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怕下水的游泳教练(章节)

第一章  三个小伙伴学游泳

夏天就要到啦,天气越来越热了,这个时候游泳最舒服啦。

安山黑石头幼儿园的柳宇安小朋友的妈妈就在班级群里问啦:“暑假后就要上一年级了,该学游泳啦。柳宇安和徐绪力报了游泳培训哎,有没有小朋友要和我们一起上啊?一对三! 教练是连觅笙,首席教练,去附近的五星级大酒店的游泳馆学!五星级大酒店的环境好,水也会干净一些。”

过了两天,金正延的妈妈看见柳宇安妈妈在班级群里又问了一遍,就回答道:“那金正延和你们一起去吧!”

于是三个小伙伴开始结伴学游泳喽。

三个小伙伴第一次来到山水大酒店的游泳馆,高兴坏了!“金正延!徐绪力!柳宇安!先做蛙泳动作!” 连觅笙是个很帅的男教练,叫他们先在躺椅上趴着练习二十个蛙泳动作。“可以下水了!” 蛙泳动作结束后,教练发出了指令。

帮孩子戴泳帽时,金正延妈妈发现柳宇安的泳帽很特别,就问:“宇安妈妈,你们怎么没用游泳馆赠的帽子啊?”柳宇安妈妈说:“我们这个泳帽很贵的!是名牌呢!泳衣和浮袖也是名牌呢!”

这些用品金正延妈妈都是随意地在路边店买的。她想:“据说游泳池的水腐蚀性大,再好的泳镜等用品也会很快坏的。我宁可像现在这样,把每月工资的一半花在买书上。”

金正延这时喊道:“妈妈,这个皮怎么掉啦?”金正延妈妈一看,原来一年前在海边买的超人泳衣图案的漆皮掉了!就不在意地说:“没关系!扯掉好了!”就这样,后来几次课金正延一直穿着图案掉了一半的泳衣游泳。金正延妈妈也想过给儿子买新的品牌泳衣,但她天天忙着看书评、买书、给儿子读书、备课教书,还有做家务,就一直没有行动了。

迫不及待的三个小伙伴戴上浮袖跳进了游泳池。连觅笙教练也随后下了水。金正延和柳宇安以前在大海里游过,非常喜欢游泳!金正延寒暑假旅游市在国内和国外的好几个海里学会了打水、换气,还会在水里吹泡泡呢。

徐绪力就惨了,第一次下水,不太敢游啊,还吓得尿在了泳池里(上岸后偷偷地告诉了小伙伴。嘻嘻,小伙伴再呛水,就喝了有他的尿的水了。)。

徐绪力又哭啦:“我害怕,不敢游”。连教练板着脸,把水泼到徐绪力的脸上,严厉地问:“还哭吗?还怕吗?再哭我就把你按到水里去!”徐绪力怯怯地看了看教练的脸,抽抽搭搭地问:“教练,我能边哭边游泳吗?”连教练立刻答道:“不行!”徐绪力的爸爸给他擤了擤鼻涕,“游吧!”金正延和柳宇安也游过来喊着:“徐绪力,别怕!来一起游吧!”徐绪力就接着游泳了。

第二次课,第三次课,连教练都下了水,指导小朋友们游泳。

一天,柳宇安的漂亮妈妈笑眯眯地对教练说,“连教练,柳宇安非常喜欢连教练哎。她说连教练身上像海绵一样软,靠着真舒服!” 连教练笑了。

回家后,金正延妈妈问金正延:“正延啊,你喜欢连教练吗?”金正延说:“不喜欢!教练太凶啦!” 金正延妈妈有些吃惊,也有些迷惑,就什么也没有说。

第二章 爸爸妈妈们也可以下水啦!

连教练说爸爸妈妈们也可以下水陪小朋友们练习。柳宇安和徐绪力高兴坏了,金正延嘟着嘴埋怨妈妈:“妈妈,为什么别的爸爸妈妈都会开车,而你不会?我们就得打车来。为什么别的爸爸妈妈都会游泳,而你不会?现在只有我一个人没有爸爸妈妈陪了。” 金正延妈妈说:“因为我一直都太忙了!” 原来金正延妈妈总是忙着读书啊、考试啊、进修啊、备课上课啊、写论文啊,根本顾不上学车,也没有选修过游泳,也顾不上健身、装扮自己。金正延妈妈整天坐着,还长出了一个大大的肚子!金正延妈妈想:“他们俩爸爸妈妈下水陪了孩子,教练的压力小了,终于可以多些时间教我家正延啦。”

第四次课,第五次课,第六次课,第七次课,连教练都下了水,金正延妈妈发现连教练大部分时间都在辅导柳宇安,细心矫正动作:“安安,你的腿没有并直!”其次是没有基础的徐绪力:“还哭吗?再哭就把你丢那边的深水里去!”教徐绪力的大部分时间耗在队服哭闹上了。

金正延就一个人在旁边随意地游,但是金正延妈妈不会游泳,不能陪他。据说从事发只有30秒钟去把溺水者救出水中,金正延妈妈只能用眼睛牢牢地盯着他生怕他出事。

有一次,连教练问:“你们下学期去哪里上小学啊?” 徐绪力和柳宇安骄傲地说:“安山黑石头小学!” 安山黑石头幼儿园和小学、中学都是这个区最好的学校。

金正延没有回答,他想:“爸爸在江南区愿望小学附近工作,为了能天天早上送我上学,就在江南区愿望小学附近买了房子,唉,我以后得搬家了,去江南区愿望小学读书啦。”虽然他要去的江南区人人都羡慕,但是要和出生后就一起玩耍的小伙伴分离,金正延觉得好伤心啊。但是伤心归伤心,还是得告别小伙伴们去江南区。

连教练想:“看来金正延和他俩不住一个小区啊。也读不了黑石头小学啊。”

第三章 游泳教练为什么不下水了?

该第八次上游泳课了,但柳宇安的妈妈要带她去首尔玩,因此请假了。柳宇安的好朋友徐绪力的爸爸就也给徐绪力请假了。

今天气温陡降,还下着大雨。金正延的妈妈问:“正延啊,你也要请假吗?”金正延想了想说:“妈妈,我上个星期感冒缺了两次课。他俩没缺课,柳宇安都能游25米啦!我不想请假,我本来是基础最好的,我可不想学不会游泳,这次我去补补课吧!”

金正延的妈妈只好帮他预约连教练:“连教练,我家正延说不想一起请假,他想补补课。您上午那个固定时段可以吗?如果不行我们就不去了。” 连教练回复了:“来吧!” 金正延的妈妈又确认了一下:“好的,谢谢!我正好剪完头发后去,争取提前到!”

金正延的妈妈记得连教练的上一节课是13:30结束的,早点到的话,比如从13:30上到14:30,可以早点结束课程。连教练就可以休息一下,给人上15:00的其他健身课程。连教练本来想让他们三个孩子从13:30开始上的,但是柳宇安的妈妈和徐绪力爸爸坚持选14:00,这样他们来得及赶过来。金正延上游泳课的每周的这两天里,当大学老师的金正延的妈妈正好没有课,可以带他来。

金正延的妈妈好几个月没有剪过头发啦,因为她常常熬夜备课,得了神经性皮炎,皮肤有破损,就不敢去剪头发了。几个月前山水大酒店的发型总监给剪的头发也早就失去了形状!金正延的爸爸看了说:“唉,就像个大妈!”

这几个星期,她争取十二点前睡觉,神经性皮炎竟然不药而愈了! 剪完头发后,金正延的妈妈开心地领着儿子来到游泳馆。金正延的妈妈一看时间都快14:00了,就催促金正延换上泳裤去泳池找教练了。往常这个时候,连教练都一定在水里畅游。金正延的妈妈抓紧时间去了洗手间。

突然,听到金正延慌张的来回跑着,喊着:“妈妈,教练不在!” 金正延的妈妈赶紧出来一看,穿着泳裤的金正延在窗子吹进的冷风中瑟缩着!

金正延的妈妈怕他感冒,连忙和他一起进去到泳池边去了。环顾四周和水中,没有看到连教练的踪影啊。

金正延的妈妈简信了连教练:“我们到了!”最后,问其他坐在岸上藤椅的教练:“请问你们看见连教练了吗?” 一个教练说:“他半个小时前刚走!”然后发了简信给连教练,又看了看手机,告诉金正延的妈妈:“他吃饭去了。”

金正延的妈妈说:“他没有回复我啊。”又迷惑地想道:“不是游泳前至少一个半小时不能吃东西吗?那连教练等下怎么下水游泳呢?”

两点之后,连教练终于出现了。金正延的妈妈看到连教练竟然没有换游泳衣,而且连拖鞋都没换,穿着耐克运动鞋。金正延的妈妈感到很惊讶,迷惑地问:“连教练,你不下水吗?” 连教练点点头:“不下水!”金正延的妈妈不禁睁大了眼睛:“不下水也能教游泳吗?” 连教练又点点头:“当然!” 穿着泳裤的金正延一个劲儿的喊:“妈妈,我冷!”

金正延的妈妈只好给他穿上厚浴袍,叫他热身,绕着泳池跑几圈(这是金正延的爸爸教的,他大学时选修过游泳。)。满怀困惑的金正延妈妈脑子不会运转了,呆若木鸡地站着。连教练指令金正延先趴在躺椅上做二十个蛙泳动作,然后下水。

金正延的妈妈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又追问道:“就让金正延一个人游泳?” 连教练不太高兴地指着泳池说:“那不是人吗?”那天的天气特别冷,是夏天里冻得死人的天气!因此,泳池里只有一两个教练在游泳。金正延的妈妈天天呆在学校里,满脑子诗歌啊、韵律啊意象啊和幻想,实际生活中的反应一向迟钝,被教练一抢白,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金正延总是靠在岸边,不敢往中间游。金正延的妈妈想起来了,柳宇安的妈妈常常说:“安安!不要靠着岸边游泳!这样的话学不会游泳!” 于是,金正延妈妈问连教练:“ 连教练,正延这样靠着岸边游泳对吗?” 连教练板着脸没有回答,转身走了,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一个长杆子,应该是泳池搜救杆。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连教练把泳池搜救杆伸入水中,让金正延跟着泳池搜救杆游。金正延害怕地哭了:“妈妈,我害怕!” 连教练大声喝道:“你怕什么?” 金正延仰着湿淋淋的小脸说:“我怕呛水!” 连教练说:“游泳还怕呛水?呛水了就吐出来接着游!跟着杆子游!”

金正延妈妈说不出的困惑和心疼,都想打退堂鼓了,就蹲下身来问:“正延啊,你要不要上岸洗澡回家啊?”

金正延说:“不要!还想游!” 金正延妈妈说:“那就别磨叽!否则会感冒的!游起来就热啦……你如果一呛水,我立刻就跳下去救你!”(其实金正延妈妈不会游泳)

金正延妈妈想:“我好歹还穿了crocs洞洞鞋,跳下泳池也方便。不知道连教练连拖鞋都没有换,万一有意外会立刻跳下去吗?”

金正延不知道是冷还是害怕,颤抖着说:“好的,妈妈!”然后继续孤独地一个人在水里游。这时候那两个游泳教练可能嫌水冷,已经上岸了。

金正延独自游了四十分钟后,金正延妈妈最后一次问:“正延啊,你要不要上来洗澡回家?” 金正延扒着游泳池边,看着妈妈,说:“我就不信我学不会游泳!”倔强地继续去游了。

这时候,金正延妈妈觉得她突然明白了运动的意义了:运动除了有能强身健体,学会合作,或者自我保护的实际作用外,还有一个就是磨练意志!面对困难是退缩呢,磨叽呢,还是不屈不挠地迎接挑战呢?

第四章 游泳教练可以不下水吗?

夜里,金正延睡着了,金正延爸爸才从江南区回到了家里。江南区离安山有50公里,金正延爸爸忙起来几天甚至一个星期才回一次家。金正延妈妈告诉了金正延爸爸自己的困惑,金正延爸爸非常生气:“一个游泳教练怎么可以从头到尾不下水呢?他刚刚学习游泳!游泳池里还只有他一个人!你太糊涂了,应该立刻就领着孩子走的!”

金正延妈妈恍然大悟,连忙上网搜索了相关信息,输入“游泳教练可以不下水吗?”得到了以下信息:

最佳答案 1.教练是否要下水,这主要取决于教练教的是什么层级的人; 2.如果是教初学者,最好要下水做一些示范,才更容易让学员理解; 3.如果是作为专业运动员的教练,下不下水就没那么重要了,因为运动员很有可能已经比教练游得好,这时教练员的主要任务应该是帮助运动员“规范动作,提高技能,挖掘潜力和心理辅导“等事项; 4.美国著名功勋游泳教练谢曼.查伏尔,曾经带出了很多的世界冠军,但他本人却不会游泳。

金正延妈妈想,金正延这是第八次游泳,今天呛了好几次水,比以前的呛水次数都多。这不能算专业运动员吧?

第二个回答是: 看情况。学员如果会游,而且游的好了,教练只用在岸上指点动作可以不下水。如果是初学游泳教练是必须要下水的一个是学员的安全问题。还有一个则是对于动作的纠正。

金正延妈妈想这个确实有道理啊,今天连教练没有下水,感觉完全没有办法纠正动作啊。

第三个回答是专业游泳教练给出的:

看到很多人问,教练教学不下水专不专业这个问题。我这里给集中回复下,给一些学游泳或者教练看。也是一己之见,说的不对望各位指出。第一点教练教一个零基础的学员,不下水肯定不是好教练,不管自己是奥运冠军还是国家队退役的运动员。教练的首要任务是在保证学员安全的情况下,教会正确和标准的泳姿。让一个完全没有水性的学员一人下水,那就是对学员安全的不顾。所以这肯定是个不合格的教练。对于初学者分陆上教学和水中教学,个人认为水中教学更为重要,只要是给予学员强大的心理支持。当然学员基本掌握之后,可以在岸上观察因为这样更能看出动作的问题。我说下我的方式,我是学生不管多熟练都下水的,先在岸上看他们的动作,然后下水纠正示范,跟游一段距离。我对现在的游泳教学行业,定性为服务业,学员就是你的顾客,他消费买你的技术,你就要提供相应对 服务。现在社会竞争如此激烈,你每次下水起码态度是端正的,学生不懂岸上熟练之后教练完全可以教,所以教练是要每次下水那就完全抵消了学生这种顾虑,这里是写给教练看的。其他教练也可以我行我素,这是我个人的方式方法,说的不对请指正。

金正延妈妈想:对啊,安全和心理支持这两项是最重要的。对一个几岁的孩子来说,或许心理支持更重要。

一年前,金正延不怕风狂浪大水冷的大海,想方设法动脑筋,说:“妈妈,我换上游泳衣再玩沙更好!”然后转眼间蹭到海边,在浪里打个滚,还哈哈大笑。今天连教练和妈妈在岸上一直盯着,正延在风平浪静的标准泳池游泳,为什么还不停地说:“妈妈,我害怕水!”?这就是从众心理!

大海里虽然更危险,但到处都是嬉水的男女老幼,就像赶集一样,哪里人多就想往哪里凑热闹。而今天在泳池里,最后只有金正延一个人游泳,然后他就容易胡思乱想害怕了!而不是像大人那样觉得人少更清净、更好。

这时金正延爸爸也拨通了山水大酒店游泳馆的电话:“您好!请问山水大酒店游泳馆的教练教孩子学游泳都不下水吗?” 游泳馆的前台答复道:“从来没有这种情况,怎么可能不下水呢?” 这时金正延妈妈已经完全明白了,下午被连教练欺骗了。

第五章 游泳教练在水星

金正延妈妈觉得非常难过,因为自己反应慢,害的金正延今天害怕地哭了好几次,还呛了好几次水。

金正延妈妈又总结了一个经验教训:遇到和自己的认知不符的情况,可以利用网络搜索或咨询知情人士。

比如今天下午,金正延妈妈完全可以先用手机输入“游泳教练可以不下水吗”搜索相关信息,再走几步路去游泳馆的前台咨询,然后再根据自己的情况做出选择和判断,而不是因为教练对自己的同伴态度亲热,就完全相信教练的话。

况且,教练对自己同伴态度亲热并不等同于一定对自己态度也友好诚恳。

金正延妈妈第二天依然没有课,她决定自己去游泳馆问一下和观察一下。正要出门,金正延的小姨来了:“嗨!老姐,要去哪儿呢?” 金正延妈妈说:“去山水大酒店。” 金正延的小姨说:“老姐,你就穿成这样出门?” 金正延妈妈不解地问:“怎么啦?”金正延的小姨说:“去那种五星级酒店要注意形象,否则会给工作人员带来困扰,以为你不是酒店的客人啊,如果刚好酒店有什么意外发生,工作人员还得来盘问你的个人情况。”

金正延妈妈想起来了,去年暑假领儿子出去旅游,住一个五星级酒店时,金正延在健身房和小朋友一起玩,难怪酒店的一个工作人员来问他们:“你们是住在酒店里的吗?”

金正延的小姨说:“老姐,不要嫌麻烦,这是基本的礼仪!否则都像你这样,酒店的工作人员的工作量就太大了!”

金正延妈妈怀着对酒店的工作人员的愧疚,听话地换了套裙,金正延的小姨顺手给她化了个淡妆,让她拿了个匹配的小坤包了,而不是那个以前去游泳馆拿的妈咪包。那个妈咪包已经磨破了一个角,但可以装好多游泳用品,又能随时放地上,不用担心搞脏了,所以金正延妈妈以前特别喜欢拿那个包去游泳馆。

想当年,金正延妈妈还是她们大学的教师模特队里的成员呢!怀孕和长期的哺乳,怕化妆品的气味影响儿子,连护肤品也不用了,还有长时间的熬夜,就这样金正延妈妈失去了原来的身材和容貌。

金正延妈妈正在往游泳馆的方向走去,不知道怎么回事,后面突然跟来了四个人高马大的穿着黑西装的保镖。连教练正好看见了这一幕,他昨晚就已经从前台那里知道了金正延爸爸打过电话表示生气的事情了。

看见那几个保镖,连教练吓呆了。他想:“如果能让我逃到一百万公里之外的地方就好了。”

突然,他的眼前好像出现了一个黑洞,清醒过来后,发现自己在一个笼子里。四周都是各种尺寸的笼子,里面关着各种奇形怪状的动物。有的动物的皮肤是彩色的,有的动物长着六条腿,有的动物长着三张嘴。

突然,有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吓了他一跳:“爸爸,是你吗?”

连教练回过头。是他的儿子连胜宇,六岁,和金正延他们一样大。“胜宇啊,你在这儿多久了?”“从午饭时间就在了。我不小心把食堂给我们班准备的大蛋糕打翻到地上了,然后就发现自己到了这个笼子里。”

这时一个绿色的怪物走进了库房。他长着黄色的长长的指甲。

“嘿,地球人!”

连胜宇结结巴巴地问:“你是谁?”“我是银河系的物种商人!水星的格吕普教授下了订单,要买一对地球人黄色人种的父子,你们正好符合要求!”

连教练气炸了:“你没有权利卖我们!”“我当然有权利!银河系的法律只禁止强制性的带走生物。而你们俩是心甘情愿地来的!”

连教练气红了脸:“我们俩不是心甘情愿地来的!”“真的吗?小朋友,你打翻蛋糕时,不是希望自己远远地离开食堂吗?还有你,不是想逃到一百万公里之外的地方吗?”

连教练又一次失去了知觉,再醒来时,发现自己和儿子躺在一个游泳池边。这个游泳池和他们酒店游泳馆的一模一样。

他耳边响起了一个声音:“你好!欢迎你来到水星!我是格吕普教授。” 连教练不安地喊道:“让我们回地球!”“你是我买来的实验品,先做一个心理实验吧。” 连教练害怕地紧紧和儿子抱在一起,“你想干什么?”“很简单,这个实验叫换位体验!”

连教练惊恐地发现自己引以为傲的肌肉迅速消失,自己的四肢也和整个身体都变小了!一直缩到和六岁的儿子一样!“啊,你想干什么?” “换位体验就要开始了!”

六岁版的连教练咻的一声掉进了游泳池,他啊啊地叫着,连喝了几口水,“呸,一股尿骚气!谁在泳池尿了啊?” 连教练的游泳技能也失去了,降低到了和金正延相同的水平。他奋力地拍打着水面,才勉强浮起来。

这时,一个他在游泳馆里让金正延用过的搜救杆唰地一下出现在眼前!“跟着杆子游!” 六岁版的连教练害怕地哭了:“我害怕!” 格吕普教授大声喝道:“你怕什么?” 六岁版的连教练仰着湿淋淋的小脸说:“我怕呛水!” 格吕普教授说:“游泳还怕呛水?呛水了就吐出来接着游!跟着杆子游!”

这个泳池只有六岁版的连教练一个人,冰冷的池水让他感觉更加难受。“怎么样,游够一个小时了!换你的儿子下去!” 六岁版的连教练想到让自己的儿子也以金正延的体格和游泳水平体验一个小时,不禁嚎啕大哭,“求求你,不要!让我游两个小时吧!”“呵呵,你还有点人味嘛!那你继续游吧!”

第六章 游泳教练怕下水

连教练再次苏醒过来,发现自己不再是六岁了,变回了原来的样子,就在工作的地方---山水大酒店的游泳馆里。

“连教练,你来了!我们可以开始了吗?”有几个孩子已经在等着他教游泳呢。“好的,开始吧!”

陆上教学完成了,该进游泳池进行水中教学了。连教练一下水,恐惧席卷而来。就是他在水星上体验过的那种恐惧!金正延的恐惧!

“啊,游泳技能还在!恐惧也在!”连教练差点哭了,他强忍住眼泪,害怕下水也得下水啊,那几个孩子的爸爸妈妈还在岸上看着呢。 就这样痛苦的一天过去了。

痛苦的一天又这样过去了。

痛苦的一天再这样过去了。

连教练回到家里,躺在沙发上,禁不住流出了眼泪。

“爸爸,你怎么哭了?”

“没有啊,我可能得了红眼病。”

“爸爸,我今天在幼儿园里向老师说了蛋糕的事情,我说对不起,请原谅我,我可以用零花钱来买一个蛋糕送到幼儿园吗?老师非常高兴,说:不用了,有错误就承认错误,并且改正就是好孩子。我现在一点儿都不害怕了!” 连教练听完儿子的话,一下子坐起身来,拿出了手机,给金正延的妈妈发送了语音:“对不起,我不该图方便让金正延一个人下水。请您原谅我,我再也不会这样做了。”

金正延的妈妈听完了语音,眼角流出了一滴滴热泪,热泪融化了她心中的一块坚冰。这块坚冰融化后变成了肉眼看不见的水蒸气,水蒸气蒸腾而上,在空中飘啊飘啊飘啊,一丝一缕地带走了连教练心里的恐惧。

“连教练,你来了!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连教练和金正延的妈妈相视一笑,很有精神地说:“嘿,你们好!开始吧!”

注:本文是章节体的桥梁书。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对号入座,细心体会哲理即可。本书借用了韩国的《 不一样的班干部》的地名,安山黑石头小学和江南区愿望小学的名称。借用了法国的《可怕的商人》中的物种商人和格吕普教授的人名,怪物的意象,银河系的法律规定,被捕捉被卖的原理,其余人名情节均为自拟。

谢谢阅读!欢迎点赞!评论!喜欢!还请诸位不吝赐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金正延妈妈领着儿子去上游泳课,这次平时一起学游泳的另两个小伙伴没有来。 “教练,你没换泳衣!你不下水?” “不下水...
    敬六和阅读 228评论 12 4
  • 娃今天去游泳,另外俩一起学的请假,由于我们已经请过两次假了,因此就没有跟风请假,在教练的同意下去了。 今天的气温不...
    敬六和阅读 1,192评论 6 3
  • 今晚,请热爱点赞 2017-01-02 一只小东 今晚,请热爱点赞 今晚 为群里每一枚义薄云天的红包点赞 为朋友圈...
    一只小东阅读 21评论 0 0
  • 돈이 없으면 그만 잠이나 자야지. 꿈을 언제 꾸나?没有钱的话还是多睡觉吧,不然什么时候做梦呢? 今日万圣节,...
    吴么愁阅读 58评论 0 0
  • 有趣的老刘 他很普通,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每年收入在50-100万,我想在中国任何一个城市这样的收入应该都不低了,...
    做个思行者阅读 148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