还有哥哥?自己怎么从来不知道,不过他这个哥哥看起来真的挺诡异的……

林烨没有搭话,自顾自打开了门,背对着婉卿,手撑住门留出一个人勉强可以通过的空档,“进来吧。”

曲婉卿跟着林烨,蹑手蹑脚进了门,明明是大白天,可房间里却是出奇的昏暗,强烈的光反差使人难以适应。

眼前的男人似乎对林洛天家格外熟悉,在这个夜盲症患者挪不动步子的空间里,健步如飞,曲婉卿只得加紧脚下的小碎步赶上去。

“洛天,你又喝酒了。”林烨推开最里面的卧室门,扑面而来的酒气让他不禁皱起了眉。

“不用你管!谁让你进来……”原本背对着二人的林洛天听到林烨声音后扭过身咆哮起来,却在看清婉卿的脸的一刻,戛然而止。

随之而来的是短暂的寂静。

“婉婉,你……你怎么来了?”林洛天随手丢掉手中的易拉罐,半醉半醒之间他认出了婉卿,自从她妈妈出事后,再也没有见过她,没想到第一次见面,自己竟是这样一副鬼样子。

婉卿显然也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平时温文尔雅的林洛天此刻却变成了一个醉醺醺的酒鬼,可震惊之余,她并没有忘记自己来找林洛天的初衷。

“额……林洛天,我是想来问你……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我妈妈她……她出事的时候只有你在旁边,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婉卿在脑海中努力的措辞,想让自己说出的话不带毫无根据的怀疑。

“啊……果然是因为这个……”林洛天粗暴的按着太阳穴,想以此缓解宿醉的疼痛,“我说我没有伤害过伯母你会信吗?”

“我当然信啊!只是……那为什么当时你会在旁边,说是路过的话也不太可能……”婉卿迟疑着,“而且,而且我妈她被检查出下了毒!”

“什么!伯母中毒了?可我去的时候还好好的……”

“什么?你去过我家?”

林洛天点了点头,“那天我是去找你的,但是在得知你不在家时我就离开了,后来伯母好像因为什么事又追了出来,可还没说,就倒在了地上……”他刻意隐瞒了许柔对自己说的那些摸不着头脑的话,但心中又暗暗舒了一口气,原来不是因为自己无心的推搡……

“砰!”林洛天的话音刚落,婉卿身后的大门便被粗鲁的踹开,她惊讶的看着跑向自己的罗骁,“你怎么来了?”

罗骁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一把将婉卿拉到身后,速度之快让婉卿根本没有时间反应,却又动作轻柔到不至于伤害到她,“他没有对你怎样吧?”

罗骁的突然出现让婉卿惊讶之余又有些没来由的欣喜,霸道总裁般冷酷的声线又让她少女心瞬间炸裂,被罗骁拉着的胳膊隐隐发烫。

“阿骁……你什么意思?怎么突然……”林洛天不解的看着来势汹汹的罗骁,可目光越过他落到身后的人身上时,一时僵住,未说完的话冻结在嗓间。

“许阿姨出事的时候只有你一人在身边,而她被送进医院你却不知去向,不论怎样,你的嫌疑依旧最大。”罗骁紧紧盯着林洛天,眼中满是防备。

听到罗骁的话,林洛天眸子微沉,睫毛向下低垂着,太阳穴处的青筋也因复杂的情绪变得格外突出,“阿骁,事实如此我没有可为自己辩解的,只是我真的没有伤害过伯母!”

“呵呵,说的可真好听啊。”罗骁身后的人开了口,所有人都顺着声音回头看去,看清声音来源者真容的婉卿不禁发出了惊呼,“亚索!你怎么……”

“我被这小子拉来的。”亚索朝罗骁的方向努了努嘴,“不过没想到刚来就让我看到这一出好戏啊!”

“说起来,喂曲婉卿,你可别被这种生物骗了,他们可是会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啊……”

母亲的突然离世,林洛天身份的不明,罗骁与亚索肯定的话语,一时间全部涌入婉卿的脑海,她突然感觉晕晕的,看向林洛天的眼神似乎发生了重影。

林洛天,我可以相信你吗?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