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风里站了好久好久

文/居里叶

图片发自简书App

遇见一个人,需要多久?也许一瞬间,也许用尽余生。

遇见之前,你会发现一切是平淡,和谁都可以过一生,遇见以后,终于明白,一些人注定是不一样的光芒,刺入骨髓里的深刻,而这感觉,唯有遇见的那一刻,才明白。

刘若英在演唱会上泪流满面地说:“也许我真的嫁不出去了。”她经历一场虐恋,爱上了一个不该爱上的人,陈升止于刘若英是师徒情分,是缘浅情深。

告别,很难。继续爱,也不易。在放手的那一刻,我相信刘若英是决绝地,她唯有绝不回头地任性,才能让自己不至于后悔,只是她明白,身后注视的那一个人不会喊,而她亦不会停留。时光总会厚待善良的人,她最终等来的是钟先生,一个可以让她拥有足够自由,获得足够平静的人。

一辈子,很短,一辈子,又很长。

《左耳》里说:“也许,人生是一场练习,练习着对你的思念,对爱的担当,也练习着失去。”这一生我们经历许多场遇见,没有人教会我们学会坦然接受分离。其实,我们不是学不会,而是对自己也无能为力。

张爱玲说,我要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永远等着你的,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在什么地方,总会有这么一个人

有些人出现得很早,可时机不对,有些人又在最后登场,你也终于明白,你等的人来了,余生也便是这个人了。兜兜转转,造化弄人,你也唯有轻笑一声,终究还是出现了。

我在风里站了好久好久,也终于明白,有些人你永远不必等,等也等不来,有些话你永远不必问,问也问不出。

所有人生路上的经历,总会教给我一些事情,没有什么是永恒的,所有的一切也将是最好的安排。梨花飞,柳絮摇,且盼时光不要辜负青春,路途遥遥,静看雾朦胧,又将知是去何乡?

不管你接受与否,相信与否,爱的那一刻你便是要患得患失的,因为想拥有,因为怕会失去,因为想要抓住更多,可是却发现什么都控制不了。都是一念起,亦是一念平。

有时候我们这样纠结着醒来,叹时光飞逝,流年如画,不止星辰,立身于光阴光影间,唯有握住的,感受到的,体会到的才更为深刻,哪怕猝不及防地失去,哪怕再也不能再见,哪怕跌入深渊,哪怕鲜血淋漓地背转身。如果,真的是会有那么一天,也只有接受,时间会帮到每一个跌入凡尘间的凡夫俗子,愿在灰飞烟灭前还有记忆永恒。

我会立在风中,犹豫着离别前,是否饮下这碗孟婆汤。